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雪狼出击

第三十五章 做局儿(2)挣脱

    已经被马匪折磨的精疲力尽的亦非缓了一口气,惨笑了一声。

    “你们都别说了,我们今天确实有点傻,咱们出来只是拉练、演习,并没有什么秘密,犯不上为这些小事去送命,他们可能也是担心我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其实这些都是误会,现在教官们都主不了事了,我是班长,大家都听我的。”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梁青:“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但我一说完这些,部队我可能就回不去了,机变回去也要受审,在这里他们也这些人不见得能放过我们,从现在起,我们只能险中求生了,大家照顾好自己身边的人,结果如何,听天由命吧。”

    所有的人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亦非的长篇大论目的何在。

    “你想听什么,我告诉你。”

    亦非看了看马鹞子,又看了一眼外面的秦汉、张全乐等人。

    只这一瞬,秦汉、张全乐意识到了什么,转脸看了看梁青,梁青用眼示意,两人随即一边叫骂着亦非混蛋,一边向两边移动,同时提醒其他队友注意。

    马鹞子将信将疑,缓缓走进亦非,再离他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马弁,马弁机警地贴到了亦非的侧后方。

    亦非无意地扫了一眼身边的马弁,对着马鹞子说道:“你太小心了,我都这样了,还能怎么着?说之前,能不能赏口水喝?”

    马鹞子实在摸不清亦非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今天他也没少吃亏上当,只能紧盯着亦非,仿佛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盯了足足有两分钟,看着亦非兀自在那里低头喘着粗气,浑身松垮垮的摊在椅子里,料想不会有什么大碍,对身边的另一个马匪示意,那个马匪从身上解下水袋子,走到亦非身边,打开口递了过去。

    亦非贪婪地喝着,仿佛这辈子没见过水一样,马鹞子哼了一声,脸上露出鄙视的笑容。

    但转眼之间发生的一幕让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似乎是嫌亦非过于贪婪,送水的马匪不耐烦的用水袋一顶亦非的面门,正想骂街,他的胸口就被亦非的头重重的一击,身形站立不稳向后退去。

    亦非身后的马匪见事不好,上来就抓亦非的肩头,亦非哪容他出手,身体往前一倾,用圈椅的后退扫向马匪的腿部,马匪躲闪不及,一下摔个四脚朝天。

    接着亦非仅仅借着脚尖的一点力量,用力向身边不远的墙上撞去,凭着惯性和身体的重量,破旧的圈椅立时被撞得粉碎,亦非的四肢摆脱了束缚,虽说仍被一些绳索牵绊,但那已不是问题。

    眼见马鹞子要掏枪,亦非顺手把自己手里的半个扶手对着他的面门扔了过去,刚刚被撞倒的那个马匪正要爬起,亦非一个虎扑,肘部重重地击中他的头部,他身上的匕首也落到了亦非的手里。

    间不容发,手持匕首的亦非对着绑住小研手臂的绳索狠命一掷,‘嘣’的一声,匕首穿过捆绑着小研的绳索深深地扎进了墙里,绑着小研手的绳索竟被齐刷刷地割断,紧接着亦非就与扑上来的马鹞子交上了手,只一两个照面,马鹞子的马刀就到了亦非的手里,马鹞子见势不妙,连同其他几个马匪夺路就往外冲。

    小研也反应奇快,挣脱了开来的手拔下匕首,解脱了自己以后迅疾加入战团,高健也挣脱了束缚。

    此时,屋里的马匪已都逃到了屋外,三人紧随着冲了出来。

    在亦非刚一有动作,外面的梁青、秦汉等人也开始了行动,尽管大部分人都被反绑着双臂,但他们还是不顾生死地冲了出去。

    被吊着的梁青之所以一直没言声,是因为她一直在办法,同时艰难地用她那改制的发卡割着手腕上的绳索。

    多年的默契让她在第一次和亦非的眼光交流的时候,就已明白了彼此的想法,他们知道必须采取行动。

    她手腕的绳索已被割得几乎断掉,因怕自己脱落下来只得用手紧紧地抓住绳子的上端,看到亦非动了,梁青也动了。

    过硬的基本功加上女人独具的柔韧性让她一下子从反吊的状态翻转了过来,借助腿部的力量一下子挣断了手上的绳索,同时利用惯性身体一荡,双腿直踹面前的一个马匪,猝不及防的马匪被这一踹直接一个后滚翻倒在地,他还没来得及起身,梁青已飞到了他的面前,这家伙勉强应付一下,扭头撒腿就跑。

    梁青也来不及细想,她的目标也不是这个小马匪,而是他身边的一把板斧。

    被绑在上边的时候梁青就已经看好了,要想脱离虎口,单靠一两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应付那么多马匪的攻击的,而唯一可以帮上手的是那些圈在木笼里被暴晒的和被关在污水塘里的那些队友。

    匪徒在把这些人关进去之前已经把他们的作训服被扒的仅剩下了内衣裤了,不只是疏忽了还是觉得他们不会再有什么威胁,并没有给他们重上绑绳。

    看到梁青挣脱出来,关在木笼里的的沈大鹏、彭涛等人立刻高呼起来。

    梁青抄起地上的板斧,拼尽全力一斧砍下,竟直接把一根杯口粗细的木桩齐刷刷的砍断,里面的人冲出来迅速加入战团。

    腾出手的梁青又救出水塘里的队友,这些备受其辱,已红了眼队队员们如出笼猛虎,冲向身边的马匪,即使被绑的秦汉、张全乐也没闲着,或用头、或用腿和看管他们的马匪搅在了一起,已经有一些队员被其他队员解开了绑绳,许多匪徒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更有一些被打的骨断筋折。

    形势急转直下,从屋里跑出来的马鹞子眼见外面乱成一团,对方的一些人已经抢到了马刀、匕首等武器,他不敢迟疑,赶紧大呼一声:

    “退出战斗,赶紧撤离,快撤!”

    听到马鹞子指令的这些马匪,片刻不敢怠慢,哗啦一下子全作鸟兽散,只一会儿就都跑的无影无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