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炼之路

第580章 四层前的准备

    紫黑色火焰暴涨,形成了一条气势惊天的长龙,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推动着曾云踪破开张恒所有气势和精神威能的束缚,向云易轰然覆压而去。

    一层偌大的阴影,把他渺小的身体所笼罩。

    云易顿时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危机,在如此浩荡而强大的攻击面前,他只觉自己形如蝼蚁一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力。

    渡劫初期实力施展的秘术是何等的强大,秒杀一名府主级强者都不在话下,何况是云易这名准府主级的修士。

    “只要擒住这名少年,我就能全身而退了!”

    曾云踪的眼睛里闪烁着阴谋即将得逞的笑容。

    “震压诀!”

    正在此时,一股无上震压之力,从天而降,犹如那亿万斤的巨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来自灵魂的震压,更是可怕,让曾云踪的攻击硬生生的断了下来。

    轰!

    不管是气势惊天的紫黑色长老,还是不可一世的魔君人物,都被那无形的震压之力,给摄到虚空中,承受难以想象的重压。

    噗!

    曾云踪吐出一口血,面色煞白,倒是勉强支撑住了。

    但是,那虚空中的无上震压之力,却是永无止尽的涌来,让他难以喘息。

    “这是什么神通,竟然如此可怕!”

    曾云踪一脸惊恐之色,震惊于这种难以言明的恐怖神通。

    在他存活的悠远年代里,从未见过任何人,能把重力法术使用到如此境界,不仅仅是针对**,而且还对灵魂施以强大的攻击。

    “震压诀!”

    张恒再次轻喝以上,并未使用“九幽连天宝塔”,单纯的使用古塔第一式,全力施展。

    噗!

    即便有所防备,曾云踪依然难以抵抗,猛然吐出一口血,**被挤压的不成形,血肉模糊。

    “啊——”

    他竭斯底里的吼叫以上,紫黑色的火焰长龙化为一层护罩,笼罩在他的身上。

    轰!

    曾云踪总算抗住了全力施展之下的古塔第一式,他吃亏在事先毫无防备,且没有带什么像样的防御法宝。

    “阁下神通,曾某领教了……”

    曾云踪面色阴毒的盯视着张恒,身体在震压之力下,微微晃动。

    此刻,他已经明白,想逃命,已经不可能了。

    张恒淡然一笑:“即便张某不取你这具分身的命,即将赶来的‘天星庭’修士也不会放过你。”

    “天星庭?”

    曾云踪微微一怔,豁然明白过来了。

    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魔气惊天,哪能不引起人的注意。

    张恒轻轻抬起破空剑,淡淡的道:“能够死在我的剑下,你也是死而无憾。”

    一听此言,曾云踪先是面露愤然之色,但旋即想到对方可能拥有的身份和实力,反而平静下来了:“这不过是一具分身,若能死在禁忌人物手中,我也的确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张恒摇头:“张某现在可不是什么神话禁忌人物,实力也并非你想象中那么强。”

    说罢,他缓缓抬去破空剑。

    “你这是什么意思……”

    曾云踪有些不解。

    张恒也懒得解释什么,破空剑“咻嗤”的一下,划破虚空,闪电般击在了曾云踪的身上。

    没有惊天的气势,就是那么平平淡淡的一剑,轻松无比的洞穿了曾云踪的咽喉。

    曾云踪七窍流血而死,还张大了嘴,一脸茫然之色。

    在临死前,他感受到一股意志。

    一股不可阻挡的意志!

    嗡!

    破空剑在虚空中一个盘旋,便飞射回来,传来一股兴奋喜悦的精神波动。

    张恒伸手缓缓抚摸破空剑,片刻之后,让它平静下来,并收回体内。

    然后,张恒的目光一扫场上的战利品,一伸手,把曾云踪所留下的东西给摄取走。

    “终究只是一具分身,伸手并没有留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张恒喃喃低语道,把这些东西直接丢到了内空间。

    “师尊!”

    “师尊……”

    正在此时,远处飞来数道遁光,飞到最前面的当然是张恒所收的三名弟子。

    郭枫儿眼眶里溢着泪珠,飞到张恒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声音有些嘶哑:“师尊,我终于见到你了。”

    张恒扶他起来,欣慰的道:“我们师徒四人,总算第一次圆满相会,对了,还有你们的师母。”

    话音刚落,飘若仙子的宁雪蓉出现在张恒的身旁,静静的望着张恒所收的三名弟子。

    “拜见师母!”

    郭枫又前来行礼。

    “枫儿请起,这么些年未见,你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宁雪蓉抿嘴笑道。

    正在这时,天琴从不远处飞来,对张恒微微一欠身,含笑道:“九幽海域‘紫皇府’一别,没想到我们竟能这么快再次相见。”

    张恒道:“当日在紫皇殿‘罗刹密狱’,张某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天琴道友见谅。”

    “这也都怪我多心了,今日能得张道友相助,天琴已经心满意足了,只是……为此,让道友得罪了新的强敌。”

    天琴略显惭愧的道。

    张恒轻描淡写的道:“只是一名渡劫期的修士而已,不用在意。”

    天琴面露惊色,旋即又恢复平静,心中却难以安定,旋起了惊涛骇浪。

    从什么时候开始,张恒已经不把渡劫期的修士看在眼里了。

    难道他真的成为了一界禁忌人物?

    张恒略一沉吟,取出了当初从“冰莲婆婆”那里得来的上品防御灵宝“蚕丝天甲”。

    “这件上品防御灵宝,就赠予天琴道友,以实现张某当初在‘紫皇殿’的承诺。”

    “这……”天琴惊呆了,对方竟这么轻松的送出了一件上品防御灵宝。

    很快,她反应过来,摇头道:“这不行……实在太贵重了!”

    一般的府主级强者,只是拥有一件上品通灵法宝,至多也就一两件,至于上品防御灵宝,连想都不敢想。

    “道友还是留下吧,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不太渴求了。就当履行当日的诺言。”

    张恒的语气中透着几丝诚意。

    天琴突然想起了当日在紫皇殿罗刹密狱之时,张恒曾说过的话:“你以为张某真是那种心中只有利益的人吗?如果不是关系自己的性命之威,我也不会无所不用,不择手段的谋取你的宝物。”

    “如果未来的哪一天遇到你,张某或许会还给你一件更好的通灵法宝……”

    张恒当时说话的语气依稀在目。

    “好吧,这件宝物,我暂且留下,如果哪一天,张道友需要此物,可以随时来找我索要。”

    天琴接过“蚕丝天甲”,对张恒说道。

    张恒刚准备说话,突然有所察觉,连忙道:“天星庭的修士即将到临,接下来的事,就交予天琴道友去应付了,我们先走一步。”

    咻咻咻!

    张恒,宁雪蓉,师兄妹三人,再加上冰莲婆婆一起飞向远方,眨眼间消失在视野里。

    “你们这是……”

    天琴有些不解的道。

    片刻之后,她开始带领修士们在“云澜峰”上收拾全局。

    “恭喜府主大人重登一府宝座。”

    其中一名合体大修士毕恭毕敬的道。

    “恭贺府主大人!”

    原来云澜峰上的大修士们,也都跑来道喜:“都怪我等愚昧,被魔道修士所利用,多亏天琴道友解救,从此以后,我们将臣服于府主大人……”

    不一会,整个“云澜峰”又恢复了一派祥和的气象。

    天琴不咸不淡的回复着,神识掠向“流羽湘剑门”,通知门主白宇林。

    白宇林得知此事,不由大喜:“恭贺大长老,有您坐镇云澜府主之位,我‘流羽湘剑门’必将成为这一府中第一大门派。”

    “此事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的顺利,如果不是有郭枫的同门,以及其师尊相助,我等或许都没有活命的机会。”

    天琴冷淡的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宇林大吃一惊。

    原本,他还把郭枫的师尊当作一名化神期修士,能收到这样天资决定的修士,也是走了狗屎运。

    天琴也不想隐瞒,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与他听。

    “什么?他的师尊就是血洗‘魔蛇府’,震慑‘九幽海域’的张恒,还斩杀了三大魔君级别的人物?”

    白宇林得知此消息,额头上不由冒冷汗。

    “扑通!”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中发慌。

    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当作郭枫的面,讽刺过其师尊。

    “你怎么了?”

    天琴错愕的道,只觉白宇林的反应有些怪怪的。

    按理说,他得知如此结果,应该是万分欣喜才对。

    “那……那郭长老走了吗?”

    白宇林问道。

    “不但郭长老走了,张恒等人也都离开了。”

    天琴回答道。

    “走了……”

    白宇林长舒了一口气,冷汗浸透了衣服,暗想:“但愿郭枫不要把此事说于其师尊,不然的话……”

    他难以想象其后果。

    又过了片刻,一道惊虹之光从九天之上的“天星庭”里飞来,气势惊人。

    咻!

    一名身材魁梧肤色古铜的男子,出现在云澜峰附近,他的身上透着一股惊悚力量,让附近修士不敢靠近。

    “刚才的魔道修士去哪里了?”

    这男子淡漠的问道,声音冰冷,让天琴心中惶恐不安。

    “大人您是……”

    “天星庭,杨林。”

    男子很随意的道,犀利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不管是府主级的天琴,还是一般的大修士,承受如此目光,心中都是一突,不敢生出一丝反抗之心。

    “天星庭杨林?”天琴玉容失色,连忙欠身行礼:“原来是杨林神将大人降临,在下天琴,乃是‘云澜府’之府主。”

    “天星庭神将!”

    在场修士,都恍悟过来,明白了这人的身份,连连行礼。

    天星庭居于九天之上,在七星圣君之下,还有三大神将,神通盖世,远超府主级,威名震慑周王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天琴十分详细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你是说,在本神将到来之前,已经有正道修士把那曾云踪的分身斩杀?”

    杨林面色凝重的道。

    “结果就是如此,不然的话,我等都难活命。”

    天琴回答道。

    杨林思索片刻,问道:“那人叫什么?”

    天琴略一犹豫,便道:“他叫张恒。”

    “张恒?”杨林眉头一皱,问道:“难道是那名威震‘九幽海域’的神秘张姓修士?”

    “就是此人。”天琴答道。

    在她想来,斩杀魔道修士,可是大功一件,张恒临走前也没有言明隐瞒之意。

    咻咻咻!

    正在这时,从“天星庭”追随杨林而来的众修士,也纷纷分来。

    为首的几位,还是府主级的强者,后方的大修士,更是有百位之数。

    当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产生了一股可怕之极的压力。

    “魔道修士呢?”

    “难道我们来晚了,那魔道修士已经被杨林神将灭杀?”

    有人疑问,有人质疑,也有人猜测。

    “大家都退去吧,魔道修士已经被杀死。”

    杨林微微一抬手,便破空而去,急速赶往“天星庭”,去向“七星圣君”复命。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杨林大人的表情,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很快,这些来自“天星庭”的修士们,开始盘问天琴等人。

    天琴等人不敢怠慢,连忙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些修士不但实力高强,府主级的都有,而且身份都不简单。

    “那魔道修士,原来是被纵横‘九幽海域’的神秘张道友提前斩杀,杨林大人竟然扑了一个空。”

    来自“天星庭”的修士们,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良久之后,天琴等人才把这些人送走。

    “张恒啊……此事过后,你将真正扬名‘周王朝’,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天琴站在云澜府的云端之上,轻叹一口气。

    她的心里,隐隐间有一股期待和预感,张恒此人将成为一界中又一位神话无敌人物。

    数个月过后,正如天琴所料,有关张恒的传说,扬名整个“周王朝”,不管是筑基金丹的下层修士,还是合体府主级的巅峰人物,都知道了一个名字的传说,那就是张恒。

    大闹“紫皇府”,血洗“魔蛇府”,纵横“九幽海域”,灭杀三大魔君级别的分身。

    一系列的传说,在平静许久的“周王朝”,掀起了不小的波涛。

    短短数月的时间,张恒的声名,攀升到一个顶点。

    而在另外一边,张恒本人,却隐居在周王朝的某个人烟罕至的地方。

    青山,绿水,草屋,幽静的环境,让人心中凡尘杂念尽数除去。

    “洛河大哥,有你提供的这些上品通灵法宝,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再无需任何的炼化之物。”

    草屋内,张恒对洛河说道。

    “这些上品通灵法宝,对于我来说,也没有多少用处,当初在血杀洞府里的时候,我曾搜集过不少珍稀材料,炼制过的通灵法宝不在少数,真正有用的,也只有极品通灵法宝。”

    洛河笑道。

    张恒点头,对于大乘期或者散仙级别的人物来说,最次的法宝,也是极品通灵法宝。

    “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洛河略显期待的问道。

    “修为法力,乃至灵魂境界,都毫无破绽,就等待最后一关。我已经感受到冥冥中那‘天劫’的降临。”

    张恒的眸子里,透着一种异样的目光,不是害怕,也不是期待,而是一种深远。

    洛河透过他这双眸子,看到了更遥远更为广阔的天地……

    他心神一震,难道张恒的意境已经超过了自己。

    在一个修为低于自己的修士眼中,看都了更辽阔的天地,这实在是骇人听闻。

    洛河终将相信,眼前的男子,将会创造一个奇迹。

    尚差一步,他就能登上一界巅峰之位。

    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

    “这么快就要渡天劫,不知张兄弟的天劫,有几次?”

    洛河问道。

    “一次。”张恒十分肯定的道。

    有些东西,都是冥冥中的感应。

    从古塔三层到四层,是一个大阶段的跨越,中间隔着一条不可想象的鸿沟。

    要成功跨越这条门槛,必然需要一个催化剂。

    那就是天劫!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张恒深吸一口气,说出一句话。

    咻!

    他整个人划破虚空,向无边遥远的方向飞去。

    “你这是……”洛河微微一惊:“既然是渡天劫,难道不需要我为你护法。”

    “不用了,这一劫,必需让我独自承担,请大哥放心,我一定能成功的!”

    张恒自信的声音传到洛河的耳边。

    “好吧……我相信你!”

    洛河长叹一口气,脑海中浮现出张恒无比自信的神情。

    他的心中既对张恒充满自信,同时也担忧无比。

    这是一种极为矛盾的感觉。

    从理智上来说,张恒渡此劫,当是九死一生,但在感官上,他却相信对方能做到。

    不知不觉中,张恒已经不是当初的张恒,他已经具备一颗强者的心境。

    在草屋的另外一角,宁雪蓉一双俏眸里,隐隐间可见泪痕闪烁,她知道张恒的离开,却没有去阻止。

    咻!

    一道银光,在天边消失,打破夜的黑暗,黎明将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readnovel。,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