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军工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见安德烈(一)(再求月票)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是过去,眼看着两间厂房终于是在加班加点中完成了封顶的工作,陈二的一颗心也是放下了不少。要说自己做这个汽车厂厂长也是够累的,这几天基本上每天都是要在这里待上十三三个小时,相比于自己研究武器都是不逞多让了。就连李军这小子都是每天回去倒头就睡,可想而知工作强度了。

    明天来自苏联的火车就是要到了,新的挑战又是即将到来,陈二真想现在就是回去好好地睡上一觉,补足精神好是面对明天的一切。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陈二才是带着李军登上了回住处的吉普车。

    在车上陈二也是不想多说话,合上眼睛就是眯了一小会儿,这两天实在是有点累人,既要保证厂房按时的完成,又要注意厂房的质量以及人员的安全。陈二的神经可是时刻紧绷着,这一闲下来自然是抓紧时间打个盹了。直到感觉车子停了下来,陈二才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终于是到家了,一天又是这样过去了。

    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就是进了门,此时李芳她们早已经是把饭菜端到了桌子上,对着陈二他们就是说道:“你们也是累了一天了,赶紧来吃饭吧。”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几个人的关系也是变得很是融洽,尤其丁骁对于陈二是更加的佩服了。能够每天早出晚归的扎身在工厂,陈二也算给他们这些干部起了一个带头作用。

    要没有陈二这样的鼓劲,这两个厂房说不定还是不能提前的完成呢,看着已经是疲惫不堪的陈二,丁骁说道:“终于是完成了啊,也不知道明天苏联的火车会是几点钟到。要不这样吧,我明天一早去汽车厂等着,陈二你和李军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火车到了我再派人来接你们,反正路程也不是太远。”

    陈二自然知道丁骁是一番好意,可身为厂长的他也不好这样干,摆了摆手说道:“丁叔,您岁数这么大了都是每天往汽车厂跑,我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好意思在家里偷懒呢,明天咱们还是一起去吧。”听到陈二这样说,丁骁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几天陈二的工作他可是看在眼里,虽然没有事事躬亲,可也是做到了有条不紊。也正因为陈二的到来,自己这个副厂长似乎是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要不然累的就是自己了。

    李军倒是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可他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在这恶搞关键的时刻上,他是绝对不能给二哥掉链子的。吃完了饭,李军就是说道:“我先回屋休息了,明天还是要早起,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看着李军进屋就是关上了门,显然是上床睡觉了,说实话陈二也是很累很困,和丁骁打了一个招呼也是直奔自己的屋子。因为劳累的原因,陈二这两天都是没有心情做自己爱做的事情了。看到陈二如此的憔悴,慕容婉的心里也自然是十分的担心。到了一盆热水就是端着就是走进了屋子里,她想让陈二好好的洗洗。

    可是等进屋之后才是发现,陈二还没有脱衣服就是坐在那里睡着了。一个人坐着都是可以睡着,不难想象他是有多累了。慕容婉拿来一块毛巾弄湿之后先是小心的帮陈二擦了擦脸,之后又是帮陈二擦了擦手。可能是感受到了毛巾上的温度,陈二悠悠的醒了过来,看着慕容婉说道:“我什么时候又是睡着了呀?”

    慕容婉还以为是自己太笨手笨脚了,赶紧说道:“我帮你你洗洗脚吧,洗完了去床上睡。我看你这个厂长当得比那些工人们还是累,你看你都是瘦了,以后不要这么拼命了好不好。”说着慕容婉就蹲下来伸手去帮陈二脱鞋子,她想自己作为妻子现在也是帮不了陈二什么,帮丈夫洗洗脚也是应该做的事情吧。

    陈二虽然作为二十一世的来人,可也是没有去过足疗城这样的地方的,自然是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了。所以很自然的就是说道:“婉儿,我自己来就是了,我一个大老爷们有手有脚的,让别人知道多不好啊。”陈二的大男子主义还是挺重的,再说他也不希望婉儿以后真的是变成那种围着锅台转的家庭主妇。

    谁知道慕容完这次却是很倔强是的说道:“陈二,你是不是嫌弃我了,看到你每天那么累我也是很心疼的。可是我又帮不到你什么,给你洗个脚你还不让,那我这心里会更加难受的。”听慕容婉都是这样说了,陈二也是不再说什么了,洗就洗吧,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当慕容婉的小手摸到自己双脚的时候,陈二还是感觉仿佛一股电流从自己的身体中穿梭而过,那种感觉反正是很奇妙的了。

    慕容婉哪里知道陈二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出于一个妻子对丈夫的爱,看到陈二脚底的泡,慕容婉小心的问道:“你的脚上都是磨出了泡,你怎么不说啊,这样洗脚会不会很疼。”陈二无所谓的说道:“没事的,就是这两天路走的多了点,过几天就是没事了。”他又不是没受过苦的人,一个泡是算不了什么大事的。

    等到慕容婉小心翼翼的给陈二洗完了脚,陈二这才是优哉游哉的上了床。这时候他似乎也是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往足疗城这样的地方跑了,光是让个妹子在脚上好好的按按,已经是一件极其享受的事情了,更别说还有那些花样百出的各色特殊服务了。作为有钱人要是不去享受一把似乎也是对不起自己的钱包啊。

    躺在床上的陈二虽然身体上有些疲惫,可脑海中依然是胡思乱想着。都说饱暖思那啥,这洗了洗脚还真是解了乏,陈二不免又是有那方面的想法了。等到慕容婉倒了洗脚水回房间后,陈二的目光就是有些狼性大发了。慕容婉看着陈二那有些侵略的眼神,自然是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在想些什么了。

    熄了灯慢慢走过去坐在床边小声的说道:“陈二,你是不是又想那个了?我看今晚还是算了吧,你这已经是累了一天了,再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的,我看还是等汽车厂的事情稳定了再说吧。”陈二此时哪顾得了那么多,再说自己这年轻力壮的,有了想法不做点什么似乎也是对不起自己的兄弟啊,于是乎慕容婉只能是顺从了,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就是宣告了战役的胜利,慕容婉带着一脸的笑意也是睡着了。

    看着慕容婉陈二也是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是口是心非,明明就是想要死活就是嘴硬,看来最听话的就是身体了。躺在床上又是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陈二这才是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当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陈二准时的就是睁开了眼睛。活动了一下身体就是起了床,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昨天晚上自己也算是爽了一把,现在看来还真是对自己没有一点儿的影响,他整个人看起来就是精神奕奕的。

    在慕容婉的脸上吻了一下陈二就是出门了,似乎这也是成为了他早上出门前的一个习惯。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也是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变化,起码心里是有一个叫做“家”的东西永远存在。吃了早饭就是登上了前往汽车厂的吉普车,因为那两个厂房已经完工了,陈二今天也是轻松了不少,也有空坐在那里喝点水了。

    其余的厂房依然是如火如荼的施工建造着,陈二也是不时的来看一看,到了中午的时候苏联的火车也是没有来,陈二看着身边的丁骁问道:“你说苏联的火车今天会来嘛,前几天的那个消息到底也不知道准不准确。”陈二现在就怕苏联的火车会是晚上才到,那样的话他们估计今天晚上都是睡不了一个安稳觉了。

    丁骁想了想说道:“这个消息应该是不会有错,再说苏联人一向还是比较讲信用的,肯定是没有太大的问题。估计晚上前一定能到,要不然咱们可就得是在这里值夜班了。”其实丁骁的心里也是没什么底,现在陈二问他也只能是这样回答了,至于老毛子什么时候来,这谁又是能够说得准呢。

    陈二其实问出这个话也就是图一个心理安慰,毕竟丁骁也是不能飞过去看看火车究竟是到了哪里,现在大家心里可能都是有些着急,他作为这个汽车厂厂长心里肯定是更加的迫切希望火车早点到来了。

    这儿正说着话呢,远处就是传来了火车的轰鸣声,陈二他们几个人也是赶紧的出了帐篷。远远的就是能够看到远处火车头上冒着的白色蒸汽,日盼夜盼的火车终于是来了。所有看到的人都是发出了出自内心的欢呼,陈二的脸上也终于是露出了笑容,看来今天晚上能够是睡上一个安稳而又踏实的觉了。

    火车很快的就是行驶到了工厂边专门铺设出来的临时轨道上,这也是为了不影响其他火车的正常运行,毕竟火车上运的可是整套的发动机生产设备,一时半会儿之间也是不能立刻搬运下来的。陈二作为第一汽车厂的厂长,这个时候肯定是要去做好接待工作了,也不知道这回随火车而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远远的陈二就是看到了一帮身材高大的家伙从火车上走了下来,苏联人就是苏联人,一个个身材高大不说,那蓝眼睛大鼻子再加上金色的头发,不想一眼被认出来都是不可能的。其实在陈二的眼里这些人长的都是差不多,一时间从远处也是看不出谁是他们的领导,当然谁是领导陈二多半也是不认识的。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苏联人聪明的带了翻译,自己这里可是没有翻译的,要不然那只能是大眼瞪小眼了。等稍微走的近了一点儿陈二就是放了心,因为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黑头发的女孩子,这一看就是一个中国人吧。看来苏联人并不傻啊,只要是有了翻译能够沟通,一切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

    随着再次的接近,双方的距离眼看就是到了七八米左右,陈二一下子就是被苏联人里一个给吸引住了。当然陈二看的肯定不是一个美女了,那是一个他熟悉的面孔。虽然已经是相隔一年多,可是凭借着他的记忆力,陈二相信自己是绝对不会认错的,没想到这次会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遇到异国朋友安德烈。

    一下子陈二对于接下来的洽谈就是充满了信心,自己好歹和安德烈也算是朋友了,再说他们这次本来就是奉命而来,想来之后的事情也是会顺利很多吧。(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