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二章 疑惑(1)东方来客

    第二章 疑惑(1)东方来客

    这艘常年往返于这一片海域的散货船是以拉希姆长期租用的一艘普通货船,虽说往来运送的货物不一定普通,但靠着拉希姆多年编织的强力关系网,往返于中东周边附近的这一片广阔海域还真的没有遇上什么大麻烦,许多小本经营的商人也都顺势攀上了拉希姆这棵大树,因此这条船名义上拉希姆是船东,但上面运送的货物却不一定都是他的,只是拉希姆对这艘船拥有绝对的指挥权。

    广泛的人脉、享有周边国家那些背景深厚的军方大佬鼎力支持以及拥有的支配这艘船的权利是穆萨找上拉希姆的最根本原因。

    但这一次航程注定不同以往。

    从阿国一直尾随自己而来的萨兰在登船之后就一直在用卫星电话四处联络,他的神情也异常的严肃与紧张,这种状况一直到这些人都登船以后,萨兰才算稍微放松了下来,脸上也开始显现出了些许笑容,恰在此时,拉希姆发现了一个异常现象,原本在乌国随着那批神秘装备登船的那几个人,此时也都来到了甲板上,他们现在正与那名方才帮忙抱着小女孩的那个人在交流。

    不一会儿,最后一名登船的那个人带着另一个人也来到了他们中间,与从船舱里上来的那几名乌国人在互相介绍着,相互问候了一下,那名之前帮着抱小孩的男子同另外几个人又一同往船舱深处走去,他们这一群人在甲板上只留下了最后登船的那个人,那人缓步踱到船头,凭栏远望,仿佛是在欣赏这无尽的夜色。

    雨渐渐停歇了,船也驶出了一段距离了,甲板上还有另一群人一直在那里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其中就有那名女人和她带着的两个孩子,这就是穆萨所说的一定不能出意外的那神秘的母子三人。

    甲板上昏暗的桅灯将这些人的身影拉的很长,没有了雷雨袭扰的海面也变得平静了许多,月亮也时隐时现地从浓厚的云层里露出头来,仿佛在偷窥着这艘神秘的商船。

    留在甲班上这些人交谈了好一会,母子三人才在另外几人的陪同下向船舱里走去,甲板上只剩下了三个人,除了一直伫立在船头未动的那个人之外,再有就是拉希姆认识的萨兰和一直与之交谈的一名有波斯血统的人,从他和另外几个人与那母子三人一同行动的情况来看,拉希姆断定这几个人就是一路负责保护这母子三人人身安全的行动小组,这更加证明神秘登船的这母子三人对穆萨是多么的重要。

    萨兰两个人又交谈了一会,随后一同朝着船头走去,一直注视着远方的那个人扭回身来,紧走几步迎上前来。

    那名波斯人为萨兰和那个人作了介绍,之后三个人又交谈了一会儿,萨兰和那名波斯人这才转身回到船舱。

    空旷的甲板上只剩下一个人了,雨已停歇了好一会儿了,但这个人依旧没有将头顶上的雨帽摘下。

    一直没能见到这人真实面目的拉希姆此刻越发好奇,他想看看这另一批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到底是哪一方的势力可以让权高位重的沃洛诺夫亲自带兵封锁港口押运货物登船, 并且还可以让‘刽子手’穆萨手底下的第一助手萨兰对此人恭敬有加,这人的背景绝对非同寻常。

    那人又在甲板上来回踱了几个来回,仿佛在思索、权衡着什么,许久,这人从怀里拿出卫星电话,开始与拉希姆未知的远方通话,通话持续了很久才结束,这人如释重负般的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像卸下了身后背负着的一块巨石,明显放松了许多的这个人活动了一下腿脚,随即摘掉了紧罩在头顶上的雨帽。

    借着昏暗的灯光,拉希姆看到了此人的真实面孔,一望之下竟让见过许多大世面的拉希姆心里吃惊非小。

    这是一张标准的东方人的面庞,在纷繁复杂的海湾地带,这样的面孔本就十分的稀少,而让拉希姆感到惊讶的还有另一原因,那就是这张东方面孔十分的年轻。

    一年之前,亦非和乐子作为基地里最后一批派出人员,踏上了以国耶城这块以、巴两方都在争抢的圣地。

    前来机场迎接他们二人的是以国内务部队特别行动组二组的组长,名叫科恩。

    科恩身材不高,但人很壮实,光亮的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一层细微的汗珠,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一股刚毅,尽管脸上戴着墨镜,但却依旧掩盖不住墨镜后边的那种锐利。

    见面的第一次握手就让亦非感受到了对方传递过来的力量,这种力量是由内而外自然散发出来的。

    “你好,欢迎你们到我们这里做客,你们在我们这里的这一段时间,我会全力为你们提供帮助。”科恩的话让人觉得很亲切。

    “谢谢你,科恩警官,但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们不是来做客的,我们是来学习、训练的,请你别拿我们当客人,就当我们是你手底下的一名士兵。”

    亦非和乐子分别与科恩警官握手拥抱,来之前他们就都看到过关于科恩的一些资料,并且还和科恩通过几次话,彼此早已熟知,只是未见面而已。

    以国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国家,摆脱二战中的屈辱重新站立起来的这个民族,也在竭尽自己的所能,来回报当初向他们伸出双手、救助过他们的那些善良的人们。

    同时饱受侵害的的以国认识到,软弱与逃避永远不会带来真正的安全,只有自身强大才会让敌人畏惧,很快,建国没多久的以国就组建起了一支足以让世人畏惧的国防军。

    重建家园的以国几乎是全民皆兵,除了一些特殊群体和民族以外,一些移民如果愿意也可以加入到以国的国防军当中,这让以国的军队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以国不排斥那些移居过来并且也愿意与他们共同保卫自己家园的这些外来人。

    以军的强大不仅在于他们人员结构异常优化、训练品质精良以及严谨完善的各项制度,更在于他们对于各种高科技的技术与装备的应用,这一点,在亦飞和乐子抵达之初,就有了极为深刻、明显的体会。

    科恩曾在以国总参侦察营服役,这个营就是以国传说中的那支令世界为之胆寒的特种部队,并且知道科恩在退役后还在那里做过几年的训练教官,这尤为让亦非和乐子兴奋不已,两人都憋足了一股劲想要从科恩那里取得真经。

    听着亦非的回应,科恩笑了。

    “哈哈,希望你们不要为自己的这句话后悔,要知道,没有几个人可以顺利通过我的这一关的。”

    科恩并没有吓唬这两名来自中国大陆的特战人员,两天的适应训练之后,亦非和乐子慢慢体会到了世界顶级特种部队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许多基础训练都是大同小异,本来对这两名来自遥远东方的年轻人不抱太大希望的科恩,在经过了几天全方位的观察和考核之后,也对这两人的出色表现,发出了由衷的赞赏。

    “不错,年轻人,我对你和你们的国家了解的并不多,但我知道你们的军队很了不起,那是一支不畏强权、愿意用生命和鲜血来捍卫国家主权和尊严的军队,这样的军队令人尊敬,从你们这几天的表现来看,我知道你们国家这支军队强大的原因了,那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刻苦努力并甘愿为之付出的优秀军人在里面支撑着,你们很了不起。”

    科恩的溢美之词并没有让亦非和乐子两人飘飘然,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们两人也从各个训练细节中体会到了以军的严谨与规范。

    位于巴勒控制区的一处难民营里,扎伊德和穆罕穆德录制完了最后一段视频之后,起身注视着他们面前的精神领袖奥萨玛。

    “我亲爱的兄弟,从你们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勇气和力量,我们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那些强占我们领土的犹太人,他们一天不离开我们的圣地,就得不到一天的安宁,真主会保佑着你们的。”

    奥萨玛说完走上前来,拥抱了扎伊德和穆罕穆德,亲吻了两人的面颊,随后三个人一同向外走去。

    “从暗道过去后,那边会有我们的兄弟接应你们,他们会将你们带到指定地点,明天,所有的兄弟都会为你们祈祷,你们的壮举必将载入史册。”

    奥萨玛是巴勒地区的一个极端组织里的一个主要头目,专门负责制造一些爆炸、暗杀等恐怖袭击,这一次就是以他为首策划的一次针对以国带有很强宣示意义的一次袭击,为了这一次的行动,他已经谋划了许久。

    随着以国右翼势力的崛起,他们开始了对巴勒地区的原居民进行强势驱离与隔离,甚至还以各种借口发动过对巴勒难民营的令人发指的屠杀行动,以国的这一系列的行动更加加剧了这一地区的不稳定因素,将原本心存芥蒂的双方进一步推向了相互仇视、对立的境地。

    实力上的绝对劣势让巴勒地区的一些极端组织只能用一些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还击,采取的手段也只能限于发射一些火箭弹和制造一些爆炸事件,在以国加强打击力度后,这种袭击所产生的效果已经微乎其微,这些极端组织急需一次大的行动来证明自己不屈服的决心,这次行动就是在奥萨玛极力主张下才得已顺利展开的。

    但奥萨玛再一次行动的目标对准了手无寸铁、善良亲和的以国平民百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