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四十九章 极限对决(3)逃出生天

    处在皮卡车厢里的秦汉和大磊二人,正在疲于应付不断从四面再次合拢上来的追兵,眼看就要冲出对面合围跑出这些佣兵的攻击范围,一阵更加猛烈打击突然从头顶上压了下来,飞溅的子弹在皮卡的周围炸裂开来,这一下就让原本对身后追兵有速度上和一些火力上优势的秦汉顿时陷入到了被动之中,追击过来的越野车同样架着车载重机枪,并且人家是二对一,占有绝对的优势。

    好在颠簸的地面加上毫无规矩可言的曲线行驶,让双方射出的子弹都仅仅是追着车身在跑,两方就好像是斗架的鬣狗在尽情的朝着对方吼叫、攻击,却都没有扑咬到对方的身体,他们在互相躲避中寻机杀伤对方。

    越来越被动的秦汉很快就将第二个弹鼓里的子弹打光,没有时间再次更换上新弹鼓的秦汉,伸手从自己的身后将那个自动榴弹发射器拿到了近前。

    又一辆车从侧面的山梁上冲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火力让车上的二人只得斜倚在车厢一角来保全自己,已经有几颗子弹打在了皮卡的车身之上,如此猛烈而集中的攻击,用不了多久这辆车和这车上的人,都将会被打成筛子。

    已经被逼到无处藏身的秦汉几乎是倒在皮卡的车厢里,对着侧后方半山坡上俯冲下来的这辆越野车,在咬牙切齿发狠咒骂的同时就是一枪榴弹,急剧的颠簸以及对方那无法预知的行车轨迹,让秦汉的这一榴弹没能击中目标,而是打在了越野车前方不远的山坡之上,尽管没能一击中敌,但猛烈的爆炸所溅起的石土依旧严重地干扰到了驾车人之前疾进的勇气与判断,明显放缓的速度给了秦汉第二次的攻击机会,这一次秦汉没有浪费。

    伴随着第二声的巨响,半山坡上的这辆越野车被击中爆炸掀翻在地,整个车连同车上的枪手、佣兵,在落地之后借着之前的惯性翻滚着冲到了山脚之下,接着又是一声爆响,整辆车开始着起火来。

    “喔吼!”

    见识到手里这把家伙威力的秦汉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同时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坐直身体的秦汉将手里的mk19又瞄向了身后急追不舍的另一辆越野。

    也许是看到了那辆车被击中,之前一直紧咬着前面皮卡疾进的这两辆越野,在看到那辆被炸飞的越野车的惨状的时候,两辆车不约而同的放慢了速度,这一下就将两者之间的距离给拉开了,受射程局限的mk19够不到后面的追兵,而后面追兵车上的车载机枪,则可以轻而易举的攻击秦汉他们,刚刚得意一下的秦汉立马又变的郁闷了起来。

    梁青依旧在驾车曲线疾驶,并且行驶的速度越来越快,看样子梁青是想靠速度来甩开对方,梁青的提速让后面紧追不舍的两辆车也不得不的将速度再次提高。

    眼看转过前面的一道山弯就可以暂时规避开对方的攻击,秦汉又拖过来一满仓的机枪子弹,这一次他根本就没有打算将弹仓挂到机枪上,秦汉直接就将弹链从弹仓里拽了出来,他准备直接挂弹链攻击。

    刚刚转过前面的那个小弯,暂时摆脱开对方的攻击视野,迅疾起身的秦汉就站起身来想要给车上的重机枪挂上弹链,没想到一直疾驶的皮卡突然一个急刹车靠到一边停下来,这一急停的惯性让刚刚直起身子来的秦汉重重地撞到皮卡的前挡板上,差点没从车上跌落下来,但梁青的这一急停让秦汉迅疾秒懂了梁青的用意。

    这就是常年在一起的默契。

    秦汉抛下手中尚未挂好的弹链,俯身再一次地将mk19托在了手里,静止下来的皮卡既不颠簸又让秦汉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在看到第一辆车驶进自己的视野里之后,秦汉并没有马上击发,而是稍微的延迟了一两秒,这一两秒的延迟让紧随其后的第二辆越野车也出现在了秦汉的视野里,秦汉是不想给对方留有躲避的机会。

    “轰!”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第一辆越野车被直接炸翻,车辆倒扣马上就燃起大火,没被炸死的佣兵身上也都着起了大火,吱哇乱叫在地上翻滚灭火。

    第二声爆炸紧随而至,同样将那辆紧随其后的越野车给炸飞,但好在有前车之鉴,这辆车上的人有些还比较机灵,见事不好直接就从疾驶的车上跳了下来,从车上跳下来的人里面就有托尼和埃里克,这两人一直是沿着比尔的追击轨迹赶下来的,但还没等他们二人冲到最前沿,他们就遭受到了对面仿佛从天上掉下来的那辆皮卡的猛烈攻击,尽管对方的打击显的很盲目,但这样的胡打乱射却让他们不得不迅速采取规避动作,当托尼和埃里克从躲避的位置再次直起身子查看的时候,两人一同见证到了比尔和法德尔那令人匪夷所思的绝妙死法。

    看到又一溜弹线从远处朝这边飞来,已经见识到前面那辆车的惨状的托尼一拉身边的埃里克,大叫一声‘快跳!’,反应还算迅速的二人直接从疾驶的车上纵身跳了下来,但躲过对方的直接轰击的这两人也没能好的到哪去,托尼被一块弹片划伤了面部,这还算是幸运的,要是这块弹片稍微再往里面挪动一点,托尼还能不能活命都是一个未知数,即便这样,托尼也是血流面面,面目令人恐怖。

    相比托尼,埃里克伤的要厉害得多,原本就已受伤的肩膀在这次爆炸中被炸得血肉模糊,爆炸的冲击波更是将他整个人都震飞到空中,之后又重重地摔倒地上,落地之后埃里克直接就失去了知觉。

    办事认真、执法公正的埃里克,在这次中东之行之前,可能预想到了无数的困难和挫折,但这样的结局恐怕是他做梦也不会梦到的,这都是命呀。

    看到秦汉攻击的手,梁青再次加油提速,趁着后面混乱之际,驾车高速驶离了交战区域,沿着河谷向上游边境地带奔去。

    稍后赶到这里的阿布,看到近前比尔和法德尔这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以及不远处那两辆被摧毁的越野车,也看到了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受伤人员,联想到这一路追击过来的被动与遭受到的打击,之前一直心高气傲、纵横这一带罕逢对手的阿布,此时也不得不低下了他那狂横的头颅。

    阿布不承认自己低估了对手,除了在营区里因对方的偷袭,自己被打个措手不及之外,在其他时间里自己的应对还算正常,各方布置也算严密,但就是每每到关键时刻就让这些来历不明的人从自己的指缝间溜走,似乎对方总能找得到这样的逃生缝隙。

    而最为让阿布恼恨的是,从营地开始,已经相继有谢尔盖、比尔、法德尔等一干一直追随自己的生死兄弟相继殒命,要知道这些个人可都是个中好手,但却都没有一个能在这些攻击者面前讨得半点便宜,不仅没讨得便宜,他们还都把自己的性命搭上了,看着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比尔和支离破碎的法德尔,以凶残闻名的阿布从心底泛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

    尽管在绑架费萨尔的那天夜里,阿布也有人员的损失,但那是在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的情况下所遭受到的打击,阿布自认为还有情可原,但现在的情况却大不一样,这一夜到现在的损失不仅远大于在上一次行动中的损失,而且这一次形势倒转,这一次是在自己的老窝,并且自己还占有人员上的绝对优势,尽管这样却还依旧被对方打得体无完肤,阿布想不清楚问题到底出现在哪。

    但有一点阿布可以确定,那就是自己之前所截获的那几个人里面,肯定有十分敏感和炙手可热的人物,否则不可能会受到伊国和米国多部门的共同关注。

    尤其让阿布感到震惊的是,是什么集团可以在如此短暂、急迫的时间内派遣出这样一支具有令人恐惧战力的营救小队,同时也可想象到,这支营救队的背后支撑国对此事是何等的重视,现在阿布已基本上可以断定这支神秘的营救队就是那个东方大国派遣出来的,让阿布感到不解的是,一向安于一隅的这个古老东方大国究竟是为了什么参与到了这次多国暗斗的冲突中来,难道就仅仅是为了人质里面的那名中国人吗?这不正常,这里面肯定还有自己没有参透玄机。

    阿布就这样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之前比尔用于隐身的那处乱世高岗之上,遥望着远方的群山在苦思冥想,偶尔看着近处自己的手下在收拾残局,那架米国的直升机转了一圈之后也落在了不远的地方,机上搭乘的那几个米国兵,正在往直升机上搬运刚刚受伤的那名米国联邦调查局的警员。

    看着远处那些人同样的惨状,阿布心里突然升起一股绝望间的窃喜,几个米国的联邦警探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办案,案没破了,却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