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四百四十五章 忠心!

    透过控制台上的主屏看着对面第一集群舰队正在进行的分兵举动,海因里稀的眼角突然狠狠地跳动了两下,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骇然之色。

    这并非海因里稀被伯纳尔特的分兵选择吓到了,而这种情况早在之前未开战时,就已经被叶淳提前意料到了。

    当时,海因里稀虽然表面上对此表现得‘深信不疑’。

    但事实上,海因里稀对于叶淳所做出的这种推断是并不相信的。

    他觉得伯纳尔特在冷酷的选择放弃了四千万地部队之后,应该不会再无情的将整个第一集群三分之一的家当,整整十万艘主力战舰也推入火坑……因为这个代价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

    大到甚至有可能超过后面麦金利第二集群被偷袭之后损失的数字。

    说句实话……

    海因里稀对于叶淳定下的这个偷袭麦金利第二集群的作战计设其实是没有什么信心的。

    所以,就不用说什么全歼麦金利第二集群了。

    在海因里稀的思维里,叶淳定下的这次偷袭能干掉麦金利第二集群三分之一的战舰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对方又不是傻瓜,在有自己趟过地雷的情况下肯定会对这种偷袭有所防范,甚至还有可能想出了应对的方法。

    这样一来的话,叶淳再想像之前对付自己那样去对付麦金利第二集群,便不会那那么容易了。

    再加上第二集群身后不远的地方就是莱因哈特指挥的第三集群……海因里稀觉得,能干掉麦金利第二集群十万艘战舰就已经是极限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需要伯纳尔特指挥第一集群回援的。

    当然……

    叶淳所说伯纳尔特会放弃四千万地面陆军选择回援,这一点海因里稀也能够理解。

    毕竟……

    与前后夹击,一举击溃敌人,赢得整场战争胜利的宝贵机会比起来,四千万地面部队的损失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海因里稀扪心自问,若是自己与伯纳尔特异地而处,多半也会做出如此选择。

    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

    貌似只要懂得这个道理,就不难做出这个选择。

    但是……

    这仅仅只是损失四千万地面部队,如果再加上十万艘战舰的话,那就完全不同了。

    四千万地面部队看着虽然数量恐怖,但论其价值,却完全无法和十万艘顶级战舰相比。

    伯纳尔特可以损失十个四千万地面部队,却不能损失一支十万艘战舰的舰队。

    尤其是这种损失还是在第二集群有第三集群支援的情况下。

    像这种情况,伯纳尔特就完全没有必要再率军回援了。

    他大可趁着这个机会继续向前推进,反打一波,直逼对方老巢。

    这样打的话,属于联军的节奏就立刻出来了。

    这一点,海因里稀觉得自己都看得出,那身为当世名将的伯纳尔特便绝不会看不到。

    正因如此,海因里稀才会始终觉得叶淳偷袭麦金利第二集群的计划不会成功,伯纳尔特分兵回援的景象也不会出现。

    然而……

    眼前主屏里出现的画面却让海因里稀震惊了。

    画面里,伯纳尔特的第一集群正在迅速做着分兵。

    前军十万战舰原地不动,防护罩全开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中后二十万战舰则开始迅速调头,躲在十万前军的身后向后退去。

    “这……”

    海因里稀一下子就蒙掉了。

    与此同时,一股浓浓的恐惧瞬间就爬上了海因里稀的心头。

    那种被完全掌握了命运的可怕感觉,让海因里稀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太可怕了!

    实在是太可怕了!

    海因里稀做梦都没有想到,叶淳在战前所做的预言,竟然奇迹般的实现了,并且分毫不差。

    相比之下,之前在海因里稀眼睛里如同高山仰止一般的两位战略大师级人物,莱因哈特与伯纳尔特,简直就成为了小学生。

    恐怕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所有反应,都被对手料中了。

    一瞬间,海因里稀对自己新主子的信心立时高涨了无数倍。

    同时,他也开始对新主子率军偷袭麦金利第二集群的计划有了信心。

    既然新主子从一开始便料中了伯纳尔特的所有反应,那海因里稀便不相信新主子会没有后续跟进的手段。

    这时候,自然就到了海因里稀向上层‘领导’请示的时机了。

    而海因里稀现在的‘领导’,便是新主子的五位妻子之一,那一直让他恭敬站在身后亲自陪同的凯瑟琳女皇陛下。

    “夫人,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没有半句无用的废话,海因里稀直接向始终冷颜沉默的凯瑟琳,也就是彩鳞恭声做出询问。

    他相信以眼前这位夫人的智慧,必然不用自己多做那些许多无用的说明。

    比如那什么‘敌人开始分兵了’之类的!

    在这一点上,海因里稀是极为聪明。

    他清楚的知道,既然新主子把如此重要的一环交给自己这位夫人,那就证明这位夫人必然是极为有能力的。

    至少,要比他这个指挥上的矮子强上百倍。

    所以,海因里稀此时便果断心甘情愿听彩鳞的了。

    “这个叫伯纳尔特的指挥官很有决断,很出色!”

    突然答非所问的清冷说了一句,彩鳞看着控制台上的主屏,颇为赞许地缓缓点头。

    “伯纳尔特是我们‘先进位面’之中,最为出色的名将!”

    听到彩鳞对伯纳尔特做出如此高的评价,海因里稀赶紧接了一句,算是让眼前的这位女主人稍微的了解一下她所赞许之人的底细。

    海因里稀相信,有他句‘最出色名将’的说明,就已经足够了。

    果然……

    听了海因里稀的说明,彩鳞点了点头,明白了。

    “可惜,如此名将却输在了一个棋子上!否则,正面对决之下,夫君未必能赢得这么轻松!”

    看着屏幕上伯纳尔特率军退后的画面,彩鳞轻叹了一口气,有所感慨。

    而她的这一番话落入海因里稀的耳中,顿时让海因里稀全身一震,似有惊醒。

    棋子?

    轻松?

    刚刚彩鳞的一番话中,最为重要的便是这两个关键词。

    这两个词语各自向海因里稀透露了一个重要信息。

    前者,告诉海因里稀联军中有新主子布下的棋子内应。

    后者,则告诉海因里稀这场战争已方会毫无悬念的打赢。

    这也是海因里稀第一次从新主子阵营中高层的口中得到内幕。

    而这个内幕一出现,就直接将他惊翻了。

    意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海因里稀做梦都没有想到!

    他现在十分怀疑,自己之前兵败被俘的遭遇,就与那个不知名的棋子有关!

    正是那个棋子,他才会有今天的结局。

    “可那个棋子会是谁呢?”

    海因里稀皱眉苦思。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他的脑海,海因里稀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在逻辑思维上,唯一存在这种可能的人。

    “莱……莱因哈特就是那个棋子!!!”

    想通这一点,海因里稀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

    想到现在莱因哈特就坐在联军最高统帅的宝座上,海因里稀一头的冷汗。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眼前这位女主人会说这场战争会赢得很轻松了。

    敌人中的最高指挥官是一个投降了已方的叛徒,这仗焉有不败之理。

    相反,如果打赢了,那才出鬼了呢。

    现在海因里稀想一想,自己还真是输得不冤啊!

    而且……

    从未来前途角度出发的话,自己输得非但不冤,反而还赚大了。

    道理浅显得很,他这根本就是占了投诚早的巨大优势啊!

    试想,如果不是他败得早,早早就选择了投降,那他哪能得到新主子如此丰厚的许惹,早成别人的了。

    现在,海因里稀是真心幸庆自己被打败做俘虏做得早啊!

    这投降得早,果然很有前途!

    别看现在联军中的那些将领一个个都在各种鄙视和怒骂自己,但等战争结束,他们全部都成为了俘虏之后,他们对自己就会只剩下羡慕和嫉妒了。

    而且……

    最重要的一点……

    到那时,他们个个都得看自己的眼色生存。

    因为那时在被俘的联军中,他海因里稀就是老大。

    他说的任何话,发布的任何命令,都是‘圣旨’。

    “呵呵……”

    想着想着,海因里稀便咧开嘴轻笑了起来,之前脸上那因为突然得知莱因哈特是棋子时的震惊,也不见了回过头看了正在傻笑的海因里稀一眼,彩鳞的脸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完全是被海因里稀脸上升起的那种yy表情给逗笑的。

    说起来,彩鳞对于海因里稀这个毫无骨气与节艹可言的投降者实无半点好感。

    但她实在不得不感叹海因里稀的好运!

    这人能力虽说不行,更是没有半点骨气与节艹可言,可偏偏运气这一项,却着实好得可以。

    在彩鳞认识的人中,貌似也就只有她的夫君,能稳压他一头。

    而看着海因里稀脸上露出的傻笑,彩鳞很自然的便回想起了叶淳在得知她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时,威胁她过后的表情。

    当时叶淳脸上显露出来的表情,可不也就是这么的傻么,一副深度yy的舒爽模样。

    想到这里,彩鳞便自然而然的笑了。

    虽然有些羞涩,但她却笑得很开心。

    至于那原本让她看不顺眼的海因里稀,再看上去也顺眼多了。

    “你倒不算太笨!”

    扫了海因里稀一眼,彩鳞给了他这样一个评价。

    “啊!”

    彩鳞的声音,让刚刚还在陷入yy中的海因里稀清醒了过来。

    对于彩鳞这个尚算称赞的评价,海因里稀全无准备之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实在没有想到,从一开始便对他态度冷淡的彩鳞会突然给了他这样一个较好的评价。

    尤其是彩鳞脸上刚刚显露出来的那一丝使天空都要为之失色的笑容,更让海因里稀一瞬间完全只傻掉了。

    直到数秒过后,他才勉强清醒过来,向着眼前的彩鳞一阵鞠躬。

    什么尊严,什么骨气,什么节艹……

    此时在海因里稀看来,都远不如巴结眼前这位女主人重要。

    对此,彩鳞仅是微微一笑,便不在理采。

    看了海因里稀的表现,彩鳞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夫君要重用他了。

    一条懂得看主人眼色,同时又听话的狗。

    这显然是夫君控制舰队的首选!

    “夫人,伯纳尔特已经指挥中后军调头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想办法阻止他!”

    眼见彩鳞对他的冷淡态度有所改变,海因里稀立时精神大震。

    而精神大震的结果,自然就是表现得更为卖力了。

    像这种提醒,如果放在之前,海因里稀肯定会谨慎,以免把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但现在,他却放开胆子去尝试了。

    彩鳞态度的转变,给了海因里稀信心。

    同样的,懂得了叶淳重用海因里稀原因的彩鳞,也打算利用这个机会适当给海因里稀一点‘颜色’,拉拢一下他。

    就眼下而言,这比什么许诺和赏赐都管用。

    “很高兴能听到你如此自然的说出‘我们’两个字!”

    缓缓转过身,彩鳞目光清澈地看着有些受宠若惊的海因里稀,脸上虽没有笑容,但却显得很温和,不再似之前那种冷冰冰。

    “坦白说,我之前一直不太喜欢你。至于其中的原因,相信你也懂得!但这一段时间你的表现,改变了我对你的看法。我夫叶淳说对,你虽然不是一个优秀的铁血军人,但却是一个出色的政治领袖。你懂得审时度势,清楚如何带领大家更好的活下来,扶持你,是对‘先进人族’最好的选择。我夫不希望看到‘先进人族’生灵涂炭。你明白吗?”

    “夫人放心,我都明白,从此以后,我一定誓死效忠叶神冕上,绝无二心!”

    一脸激动地拼命点着头,海因里稀激动得连声音都变了。

    彩鳞刚刚的一番话,可是给了他一计大大的定心丸,让他惊喜不已。

    这意味着,他已经被确定了‘先进位面’代理人的身份,真真正正成为叶淳冕上势力中的一员了。

    就如同其它位面的代理人一样!

    据海因里稀所知,现如今‘死亡位面’‘元素位面’‘贪婪位面’都已经有了代理人。

    ‘死亡位面’的代理人是老黑暗四君王,‘元素位面’的代理人是元素四君王,‘贪婪位面’的代理人是虫皇……而他,也将即这些位面代理人之后,成为‘先进位面’的代理人,执掌整个‘先进位面’。

    试问,得此喜讯,海因里稀如何能不高兴和激动。

    没有当场蹦起来,就已经算他忍功了得了。

    所以,海因里稀几乎是拼尽全力在向彩鳞表忠心,只差当场把胸膛剖开,把心拿出来给彩鳞看了。

    “正因为你有扶持价值,我夫才会支援你,给你无限未来。你以为紫须分身的钳制,是谁都能得到的吗?但烦得到的,都是有价值的!”

    看着脸色因为过度激动而变得通红的海因里稀,彩鳞继续加重筹码。

    “而且……”

    说着说着彩鳞话音一转。

    “你身体里的紫须分身也不只是单有钳制作用!只要你有绝对的忠心,那这隐藏在你身体里的紫须分身非但不会对你有任何威胁,反而还对你有大大的好处!比如,它可以大幅度延长你的寿命,只要它不灭,你就不会死!再比如,它可在你陷入危险的时候保护你!紫须的‘吞噬之力’你之前也亲眼见过,亲身体会过了,相信你也会清楚你得到的是一位怎么级别的‘保镖’!”

    “……”

    听闻彩鳞一番话,海因里稀直接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他之前一直以为那个在他体内的紫须分身,就是一个叶淳用来钳制他的摇控炸弹。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被他当成炸弹的紫须分身,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附加能力!

    大幅度延长寿命,只要它不灭,自己就不会死!

    这……

    这尼玛不就是‘先进人族’追求了一辈子都没有得到的永生吗?

    别的不说,单只这一样,就足以让任何人把命卖给叶淳。

    更何况……

    在得到永生的同时,还能再拥有一个如何牛叉的‘保镖’。

    就海因里稀而言,别说是忠诚,骨气和节艹,就是菊花,如果叶淳要的话,他都会毫不犹豫洗干净卖了。

    永生!

    保命!

    位面之主!

    这样的诱惑,真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经受得住。

    至少,怕死和有强大权力**的人不行。

    “夫人,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几乎是咬着牙齿,海因里稀从牙缝里重重地挤出了这么一句。

    此时此刻,他的脑袋里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炉,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他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对叶淳的忠诚……不惜一切!

    “现在……是到了开炮的时候了!”

    淡淡地看了一眼海因里稀,彩鳞绝美的俏脸之上露出一丝微笑。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