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四十八章 疲于奔命(3)笼中困兽

    从对方那踉跄的脚步里,比尔判定被追击的这个人受伤了,这让比尔看到了可乘之机。

    “弟兄们,快从两边超过去,卡住他的进山通道,这个人受伤了,别给我打死他,我要捉活的,我要亲手活剥了他的皮!”

    叫嚷的同时,比尔从已驶上河岸的越野车上跳了下来,而后他挥手让这几辆车快速从两侧超过去堵住这个人的退路,随后,比尔跑上那些矮墙附近的一处乱石岗,坐在一块石头上面以上视下享受着这疲于奔命的猎物是如何被擒获的。

    看到从对面山林里又跑出来一个人,迎向这名受伤的突击队员,比尔不用猜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之前那个躲在密林深处的狙击手,比尔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嘲笑,他在嘲笑这名冲过来准备搭救受困队友的狙击手不识时务,既然对方愿意往口袋里钻,比尔也不介意自己的餐桌上再多加一道菜,现在的比尔已不用非得要狙杀这两名已成囊中之物的突击队员了,他要在杀掉这两个人之前,好好地消遣这两个人一番。

    尽管拼尽全力的奔跑,亦非也仅跑出大概三分之一的距离,腹部的伤痛大大限制了他的移动速度,而且亦非还要不时地停下来阻击后面的追兵,越来越多的佣兵从四面八方呈扇形围拢了上来,不时有子弹贴着他的身边飞过或在脚底下炸响,好在亦非那精准的射杀,也让后面的追兵很是顾忌,他们也是不敢上的太快。

    好汉难敌四手、饿虎害怕群狼,亦非一个人终究难以应付来自各方的攻击,况且这一片区域从河道到山脚都是平缓的上坡,地面上除了一些及膝高的低矮荒草之外,很难再有其他的大型植物和岩石可用作躲避对方攻击的障碍物,在又打倒了远处的一名追兵刚刚转身没跑出两步,一个子弹正好击中亦非的大腿,奔跑中的亦非一个踉跄一下就扑倒在地。

    这一枪对于急于想脱离此地的亦非来讲是致命的,亦非就地一滚返身对着后面各个方向的追兵就是一轮急速的点射,快速精准的射击再一次阻止住了远处追兵的突进,趁着这短暂的空隙,亦非爬起身子想继续前行。

    但这一次的伤势之重出乎亦非的预料,勉强站起来没跑出两步,亦非再次跌倒,坐在远处岩石之上的比尔和后赶上来的法德尔看出了这里的蹊跷,法德尔对着身前不远处的那些追兵狂呼道:

    “快冲上去,那个人跑不了了,抓住活的有重赏,快冲上去!”

    那些兵痞也不傻,他们也都知道对面的这个人受伤了,众人‘嗷’的一声从各自藏身的地方再次跳出,争相恐后地向着前面倒在地上的亦非冲了过去。

    知道亦非受伤的不光是亦非身后的那些佣兵,亦非身前的大磊更是看的清清楚楚,看着再次站立起来的亦非垫了两步之后又栽倒在地,大磊情知亦非这次伤的不轻。

    追兵从四面八方向亦非那里快速扑了过去,看到这些佣兵并没有直接击毙行动不便的亦非,大磊就知道这帮孙子没憋着好屁,看着已经有几名腿脚快的佣兵已经距亦非很近了,气恼至极的大磊在狂跑之中突然一个急停,单腿跪地,将肘部抵住膝盖,端起这支巴雷特对着跑的最快的这名佣兵就是一枪。

    ‘砰!’

    令人胆颤的枪声再次在旷野里响起,跑动中的狙杀很不稳定,但在这种距离之内大磊还是有十足的把握的,伴随着枪声,那名佣兵的的整个头颅被打飞,死尸栽倒在地,大磊没有停歇,跳起来继续向前急奔,在行进当中拉动枪栓再次推弹上膛,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精准,同样的具有震慑力,又一名追兵的肢体被打残。

    这些佣兵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但还真的很少见到有人用狙击枪当做突击步枪来使的,相比于大磊手里的这支巴雷特,这些佣兵手里的ak之类的突击步枪,虽然射程足够,但在跑动中的射击远却没有大磊的枪法精准,几番的突进、跪射,已经有四五名佣兵成了大磊的枪下之鬼,而这,仅仅是大磊十几秒钟的战果。

    “大磊,快退回去,别管我,不然咱们谁都走不了,快退回去!”

    再次跌倒之后亦非就知道今天自己走不了了,远远的他看到大磊向着自己这里冲过来,亦非对着远处的大磊高声喊道,而后,亦非急爬几下,一翻身,滚进了一道土石岗后面的一个浅坑里,而后,亦非借着这处洼地和土石岗,举起手里的m16突击步枪开始阻击不断冒上来的追兵,他想为大磊争取点回撤的时间,也想为自己多拉几个垫背的,反正亦非今天是豁出去了。

    本来形势占优、以为手到擒来的比尔眼看着局势被这名冲下山来的狙击手搞得一塌糊涂,恨极了的比尔从坐着的石岗处跳到下面,向前疾跑几步来到了一堆大小不一、突出于地表之上的岩石附近,将枪架到一块半高的岩石上,比尔想要亲手射杀这名搅局者,只是比尔的动作稍慢了一点,在他刚刚架好狙击步枪还没等他摆好姿势瞄准,对面这名身形急快的狙击手已经跳入到了那个洼地后面,这两个人汇集到了一起。

    “我说你傻呀,撂下我一个不行还要搭上你一个。”

    亦非一边说着,一边举枪撂倒了一个从另一侧跑上来的一名佣兵,这两个人的位置一固定,远处的比尔就知道他们再也跑不了了。

    “来几个人火力压制他们,其他人给我靠上去。”

    比尔从岩石后面直起身来,随后他找了一个更为舒适的位置重又坐了下来,此时的比尔已是气定神怡,他平端着自己的说道狙击枪,只要看到躲在远处洼地里面的人稍一露头,他就不紧不慢的给上一枪,一边的法德尔也不再向前了,他站立在比尔的身边,拿着手里的突击步枪当拐棍,杵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看热闹一边吆喝着指挥众人围拢过去。

    之前涉水过河的两辆越野车开足马力开始向亦非和大磊的后面包抄过去,所有的佣兵成一个大半圆形在慢慢地向着中心那处对方藏身的洼地缓慢收缩。

    看到亦非的大腿在不断地向外淌血,大磊蒋身上的急救包打开快速地为亦非处理了一下腿部的伤口,敷上止血药棉、纱布之后又用夹板将亦非的伤口压好固定住。

    “亦非,你把我的防弹衣穿上,一会儿我背上你走,你在我的背上阻击这些追兵,咱两个一鼓作气跑进后边的山里就没问题了。”

    大磊还不死心,情急之间想出了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一边和亦非说话的同时大磊一边从身上往下脱自己身上的防弹衣。

    “你开什么玩笑,你自己现在能不能跑的出去还不一定,你还要背着我?大磊,你听我的,趁现在还有机会,你赶紧出去,现在能跑一个是一个,别让人家把咱哥两一勺烩了。”

    亦非说着,将自己身上的那支微冲摘下来递给了大磊,又将身后的背包摘下,从里面取出一个弹夹装好,之后把背包递给大磊。

    “大磊,这包里还有几个弹夹,现在你听我的,趁这些人现在还没把我们围死,你赶紧突出去,我在这里牵制,你出去之后找到我们的人赶回来,也许还能把我带回去。”

    亦非说着,稍微一欠身,对着远处上来的佣兵就是两枪,但紧接着,一颗子弹就击中了他隐身之处的石堆上,凭声音和子弹的冲击力判断,这是对方的狙击手在压制。

    同样,大磊也是刚刚抬起身子,刚刚扣动扳机,就引来了对面一片攻击的子弹。

    重又倒在浅坑里的哥俩彼此对望了一眼,相互苦笑了一下,亦非的腹部和伤腿经过这一轮的波动,又开始向外渗血,此时的亦非脸色惨白,胸口一起一伏在沉重地喘着粗气。

    “你说你,让你走你不走,现在再想走都走不了了。”亦非断断续续地说道。

    大磊干笑了两声:

    “呵、呵,我是想走,但手里的这支枪偏拽着我向这边来,我也没办法,大概这支枪想找它的东家。”

    “你这心态真不错,说什么了你,都到这份儿上了还有这闲心瞎白话,你心真宽。”

    “不宽又能怎样,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就这样了。”

    彻底不指望什么了的大磊将亦非递给自己的微冲拿在手里,同时将那支全新的巴雷特放在了自己的身边,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十分不舍的看了一眼,大磊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亦非瞥了一眼大磊,在抄起自己的m16的时候,扭头对着大磊问道:

    “大磊,你刚才心里没骂我吧,可我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骂我那?”

    “我骂你干什么?有骂你这功夫我还不如……”

    大磊的话刚说到一半,一阵震耳的轰鸣骤然从远处的坡顶席卷而来。

    正在不紧不慢的一边放枪,一边与身边的法德尔说笑的比尔,猝然发现远处的林际边缘腾起一股烟尘,随着这股烟尘,比尔那大瞪的双眼看到了令他匪夷所思的一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