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劈天斩神

第七百五十三章 老常求助

    魁爷久历江湖,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只可惜一直未能面见常一钊师徒。

    尽管五魁谷也在名剑坊购买过优质兵器,但魁爷那次见到的,只是名剑坊的商掌柜。

    得知对方的身份,魁爷心里好一阵激动,若是常一钊加入义兵团,自己岂不是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传说中的天罗大陆最强炼器师了。

    怪不得,夏夜先生对吸收义兵团成员的要求特别高,原来有常一钊这样的名人愿意加入,自然会抬高义兵团的江湖地位。

    然而,让魁爷始料不及的是,常一钊师徒率领百余位炼器高手,浩浩荡荡兴致勃勃的长途奔波,就为了成为义兵团的一份子,居然遭到了夏夜先生的冷漠对待。

    面对百位战帅强者,又是久负盛名的炼器大师,夏夜先生不仅没有欣喜若狂的‘笑纳’,反而直言常一钊等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加入义兵团。

    这是什么情况?

    魁爷好不容易合上嘴,心里难免一阵失落。

    这夏夜先生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且不说常一钊是炼器大师,仅凭百位战帅强者,也是对义兵团实力的极大提升,更何况……

    像五魁谷这样的二流门派,还没有属于自己的炼器堂,一来是不敢花大本钱搜集价格昂贵的炼器材料,再者也没有实力请来具有一定分量的炼器师。

    本想赖在义兵团,借着近水楼台,好好和常一钊师徒亲近亲近,说不定人家一高兴,就赏给自己一件趁手的优质兵器,以弥补自己手上鬼头大刀质量上的缺憾。

    现在看来,这个愿望要落空了,素闻常一钊心高气傲脾气古怪,被夏夜先生如此冷落,自然没有强行留下的理由。

    但是……但是……

    魁爷又一次发现自己错了,应该是脑子转不过来了。

    堂堂炼器大师常一钊,不仅没有说出‘此处不留言自有留爷处’的豪言壮语,反倒是低声下气嬉皮笑脸的,和夏夜先生说了一通好话。

    甚至还极其猥琐的张开双臂,要把身材瘦小的夏夜先生搂进怀里,即使被夏夜先生一掌迫开,常一钊依然保持一脸欠扁的贱笑。

    最后,也不管夏夜先生是不是同意,率领一干炼器师,大咧咧的进入义兵团大营。

    将几十车炼器必备的工具设备之类,一股脑的搬进了一间闲置的大仓库内,连同自己这百余人,也全部挤进仓库安顿下来。

    常一钊扬言,就算赖着不走,也要让夏夜先生答应自己加入义兵团,否则……

    至于否则什么,常一钊没说,但是从第二天起,整个义兵团大营便开始不太平了。

    几十位炼器师一起行动,在仓库里摆弄着那些别人看不懂的设备工具,然后叮叮当当的鼓捣起来。

    不仅如此,还有几个家伙,趁着天气晴好,弄了两车设备,直接架在练兵场的树荫底下,开始敲打折腾。

    令魁爷略感意外的是,夏夜先生经过之时,只不过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制止这帮讨厌的家伙。

    在领教了常一钊‘脾气古怪’的同时,魁爷也看到了对方的决心,不加入义兵团决不罢休。

    正因为见识了这些,更让魁爷对义兵团有了更大的期望。

    如今,将军府军队涉嫌吞并义兵团,魁爷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义兵团干点什么。

    “魁爷,你如果真的要去,必须这样……”

    见魁爷跃跃欲试,一尺道长微微一笑,又让魁爷附耳过来,悄悄交代了几句。

    魁爷以过往客商的身份,与将军府兵士发生了冲突,后来柳浩也在一尺道长的安排下,参与其中。

    正是魁爷和柳浩的出现,与将军府兵士的一番就此,才把混入将军府的幽阴门弟子刘参将引了出来。

    当刘参将以诡异杀气困住魁爷柳浩的时候,如果逸尘没有现身,早已在虚空之中观看的夏夜先生,也会将二人救出。

    逸尘的到来,将局势引向了超出一尺道长想象的方向,涂副将和叶狂的举动,既在一尺道长的判断之中,又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你没有想到,叶狂居然当着涂副将的面,要斩杀将军府的八百兵士,而涂副将却不忍属下无故丧命……”

    一尺道长的冷静,以及对局势的判断,让逸尘对他刮目相看。

    看来,把一尺道长留在夏夜先生身边,是一项非常英明的决定。

    “叶狂杀戮成性,我不意外,但涂副将有维护属下的意图,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一尺道长轻轻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涂副将这样做,是卖主求荣呢,还是爱兵如子?”

    既然已经勾结幽阴门,事情又被叶狂当众承认,涂副将的罪名坐实难逃,杀人灭口似乎是一个最简单最安全的做法。

    只要涂副将点头,或许无需表达意见,叶狂都会替他斩杀这八百兵士,根本不用涂副将自己动手。

    然而,涂副将却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为兵士们求情。

    虽然结果是义兵团的强者们,在夏夜先生亲自率领下,击败幽阴门强者,保护了将军府兵士们的安全。

    但是涂副将的态度,依然赢得了一尺道长的尊重。

    “有些事情,或许是形势所逼,一念之差,就能造成一辈子遗憾,但是,一个人的本心,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会轻易改变。”

    逸尘从祥将军的另类效忠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情怀,对于涂副将的纠结犹豫,也有了一些理解。

    为了抢占镇东将军之位,勾结幽阴门,涂副将的选择无疑令人不齿,这是立场问题,大节有失。

    而爱护部下则是个人内心的单纯情感,与立场无关,即使无恶不作的叶狂,和黄爪鬣犬之间,也会存在一种深厚的情谊。

    “唉……人的好坏,有时候真的很难界定。”

    一尺道长放弃了纠结,笑嘻嘻的对逸尘说道:“常一钊带来了百位炼器师,到义兵团好几天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这么快……夏夜先生有没有好好招待?”逸尘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向上一翘,露出一抹狡黠的微笑。

    这才多长时间,常一钊师徒就能召集百位炼器师,而且还得带着笨重的设备工具,匆匆赶到石锦镇的义兵团。

    看来,常一钊不仅性格与常人不同,性子更是比别人急了不少。

    “按你的吩咐,招待得可周到呢,嘿嘿……”一尺道长做了个鬼脸,神秘的说道。

    逸尘和一尺道长聊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开魁爷,只不过稍微压低了声音,只要想听,魁爷就能一字不漏的听进去。

    虽然感觉逸尘和一尺道长的神情有些古怪,好像是针对常一钊等人的,但魁爷自认是光明磊落的汉子,自然不屑于偷听别人的谈话,便借机走了出去。

    “常大师,你们这是……”

    还没到一尺道长说的那间仓库,逸尘就在练兵场的树底下见到了常一钊。

    一群光着膀子的炼器师,正汗流浃背的忙碌着,炉子已经升起,炉火很旺。

    炉边的一位炼器师,左手用铁钳从红亮的炉火中,夹出一块烧得通红,还冒着蒸汽的铁块,放到身前的铁墩子上。

    叮当。叮当……

    另一位腰间围着一块兽皮的汉子,撩起大锤,对着铁块就砸下去。

    每砸一下,都溅起无数火星,四下飞散,有的落入右侧装有清水的大桶中,发出呲呲的声音,还冒出缕缕青烟。

    拿着铁钳的炼器师,右手握有一柄腕粗的小锤,并没有和汉子一起敲打铁块。

    只是趁着汉子抡锤的空隙,一边翻动着通红的铁块,一边观察铁块外形的改变状况。

    叮咚~~

    炼器师右手的小锤,轻轻的敲在铁墩子上面,传出清脆的响声。

    抡大锤的汉子见状,便停止敲打铁块,放下大锤,腾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流淌着的汗水。

    铁块的红色褪去了一些,炼器师用小锤在被捶打得接近于扁平状的铁块上,有选择的敲打几下。

    然后,又将已经降温的铁块,投入到炉火之中,继续加温。

    常一钊穿行于一字排开的四处炉火之间,偶尔纠正一下炼器师的动作,更多的时候,是面带微笑。

    “锻炼啊……逸尘,你怎么来了?”随口应答的常一钊,抬头一看,略有惊讶的问道。

    尽管早就感觉到,逸尘和义兵团之间有着一定的关联,但常一钊没有想到,逸尘也这么快就来到了义兵团。

    想起自己猴急猴急的匆忙赶至,却遭到了夏夜先生拒绝,常一钊不禁老脸一红,神色也不自然起来。

    “听说义兵团请到了常大师,我特意过来看看。”逸尘哈哈一笑,用调侃的语气说道。

    “你还是叫我老常吧……惭愧,夏夜先生到现在还没收留我呢。”

    常一钊紧走两步,把逸尘拉到一边,脸上讪讪的,似乎很难为情的样子。

    “不会吧,你可是大名鼎鼎……”逸尘还想揶揄几句,却被常一钊匆忙打断。

    “别笑话我了,哎,我说,你能不能帮我跟夏夜先生说说,让他早点收下我们,也省得我一天到晚都低着头走路。”

    常一钊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常一钊可怜兮兮的看着逸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