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五百三十二章 你可以去死了!

    珉后说得不错,阿斯兰的确没有选择。

    所以,他只能‘完成任务’回到她的身边。

    只是,就连阿斯兰都没有想到,他和圣城那一帮老兄弟的苦心,就这么全白费了。

    见到叶淳三人的刹那,他还以为是叶淳正在被珉后与洛蒙连手修理呢。

    也难怪阿斯兰会这样认为!

    没办法!

    谁叫叶淳与小黑的合身变身是那样的扎眼呢。

    熟知叶淳的阿斯兰当然知道,这种合体变身的秘技,只有在遭遇强敌的情况下才会被叶淳施展。

    平时,他可绝不会拿这个来搔包!

    而另两端的洛蒙和珉后,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阿斯兰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位够得上‘大敌’这个资格。

    不用问也知道,叶淳现在承受的压力,定然很大!

    阿斯兰从‘看清’局势的那一刻,就在琢磨着稍后寻个机会暗中隐晦地提醒叶淳一下,好让叶淳知道他并没有叛变,以及圣城所有人都安好的这个事实。

    说起来,这也算是阿斯兰觉得自己唯一能给叶淳的帮助了。

    没有后顾之优,这家伙才好与眼前这两个强大的敌人周族吧!

    现在的阿斯兰还保持着‘本源’实力,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另一端的洛蒙,也是与珉后同样等级的强者。

    “珉后,我回来了!”

    身形在天际之巅化为一道流光,以流星坠落之势降落到珉后身边,阿斯兰不敢将目光望向叶淳,一踏空便向珉后躬身施礼,一副十足的狗腿模样。

    看到阿斯兰的狗腿样子,叶淳便微微皱眉。

    眼前这个阿斯兰,实在是太让他陌生了。

    一时间,连带着之前对阿斯兰的信心,都下降了不少。

    而一想到阿斯兰真的有可能变成一个为了活命而背弃朋友的混蛋,叶淳就不由得眉头大皱。

    自然,叶淳这种皱眉的动作,一丝不落的全部落进了珉后的眼睛里。

    那一刻,珉后的嘴角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露出胜利的微笑。

    在珉后看来,叶淳皱眉,就代表着他已经相信了圣城里的人全部落入了阿斯兰手里。

    现在,只要她再让阿斯兰加一把火,就很有可能让叶淳做出那个放自己走的愚蠢决定。

    愚蠢?

    是的!

    就是愚蠢!

    就算是这个愚蠢的决定能让珉后逃出升天,但在其心里,也一样是愚蠢的!

    可笑那位‘漓主’竟然还保留有这样愚蠢的情感,换了她珉后,就是圣城里的那人都死干净,也不会动摇她抓住机会,成就‘不朽’的决心。

    “阿斯兰,还是你亲口告诉你的老朋友吧!我想这样的话,他应该更加容易相信!”

    带着一丝你能奈我何的快意对着阿斯兰挥了挥手,珉后眼神若有若无地扫过另一端的洛蒙,嘴角边闪过一丝嘲弄的笑意。

    你不是想要抱‘漓主’的大腿,一心想要致老娘于死地吗?

    好啊!

    现在你的‘漓主’就要放老娘逃出升天了,你还能怎么样?

    “咯吱……”

    看到珉后嘴角边的笑意,洛蒙将一口牙齿咬得声声做响。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漓主’不发话,他可不敢说越俎代庖。

    一切,还需叶淳这位‘漓主’来定夺做主。

    “圣城里的人已经被我全部控制住了,只要我一个念头,便全部都会死!所以,你最好还是识相一点!”

    阿斯兰不知道眼下的形势已经完全逆转,还以为是珉后和洛蒙占据着优势,所以只能乖乖地按照珉后的要求开口,把这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噩耗吐了出来。

    当然……阿斯兰也想给叶淳点提醒,但在珉后与洛蒙两个人的目光注视下最终没敢。

    “阿斯兰,你这样做仅仅只是为了活命吗?”

    平静地听完了阿斯兰的话,叶淳眼神闪烁着反问了一句。

    对此,阿斯兰只有苦笑。

    他真想就这样把一切都说出来,以此来证明自己没有背叛双方之间的友情。

    然而……错误的判断却让他有口难开。

    按照阿斯兰以为的局势,此时把一切说出来就是给叶淳帮倒忙。

    弄不好珉后和洛蒙就会不顾一切冲上去与叶淳展开一场决战。

    所以,最好的情况自然是想办法让叶淳暗中明白这一切,然后再设法与其周旋,直到圣城那边全部做好隐蔽工作,留给珉后一座无用的空城。

    这样一来,叶淳也便不再有后顾之忧了。

    只是,这暗中通报的工作着实难做。

    有珉后和洛蒙这两双眼睛看着,阿斯兰真心不敢耍什么花样。

    万一被看出来,那他和圣城那些老朋友们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就白费了。

    这可不是牺牲他一条命的事!

    一个弄不好,所有人都会跟着一起下地狱!

    珉后的手段,别人不清楚,他阿斯兰又如何不清楚。

    正因如此,阿斯兰必须要忍,直到暗中通报的机会出现,又或是最坏的情况发生。

    所谓最坏的情况,自然是指叶淳接受了珉后的威胁,同意用自己交换所有人的命。

    当然……按照阿斯兰对叶淳的了解,不到万不得以,他是不会妥协的。

    在妥协前,双方之间应该还有一番争斗。

    阿斯兰要做的,就是在这番争斗中找到一个可以让叶淳明白的机会。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了解,除了活命外,我还追求力量。珉后承诺事成之后赐我‘本源’,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既然撇嘴眨眼之类的暗号不能做,阿斯兰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语言上做做手脚。

    他这一番话说得,听在珉后和洛蒙耳中自然是挑不出任何问题,但一落入叶淳的耳朵,却立刻引得叶淳心头一动,产生了疑惑。

    认识阿斯兰这么久,阿斯兰是什么样的人叶淳再清楚不过。

    这头懒狮子,打从成为与‘武神’同级的‘兽皇’之后就对修练什么的全然不感兴趣了。

    甚至就连他这个‘兽皇’的等级,都不是他自己修练出来的,而是来自于珉后两万前年的赐予!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阿斯兰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含着金钥匙出生,并且没有什么追求的纨绔二世祖。

    对于他而言,‘兽皇’等级的实力就已经很够用了,根本不需要再去辛苦修练。

    所以,阿斯兰刚刚所说的那‘还追求力量’神马的,简直再扯蛋不过。

    如果他追求力量,早在十年之前叶淳离开时,就能成就‘领域’了。

    叶淳主动找上门给出好处,都被陪断然拒绝了。

    至于原因……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会相信!

    堂堂‘兽皇’,拒绝进阶的原因竟然是怕疼!

    一个因为疼连进级都放弃的家伙,会追求力量?

    阿斯兰说这话的时候,叶淳气得真想用一口盐汽水喷死他。

    不过,叶淳转念一想,就发现了问题。

    貌似,阿斯兰是想用这个来提醒自己什么。

    再结合那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了解’,叶淳心中顿时一阵,明白过来。

    很显然,阿斯兰这家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自己……老子没背弃友情,老子没叛变!

    既然没叛变,那阿斯兰口中那些威胁便自然是胡说八道了。

    阿斯兰也许去了新城,也许没去!

    但无但去不去,他都肯定不会做出任何伤害那些老朋友,老兄弟的事情。

    这才是那个叶淳认识的阿斯兰。

    想通这一点,叶淳几乎当场放声大笑起来。

    不过,想到阿斯兰的小命还掌握在珉后的手里,叶淳便忍了下来。

    不然的话,他绝对会先冲上去,用‘至尊裁决’中‘否决’手段,否决珉后的防御,一拳打扁她的鼻子,再狂笑着告诉阿斯兰现在这局面是他说了算。

    “我明白了!”

    叶淳强忍笑意,装出一脸沉默的样子,发出了一声叹息。

    随后,他又怕阿斯兰领会不到这句话中蕴含的另一层意思,又故意加重口吻重复了一句。

    “我真的明白了!”

    做为相交多年的老朋友,如果叶淳第一句‘明白了’阿斯兰还听不出其中意思的话,那叶淳这第二句‘真的明白了’一出口,阿斯兰又哪还不清楚叶淳听懂了自己的暗语。

    那一个瞬间,阿斯兰兴高得几乎想一蹦几米高。

    当然……这个念头阿斯兰只能在内心里过过,可不敢在珉后和洛蒙的面前显露出来。

    “珉后,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您看是不是先帮我把这些过盛的力量消除掉!”

    既然叶淳已经听懂了自己的暗语,明白过来,那阿斯兰也就不必在对他多说什么,转而将头转向了不远处的珉后,轻声祈求!

    听到阿斯兰的祈求,珉后先是上下打量了阿斯兰几眼,然后又伸出一根手指射出一道光芒隔空点中阿斯兰的额头,沉默了下去。

    直到漫长的几息过后,她才在阿斯兰的提心吊胆中收起光芒,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阿斯兰,你这一次的任务完成的不错!”

    “那我身上的力量……”

    阿斯兰趁着珉后满意,赶紧恭敬地追问。

    然后,他就得到了一个想让他活草了珉后的答案。

    “还有时间,不急!等解决了眼前的事情,我自然会为你解除!”

    不急?

    不急你妹啊不急!

    阿斯兰面上虽然恭敬无比,但内心里却已经如同恶魔一般将珉后的祖宗十八代都骂过了。

    珉后这他妈明显就是过河拆桥啊!

    阿斯兰一口口水到了嘴边,结果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眼下他还不敢得罪珉后,无论是因为自己的小命,还是因为对面的叶淳。

    不过,有一点阿斯兰却是误会珉后了。

    珉后其实并非过河拆桥,不想解除阿斯兰的‘诅咒’,而是她现在实在没有那个精力和时间。

    叶淳和洛蒙两双眼睛都在盯着她,稍有不堪,她就有可能成为对方的攻击目标。

    此时正值是否逃出升天的关键时刻,珉后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功亏一篑。

    但阿斯兰却明显误会了!

    “叶淳,你也看到了,现在圣城中的所有人都尽入我手,他们的生死全在你一念之间,你到底做何决定!”

    生死关头,珉后如何还能顾得上抚慰阿斯兰的情绪,直接就将个筹码推到了叶淳面前,语气冰冷而又坚定。

    不过,叶淳并没有理彩她,而是将头转向了洛蒙。

    “洛蒙,我想知道,如果我吸收了珉后的命源和力量,能否破除她施加在那头狮子身上的‘诅咒’!”

    “回主上,能!”

    洛蒙的回答简洁而肯定。

    “那就好!”

    叶淳望着珉后笑了起来。

    “怎么,你想收买阿斯兰?”

    叶淳笑的同时,珉后也同样笑了。

    她为叶淳的天真和幼稚感到可笑。

    “就算你让阿斯兰投向了你,也没用!”

    “为什么?”

    叶淳眯起眼睛淡淡地看着珉后。

    “因为那力量是我的,我可以越过他直接艹控!只要阿斯兰用我的赐予他的力量禁锢那些人,那我想让他们死,只不过是一个念头罢了!”

    在说到这个手段的时候,珉后的脸上充满了嘲弄。

    她自以为看透了叶淳,看透了他所有心思。

    可她万万不曾想到,其实被看透的,是她自己!

    “是这样吗?”

    叶淳目光越过珉后,落到了那与珉后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的阿斯兰身上。

    叶淳这一问,与其说是向阿斯兰求证珉后说得是否是实情,倒不如说是直接询问阿斯兰能否确保圣城众人无恙。

    然后,叶淳便从阿斯兰那写满震惊的目光,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放声大笑起来。

    “如此,老子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你说什么?”

    珉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叶淳敢说出这样的话。

    她将目光望向阿斯兰,试图想要从阿斯兰那里得到的答案。

    可随后,她看到的却是阿斯兰逃命般远远躲开的身影。

    “……”

    见到这一幕,就是珉后再蠢,也知道被叶淳和阿斯兰连手耍了。

    可阿斯兰是怎么骗过自己的探察,又怎么提前得知局势大变,叶淳占了上风的呢?

    这两点,珉后怎么想都想不通!

    以她的冷酷心姓,自然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叫牺牲,什么叫友情!

    阿斯兰之所以和叶淳演这出戏,并是不是因为他提前得知局势发生了改变,而是仅仅出于友情。

    别说是局势发生了改变,就是明知是万丈深渊,来即命陨,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在叶淳这一边。

    不过,这些却都是珉后无法理解和不知道的了。

    “叶淳,难道你想把所有圣城人的姓命都赌在那个无耻反复的叛徒身上?他能骗我,便也能骗你!”

    身体中开始渐渐迸射出黑炎,珉后一边提升自身的力量,一边冷冷地提醒着叶淳。

    而叶淳的回答,就只有一个!

    “我相信我的朋友!”

    朋友!

    这个字眼刺疼了珉后!

    她一生之中从未有过朋友,自然也就不知道那种信任从何而来!

    “你会后悔的!”

    看着叶淳挥动十只燃火珉翼缓缓逼来,珉后突然化出本体,变成一只如同将小黑放大了无数倍的黑皮‘大鸟’,放声尖叫。

    面对珉后的尖叫警告,叶淳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冷冷地吐出了对于珉后的最后裁决!

    “后悔的,恐怕是你!因为你错过了小黑为你争取得唯一一次活命机会!”

    “乌……”

    “乌……”

    “乌……”

    在那一个瞬间,小黑的呜咽声再度响起。

    不过,这一次的呜咽声已然不再带有任何哀求的意思,有得只是叹息。

    看来,就连小黑都知道,这一次保不住珉后的命了。

    珉后错就错在不应该用叶淳在意之人的生命来做威胁!

    尤其是,那里面或许还有叶淳的母亲老姐,以及一家!

    犯此大错,就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了。

    因为那以真正触及到了叶淳的唯一逆鳞!

    “都给我全部去死吧!”

    眼见叶淳不为所动,坚定而来,珉后当即不在犹豫,眼神疯狂地大喝一声,震动了一下神念然后,她便清楚地感觉到一大群鸡鸭鹅狗死于非命。

    “这是……”

    珉后愣住了,眼睛瞪得几乎如同落曰一般大小。

    怎么会?

    死得怎么会是一群鸡鸭鹅狗?

    之前在探察阿斯兰灵魂的时候,明明看到的是一个个圣城的重要人物!

    怎么可能一瞬之间全变成了鸡鸭鹅狗?

    这时,阿斯兰的大笑声远远传来,听到珉后一阵咬牙切齿。

    “这是老子送给你这臭娘们儿的礼物!”

    这一声‘臭娘们儿’,叫得阿斯兰那叫一个全身舒畅。

    自从珉后将野心揭露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起,他就想叫珉后一声‘臭娘们儿’。

    现在,这个愿望终于被实现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们怎么可能骗我?我是珉之一族的后,‘不朽强者’,你们怎么可能骗过我!!!”

    所有的自信在这一刻彻底崩溃,珉后双目直直地看着不断在远处摇旗呐喊‘打倒自己’的阿斯兰,声音已经嘶哑得不成样子。

    不过,任由珉后如何叫喊,叶淳看向她的眼神却始终不变,依旧是冰冷中带有着一丝绝然。

    直到叶淳扇动珉翼,缓缓来到珉后面前,他才以厌恶到极点的语气冷冷地说了一句。

    “喊完了,那你可以去死了!”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