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炼之路

第466章 八年一瞬

    在心神与“世界种子”融为一体的那一瞬间,张恒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凭空多出了许多东西,自然而然的,他就知道了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这一刻,他有一种错觉,这片灰蒙蒙的小空间,就好像是自己身体上的血肉,有些能力就是天生具备的,就好比婴儿出生以后会哭叫、会吃奶一样。

    张恒此刻就处于这么一种状态,静立于灰蒙混沌的压抑小空间,尽管只是房屋大小的地盘,他却凭空多出了一些本能。

    这些本能中,就包含了一些如何开辟眼前小空间的方法。

    同时,随着张恒意念的闪过,一些想知道的信息,从那海量的信息浪潮中涌来。顿时,他明白了许多有关这世界种子的信息。

    “原来如此……”

    张恒轻叹一口气,收回了放在灰蒙珠子上的手,眼眸里多出了几丝明悟。

    当他退出那种奇特状态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突然发现,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自己的修为似乎提升了不少,丹田里源源不断的出现一些银色颗粒,然后飞快的被“灵核”所吸收。

    瞥了一眼透明空间外面,正被银焰焚烧的世界残片,张恒不由问道:“过了几个时辰?吞噬速度似乎变快了不少……”

    世界残片轻哼一声,懒洋洋的道:“八年。”

    “什么?已经八年了!”

    张恒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的道。

    在他的感觉里,不过是转念间的功夫,怎么可能已经过了八年呢?

    “不就是八年的时间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世界残片不以为意的道。

    对于一个空间或者大神通者来说,八年的时间,简直是微不足道。

    张恒思索了一会,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毕竟他的修为增长了不少,和八年的时间,倒是相符合。

    八年的时间,让他掌握了一些本能,也知道了一些有关世界种子的信息。

    “都弄明白了吗?”世界种子淡淡的问道。

    张恒点头一笑:“差不多了,我先了解一些外面的情况,就会立刻开辟自己的‘移动洞府’,以后出门打劫就方便多了……”

    世界残片一听到“移动洞府”几个字,顿时纠结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能发展为高等空间的世界种子,竟然会沦落到被人当成洞府的地步?而且还是用来出门打劫。

    张恒首先就是和颜红玉联系。八年的时间,不知道外界可发生过什么变故。

    事实上,早在刚到“凡云岛”的两年里,颜红玉就把有关这岛上的一些信息传给了张恒,并且还为他准备了不少血魔道的玉简和相关古籍。

    那会,张恒还没有开始认主世界种子,仅仅对这岛屿上的情况,做了一番大致的了解,有关血魔道方面的玉简和古籍,并没有涉猎,准备等到功法晋级以后,再做研究。

    “这些年来,一切可好,有什么异常事件发生吗?”

    通过“寄魂术”的灵魂联系,张恒轻而易举的找到了颜红玉,发现她远在几千里外的“血魔洞”。

    十年的时间,颜红玉已经彻底融入了凡云岛“血魔洞”这个最强势力之中,她的身份是二洞主操永鹏的双修道侣。

    刚开始的时候,“血魔洞”中的其他修士,对于二洞主突然多出的这位双修道侣,感到很意外,二洞主操永鹏也觊觎她的**。

    但随着颜红玉化神期大圆满手段的展开,不仅把操永鹏收拾的服服帖帖,不敢碰她一下,连血魔洞里一些其他的修士,也习惯了她的存在。

    同时,颜红玉在暗中也降服了不少血魔洞的修士。

    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颜红玉差不多已经掌控了半个“血魔洞”。

    颜红玉唯一顾忌的人,就是那常年闭关,神秘莫测的血魔洞大洞主——血魔君。

    血魔洞上下数万修士,对于这位大洞主,敬若神明,不敢有一丝的违逆之心。

    同时,在整个凡云岛,“血魔君”也算是至尊级的强者,几乎没有人能与之抗衡。

    “血魔君?”张恒轻念这几个字,问道:“这个人你没有把握对付?”

    “回主人的话,有没有把握对付,我并不清楚。但此人的闭关禁地,我的神识根本就无法渗入进去。

    由于害怕给主人带来麻烦,我也未作进一步的探索,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一定是血魔道高手,甚至是隐世高人。”

    几千里之外的颜红玉,给张恒传来里一些信息,其中还包含着一些她自己的分析。

    “血魔道高手?隐世高人?”

    张恒突然来了一些兴趣,负手从透明空间里缓缓走出。

    在这压抑的小空间里呆了七八年,张恒也要出来透透气。

    当他的一只脚跨过透明空间,进入外界的时候,顿时有一种逾越空间的错觉,眼前景象一晃,给张恒带来了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不同空间的差异性,给张恒带来了短暂的不适,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做得不错,先在‘血魔洞’里呆着,不要打草惊蛇,我还有一些事要办,你也帮忙照看一下洞府。”张恒淡淡的吩咐道。

    “是,主人。”颜红玉回应道,但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便犹豫着道:

    “不知为何,在八年之前,我突然无法与主人您联系,即便我回到临时洞府里,也没有找到您……只能模糊的感受到主人的存在。”

    颜红玉十分不解的问道,这是她八年来最大的疑惑:如果不是还能隐隐感受到张恒的存在,她都会怀疑对方是不是离奇失踪了。

    一听颜红玉的疑惑,张恒先是一怔:自己消失了?

    不过随后,他却是一阵轻笑,恍悟过来。

    世界种子所诞生的透明空间,就是张恒自己独有的小世界,既是和东云大陆所在的空间相互融合,也是独立存在的。

    在没有得到张恒允许的情况下,其他修士即便从这里直接穿过,也不会走进这个小世界,就像从空气里穿过一样。

    而张恒自己却能主动和外界的人交谈,以及观察外界的情况,甚至能用这一招阴人,把敌人拉进自己的“空间领域”。

    当然,世间之事,很难做到绝对。

    世界残片就是一个例外,它即便身在外界,也能很轻易确定张恒那片小世界的所在,乃至和张恒联系。

    对此,张恒也不觉得意外,世界残片本就是某个空间的一部分,拥有这样的能力,根本就不奇怪。

    “你做好自己本份之事即可,以后若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也不要奇怪。”

    张恒淡淡的道,他暂时不想让颜红玉这个聪明绝顶的女人,知道有关透明小空间之事。

    “是,主人!”

    颜红玉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些不该问的问题。

    “那如果有要紧之事,我该如何与主人您联系呢?”颜红玉小心翼翼的问道。

    “以后,我的分身会留在临时洞府里。”

    张恒笑着道,轻轻一招手,一道银光从他的体内飞出,在绚丽银辉中,形成了张恒分身。

    分身也没有说什么话,坐于蒲团之上,开始修炼起来。

    “这样不错,即便自己身处‘小世界’之中,也能轻易的和分身联系。”

    张恒感到很满意,展开神识,以临时洞府为中心,在方圆一万五千里的区域里扫视了一下。

    在“凡云岛”驻足十年,其中两年,吞噬了几件通灵法宝、伪灵宝。另外八年,又用银焰吞噬世界残片八年。

    这样一来,十年的时间里,张恒取得的成就不可小视,离功法三层大圆满越来越近了。

    “咦。”

    当张恒的神识扫视到临时洞府附近的时候,不由轻“咦”了一下。

    他发现,在自己“临时洞府”的旁边,竟然还搭建着一个“简易木屋”,四周笼罩着一层彩色光斑,是一种奇特的阵法,可能是出自颜红玉的手笔。

    “这是什么人,竟然在自己的洞府外搭建凉棚?”

    张恒很是纳闷,貌似这里也不是什么福天洞地。

    自从十年前,张恒用通灵法宝,施展神通,把血魔洞十几号大人物给惊吓走以后,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一个禁地。

    很多人都知道,这里居住着一个隐世高人,不敢接近。当然,这其中还有颜红玉的暗中努力,她也不希望隔三差五的人,就有人来打扰张恒。

    就在这时,木屋的门突然打开,周围的彩色光斑一阵闪烁,从里面走出一名亭亭玉立的淡雅少女,她黛眉如画,星眸如水,身袭浅紫色长裙,俏立于门外,一张清丽脱俗的玉容上,透着几忧郁和怜意。

    就当张恒准备询问颜红玉的时候,那清雅少女突然朝着张恒的方向,跪在了地上,丝绸般的青丝,在她一张秀雅脱俗、细腻如雪的玉脸前浮动,俏眸里透着几丝真诚。

    樱唇轻启,她目光真诚,声音如天籁悦耳,好似在对张恒说话:

    “宁儿今天又来跪拜前辈,这是第八年……”

    她俏脸晶白胜雪,染着一丝温红,空灵如水的眸子里,透来异样的真诚和期待。

    “八年来,宁儿每月会在前辈洞府前,长跪三日,只求前辈现身一次……”

    张恒心中先是一惊,还以为这少女是在看自己,后来才察觉,对方是在朝临时洞府的方向看。

    “此女为何会在我的洞府前长跪?”

    张恒略一沉吟,便问那颜红玉。

    “是这样的……”颜红玉急忙向张恒解释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readnovel。,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