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黑暗裁决

第一百八十章 虐武圣!

    (还有月票和打赏没,给熊猫点鼓励吧!)彩鳞很郁闷!

    自从成为‘武圣’以来,她还从未像现在这般狼狈过,被一个真正实力远不如她的家伙狠揍。

    而且,没有半点怜惜。

    那种冷酷,仿佛已经跨跃了物种,就好像一头巨头俯视一只蚂蚁一般,让她感觉到不可思议。

    彩鳞扪心自问,她自己虽素以冷酷闻名于世,但也远不如眼前这个变态的[***]男人做得绝绝。

    从某方面来说,这家伙根本就没有了任何属于人类的情感,做任何事情都好像一个高高在上,俯视着芸芸众生的神灵般冷酷无情。

    就比如刚刚的战斗,正常人绝做不到像他那样的程度。

    这家伙不单只对别人冷酷,对自己,也同样无情的今人感觉到发指。

    竟不惜自毁身体,也要和她来一个两败俱伤。

    可偏偏,彩鳞却又对这种结果很是无力。

    她虽是‘武圣’之尊,拥有通天彻地之能,但‘斗婴’被毁之后,一身实力就已经下降到只有高阶‘武尊’的程度,只与对方在伯仲之间。

    而对方拥有的能力,却恰好正是她的克星,让她杀又杀不死,打也打不烂,委实郁闷到了极点。

    正如对方刚刚所说,如果自己没有‘斗婴’被毁,还是‘武圣’,那定然可以毫无悬念的杀了他。

    但现在,却只能眼看着对方拼着被刺几枪,将自己抓住,一轮拳头砸下来,将自己砸了一个灰头土脸,狼狈不堪,毫无反抗之力。

    或者说,反抗是反抗了,但却毫无半点作用。

    对方免疫禁固类技能,又拥有近乎于不死之身的变态身体,这一被对方抓住,就仿佛瞬间被贴上了一层膏药,揭都揭不下来,只能以已之短攻对方之长,与对方肉搏。

    可无疑,这却并不是彩鳞擅长的。

    自成为‘武圣’以来,她就再没有过任何肉搏战的经历。

    每一次都是‘斗婴’一出便摧枯拉朽一般的击败对方。

    即便是少有几次与对方僵持的战斗,也都是‘斗婴’与力量的直接碰撞,哪轮得到**相搏。

    可此次的情况是却超呼彩鳞意料的诡异。

    一翻拼斗之下,她竟被对手抓着手掌被动了陷入了肉搏之中。

    而先例一开,肉搏一起,她竟一时间完全不知道怎样去应对。

    就仿佛一个习惯用‘百度大神’查任何东西的人,突然之间回归原始一般。

    “该死的!根本挣脱不开!”

    一边奋力挣扎,一边被叶淳的拳头在身上猛揍,彩鳞眼看着身体上的护身斗气光芒被击打的越来越暗,内心终于慌乱起来。

    从‘武圣’的神坛跌落,这本就让彩鳞心情不愉。

    现在,又被这样一只自己原本挥挥手就能灭掉的蝼蚁抓着狂虐,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彩鳞所能预想的范畴。

    换句话说,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的未来无法掌控。

    试问,这如何能叫她不慌乱。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回应彩鳞的,是一连串力量十足的组合拳。

    叶淳一边任由彩鳞持着短枪在自己身上狂捅,一边卯足了力气,一拳又一拳接连不断的砸在了彩鳞身上,看上去像是吃了很大的亏,但实际上却已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这货有不死之身撑着,只要枪上所蕴含的力量不超过‘武圣’,那么被捅几下一时倒是无碍的,最多也就是在事后恢复的时候,多承受一些痛苦罢了。

    可到那时,掌控这具身体的已经换了人,痛苦纵是再增加百倍千倍,却又与现在的‘他’何干。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那前人背上的债,自然也要后人去偿还……很不幸的,做为这具身体正真主人的叶淳同学,就是那个悲催的倒霉后人。

    到了还债的时候,这货就是疼死,现在这位欠债的大爷也不会掉下半根寒毛。

    这估且也算是收取一点为这货擦屁股的劳务费吧。

    可是,与叶淳相比,彩鳞就不同了,她可没有不死之身撑着,一身本领,又大多全在那‘斗婴’之上,这要是护身斗气被击破,那接下来面对的将是一顿拳拳到肉,‘刻骨铭心’的狠揍。

    到那时,那可真是什么里子面子都没有了。

    所以,这越打下去,彩鳞就越是焦急,而越是焦急,她就越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仿佛魔神一般根本无法杀死。

    “给老子碎!!!”

    终于,在叶淳一声暴吼之下,彩鳞身上的护体斗气被他挥起的拳头砸碎了。

    而当这一幕真正降临的时候,彩鳞的美丽眼瞳立时一阵紧缩,大脑完全变成了空白。

    “完了!”

    这是彩鳞唯一还能在脑袋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随后,她就感觉到一个有力的巴掌重重的扇在了自己的脸颊上,打得脸颊火辣辣的疼。

    多少年了,彩鳞已经早就忘记了这种感觉。

    如今再尝到,感觉却是那样的陌生。

    不过,也难怪她会有这种反应……貌似,做为‘武圣’挨耳光,她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个。

    这样的羞辱,几乎让她立刻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

    那一股浓浓的气苦与窝心,简直折磨得她痛不欲生。

    然而,这一切却都并未停止与结束,更大的羞辱……还在后面。

    “啪!!!”

    反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抽打在彩鳞的脸上,再次印出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叶淳脸上邪气萦绕,丝毫不见任何怜悯,左右开工之下,一口气竟‘噼噼啪啪’接连打了彩鳞十几计耳光,直接将她打傻了。

    同时,这货还一边打,一边骂,把这一次付出的这么许多代价,都算到了她的头上。

    “你刚刚不是很牛b吗?你不是想要杀我吗?来啊!来杀我啊!武圣就他妈了不起吗?狗屎!老子打的就是武圣!”

    “砰!!!”

    一拳砸中彩鳞柔软的小腹,再紧接着一计力量十足的膝撞,叶淳将彩鳞整个人都打得弓起了身,不停大口大口的吐血。

    失去了‘斗婴’和护身斗气的保护,即便是‘武圣’,也无法抵挡叶淳那凶猛到可怕的**力量。

    “啪!!!”

    一把抓着彩鳞淡紫色的长发,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叶淳拔出之前插在自己胸膛里的半柄短枪,邪笑逼视着彩鳞那已经被打击得快要失去聚焦的眼眸,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狰狞。

    “哼!便宜那个小子了,就将这个女人留给那小子做为发泄**的工具吧。否则,这一次的修复过程,那个废物还真不一定能挺得过去。”

    (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