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5.第1525章 婚礼(8)

    “你啊你啊!你也不想想,我哪里有那个贼心?而且,就算我有贼心,也没那个贼胆!”察觉到她的小眼神飘了过来,他立即改口:“我贼心贼胆都没有,你放心吧。”他叹了口气,“我现在就想,等我们结婚了,一起布置好房子,等我们的宝宝出生。然后,我们一家三口,一直会在一起。”

    “只有我们三个?”纪流年不高兴的抬起头,伸出小手指,用指尖用力“揪”起了他胳膊下的一小撮软肉,用力一拧。凌一川被她这一下的“会心一击”疼的身体一抽,他立即添加:“当然啦,还有我爸妈。嗯,我那个不省心的妹妹也是。”

    “嗯?”纪流年爪子又伸出来,凌一川立即握住她的手指头笑:“当然,还有你的爸爸妈妈也是。”

    “这还差不多。”她这才满意的勾起嘴唇。凌一川搂着她,只感觉自己搂着一个大宝贝一样,即使身处黑暗之中,好像也不再有丝毫的动摇和迷惑了:“原来有那么多的雄心壮志,有那么多的宏图伟业,可现在,我只想着,只要我们一家人一直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回想过去,也知道自己是太傲气了些,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踩在他的脚底似的。可此时再一计较,却发现,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是他的敌人,一个个恨不得扑上来咬他一口。而他最珍视的人,也被他小聪明耍的团团转。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绝对不会如此自负,他一定会给他的亲人,他的爱人带来平安与安康。他绝对不会用杀鸡取卵的方式,虽然短时间得到了她的爱,可其实,却像是在他们之间,制造一层鸿沟——也许,只有时间,才能治愈他们之间的裂痕了。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他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纪流年倒是甜蜜的“嗯”了一声,在他的怀里,蹭了蹭脑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

    而凌一川,却一直盯着她的脑袋看,看着她逐渐平稳和呼吸,看着她甜美的睡颜,自己却像是痴了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还一直这样看着她。等到外面有人敲门的时候,纪流年从他怀里悠悠转醒,一睁开眼,看到的,还是凌一川望向她的模样。

    太阳刚刚升起,朦朦胧胧的微光,渐渐扫去阴霾,一点一点洒在他的脸上。他双目通红,里面全都是红血丝。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好像生怕少看一眼,以后就看不到了似的。

    那种又害怕,又珍视,又小心翼翼的表情,如此脆弱,她还是第一次在凌一川的眼里看到!

    多年以后,纪流年还是在每个午夜梦回的夜晚,回忆起凌一川此时的一幕。那略带期待和忧郁的眼神,好像想要说尽万语千言,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表达的感觉一样,用一个古语来形容,那就是——“欲说还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