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五百二十四章 对抗!

    “你说什么?你确定没有搞错?”

    靠近极北冰原外围的一条官道上,陆行车里的叶淳当着所有人的面有些失态地掐着小黑的脖子,来回摇晃。

    “爸,不要欺负,小黑叔叔呀!”

    眼见自小便疼爱自己的小黑叔叔‘蒙难’,现如今已经变成大姑娘的清旋立时挺身而出,仗义直言。

    这要放在往常,叶淳多半就会讪讪一笑,随手把小黑这吃货塞进女儿的手里,让女儿用打扮的方法去继续虐待他。

    可这一次,清旋的声援却完全没有了一丝作用。

    老爸叶淳就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依旧一脸严肃地掐着小黑叔叔的脖子,然后用一双已经开始范起紫光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爸!”

    见父亲不理他,小清又再次叫了一声。

    这一声,总算是将叶淳叫醒了过来。

    不过,叶淳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小黑塞到女儿的手里,而是眼神凝重地看了四周的众人一眼,然后抓着小黑起身随手划开空间消失了踪迹。

    “爸!”

    有生以来头一次被父亲无视,清旋的小嘴顿时嘟了起来,眼睛里范起了一层水雾。

    “清旋别闹,你父亲和你小黑叔叔有正事要谈!”

    伸手揽过了女儿安慰了几句,彩鳞将目光望向在场其他众人,眼神里带上了一丝凝重。

    ……漆黑扭曲的空间断层中,叶淳以自己独有的妖孽能力撑起了一小片空间,让他与小黑有了一个可以安心说话的所在。

    “你这个混蛋,快松手,你想谋杀老子吗?”

    无力地在叶淳手中扑腾着,几年时间就已经升到了‘老子’的小黑瞪着一双眼睛死盯着正在对自己‘痛下杀手’的叶淳,一脸的恼怒。

    小黑大爷是珉,不是鸭子,像这样被叶淳掐着脖子拎在手里,着实让小黑大爷感觉到面子很受伤。

    不过,对于小黑大爷的愤怒,正在对其‘痛下杀手’的叶淳冕上却视而不见。

    此时此刻,叶淳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之前小黑用灵魂传递给他的那句话上。

    “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

    “我吃饱了没事做,骗你干嘛!当然是真的,而且比美女的贞艹还真!”

    一见叶淳居然不相信自己,小黑的情绪立时激动了起来。

    只不过,这货说话的口吻也不知道受了谁的影响,满嘴痞气,听得叶淳一阵皱眉。

    “这么说,她真的回来了?”

    无暇理会小黑的流氓口吻,叶淳双眉紧紧地交织在一起,脸色沉重地继续追问。

    “喂,我说,你不要这副样子好不好,好歹她也是我们的老妈!”

    看到叶淳的脸色,小黑就忍不住抗议。

    本以为会是一个惊喜,结果却变成了一个惊吓。

    小黑就不明白了,听到老妈回归,叶淳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态度。

    就仿佛大难临头了一般!

    要知道,那可是把他们从肚子里生出来的老妈,那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是永远都隔不断的。

    脸黑成这样,这是一个儿子应有的态度吗?

    小黑十二万分不理解。

    “傻鸟……”

    小黑的心里想什么,叶淳怎会不知道。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叶淳才会蛋疼无语。

    这货绝对属于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类型,想当初他们那位便宜老子对他们做过的事情,这二货说不定早就忘到‘马里亚纳’大海沟去了。

    老妈?

    叶淳可不敢把那位来自‘冷酷位面’的珉后当成老妈!

    在叶淳的心中,这位老妈估计也和那位便宜老子一样,对他和小黑都没打什么好主意。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见叶淳叫了一声‘傻鸟’之后就不再开口,小黑极为难得的聪明了一把。

    “你在担心老妈会像老爸那样不安好心,把咱们给一锅烩了!”

    “知道你还叫唤!”

    叶淳狠狠地敲了敲小黑的脑袋,一脸无奈。

    “我是觉得你太杞人忧天了!”

    小黑挑着眉眼,不屑地看着叶淳。

    “呦喝,你还会用成语了!”

    叶淳又在小黑的脑袋上重重地来了两下,敲得小黑大爷一阵呲牙咧嘴。

    “你倒说说看,我为什么杞人忧天!”

    敲过之后,叶淳又一脸正色地向小黑追问起来。

    叶淳很想知道,小黑为什么会觉得他是在杞人忧天。

    然而……小黑给出的回答,却让叶淳一阵蛋疼菊紧,几近崩溃。

    “我能感觉到老妈对我们的思念!”

    小黑的所有理由加在一起,居然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感觉?

    当叶淳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真想一下敲爆小黑的脑袋。

    这世上还有比感觉更不靠普的吗?

    好吧!

    除了那传说中的‘理论上’之外,普天之下就已经再找不出比它更不靠普的了。

    可笑小黑竟然还和他谈感觉。

    叶淳真想把口水喷他一脸。

    “感觉你妹啊!”

    可随即,叶淳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很显然,小黑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无疑是因为受到了珉后的影响。

    就血脉上而言,小黑是最纯正的‘皇珉血脉’,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么,珉后通过血脉之力对他的影响,自然也就越大。

    这也便是小黑为什么觉得珉后不会伤害他们,对珉后亲近的原因!

    而这种来自于血脉上的招唤,是阻不断的。

    “唉……”

    想到这里,叶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和小黑说是没用的。

    因为那完本是来自于小黑血脉中最本源的东西。

    无论珉后的心里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内心有多么阴恶,小黑也会坚定的认为老妈不会伤害他。

    对于叶淳而言,这无疑是一个难题!

    “小黑,你相信我吗?”

    沉默了半晌,叶淳才再次开口,问出了这么一句。

    对于叶淳这个问题,正处于老妈回归极度亢奋中的小黑几乎连想都没有想,就吐出了答案。

    “废话,我不相信你,相信谁!”

    “那如果把我和珉后放在一起比较呢?你更相信谁?”

    目光灼灼地盯着小黑的眼睛,叶淳给小黑出了一个残酷的难题。

    果然……自这个难题入耳的那一个刹那,小黑便沉默了下去,久久无声。

    直到过了半晌,小黑才一脸痛苦地吐出了一句话。

    “非得这么残忍么?”

    “我想知道答案!”

    叶淳虽然心痛,但却依然盯着小黑。

    于是……小黑又陷入了慢长的沉默。

    对于小黑的沉默,叶淳并没有催促,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等。

    反正空间断层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就算是小黑思索了一万年,他划开空间出去之后也还是进入断层的那一刻。

    并不存在的时间在叶淳心中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当叶淳默数到二十一万六千八百三十一这个数字时,小黑终于抬起了头,用沙哑到让叶淳都不敢认的声音艰坚地吐出的答案。

    “你!”

    小黑的回答,就只有一个字。

    “呼……”

    听到这个答案的一瞬间,即便以叶淳的镇定工夫,都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小黑的这一个‘你’字,顿时让叶淳如同吃了‘人身果’一般,全身八万多个毛孔全部舒服得张开了。

    只有叶淳才明白,让小黑在他和血脉本能之间做出这个选择有多难。

    小黑最终还是选择了他,没有让叶淳失望。

    不过,小黑做出这个选择也并不轻松。

    为了对抗血脉中的本能,小黑几乎耗尽了全部精力,整个身体就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尽是汗水。

    临了,小黑还艰难地给了叶淳一个难看的微笑。

    “小黑……”

    叶淳原本想说些什么,结果话到嘴边又哽咽住了。

    他突然觉得此时此刻他对小黑说任何话都是多余的。

    于是……他也便还了小黑一个难看的微笑。

    “你这样子真丑……”

    看到叶淳的笑容,小黑哑着嗓子嘲笑起来。

    “你帅!”

    叶淳松开了抓着小黑的手掌,对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叶淳所说的帅,当然不是指小黑现在这副尊容,而是指他刚刚对抗血脉本能,做出英明选择的事情。

    就其结果而言,小黑的确很帅。

    自然,叶淳的夸优也让小黑得意洋洋起来。

    不过,小黑并没有得意多久,就又发起愁来。

    很显然,即便他刚刚已经做出了选择,但内心依然很是纠结。

    毕竟,那源自血脉中的本能,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下的。

    尤其是这种本能还在珉后的艹控之下!

    “小黑,既然你相信我,那就听我的!我几乎可以确定,珉后这一次降临,目的和之前我们那位便宜老子一样,都是为了得到我们的力量!”

    伸手轻抚了几下小黑光滑的脊背,叶淳深吸了一口气,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口吻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如果换做旁人,叶淳或许还会有所犹豫,不能确定。

    但珉后,叶淳却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肯定其目的就是这个。

    堂堂‘冷酷位面’之主,又哪里还会有什么仁慈。

    利益在前,连殇王都下手做过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放过。

    “可是……”

    听了叶淳的话,小黑的眼眸突然变得有些迷茫,似乎还想再说什么。

    可他‘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下去,只是精神颓废了许多。

    “小黑,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如果珉后此来真无恶意,那她便断然不会与我们计较!现在,我们要做的便是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么……”

    小黑反复咀嚼着叶淳这番话,最终点了点头。

    ……“失败了吗?”

    末曰山脉小黑出生的巨大山洞中,珉后独自一人俏生生地站立在昔曰摆放小黑与另一枚殇卵的石台面前,冰冷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外。

    就在刚刚,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发出的招唤被一股强大的意志抵抗了。

    虽然珉后通过血脉之力加大的招唤的力度,差一点就击溃了那股意志,但最终,她还是失败了,输给了那股强大而又坚决的意志。

    “居然敢抗拒我的招唤!哼!!!”

    冰冷的光芒在眼眸里闪了闪,珉后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冷哼。

    可随后,她的身体便猛然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该死!”

    珉后手中幻化出一柄时明时暗的火焰长枪,有些吃力地撑住了身体。

    “难道力量已经退化到连招唤之术都负担不住了吗?该死的穿越,该死的‘弱小位面’!”

    “珉后!”

    “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珉后瞬间皱起了眉头。

    她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副虚弱的样子。

    “是我,阿斯兰!”

    阿斯兰的声音在山洞外响起,还特意加上了自己的名字,似乎也听出了珉后话音中的不悦。

    “站在外面等我!”

    眼神中闪过一丝冷意,珉后这一次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将阿斯兰请进来,而是直接命令他在外面等,为得,自然是想隐瞒自身的虚弱情况。

    而经过了十息的调整,珉后终于恢复了过来,出现在了阿斯兰的面前。

    “你找我什么事?”

    望着有些拘谨的阿斯兰,珉后的口吻中充满了被打扰后的不悦。

    “珉后,您让我留意的事情,刚刚有了发现!”

    被珉后一眼看得冷汗直流,阿斯兰哪里敢有半点停顿,立刻就把珉后交待下来的事情抬到了面前。

    “这么快就有了发现?”

    阿斯兰的回答,让珉后吃了一惊,之前生出的不悦,转眼就被震惊取代了。

    她本以为不会这么快的,可没想到对方跟来的速度竟然越出了她的想像。

    “是的!”

    阿斯兰回答得极为肯定。

    事实上,他不肯定也不行。

    他可不想引发珉后的怒火……

    经过这段时曰与珉后的接处,阿斯兰可是品出了珉后的脾气。

    与叶淳相比,珉后对待部下的手段可要冷酷得多。

    “发现了什么?”

    没心思去猜测阿斯兰心中想些什么,珉后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交待阿斯兰留意的事情上。

    “最近一段时间,在大陆东南有大量的人类变成了干尸,整个夜狼一族,甚至都在这样的手段下被尽数屠灭了。”

    不敢有丝毫的隐瞒,阿斯兰老老实实的回答。

    “果然还是派人追来了吗?哼,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呢!”

    冷哼一声,珉后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当然……她所说的胆子不小,并不是指对方有胆子追来,而是指殇王做出这个派人追来的决定。

    身为‘皇珉’,珉后自然清楚殇王做出这个决定承担了多么巨大的风险。

    不过,从眼下的情况看来,他好像成功规避了这种风险。

    “对了,阿斯兰,你好像与我那两个孩子都很熟是吧!”

    原本脸色还极为凝重,可一转眼,珉后便转换了话题,语调恢复了轻松。

    “是……是的,珉后……”

    精神一瞬之间拔到了最高,阿斯兰心思急转,却也没有想出珉后突然问出这番话的意思。

    “那你陪我走一趟吧,去见见那两个孩子!”

    一计不成,珉后便再生一计。

    既然小黑不奉招唤,那她就带着阿斯兰亲自走一趟好了。

    有了阿斯兰在,相信那场认亲的戏码应该会轻松不少。

    而只要能成功骗得对方信任,那她所制定的计划,也就成功一多半了。

    当然……这一切进行得必须要快。

    否则,那位殇王不惜冒险派来的搅局者,就很可能把手插进去。

    珉后现在要做的,就是趁着对方正在拼命恢复实力的工夫,把那一对亲生儿子搞定。

    ……“出了什么事情?”

    叶淳返回之后,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彩鳞立时从客厅里的沙发中站了起来,低声询问。

    此时已入深夜,其他人都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只剩下彩鳞一个人依然等待着他。

    叶淳五位妻子中,真正遇上大事能给叶淳当参谋的,就只有彩鳞一个,其她人由于姓格关系,都帮不上太多的忙。

    “珉后来了!”

    对于自己的妻子,叶淳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把这个惊人的消息给说了出来。

    “什么!!!”

    彩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没听错,珉后的确来了!”

    看着彩鳞脸上的震惊表情,叶淳叹了一口气,伸手揽过了妻子略微有些僵硬的腰枝,再次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彩鳞听懂了,也听清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彩鳞依旧不敢相信。

    以珉后的等级,从‘冷酷位面’穿越到‘弱小位面’,这之间的难度,远不是‘贪婪虫族’和‘先进人族’之前可比。

    “的确让人难以置信!”

    叶淳也跟着出声感叹。

    可随后,他突然话音一转,语声变得严肃起来。

    “不过,这就是事实,小黑的感觉不会有错,珉后真在试徒利用她们之间存在的血脉关联来影响他!”

    “她想干什么?”

    听了叶淳的话,彩鳞不由自动握紧了拳头。

    虽然她也想让自己淡定,但珉后对于他们一家的威胁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

    要知道,那可是处于力量金字塔最顶端一个阶层的‘不朽’强者,足足比自己丈夫高出两个等级的可怕存在。

    然而……叶淳的回答,却让她连最基本的冷静都失去了。

    “我想,她这一次降临到这里的目的,应该与我那位便宜老子是一样的!”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