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婚礼

    一周后。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秦亦书和秋依弦的婚礼,在今天即将举办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经历了太多的动荡,即使他们想要低调,却依然还是吸引了不少媒体的目光。

    无数人汇集在他们即将举行婚礼的西方大教堂前,等待着见证一对新人携手走入礼堂!

    八点,秋依弦家楼下。

    因为结婚的关系,这几天,秋依弦已经搬回了自己的小屋去住。几天都不能在一起生活,其实两个人还挺想念对方的。

    在秋依弦的小屋子里,好几个女性朋友已经跑来了,此刻,她的卧室里,秋小包子在自己的小床-上打滚,看到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漂亮阿姨,眼睛有点呆。叶知秋在帮忙给她穿衣服,沈澜晓在给她递梳子,风林雪啥事没有,只好坐在一边,专门管理这一堆混乱的小孩。

    所有的男性宾客,都被请出去。对不起,知道你们都是秦亦书的朋友。想进门?可以!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红包八个,不给不准结婚!

    而屋子里,一大堆小孩四处乱跑。凌一川是这群小孩里最大的,他俨然一个孩子王。他穿着黑色的燕尾服,骄傲的扬起小脖子,一双桃花眼四处乱转。妹妹凌一诺,比他小半个小时,也是有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穿着洁白的小裙子,微微有些长的头发被扎成了两个花苞状,还系着蝴蝶结。

    小冷云霆,这货很安静,穿着黑色的小西装,在一边给妈妈端茶递水。

    至于躲在卫生间里,死活不肯出门的宇醒儿……

    嗯,花童当然就是这几个萌货充当。只是——因为有三个男的,一个女生。无奈,沈澜晓只好一咬牙,把他们家儿子宇醒儿童鞋,打扮成女孩子……

    还别说,宇醒儿小时候,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秀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唇,然后穿上裙子,带上假发……怎么看,怎么就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甚至于,往真正的小女孩凌一诺身边一站,都不分伯仲,那漂亮的小模样,让秋小包子一直呼“姐姐姐姐”。

    ——于是,宇醒儿被恶趣味的母亲出卖自从穿上小裙子,戴上假发和女孩的蝴蝶结小皮鞋了以后,就拒绝从卫生间里出门。

    “这样真好看!”秋依弦这坐在梳妆台前,造型师是特意从巴黎请过来的特级化妆师,手底下名媛贵族的顾客,数不胜数。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流畅的线条,将她丰盈的上围和纤细的腰线衬托的淋漓尽致,那裙摆上的流苏设计,又无端增添了几分东方的韵致。这婚纱,是巴黎服装大师亲自设计,纯手工制作。光是这一件婚纱,就价值几十万元。

    就更别说,镶钻的水晶鞋,还有这昂贵的钻石项链了。

    ——唯一最便宜的,是铂金戒指,上面什么都没有,除了在戒指的内部,刻有她的名字,和他的名字。

    “这项链上的钻石都十克拉了,戒指也不知道买个贵点儿的!秦亦书怎么这么小气?不买个百十来克拉的大钻戒,也好意思娶你?”沈澜晓看到了梳妆台上的婚戒,立即吐槽。

    “这是亦书说的,西方人的婚戒,讲究的是‘一心一意’。要越纯净,才越显得感情纯粹。”秋依弦看着镜子里漂亮的新娘,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

    “得了,还一口一个亦书。”叶知秋笑了笑,“我可说了啊,待会儿如果他不给红包,我是绝对不会开门的!”

    “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红包,还得八个?”老实人风林雪说了一句好话。

    “这怎么夸张了?”沈澜晓过去,搭着她的肩膀,“我们依弦,和那个混蛋秦亦书恋爱长跑了八年,等于受了他八年的罪!让他稍微出点血,哪里不对了?”

    回头,她还教育几个小孩:“一川,一诺,云霆,醒儿,要记住,你们今年的零花钱,都算在这个里面了!如果要不到红包,今年你们可以就别想吃零食了!”

    这一下可真是吓了几个小孩一跳,就连原本躲在卫生间里不出来的宇醒儿也跳了出来。

    没零食吃,对几个才几岁大的小鬼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

    正说着,外面的车队,已经到楼下了!

    今天的秦亦书,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金丝眼镜,加上精心修饰的发型,整个人被衬托的身长玉立,儒雅非凡。

    一看,就像是在商场精英,那种温和的雅痞风,给人一种引人注目的吸引力!

    而作为伴郎的几个,歪着脑袋*魅不羁微笑的凌慕枫,冷锐霸道充满男性力量的冷云霆,还有打着呵欠歪在车门边却长得极其俊美的宇靖曦,即使没有旁边那一排耀眼的超跑名车,光是这几个人,就已经足够给人以极大的冲击力!

    虽然秋依弦住的这个小区,算是高档小区,可是,这样霸气的一排超跑,还有各色美男的出现,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毫不犹豫的上楼,果然,在门边就遇到了——那群妻子和孩子们的**。小家伙们还没有忘记暗语。

    凌一川第一个开口:“此山是我开~!”

    凌一诺立即接上:“此树是我栽!”

    冷云霆声音有些冷:“要从此路过。”

    宇醒儿最后总结:“留下买路财!”

    “呔!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红包八个!”随即,几个无良少妇跳出来,“给钱吧!!!!”

    “呃……”秦亦书一愣,他们是准备了散财,可是没想到,这几个人要价太狠了。“便宜点成不?”

    “那怎么行!”第一个跳出来的是沈澜晓,“我们依弦可是跟了你八年!八年!你自己问问你自己,你这八年对得起她吗?要你八万八千八百百十八,还委屈了你?”

    “呃。”秦亦书皱眉,他倒不是小气这笔钱,实际上,他也早就知道这几个人可能会刁难,带了好几十万在身边,打算砸开门。只是,沈澜晓这一开口就要了他七十万,他真没带这么多现金啊!

    “晓晓,差不多可以了。”宇靖曦看着秦亦书皱着眉头的样子,也不免帮他说了一句好话。没想到,立即引起了老婆的眼神:“今天罚你不准进房间休息!”

    宇靖曦吓得立即转火,叛变投敌了:“就是!你祸害了人家八年,以后还要祸害人一辈子!八万八千八百十八的红包还要多了你的?快点把红包交出来!”

    凌慕枫也劝说:“算了吧,别太过分了。”

    叶知秋还没说话,凌一川和凌一诺害怕自己没零花钱,没零食吃,立即控诉老爸:“坏蜀黍干爹快点给钱!不给钱一川一诺不给开门的!”

    在一边的冷浩天看了一眼媳妇,风林雪笑了一声,倒是没有阻拦。当然,她也没有让开脚步就是了。

    “可是,七十万的现金啊!我真没带这么多。要不,打个欠条行吗?”秦亦书抓耳挠腮,他恨不得马上闯进去把老婆抱出来。

    “没听说过娶媳妇收礼金打欠条的。”沈澜晓耸耸肩。

    “就是,这你可就不对了。”叶知秋也附和一声。

    “快点拿钱!”四只小的,虎视眈眈的瞪着秦亦书,手臂一伸,手掌摊开在他面前,恨不得立即把他刨出一个洞来。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秦家来接亲的秦亦博,也上了楼,一上楼,就看到了这个场景。

    “哥,他们要礼金,不给礼金不开门——要八万八的红包八个,还是现金。”秦亦书真要哭了,秦亦博扫了一眼正在**的几个人,几个妇女和儿童迅速结成同盟,堵在门前,异口同声的说:“拿钱来!”

    而请来的几个伴郎,全特么的是妻管严,不仅不能帮上忙,在关键时刻还倒打一耙,通敌叛国!老婆如果横眉冷对,就算指着月亮说月亮是方的,他们也会说这月亮真是方的好看!

    秦亦博也呆了,这几个娘子军确实厉害,打不得骂不得,她们身后站着的可都是富甲一方的世家豪门呢!

    没想到,就这个时候,秦亦书忽然低着头,跺一跺脚:“这婚,我不结了!”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竟然真的按了下行的电梯!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傻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上去说话。直到看到秦亦书真的坐上了电梯,真的往下走。所有人这才如梦初醒,炸开了锅!

    “这可怎么办?”几个女人小声议论。

    “这下玩大了吧?”宇靖曦得意洋洋的说,沈澜晓瞪了他一眼,他立即把剩下的话都咽了下去。

    “要不,我们把他拉回来?”叶知秋建议。

    “那怎么行?这么点小挫折就不肯进门,那他的诚心也太少了吧?”沈澜晓还死扛着不愿意还口。

    “可是他走了也不行啊……”风林雪看了一眼冷浩天,两人十分万幸他们当初结婚的时候,就没这么多屁事。

    回头心虚的看了一眼秋依弦,她还坐在屋子里梳妆,焦急的等待秦亦书牵起她的手,一起携手走进教堂呢!

    就在这个时候,秋依弦的卧室里,忽然传出一阵骚动!

    几个人立即进屋,看到的是秦亦书从隔壁窗户那边跳过来,直接跳到了秋依弦的卧室里!

    他确实按了下行电梯,只是之后他立即从安全梯爬上来。安全梯和电梯隔了一个转角,他进门的时候没人发现,于是就用平常偷入她香闺的方式,跳到他老婆身边!

    “亦书!”

    秦亦书从窗口跳下来,二话不说,抱着她亲吻!

    冲进来的一群人,看到了这一幕,也是震惊不已!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