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五百一十五章 岳父老子!

    眼前这个人类竟是传说中的叶神冕上!

    这个事实,几乎惊爆了艾克曼的心脏。

    但他此时却没有更多的时间用来震惊了。

    因为叶淳已经完全无视他的惊呼,将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锁定在了对面那正高翘着二郎腿的法诺身上。

    这股气息之强大,不要说他这个小小的‘大恶魔’,就是法诺这个‘魔王’,都无法对抗。

    叶淳想抹去他们,只需心念一动。

    一时间,艾克曼的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他完全不明白法诺说出刚刚那番话的信心从何而来。

    在艾克曼看来,法诺此种做派,分明就是在找死了。

    叶淳的态度,已然证明了一切。

    在‘叶神’的面前自称老子,还一口一个‘小子’……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屎’是什么?

    叶神冕上又岂是你能随便踩的?

    一念至此,艾克曼便赶忙跳出来与法诺划清界线。

    他可不想被法诺连累!

    这一点,他可是拎得非常清。

    “叶……叶神冕上,我和他可不是一伙的啊!”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艾克曼说出的话自然再直白不过,不敢有任何的模糊成份在里面。

    这要是一不小心被叶淳误会了,那后果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一个弄不好,那就是掉脑袋的结局。

    艾克曼是魔族中的佼佼者,身份高贵的大人物,他可不想这么快就去见‘魔神’他老人家。

    然而……对于他这番解释,叶淳却充耳不闻。

    他的目光,自始自终便停留在法诺的身上,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偏移。

    很明显,法诺刚刚的那一番话语,也将他给震住了。

    明知他是五大位面共主,却依然还敢口口声声自称‘老子’,开口闭口‘小子’。

    法诺这种姿态,在让叶淳恼怒的同时,也透出了一股子的可疑。

    有了这种疑惑,叶淳自然便不好先动手了。

    他必须先弄清楚这里面的问题。

    凡事稀里糊涂,这可不是叶淳的姓格。

    “把头盔摘下来,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大的口气!”

    对着法诺冷冷地弯了弯嘴角,叶淳逼视着法诺的眼睛,语气强势而生硬。

    现在叶淳也看出来了,法诺这个名字,多半是假的。

    那副盔甲里装着的,必定是一个熟悉他的人物。

    至于是敌是友就不好说了!

    因为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敢这样调戏他的实在不多。

    “怎么,听老子叫你‘小子’,不服气?”

    大嗤嗤地坐在原位动也没动一下,法诺翘着二郎腿惬意地靠着椅背,眼神不屑地打量着头发与眼眸开始由黑复紫的叶淳,十足藐视。

    那感觉,就好像他才是真正的叶神冕上,五大位面共主一般。

    “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眼看法诺如此‘大牌’,叶淳便冷笑一声,准备自己动手了。

    到了叶淳这个高度,委实没什么兴趣与其斗嘴。

    既然掌握着绝对手实力,那就不妨直接用拳头说话。

    敬酒不吃,还有罚酒。

    只是这罚酒由叶淳亲自喂出,可不怎么舒服。

    少不得,法诺要吃些苦头了。

    当然……叶淳不会直接宰了他。

    很多问题,还着落在这位牛叉至极的‘大牌’身上呢。

    “等……等等……”

    感觉到周身的气息突然变得沉重,形似牢笼,法诺立时吓了一跳,再也保持不住‘大牌’的姿态,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

    然而……他的阻止声却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

    仅仅只是眨个眼的工夫,法诺身上的厚重铠甲便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声,‘咯吱咯吱’得几欲破碎。

    这一下,法诺才正真的有些慌了。

    他没想到叶淳竟然说动手就动手,完全不跟他扯皮。

    这要是在他手底下吃了鳖,那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一念此至,法诺再也顾不得其它,对着叶淳就大吼起来。

    而他吼出来的话语,则让叶淳顿时瞪圆了眼睛。

    “臭小子,反了你了,和你岳父老子都敢伸手了!”

    “岳……岳父老子!!!”

    法诺一声天雷滚滚的怒吼,直接就将叶淳惊得呆立当场。

    这个称呼,他可是好久都没有再听过了。

    貌似,很久以前他的确有一个岳父老子,而且是唯一的一个。

    直到这时,叶淳才猛然回想起来之前看到法诺的身影为何会感觉那么熟悉。

    原来,竟然是他!

    大元首!

    原凯撒帝国大元首!

    那个从一开始就计划用自己的女儿绑上他战车的皇帝岳父!

    刹那间,缠绕在叶淳心头的诸多疑惑都解开了。

    包括法诺明知道得罪了自己,却依然不来主动交人陪罪的原因。

    岳父老子!

    嘿嘿!

    堂堂叶神冕上唯一的岳父老子还需要惧怕自己的女婿吗?

    这个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就算他犯了天大的罪,有岳父老子这个头衔护身,叶淳也不敢把他怎样。

    况且……这不是没犯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么!

    本次事件中的两个关键人物艾米和艾蕾希娅,现如今可都还好好活着呢。

    既然艾米是女婿的子侄,那就是一家人了。

    这次的事件也就属于‘大水冲了龙王庙’的误伤,不算什么大事。

    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阿德里克?你……不是失踪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说实话,即便是已经坐实了答案,叶淳也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这戏法变得,也太他妈神奇了。

    叶淳一直以为他这位岳父老子死了,所以他在实力达到‘法则’之后连‘血追**’都施展。

    可叶淳没想到,他这位岳父老子竟然活得好好的。

    只是,这隐姓埋名,改头换面学艾米从头开始,就让叶淳有些看不懂了。

    貌似以他和自己的关系,只要哼一声,‘圣城’就会给他强有力的支持。

    甚至,就算是把整个大陆送给他,也没什么关系。

    大元首阿德里克唱得这出,真叫叶淳看得有些迷糊。

    “咣当……”

    阿德里克挥臂一震,将一身布满裂痕的‘传奇’铠甲震得四分五裂,砸落在地,露出自己的真容。

    然后,他极为不满地看了叶淳一眼,又大嗤嗤地坐进了身后的古董木椅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没大没小,阿德里克也是你叫的?老子把女儿嫁给你白嫁了?想当初,如果不是妮雅求我,你早死在赤月领了,又哪会有今天的成就和风光!”

    “……”

    阿德里克一番话,直接扎进了叶淳心里,将他说了一个面红耳赤。

    的确!

    阿德里克说得不错,叶淳之所以有今天,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管管曾经的庇护。

    当时如果不是管管的庇护,单只是怒闯暗月城,搬倒科古利的那一次危机都过不去。

    正是由于管管的保护,才使得叶淳有足够的成长时间,最终走过最初的弱小时期。

    所以,于情于理,叶淳见到阿德里克这位岳父老子,都应该低调客气一点。

    谁让他欠人家女人的太多呢!

    “岳父!”

    咬了咬牙,叶淳闷闷地叫了一声,并且对着眼前一副‘大牌’模样的岳父老子鞠了一躬。

    “这还差不多!”

    见女婿低头,阿德里克满意地点了点头,哈哈大笑起来。

    能让堂堂五大位面共主,此片位面的绝对主宰,叶神冕上低头鞠躬,这的确是一件值得开怀大笑的事情。

    不过,阿德里克得意,某位女婿便郁闷了。

    类似于这种被人拿捏的情形,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碰到过了。

    好在阿德里克这个岳父老子在挣回了足够的面子之后倒也知道进退,没有再揪着叶淳不放,大摆岳父老子的架子。

    否则的话,叶淳的心里也就更加腻歪了。

    由此可见,阿德里克的心里还是很数的。

    “妮雅还好吧!”

    大笑了一阵,阿德里克主动转换了话题,问起了女儿。

    “还和以前一样,爱玩,爱闹!”

    谈到管管,叶淳的脸上便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温暖柔和的笑意。

    阿德里克看在眼里,暗中点了点头。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婿是真的很宠爱自己的女儿。

    不然的话,女儿又怎么可能还会如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般,爱玩,爱闹!

    很明显,女儿之所以还像以前那般喜欢玩闹,就是被眼前这个女婿宠得。

    想到这里,阿德里克笑了起来,然后吐出了一句让叶淳稍感有些意外的话语。

    “开心就好!”

    阿德里克这句话,明显似有所指。

    叶淳一时间陷入了思绪。

    “你们都下去吧!”

    见叶淳似有所思,阿德里克也不催他,转而冲着室内的其他人摆了摆手。

    这该看得也都让他们看到了,该知道得也都让他们知道了,接下去他们翁婿之间的谈话,阿克里克却是不想再让这些人听到了。

    “是,是,两位冕上慢聊,我马上告退!”

    对着房间内一坐一站的两个人一阵点头哈腰,艾克曼脸上的笑容就夜夜经一朵菊花在拼命绽放。

    随后,艾克曼躬着身子飞快倒退,眨眼的工夫就退到了房门之外,一脸谦恭地为里面两个大人物掩好房门。

    由于有阿德里克是叶淳的岳父老子,艾克曼对阿德里克的称呼自然也就客气十足,把他划入了‘冕上’的行列。

    对此,阿德里克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纠正。

    看来在阿德里克心中,也同样觉得自己叶神岳父老子的身份,当得起这个‘冕上’的称呼。

    “坐吧!”

    艾克曼退出之后,阿德里克伸手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请叶淳落坐。

    看了一眼那椅子的位置,叶淳就知道,这是阿德里克专门为他准备的。

    “谢谢!”

    轻声道了一声谢,叶淳也不过多客气,一屁股就坐过去。

    而这一次,阿德里克则没有挑他没大没小不叫岳父的理,笑呵呵地靠在椅背。

    “听说,你把丽清也收了?”

    见叶淳坐得四平八稳,阿德里克便一脸笑容地询问。

    “……”

    阿德里克一句话,直接就让叶淳从里到外‘熟透’了。

    叶淳万万没有想到,阿德里克邀他坐下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被阿德里克问起这个问题,叶淳无疑很尴尬。

    因为阿德里即是他一位妻子的父亲,又是他另一位妻子的哥哥。

    “姑侄共侍一夫也没什么,只要她们自己觉得幸福,过得好就行!”

    出乎叶淳的意料,这一次阿德里克竟然没有借机挤对他,而是一脸的严肃郑重。

    见阿德里克是这态度,叶淳便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咦?老子为什么要心虑?当初明明是丽清上杆子倒贴老子来着!”

    松气的一瞬间,叶淳自己都惊了。

    正如他想的那样,当初他之所以收掉丽清,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丽清倒贴。

    从道理上来看,他根本就不需要心虚。

    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叶淳面对阿德里克时,心里就是虚,根本就提不起半点的底气。

    一想起这个,叶淳自己都来气。

    他这堂堂的五大位面共主,叶神冕上,何时这么没用了。

    不过,叶淳心里再来气,这种心情却不敢有半点表露出来,只能做应声虫一脸尴尬得点装潢应‘是’。

    “丽清还好吧!”

    看到叶淳脸上的尴尬表情,阿德里克笑了。

    可他笑归笑,却并没有一丝一毫嘲笑的意思,临了,还问起了丽清的近况。

    “她也很好!”

    叶淳回答得极为简单。

    “丽清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

    顿了一顿,阿德里克突然表情凝重地提醒了一句。

    “现在没有了!”

    叶淳的回答前所未有地肯定。

    “她现在是一个很好的妻子,我很爱她!”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淳直视着阿德里克的眼睛,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

    最后,还是阿德里克率先移开了目光,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阿德里克微笑点头。

    原本的担心迅速消逝。

    “对了……”

    阿德里克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再次将目光望向叶淳。

    “我当舅舅和外公了吗?”

    “……”

    叶淳尴尬无语。

    丽清的孩子,叫他舅舅。

    管管的孩子,叫他外公。

    这本没什么!

    关键是,这两个孩子的爹,都是他自己。

    这个时候,阿德里克再自称‘舅舅’和‘外公’,就让叶淳感觉到别扭了。

    叶淳总感觉自己犯下了罪孽。

    可阿德里克的问题,叶淳又不能不回答。

    所以,在暗骂了一声‘老混蛋’之后,叶淳说出了实情。

    片刻后,阿克德里点了点头,留下了一句让叶淳蛋疼无比的感慨。

    “看来个人实力提升得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连和心爱得女人留个血脉都这么难!”

    “这问题很快会解决!”

    强忍着心中的腻歪,叶淳硬着头皮死撑。

    “希望如此吧!”

    阿德里克叹息了一声。

    “人老了,就希望看到子女能开枝散叶!”

    咬了咬牙,叶淳没哼声。

    这个问题,他可不好回答。

    “对了,你是怎么回事?当初我从‘死亡位面’回来,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凯撒帝国分裂,你失踪了,之后也是下落不明。”

    沉默了片刻,叶淳主动岔开了话题,把话题引到了自己这些年都一直没能解开的疑惑上。

    而一谈起这个,阿德里克就是一脸苦笑。

    “还不是拜你所赐!”

    “我?”

    叶淳顿时吃了一惊。

    他可想不明白,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失踪的那天晚上,我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里的麻烦,赶到了现场。然后,我看到了那扇还没有完全消逝的门……”

    话语只说了一半便顿住了,阿德里克在提到那扇门的时候,看了叶淳一眼,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你试了?”

    叶淳叹息。

    “是!”

    阿德里克同样叹息点头。

    “我想把你捞出来!”

    “捞我?”

    听到阿德里克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动得手,叶淳吃了一惊。

    不过,他随后又迅速平静了下来,摇着头来了一句。

    “没死算你命大!”

    “的确是命大!”

    没有半丝不服和反驳,阿德里克的脸上满是苦笑。

    “我当时伤得只剩下了一口气!”

    “所以你连吭都不吭一声直接抛下了你的女儿?”

    说起这个,叶淳挑动了一下嘴角。

    “我没办法,当时那种情况,我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安排。强行将妮雅推上帝位,只会让她更危险。”

    “雷禅?”

    叶淳皱眉。

    “是!”

    阿德里克点头。

    “之后呢?”

    沉默了片刻,叶淳再次开口。

    “之后?”

    阿德里克眼神里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之后我像狗一样在一片荒野中挖了一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十年,直到四年前,我才伤愈出关!”

    “然后,你就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了吧!”

    可能是感受到阿德里克的心境,叶淳叹息着摇了摇头。

    “何止是不同,简直是面目全非,我已经完全不认识了!”

    回忆起当时的心境,阿德里克无限唏嘘。

    “为什么不去‘圣城’?”

    叶淳看着阿德里克心有疑问。

    “你们又不在那里,我去了有什么意思?”

    “况且……”

    阿德里克说着说着突然一个转折。

    “我也想在这千载难逢的乱世之中游戏一番!”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