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金古武侠赋

599 平静与争斗

    交易行里的以物换物并没有多么激励,与当今的拍卖行无法相比的,许多东西大家都有,可大多是达不到需要者的要求的。△¢頂點小說,

    人家拿来了东西,换取的东西自然希望更好,便是不更好,也要差不多,你低了,自然让人失望,激烈的气氛也就起不来了。

    当然,也有激烈的时候,就如一人拿出了一颗凝神丹。这是一种凝练元神的丹药,可使得元神更加纯粹,省去几十年修炼之功,比之练气更加受到欢迎,引起了一系列的哄抢。只可惜主人有自己的要求,一般人也拿不出来,只能一个个寻问,最后望丹兴叹。

    以前,这样的交易大多是完不成的,今日却不同,多了一个啊。

    这家伙也来了兴致,对看过眼的,无法达成交易的,就出手帮一次,这凝神丹就落在了他手中,用一式神通换的。

    还有几个人,他都出面达成了交易。对这些连仙人都不到的元神修士,他们的要求自然难不住。

    交易进行到尾声时,走上了高台,对众人微微一笑,拿出那把交易用的金色尺子,道:“这是在下无意得到的宝物,材料特殊,坚不可摧。至于他的具体作用,在下研究了多年也没有头绪。但就在下揣测,这件宝物最低价值当不在仙器之下……”

    他话没说完,众人就哄然一声,热闹激烈了起来,前面几人更是一下子抢到台上。眼巴巴的看着他手中金尺。

    咳嗉一声,待声音停下。继续道:“这次交易,在下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只是希望换取药材与各种材料,作为炼丹、炼器所用。哪位朋友有大量的材料,可以上前交谈。”

    这么好?

    大家一时都有些惊讶自己的耳朵了,是不是听错了?一件貌似堪比仙器的宝物,您就换取各种材料,你自己傻还是当我们傻?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就连那主持交易的真虚观老者都一脸诧异的看着。他赶紧问道:“先生刚才所言不是玩笑?”

    微微一笑,道:“话已然出口,岂能反悔?”

    老者大喜。道:“我真虚观不缺少各种材料,只要但有先生所需,先生尽可开口。”不用说,这老者也眼馋宝物了。

    只是,不是所有人都惧于真虚观的势力的。

    “道友,你莫非忘了交易行的规矩不成?”一人站起来喝道。他这话一出,众人死死盯着老者,老者脸色难看,狠狠瞪了那说话的人一眼。却不得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回去。

    交易行规矩第一条,所有交易,交易行人员都是裁判,不得参与。所以他即便再眼馋。也不能与交易。

    那说话之人看他坐了回去,沉声道:“阁下应当需要大量的药材与各种材料,只是我们外出。不可能带这些东西。但这坊市中也有各种店铺,以在下身价。应当可以满足先生。”言罢,他大致说了一下自己可以获得的药材与各种材料。让无数人惊叹,许多人忍不住打量这人,揣测此人是谁。

    相比其他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当是青城派的弟子。

    微微一笑,道:“不知其他人可还有兴趣?”

    一人起身问道:“先生说弄不懂此物功用,却猜测此宝不在仙器之下。对先生的话我不敢怀疑,但还是希望证明一二。”

    他这一说,大家都来了兴致,也不恼怒,道:“由我来说不好,大家若是有兴趣,都可以上来一试。”

    “我来!”前面的人闻言第一个出口,毫不犹豫的把宝物递到他手中。这人拿到宝物后,仔细研究一番,还试了硬度,然后递给身旁之人,沉声道:“这宝物确实不凡,其上天道符文当有深意,在下弄不懂。”

    接连好几个人看了,都说弄不懂,可对宝物却持有肯定态度。

    这尺子其实也没什么宝贝的,只是耍的一个花样罢了。对这里的人来说,他确实足够珍贵,不在仙器之下。实则,这东西并不是什么宝物,而是一个记录法则的铁片。说白了,就是后天灵宝的胚胎。当然,那材料不好,只是一般的金属结晶,想要把其炼制成后天灵宝,根本不可能。他们看不出,就是因为法则的遮掩。

    这东西,需要小心揣摩,细细体悟,才会有所收获。

    在所有人看过后,争夺马上激烈了起来,但有身价的人却也不多,毕竟来这里交易的还是以散修为主,真正的大派弟子也就那么几个罢了。

    最后,还是那个青城派弟子得到了,他咬了咬牙,把自己随身的宝剑也拿了出来。就这宝剑,足以抵得上他刚才全部的身价了。

    其他人一看,也没有办法,谁叫人家富裕呢。

    两人交易后,把金尺给了他,他一脸高兴的走了,则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带着身边小娃租住了一间院子,在此暂时住了下来。

    他站在院子中,看着眼前的瘦小身影,认真道:“狗子,你这名字不好听,我给你重起一个。从今天起,你就叫守真。”

    “是!”狗子,不,守真大声应道。他看着,一脸渴望道:“大叔,你是要教我修行吗?就像那些飞来飞去的人一样。”

    点头,道:“不错!我既然救下了你,就会给你自保的能力。但你要记住,我教你的能力不是让你胡来的,若你为恶,我就亲手收回你的能力。知道吗?”他的话并不严厉,却给人一种极其认真的感觉,似乎说来就要执行一般,让守真无法拒绝。

    看守真认真的点头,开始指导他做基础的修炼。有他教导,守真这孩子虽小,修行却快。但并没有给他讲太多,只是基础、基础、再基础。可他眼中的基础,落在守真身上,就是难以想象的东西了。

    眨眼就是三个月的时间,带着守真离开了神火城。守真不再是过去的瘦弱小泥孩了,他变得白皙了许多,身上也有了肉,看来颇有气力。

    三个月,除了给他养身体、锻炼基础外,还带着他不停的在坊市走。他也不多教导,只是让他看,让他听,让他自己悟。

    神火城相对一些地方来说很平静,也失了一些繁华,毕竟是新建造的城池。进入南汉,就不同了。着眼便是许多高楼,人也多了起来。小孩子好奇,守真也不例外,这一处处繁华所在,让他很是好奇、向往。

    在一城池中,又带他住了三个月。只是,这只是普通人的城池。

    其后,他带着守真再次进入修道者的世界,这一次不是城池,而是大山之中的坊市。这里的建筑就简陋多了,房屋看似有两排,却没有太多普通人,更多的还是在山中开辟的洞府。

    二人租住了一个洞府,就再次带着他走,带着他看。又三个月,两人离开了南汉,进入巴蜀。这里对比南汉,却是没有那般的热闹繁华,反而有一些保守,其中许多东西,也都是与南汉不同了。也一一带着守真去看、去悟。

    平静与争斗,是相对的,可实则却相生,南汉、巴蜀都是平静所在,便有争斗,也是小打小闹。可其他地方就不同了,就如江南之地。这里总体来说也是平静的,可因为没有大教派的坐镇,那些差不多的门派就有憋苗头的势头。

    也许用争夺来说不合适,但也有攀比高下之心。

    进入中原腹地,这种情况就更加明显了,一些门派弟子见了面甚至会相护讥讽几句,而在道家、佛教相交的地方,道与佛的争夺也更加表面化。

    当然,这些都还停留在口头上,但照这情势发展,动手也不会太久了。除了这些地方,却是有一处是大大不同的,那就是魔教占领区。

    在这里,是真的可以见到鲜血的。

    刚刚进入魔教占领区,便看到了一场杀戮,是一个人对一群人的屠杀。杀人的不是普通人,被杀的也不是普通人。两方都是修士,只是单人的一方修为高绝,直接出手屠杀了另一方。他们似乎穿着相同的衣服,都是黑红相间的,唯一一点不同,是双方衣服上的印记,一个是火焰,一个波涛,水与火的相对吗?

    不是,是理念的不同。

    人的**是无穷的,魔教就是**的最大发泄集合,阿修罗想要整顿,可魔教弟子哪个又是好人?那些新收他们可以教导,其他的你不杀戮,他就私下里做。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阿修罗魔教实则已经在这里站稳了,并牢牢控制着各方,可其他魔教弟子也各有想法,只是隐忍不言罢了,一些有野心的更是自魔教中立了分支,暗下来自行其事。

    这一场杀戮,就是如此了。

    两人没有隐藏身形,他们一进入这个区域就被那人看到了。他狞笑一声,身子瞬间扑了上来,大手张开,刺鼻的腥气让人感到恶心。

    冷淡的扫了他一眼,长袖挥甩,那人愕然,身子如飞灰一般,竟被吹的无影无踪。他摇了摇头,伸手一张,那些死人身上的东西都被他捏入了手中。

    “走,我带你看一看不同的世界。”

    守音有些怕的靠近了,但还是坚定了点了点头。经过这几年的四处历练,他已经不是曾经的瘦弱乞儿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