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求证

    说着他还疑惑的看着老爹,一副“求证”的表情。

    “是的哦,妈妈总是被爸爸欺负,一直说‘不要’。爸爸还压在身上打妈妈,爸爸好坏!”凌一诺立即用“代表月亮消灭你”的小眼神,看着旁边一个要暴怒,一个快要钻到地缝里的一对夫妻。

    谁也没想到,刚刚还嘲笑他们的这个家伙,立即就有现世报了。

    “咳咳咳——”这一回咳嗽的,是秦亦书,他是刚吃了秋依弦送的那块西瓜,还没咽下去,就被两个小家伙童言无忌的谈话给呛到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咳嗽声。

    秋依弦赶紧倒了一杯椰汁西米露给他咽一咽,秦亦书连眼泪都下来了,差点憋得死去活来。

    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

    就算凌慕枫厚脸皮,但是对于教育孩子,他还是不敢太过马虎,登时一左一右,捏着两个小家伙的耳朵:“吃完了西瓜,是不是该上去做作业了?”

    凌一川立即撇撇嘴:“爸爸好坏!漂亮阿姨和坏蜀黍干爹好不容易才来看一川和一诺,你就知道赶我们走!”

    “就是就是!爸爸和妈妈就知道欺负我们小孩。”凌一诺立即附和。已经快七岁的两个小家伙,敏锐的很。他们才不要看书呢,他们很想玩!

    “少罗嗦,快点给我去!不然老师明天罚你们站讲台!打你们手板心!”凌慕枫有点气急败坏的把两个小电灯泡赶走。虽然站讲台和打手板心不疼,可是真的有点丢脸。两个小鬼万般不愿的朝老爸同时做了个鬼脸,然后“噔噔噔”的跑上楼了。

    小孩退散了之后,接下来就是大人的时间。

    刚刚的尴尬过去以后,叶知秋问:“依弦,亦书,你们是真要结婚了?”

    “嗯。”其实这一次专程跑来,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请帖的。

    秦亦书在这里朋友不算多,他们俩绝对是。虽然一开始因为感情纠葛,凌慕枫和他闹得很僵,叶知秋也不敢跟他关系太近。可是,这些事情都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了。现在想起来,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和亦书在这边朋友不多,但是凌先生和知秋姐算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了。到时候,一定要来啊。”秋依弦也笑着坐在秦亦书的身边。

    当年,她是怀着羡慕嫉妒的心情,嫉妒着叶知秋。可是,现在他们几个,都各自找到了各自的幸福,而且还成为了好朋友。人生的际遇,真的很奇妙。

    “那是当然,我们一定会来的。”叶知秋也笑,凌慕枫虽然没说话,不过看他那一脸慵懒的表情,显然是赞同妻子的语言。

    不打不相识嘛,曾经的爱恨都泯灭了之后,剩下的,就是如今平和淡定的小生活。

    “你们经历了那么多风雨,以后一定要更加珍惜对方啊!”叶知秋看着秦亦书终于得到了幸福,心里也由衷的为他高兴。

    “嗯,我一定会的。”秦亦书握着秋依弦的手,眼里闪过一丝宠溺的温馨。

    开车回去的时候,路过他们最初相遇的那个酒吧。虽然谁也没有说话,可是,秦亦书却很自觉的把车停了下来。

    “今天皓宸不在,我们去喝一杯吧!”

    秋依弦自然也认出了这个酒吧。这里是一切的开始,自然,也是一切的终结!

    停好了车,两个人下去,走到酒吧门口。

    经过这么多年,这里,也装修了无数次,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

    他拉着她的手,走到楼上,大厅里,依然狂欢而颓废。在彩色的霓虹灯下,中间的巨大舞台,是几个舞娘,在跳《badromance》。下面一群人,随着舞步狂肆的挥洒着自己的汗水和心里的疯狂。

    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吧台。虽然这里内部的装潢,改变了许多,却不会改变,他们记忆里的位置。

    “这里,变化还真是大。”找到了一个位置,秋依弦坐下来,看了看四周,已经改变了不少的装潢,有些感慨。

    “嗯,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嘛。”秦亦书微笑,内心却没有被周围喧嚣的环境鼓噪着,他穿着银色的休闲服,带着金丝眼镜,温和的像是坐在办公室里的精英。

    “两位,想要点什么?”一个酒保,走了过来。

    “福佳白。”秦亦书和秋依弦,异口同声的说了这个名字,然后,又看了看对方,眼底全是温和的笑意。

    很快送来了啤酒,熟悉的甘甜滋味,熟悉的吵闹环境,记忆,仿佛也在酒精中被弥散开,顿时带有一种淡淡的香醇味道。

    第一次到这里,是九年前。他认识了因为丈夫花心和无视,而决心逃离的叶知秋。从此,生活偏离了正常的轨迹,他逐渐被她吸引,为她沉迷,不惜和凌慕枫开战,最后,却依然满盘皆输。

    第二次到这里,她已经复婚,那场世纪婚礼,全城皆知。一段感情的结束,意味着下一段感情的开始。他遇到了秋依弦,她是他堕落的开始,也是开启,他生命里一场甜蜜的浩劫的钥匙。

    第三次到这里,也是一次从凌家回来的途中。他第一次向一个女人吐露了内心的苦闷,并且——很无耻的邀请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不是女朋友,而只是女人,可以宣泄情绪,可以肆意享受她的身体,而不需要负责的女人。并且,让他意外的是,她居然答应了。

    第四次到这里,是她一身是伤离开他的身边,飞去加拿大的那个夜晚。他终于弄明白一切的原委,也弄清楚了,自己心里原来有她的那个事实。可是,自己,却丢了他。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他不需要堕落,也不需要放纵。他害怕,一来到这里,触及到的,就是自己血淋淋的伤口。

    两个女人,两段情。已经泯灭了旧爱,他没有失忆,自然不会忘记和叶知秋在一起的甜蜜和喜悦,也不会忘记,分离的痛苦和悲伤。

    只是,他现在心头,最重要的位置,早就换成了她。

    重逢后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她。

    偷偷爱上自己,却不敢言说的她。

    被狠狠伤害过,黯然离开的她。

    华丽归来,却不依不饶的她。

    还有怀着身孕,紧握着他的手,不松开的她。

    还有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温柔微笑的她。

    他明白了,她其实,一直都没有变过。无论是八年前,还是八年后,至始至终,心怀温柔。

    而她呢?

    谁说,她在这光怪陆离的环境里,和他初相遇的时候,不是看中了他眼底那一抹深沉的悲凉?

    而后,在重逢后,决定付出自己的一切也要跟他玩一场***的时候,也一样为了他花-心风-流的外表下,那一颗痛苦的心而沉醉?

    她没有资格一味的指责秦亦书的花-心和残忍,因为,游戏,从来就不是单方面开始的。

    不需要说话,也不需要刻意的提起。他们之间的默契,是这么多年生生世世培养出来的。

    还记得,他曾经听过一首歌——

    “我走过动荡日子,追过梦的放肆,穿过多少生死。

    却假装若无其事,穿过半个城市,只想看你样子。

    我就算壮烈前世,征服滚滚乱世,万人为我写诗。

    而幸福却是此时,静静帮你提著,哈罗凯蒂袋子。

    这一刻最重要的事,是属於你最小的事。”

    八年前,和她相遇以后,秦亦书曾经有过动荡日子,追过梦的放肆。

    而恋爱之后,他们之间,也没有缺过生死一线的时机。

    可是,轰轰烈烈的一瞬间,转瞬即逝之后。剩下的,就是绵长而缓慢的,更加久远的人生。

    感谢她,现在还在他身边。

    感谢他,这么多年一直不曾放弃。

    “你在想些什么?”秋依弦喝了一口酒,味蕾瞬间接触到淡淡的,一丝丝的苦涩来。可是,微苦之后,冰凉清甜的酒香,在她的口腔内萦绕不散。

    正如他们的回忆,他们的过去,是苦涩过后,回味起来的,都是甜蜜。

    “我在想,以后是不是要把皓宸带过来。让他看看,这是他爸爸妈妈,相遇的地方。见证了他的爸爸妈妈,相爱的过程。”

    “然后跟他说,你爸爸可厉害了,在夜店泡妞无往而不利,你可要学着点?”秋依弦轻笑一声,“我才不要!以后,我的儿子,只可以爱上一个人,也只可以祸害一个女人。我可不要他跟他爹似的,欠下了那么多的感情债!”

    “好好好,一个就一个!人这一生,能遇上一个真心相爱的人,太难太难了。如果可以,真的很希望皓宸不要走我们的弯路,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那当然!”秋依弦点头笑了笑,随即扬起手里的酒杯:“cheers!”

    “cheers!”清脆的碰杯声,好像驱散了过去的疑云,让两人的脸上,重新绽放笑颜。

    “我们,该回去了。皓宸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嗯。”她点头,将自己的手,递给秦亦书,两个人,十指相握。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