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第270章 暴(4)

    她努力挣扎着从床单上转头,只感觉身后,有人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而后,身后一凉,似乎是他扯落了她的裤子!

    “凌一川!”纪流年声音一颤,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可没想到,凌一川居然伸手,死死按住她的脖颈,倾身而上,凑到她的耳边,故意一字一句的说:“你不是想要尊重吗?你不是想要温柔吗?我是傻了才会真的相信你的鬼话!你,就配被我这么对待!”

    说完这句话,他再也不犹豫,根本没有任何怜惜的上前!

    ……

    整个过程,纪流年都是一种完全麻木的态度,尽量想把自己的感觉抽空。

    可是不行,凌一川像是故意的,一开始死命的冲击,疼的她根本难以自持。凌一川像是要宣泄自己被她欺骗的情绪一样,根本完全不顾她的情绪,简直像是用凶器来刺杀她一样!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在这无尽的痛苦之中死过去。谁知道,凌一川居然在后期,放缓了步调,并且用尽手段,努力的挑起纪流年的情绪。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手段,被他一挑拨,也许是适应了,也许……反正,不是那么痛了,反而,像是小猫挠了一下,有点儿痒。

    “怎么,你之前不是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吗?现在还不是一样……怎么,你有感觉了吧!”凌一川哼笑一声,纪流年整个呆住了:“你,你胡说些什么?”

    “不是吗?”凌一川笑着趴到她的身上,故意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交给她,压住她,声音阴冷的笑:“是吗?那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你是个多么fang-langd的女人!”

    “凌一……”“川”字还没说出口,她就被凌一川一次次的大浪袭来,她就像是浪头里的小船,再也难以掌控自己的神思!

    ……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

    而卧室里,纪流年抬起头来,眼神空洞的看着有些泛黄的屋顶。

    后面的事情,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恍惚之间,只觉得被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好像是一个世纪这么长,纪流年才回过神来。

    她刚刚,都做了什么?

    微微动了一下,浑身上下几乎无处不痛。一开始的时候,她还能跟他吵几句,可到了后来,她被他磨得死去活来,像是要弥补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欠款”,把她来来回回的反复,以至于到了后来,她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

    尤其是之后……凌一川像是故意为了羞辱她,根本没有用劲儿,反而用尽手段,不断的挑拨她,等她有了些感觉之后,却又用最让人无法忍受的语气羞辱她!

    她倒是宁愿凌一川像是一开始一样那么对她,就算是痛的难以忍受,也比现在这样,被他挑拨以后的,反而让她……反而让她……

    尤其是他那极其嚣张的笑容,还有那一句“多么fang-langd的女人”,“多么fang-langd的女人”!

    这简直,比直接杀了她,还要让她不能接受!

    屈辱,最大的屈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