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三十九章 不可预知(1)麻烦

    丹尼不愧是行内高手,在度过了开始那一阶段的恐慌与无措之后,他渐渐的明白了阿布此举的目的,在来营地的这一路上,通过简短的交谈及旁敲侧击,就更加增强了丹尼对目前事态的认知,猜出对方底牌的丹尼在悄悄地盘算着脱身之计,他心中暗自打定主意,只要是能带着自己的这些人尽快的离开这里,其他的一切都好商量。

    丹尼与埃里克在低声商议着如何与阿布这些人作进一步的接触,与此同时,阿布在房间里也正在和谢尔盖在紧张地商议着。

    “阿布,我们这次把这些人都带到这里来,这可是惹上了麻烦,这事过后,米国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想好了如何退身了吗?”

    这是在接到阿布指令之后,谢尔盖最为担心的一点,他知道他们这些人能够在此立足,少不了米国的暗中支持,如果这一次这件事不能圆满的解决,今后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这我清楚,但我不能不给我们那些死去的弟兄一个满意的结果,最起码,我们要让那些死去的人的家人和孩子不再为今后的生活发愁,这就是我的条件,一会儿你安排好这里的警戒之后,你先去和他们接触一下,他们要是痛痛快快的答应了我们的条件,明天就可以送他们出山,如果不答应,那也好办,我已经联系中间人了,这些人好像都是伊国那边要极力找寻的人,如果这些米国人不答应我们的条件,我就把他们统统转手交给伊国,那边的人肯定愿意出高价的。”

    阿布头也没抬缓慢回应道,其实说这话他的心里也没底。

    “还有一点阿布,我想我们的问题并不像之前我们所设计的那般简单,这些人里面不仅有托尼他们让我们堵截的从米国叛逃过来的那个武器专家夫妻二人,这里面还多了一个波斯人,我听出肖恩这些人有可能知道这个人的底细,他们想把这个波斯人给带回去审问。”

    “另外,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更大的未知麻烦,被我们带回来的这几个人里面还有一个中国人,这个人是什么底细我们根本不清楚,也许托尼他们知道并没有告诉我,我说的麻烦还不仅是我们不清楚这个中国人是什么来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在行动过程中,遇到了另外两个中国人的精确阻击,虽然这两个中国人是后赶上来的,但我们在与这两个人短暂的交火接触过程中,见识到了这两个人那令人窒息的攻击能力,他们虽然暂时没能跟上我们,但不知道这两个人过两天会不会找到这来。”

    谢尔盖说的这个最新情况让阿布始料未及,他也不清楚这里面为什么还掺杂进来了中国人,这从另一个方面更加说明,托尼这些人从行动的一开始就没对自己交实底。

    “其他的还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沉思了好一会儿,阿布抬头继续追问道。

    “再有就是带回来的这两辆车里有一辆的车上带着许多的大文件箱,里面装的是什么我没有看到,但文件箱的外面那些文字我可认识,都是些俄文,并且在文件箱的外面许多明显的位置还标有绝密的字样,应该是从某个研究所里流出来的机密文件,有一两个箱子有破损,一些散落出来的东西大致可以分辨出是一些设计图纸,好像这些也是肖恩他们特别想要得到的,因为我发现弗兰克一直在紧盯着这些文件,生怕这些文件有个洒落遗失,车开到这里之后他就一直紧盯着这辆车,一般人他都不让靠近。”

    这又是一个异常情况,阿布一时半会儿也是实在搞不清这里面的头绪。

    “我想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但你也要布置一下周边的警戒,这样谢尔盖,还是按咱们刚才说的那样,一会儿你先去与他们的主事的、也就是那个大胖子丹尼及其他几个人去沟通一下,如果他们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就痛快放人,如若不然,我就将他们全部都送到伊国那里,在这里我混不下去了我大不了再找其他的地方立足,我豁的出去,我就不相信他们米国人也能豁的出去,我先到那几个关押人质的地方去看看,去摸摸这些人的底细,看看他们到底都是何方神圣。”

    项文涛在两列车队相撞的那一刻直接就被撞晕了过去,等他缓醒过来之后,驾车的人已经换成了另外的一副面孔,看着车子越来越往山的深处开去,项文涛不知道这些人要将自己带到何处。

    项文涛也想象不出,特派员、张冰以及亦非等人,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被劫持走了,看着车上还有另一个人在翻看一个箱子里的文件,项文涛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今天拦路抢劫的不仅是要抓他们这些人,还有车上的这些资料,这就说明,特派员他们策划的这次乌国的行动已经被别国的情报部门知晓了,这些箱子里的文件也是这些劫匪的一个主要目标。

    同项文涛关在一起的还有萨兰,从那天雨夜登船到现在,这一路的行程让项文涛和萨兰彼此之间也相互熟悉了起来,经过这里军医官的治疗,萨兰的气色已经明显的好转了起来,关在一起的这两个人开始小声地交谈了起来。

    只是这两个人汇拢起来的信息也极为有限,凌晨发动攻击的这伙人行动异常迅速,项文涛自不必说,袭击开始的时候就昏了过去,萨兰也仅仅坚持了几十秒钟,就被这些人给击伤控制了起来,这短短的几十秒钟的时间,他根本不清楚其他那几辆车的伤亡状况,但从被劫持过来的这两辆车来判断,那些车上的人恐怕是凶多吉少。

    还好这里面的人对他们两个人并没有看管的太严,两个人可以在屋子里自由的活动,这可以让他们两人时不时的注视着外面院子里的状况,从周边的环境里萨兰可以看出,这里已经远离了他们遭袭的那座城市,但具体这里是什么地方,萨兰还真是不清楚。

    傍晚时分,这里的人给他们两个人送过来点吃的东西,尽管难以下咽,但二人还是勉强地吃了几口,正吃着,院中一阵喧哗,项文涛和萨兰不由得同时起身凑到窗前向外观看,这一看,顿时让萨拉泄了气,因为萨兰看到了一张他十分熟悉的面孔---费萨尔,这就证明,自己的老板穆萨那里也同时失手了,并且这些人还能突破老族长控制的那片区域赶回到了这里,足见这伙袭击者的强悍,这让萨兰失望至极。

    很快的费萨尔就同他们二人关在了一起,从费萨尔那里得知,他的妻子丽萨也被带到了这里,但两个孩子下落不明,这间接地证明了,还是有人从这次的袭击中逃了出去,已经濒于绝望的这几个人从心底又重新燃起一丝希望,尽管这希望依旧十分的渺茫。

    从不同国度汇到一起的这三个人,只能靠语言来互相安慰着对方,身陷囹圄,没有人知道明天会怎样,费萨尔心中惦念着跑掉的两个孩子能够平安,项文涛则在猜想着这些人能够知道自己的多少底细,而萨兰则心里略显恐慌,那几个米国人知道他的身份,他也熟知那几个米国人的手段,萨兰不知道自己在米国人的审问下能够坚持多久。

    阿布在这期间来了一次,出乎这几个人意料的是,阿布直截了当的和这几个人交出了自己的底牌。

    “实在对不起,将你们几个人带到这里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想必你们也清楚,我们是为了钱才出来搏命的,那几个米国人是我们的雇主,但他们这些人在某一方面欺骗了我们,我们才不得已将你们几个和他们那些人一同带到这里,来重新商谈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协议,从我们这些人的切实利益出发,这里的人没有人想要伤害你们,因为只有你们完整地活着我们才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美金,即便我们和那些米国人谈不拢,我们也会找其他的买家将你们几个赎走,因此你们在此尽管安心的呆上几天,虽然这里的条件很差,但还是能够活下去的。”

    之后阿布还逐一查看了一下这三个人的伤势,对于费萨尔,阿布已经清楚了这个人的身份,阿布并做没有过多的询问,萨兰的身份也很明显,不用猜阿布就知道这个人是和丹尼他们几个都是一路货色的人,而对于这里唯一不明身份的中国人,阿布则实在是猜不透对方是做什么的,刚才阿布特意查看的那两辆带有明显外交标志的车辆,假如这个人真的是一名中国使馆驻这里的办事人员,这麻烦还真是惹大了。

    阿布对着跟在自己身边比尔轻声低语了几句,而后转身出了关押这几个人的房间。

    比尔上前架起项文涛,阴笑着说道:“我们队长有些问题要单独向你请教,请随我来。”

    说完,比尔也不管项文涛反应如何,直接将项文涛带到离这里稍远的一处平房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