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四十六章 追行(1)无奈之举

    看到密林深处已找不见翟明义三人的踪影,亦非迅速拿起一个阔刀轻放在了一处岩石底部,而后在它的上面胡乱堆砌了一些碎石泥土,同时将另几枚阔刀塞进自己的背包里,正要脱身后撤,一阵破风的啸叫之声由远及近急速的传来。

    知道不妙的亦非迅速将自己隐藏在一座巨石的后面,还没等他稳住身形,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就在不远处响起,好在下边发射火箭弹的人也不知道上面的人的具体位置,盲目的攻击只是为了将上面躲藏的人惊扰起来。

    知道此地不可久留的亦非趁着爆炸间隙,对着下面就是一轮急速点射,他也没什么目的性,也仅仅是为了短暂地拒止住下面追兵的前进脚步,匆忙中,亦非眼角余光赫然看到,下边一名佣兵正举着一支美制单兵火箭筒瞄向了自己这里,急切之间想要找地方躲避的亦非还没等挪动脚步,猛然听到身后一声震撼山谷的脆响,紧接着亦非就看到下面举着火箭筒的那名佣兵的上半身,几乎被这雷霆一击给整个打飞了,死尸猝然栽倒在地,与此同时,亦非的耳麦里想起了大磊镇定的声音。

    “亦非,赶紧撤离,我来接应你。”

    大磊从接应的车上跳下来之后就奔着枪声最为密集的地方赶来,其实这时候,之前边打边撤的亦非几人就已经偏离了既定撤离路线,绕道赶向这里的大磊先是遇到了大翟三人,大磊在询问了亦非最后的位置,又为大翟他们指点了一下后撤的正确方位,这才急急地向亦非这里靠拢过来。

    看到略显狼狈的亦非越来越偏离预定的撤离路线,大磊猛然意识到,亦非这是故作姿态做给后面的追兵看的,为的就是将这些追兵吸引到自己的这个方向来,眼看着一名追击亦非的佣兵又要对着亦非的背影发射火箭弹,大磊在快速跑动中一个单腿下跪,将手上这支巴雷特架在自己的臂弯之上,对着那名佣兵就是一枪。

    狙击步枪的杀伤力是具有震慑性的,手持突击步枪的攻守双方一般都保持在一定的距离之内,彼此互相遏制,拼的是一种消耗,这个时候,人数占优的一方自然占有优势,持续不断的压制打击会让人数上处于劣势的一方顾此失彼,进而将对方逐一歼灭,但狙击手的攻击就不同了。

    超远的攻击距离、超高的射击精度以及难以寻觅的射击位置让追击者不敢贸然跟进,突的过快注定会成为狙击手的活靶子,因为普通士兵手中武器的攻击距离够不到对方,但对方的狙击步枪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你射杀,大磊这一枪就吓退了许多人跟进的脚步。

    可大磊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的意思,他又往前紧赶几步,在一隐蔽位置架好狙击枪,对着下面一些不信邪的佣兵就是一系列的精准射杀,顿时,那些佣兵就变成了肢体残缺不全的尸体。

    亦非听到了大磊传递过来的指引,他不敢怠慢,身体转动沿着山坡开始横向移动,两个人就这样边打边撤向着另一个方向运动,恰在这时,亦非的耳机里传来了梁青严令他们归队的指令。

    在得到梁青的最新通报后,亦非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既定方针,他要尽量将一些追兵带往其他区域,减低营救小队的压力,亦非最后向梁青通报了巴根的伤势以及他们撤离的线路之后,开始全力地投入到这场猫鼠追逐的游戏当中去,只不过这一次亦非的角色倒更像一只疲于奔命、四处躲避老鼠。

    看到亦非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要求按原定的撤离路线行动,而是变相地转到了那条河谷附近,梁青知道亦非肯定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想要骗离那些追兵,避免这些追兵过快的跟近进而发现这里的隐蔽撤离路线,但亦非的这种想法只是一厢情愿,这些常年征战的雇佣兵绝非善类,相骗过他们这些人谈何容易,一旦对方识破亦非的这种伎俩,势比会落得个偷鸡不成失把米的后果,让本就不占有人员优势的‘雪狼’小队不得已分兵两路,从而造成护卫人质转移的‘雪狼’小队的防卫能力大幅削弱,这也是梁青气恼亦非的根本原因。

    刚刚将所需装备装上那辆备用皮卡上面的秦汉,一进到这个不大的洞穴里正看到梁青气恼至极的掷下头戴的耳麦,从未见梁青如此失态、暴怒的秦汉一时竟愣在了那里没敢言声,恰在这时,同样留守这里的曲仁河和沈大鹏在将撤离小队的行踪做好掩藏、布置完陷阱之后也赶到了这里,之前这里发生的变故他们并不清楚,只以为等在这里是为了接应到最后一批队员之后一同撤离。

    曲仁河、沈大鹏也看到了梁青的脸色铁青、神情不对,看到一边秦汉站立在一旁,大鹏以目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意外,秦汉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大鹏,顺着秦汉的眼光,大鹏和曲仁河都看到了那两个渐行渐远的小红点,两个人一下明白了梁青气恼的原因了。

    梁青就这样站立在摆放在眼前的那份军用攻击地图前,久久的没有挪动,她在心里评估着目前这种境况的种种变化所能带来的危害程度,分行两路虽然在之后可以汇合到一起,但中间这一段时间将会是十分艰险困难的,她不得不考虑周全。

    看着那几个小红点已经接近到这一区域了,大鹏和曲仁河返身走出洞外,他们前去接应大翟、巴根他们几人,秦汉跟在二人的身后也要出去帮忙,被梁青给叫住了,这时的梁青说话异常平静。

    “秦汉,你赶紧找点应急的东西做一副拐杖或者担架之类的东西,听亦非说巴根伤的不轻,一会儿在山林里穿行有些辅助设备更便于他们快速转移,这样做也能减少时间,在他们赶到这里之后就可以不作停留迅速撤离,另外,看到大翟之后让他找我。”

    “明白。”

    梁青的平静也让秦汉的心情安稳了不少,他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秦汉刚刚将一副简易担架做好,大鹏和翟明义架着巴根就赶到了这里,头部负伤的万凯紧随其后,与大鹏一同出去的曲仁河则坠后监视后方动向。

    听到外面动静,梁青也来到了洞外,她现在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计划,看到巴根被两个人架着回来,梁青快步迎了上去。

    “巴根,怎么样?”

    一边询问,梁青一边查看巴根的伤情,仅看巴根受伤部位依旧向外渗着鲜血,梁青就知道巴根绝对不能再这样移动了。

    巴根面色苍白,无力地摆了一下手。

    “万凯,你怎么样?碍事吗?”梁青又盯着头裹绷带的万凯问道。

    “我没事,就是被石头给开瓢了,没啥影响。”万凯喘着粗气答道。

    “秦汉,看看还有几个急救包,尽量都给他们戴上,大鹏、万凯,你们几个这一路上恐怕要辛苦点,要抬着巴根转移,身体平放可以减缓血液流动速度,避免失血过多,没问题的话你们马上抬着巴根离开这是非之地,到了稍微安全的地带再给巴根重新包扎一下,没有问题的话你们现在就走。”

    “明白!”

    两人答应一声,将巴根放到那个简易担架之上,秦汉又拿过两个急救包交给了大鹏,之后大鹏二人抬着巴根钻进到了密林深处。

    刚刚安排好这几个人的撤离,梁青的耳麦里又响起了曲仁河的警告之声。

    “队长,有一些武装人员在向这里移动,我们要赶快撤离。”

    “知道,你赶紧回来。”

    梁青回应着曲仁河的警示,之后扭头看着翟明义。

    “大翟,你没问题吧,没问题的话赶紧补充弹药,我们要把亦非和大磊带回来。”

    “没问题,你不说我也要回去找他们,这样正好。”翟明义说着转身去做准备。

    梁青再一次紧盯了一眼面前的地图,她仿佛要把这上的描画都刻印到自己的脑海里,之后她迅速收卷好这些图纸、合上电脑装好,正好曲仁河也赶到了这里,梁青指点着这些东西说道:

    “仁河,你做善后,将这些有用的东西带走,没用的一并布好爆炸装置,在这些追兵赶到这里之后一并炸毁,同时在你们撤离的线路上多布置些诡雷、炸点,尽一切可能延缓敌方的追击,可能的汇合位置我已经在地图上做了标注,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

    “知道,我绝不会轻饶了这帮土匪,你放心吧。”

    曲仁河答应一声随即开始收拾东西,之后退到了密林深处,他在给他们的撤离痕迹做最后的清理及陷阱。

    “秦汉、大翟,我们走。”

    梁青说着,抄起放在一边的另一支巴雷特,冲出岩洞跳上了皮卡的驾驶位,秦汉则抢先一步跳上了皮卡后车厢,抄起了架在车上的那支车载重机枪,这辆经过改装的重型皮卡一声狂吼,暴怒地冲进了密林深处,奔着远处时隐时现的枪响之处疾驶而去。

    梁青几人刚刚撤离这里,阿布带着人就赶到了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