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四百五十四章 师生反目!

    看着站出来阻拦他的将领,以及还有其他将领赞同的眼神,伯纳尔特的心迅速沉了下去。

    虽然已经在尽力避免,但最让伯纳尔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关键时刻,那些前来镀金的将领果然顶不住压力,开始跳出来反对他了。

    而这种反对,在现如今这种分秒必争的局面下,根本就只会起到反作用。

    别人不知道,但他伯纳尔特却知道。

    对面的叶淳,硬接下舰队两射齐射炮击,并不像表面上显现的那样轻松。

    这时候如果继续攻击,那或许就能逼得叶淳闪身退避,从而打破整个局面,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然而……

    让伯纳尔特气愤加无奈的是……

    那些只知道下放混资历的贵族将领,竟然如此鼠目寸光,被敌人稍稍一吓,便不敢再继续打下去了。

    非但如此,他们居然还在如此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跳出来反对自己。

    伯纳尔特就不明白了,这些没用的贵族将领既然有勇气跳出来反对他,那为什么就不能把这种勇气拿出来用在敌人的身上。

    难道相比敌人而言,自己更像是一只无害的幼兽?

    简直可笑!

    虽然伯纳尔特自己都承认自己老了,但还没有老到拿不动枪的地步。

    敢跳出来反对他,那就要先问问他手中的枪答不答应。

    之前伯纳尔特连皇子都枪毙过,再杀几个下来镀金的废物贵族,又算得了什么。

    那些没用的废物不是怕死吗?

    他伯纳尔特现在就能送他们下地狱。

    总之……

    伯纳尔特绝不允许取胜的希望毁在这些贪生怕死的没用废物手上。

    “闭上嘴,或者死!”

    ‘啪’的一声掏出手枪指向那名站出来阻拦他的贵族将领,伯纳尔特这一次可是动了真火,眼神冰冷得几欲结冰。

    而他手中的那把手枪,也已经换成了另外一把。

    这么多年来,伯纳尔特的身上一直都带着两把手枪。

    之前试验莱因哈特那一次把出的一把,是损坏的。

    另一把,则不是!

    现在,伯纳尔特的手里正握着这把完好的手枪,瞄准着那名贵族将领的脑袋。

    只要那名贵族嘴里敢迸出半个不字,伯纳尔特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一枪直接打爆他的头。

    “立刻把我的命令传下去!”

    冷冷地看着那名脸色已然转成苍白的贵族将领,伯纳尔特的话语,却是对着另一边通讯员说的。

    伯纳尔特没有时间去浪费。

    因为他知道在这里每耽搁一秒,都有可能改变整个战局。

    只需再一次齐射……

    伯纳尔特只需再一次齐射……

    他有充足的把握,叶淳不再能挡住这一次的集火攻击。

    但是……

    这道几乎决定着整场战凌晨胜败的关键命令,又再一次被拦截了下来。

    而这一次,拦截它的声音来自于另一个人。

    “老师,别在坚持下去了!你这是在用所有人的生命陪你进行一场秘输的赌博!”

    “休斯!!!”

    伯纳尔特的枪口瞬间调转,指向了阻止通讯员传达命令之后缓缓自人群中走出皇子休斯。

    伯纳尔特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跳出来反对他的,竟然是他一直鼎力支持的弟子。

    而相比其他一见伯纳尔特拔枪,便脸色大变的贵族将领,休斯的表现明显要镇定得多。

    “老师,不要再固执下去了,改变一下战术,我们依然有打赢的机会。但如果依然按照您的思路打下去,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伯纳尔特将枪口转向自己,休斯眼睛微微眯起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正常,说话的声音,也非常镇定平稳,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紧张之意。

    “休斯,我一直认为你是我所有学生之中最出色的,因为你从我这里学到了很多。但现在,我却对你很失望,非常失望。”

    目光逼视着休斯,伯纳尔特不等休斯问出‘为什么’,便径直给出了答案。

    “你的大局观太狭隘,目光太短浅,只注重眼前的利益。像你这样的人,即便从我这里学到的东西再多,也是无用的,瓦砾……永远也成为不了玉石。”

    “这就是您对我的最终评价?”

    听完伯纳尔特的话,休斯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缝中流露出一抹被羞辱之后产生的愤怒光芒。

    “好吧!我是瓦砾,不是玉石!”

    休斯冷笑。

    “可您呢,我的老师?”

    休斯反问。

    “您说我大局观狭隘,目光短浅,只是一块不成气的瓦砾。那您又是什么?难道像您这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顽固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拿着所有人生命一起赌博的行为,就是大局观良好,目光长远的表现了?您睁开眼睛看一看,这里有多少人反对您。恐怕就连那些被您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内心里都不认同您刚刚所下的命令吧!这么多人反对您,怀疑您,你还敢说自己是对的吗?生命是我们自己的,您还无权代我们做决定!”

    “休斯!!!”

    休斯一番话结束的瞬间,伯纳尔特便发出了一声愤怒地咆哮。

    “不要以为你是皇子,我就不敢杀你!”

    伯纳尔特被激怒了,但更多的是伤心。

    他对休斯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可现如今得到的,却是这样一番敬。

    当被休斯以一种嘲弄的口吻问及‘您又是什么’的时候,伯纳尔特整只拿枪的手掌都在颤抖。

    “我当然知道您敢杀我,早在十几年前,您不就已经毙掉过我两位兄长了吗?”

    面对伯纳尔特的杀言,休斯冷冷一笑,表现得及为不屑。

    而这时,在场的众多将领们,脸色早已经因为这一对师生的突然反目白透了。

    “我枪毙他们,是因为他们……”

    “嗤!!!”

    伯纳尔特一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个让他这么多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便闯入了他的耳朵。

    几乎是下意识的,伯纳尔特向旁闪避了一下。

    而正是这一下闪躲,让伯纳尔特逃过了一劫。

    一颗原本应该射在伯纳尔特心脏处的淡蓝色能量子弹,打在了他的左臂上,瞬间在左臂上开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嗯!”

    闷哼一声,伯纳尔特咬牙忍住了左臂上传来的剧痛。

    同时,他握枪的右手举起,将枪口指向了正对面刚刚完成了射击行为,还保持着射击动作的休斯。

    “嗤!”

    一声枪响响起。

    但却不是发自于伯纳尔特手中的枪械。

    休斯以极快的反应速度,抢在伯纳尔特瞄准自己开枪之前,先开了这一枪。

    而这一枪不偏不倚,正射在伯纳尔特扬起的手枪上,当场将伯纳尔特手中的枪械连同他的整只右手手掌轰了一个粉碎。

    “扑通!”

    一秒过后,伯纳尔特重重地跌倒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那一刻,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每一个人无论地位高低,官职大小,都满眼震惊是望着正一脸冷酷之色缓缓收枪入套的皇子休斯,嘴巴集体张成一个o型。

    “我当然知道你敢枪毙我,所以,我只有先发自人!”

    看着跌倒在地面上,还犹自想要挣扎起身的伯纳尔特,休斯脸上闪过了一丝讥讽的冷笑。

    “老师,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的枪法,并不是平时你所看到的那样柴废。之前,我只是在让着你罢了!”

    “你……很好!很好!!!”

    挣扎了半天也没有挣扎起来,伯纳尔特喘息着平躺回地面上,双眼无神地看着主控室仓顶,心中充满了悲哀。

    这就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好弟子。

    单论城府与阴毒,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可悲哀的是,这两样,都不是他这位老师传授的。

    “老师,有一句话其实我一直都对你说,可惜始终没有机会,现在终于可以说了……”

    冷冷一笑领受了老师的‘夸奖’,休斯无视周围射向自己的复杂眼神,径直走到伯纳尔特的面前,居高临下望着他。

    “你的某些思维,真的严重过时了!”

    逼视着伯纳尔特的眼睛,休斯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而伯纳尔特听了休斯的这一句评价,原本无神的眼神刹那间变得锋利起来。

    不过,他却没有进行任何反驳,只是目光平静地看着正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的弟子。

    到了最后,伯纳尔特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笑容。

    “怎么,被我说过时不服气?”

    被伯纳尔特这丝笑容笑得毛骨悚然,休斯脸色略有变化,变得阴沉起来。

    对此,伯纳尔特只是摇头,却不说话。

    对于他这位用尽了心血去扶持的弟子,伯纳尔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话好说了。

    伯纳尔特相信,再过不久,他的这位弟子便会受到惩罚。

    貌似……

    整个第一集群的炮火,已经自顾自的分散攻击好久了。

    而无论那位‘皇殇’冕下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对于整个第一集群来说,那都将是一场噩梦。

    因为第一集群就在刚刚,已经失去了赢得这场战争的可能。

    “命令舰队执行掌规作战方案,先把眼前的敌人消灭!”

    看到伯纳尔特始终不语,休斯也懒得理他。

    抛下伯纳尔特不管,休斯立刻开始行使指挥权力,发布起作战命令。

    “怎么,你们还想为这个几乎毁了整个舰队,要了我们所有人命的人报仇吗?”

    发现在场有不少之前属于伯纳尔特那一派系的将领神情闪烁,似有想要抗拒自己的命令,救助伯纳尔特的意思,休斯冷笑起来。

    而他的一句话,直接就刺进了那些将领的心中,让那些将领全身一震,有所清醒。

    正如刚刚休斯所说,这些跟随伯纳尔特的将领,心中其实也是并不认可伯纳尔特刚刚坚持集火‘麦金利号’旗舰命令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休斯刚刚的行为的确是救了大家。

    这时候如果他们再反过来救了伯纳尔特,那得到的结果肯定不是他们想到的。

    于是……

    先前还有心思想要救助伯纳尔特的将领们,一个个都沉默了。

    看了这些将领的反应,休斯笑了起来。

    尤其还专门冲着躺在地面上咬牙苦忍巨痛的伯纳尔特得意的笑了笑。

    对此,伯纳尔特同样以微笑回应。

    只不过,伯纳尔特脸上的笑容,在巨痛的侵袭下,显得有些狰狞。

    “皇子殿下……”

    就在休斯正打算再对伯纳尔特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呼唤打断了他。

    转过头,休斯立时便看到一个观察员从坐位上惊慌地站起。

    “发生了什么事?”

    休斯眉头皱起。

    命令刚刚不是发下去了么?

    以第一集群的优势兵力和作战素质,干掉对面的麦金利第二集群,应该就是时间问题。

    那个能对抗数万艘战舰集火齐射的恐怖家伙,能照看身后的‘麦金利号’旗舰,却照看不了整个支第二集群舰队。

    战败,对于对方来说只是早晚的事情。

    这一点,休斯一直坚信。

    “殿……殿下,虫族……虫族出现了!雷达上显示,有数百万只高阶虫族出现在了对面第二集群的阵营里!”

    见休斯皱眉,那观察员哪里敢耽搁,立刻就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如实上报。

    “什么!!!”

    听到观察员的报告,休斯果然大惊。

    不只休斯,整个主控室里的其他将领,也纷纷大吃一惊。

    只有躺在地面上至今没有人理彩的伯纳尔特,对这个消息不为所动。

    “快把画面切到主屏上!”

    顾不上询问聚体的情况,休斯直接下达了切换画面的命令。

    他要亲眼看看,观察员所说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数百万高阶虫族!

    这可是一只极为强大的力量。

    很快……

    画面便被切换到了休斯所要的图像。

    然而……

    当休斯一整个主控室中的一甘众将将目光望向屏幕中画面的时候,却无一例外的全部呆住了。

    为什么呆住?

    因为,画面中出现的景象,是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的。

    的确!

    观察员没有说慌,数百万只高阶战虫横空出现在了第二集群的阵营里。

    但是……

    让一众将领无法相信的是,那数百万只高阶战虫却在攻击他们,整个场面,简直混乱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包括休斯在内,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

    这是什么情况?

    第二集群不是已经投降敌人了吗?

    怎么这还在自己人打自己人的!

    难道是勾通出了问题?

    “哈哈……这群叛徒真是活该,天佑我联军!”

    数秒钟后,一名下来镀金的将领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他来说,眼下的确没有什么事情是比眼前这幕更让他开心高兴的。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敢紧向那些窝里返的家伙开火?”

    那名镀金将领的大笑,让很多将领都清醒了过来。

    当场便有一些将领激动得脸色通红,大声叫嚣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有那数百万高阶战虫缠住第二集群,他们便可以放手开火。

    反正无论第二集群还是那数百万高阶战虫都是敌人,只要往死里用炮轰就行了,而且对方还很难还手。

    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一众将领一瞬间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激动得那叫一个无可复加。

    “传我命令,各舰使用最大能量进行炮击,务必趁着这个机会全歼前方的叛徒和虫族!”

    大手一挥,休斯的表情也显得很激动。

    没办法!

    休斯不能不激动啊!

    因为这是一次全歼前方第二集群与数百万高阶战虫的最好时机。

    在休斯看来,这应该是敌人犯下的一次致命失误。

    然而……

    就在休斯这道攻击命令落下的一瞬间,另一个声音却焦急地响起,打断了休斯的命令。

    “不要攻击!”

    躺在指挥台上无人理彩的伯纳尔特,突然发狂似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冲着所有人狂吼。

    “老不死的,你疯了吗?”

    听到伯纳尔特狂吼出来的话,休斯的脸上几欲阴沉得滴出水来。

    而极度的愤怒之下,休斯也终于撕下了面具,对着自己曾经的恩师破口大骂。

    从‘老师’,到‘您’,再到‘你’,最后到刚刚的‘老不死’……休斯对伯纳尔特称呼的这四次变更,记录了他对自己恩师的态度变化。

    这种变化,不仅让休斯显得更加冷酷无情,同时也让伯纳尔特为之心寒。

    “来人,给我按住他!”

    恼怒的怒吼一声,休斯一道命令,就让几名士兵冲上了指挥抬把曾经的元帅阁下按倒在地,动弹不得。

    “你……会……后……悔……的!”

    几乎是一字字将这句话语从牙缝里挤出,伯纳尔特双手受伤,无法挣扎,但他的眼神却比刀子还要历害几分,刺得休斯心生畏惧。

    “后悔?”

    仿佛是为了自己给自己状胆,休斯在伯纳尔特那堪比刀锋的目光下冷笑了起来。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那是什么?”

    休斯指着主屏上出现的一处景象。

    “莱因哈特的舰队已经赶到了,你老糊涂了吗?”

    老糊涂?

    听到休斯这个称呼,伯纳尔特只想流泪。

    他正是看到了主屏上莱因哈特舰队图像之后,才跳起来阻止休斯的。

    可现在看来……

    悲剧似乎已经无法避免了!

    “莱因哈特,不要上当啊!”

    此时此刻,伯纳尔特除了在内心里做如此祈求,已经别无它法!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