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挑日子

    老两口商量来商量去,婚是得结的,而且,得结的天下皆知,得扬眉吐气。

    “其实,我们想着,要不就在举行婚礼的当天,在教堂签署婚书?”秋妈妈问,“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吧!在教堂结婚,还有抢亲什么的。”

    这是一个深受tvb毒害的中老年妇女,秋依弦扶额:“妈,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亦书和我都不是基督徒,在教堂举行婚礼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想要在那里签署婚书的话,得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也到场公正才行,很麻烦的。”

    在华夏国内的教堂结婚,一般情况下确实是需要至少双方有一位是基督徒才可以。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钱,也一样可以砸开教堂的大门。

    “那,那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结婚啊!总得挑一个好日子吧?”秋妈妈泄气。

    “妈说的对,我也觉得,你应该风风光光的嫁给我。”门忽然打开,是秦亦书和宇靖曦商量完公事回来了。

    他一推门进来,在地下乱爬的秋小包子就蹒跚着步子走过来,小胖爪抱着秦亦书的腿,软糯的叫:“粑粑”。

    秦亦书抱起儿子,在他脸上香了一大口,坐在秋依弦的身边。

    其实,秋妈妈还是对他叫自己“妈”有些膈应,但是,反正马上他们就要结婚了,要习惯要习惯。

    “依弦要嫁给我,我怎么能委屈她呢?”秦亦书笑着说,“现在离婚礼举办还有几天,那我们就挑一天日子好的,先去领证,然后再去教堂举办婚礼吧。”

    这个提议不错,秋妈妈也点头表示赞同,随即还教训了女儿一次:“秋儿,你别犯傻,人这一辈子,就这么最重大的一次!不风风光光的办一场婚礼,怎么对得起我们这么多年生你养你?”

    秋爸爸和秋妈妈说起理论来一套一套的,秋依弦完全不是对手,她只好点头:“嗯,那就挑一天好的,我和亦书去领证。”

    “我们也跟着去,免得你又丢三落四!”

    秋依弦欲哭无泪,妈,你就不能行行好吗?不答应我们结婚我们头痛,答应我们结婚,我们一样头痛!

    住了一天,第二天中午,一家人跟宇家辞行。

    “皓宸,跟宇叔叔,沈阿姨,还有哥哥说再见!”秋依弦抱着秋小包子,胖乎乎的小家伙啥也不会说,只是挥舞着两只藕节一般的胳膊招摇着。

    “醒儿,你也是,跟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还有小弟弟说再见!”

    宇醒儿嘟着嘴,他不喜欢小弟弟,这个臭小子居然说他是姐姐,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女孩子了!

    两家人辞行,终于可以坐上回家的火车,到了第二天,一醒来,秦国中和秦妈妈,在车站外接他们。

    因为害怕父母担心,遇到秋依弦和秋小包子被绑架的事情,秦亦书都没有告诉他的父母。他只是说,自己在这里遇到了冷家人,打算去他们家住两天。

    秦国中也不疑有他,只是,一下火车就看到了**仆仆来接他们的父母,秋依弦还是有种“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感觉。

    秋小包子看到了爷爷奶奶,立即伸出小胖爪要抱抱,秦妈妈满面喜色的接过了小孙孙,一家人往外走。

    因为人数众多,所以来接他们的是一辆商务车。在车上,秋妈妈忍不住开口了:“亲家,是不是要挑个好日子,让亦书和我们家秋儿结婚啊?”

    “结婚?日子不都定好了吗?”下个月十号,多好的日子啊,这介意以来,最佳的时间了。

    “不是,是领证的啊。”秋妈妈说,“其实,领证才算是正经的结婚了吧?”

    “领证?他们不是已经——”秦妈妈差点说漏嘴,被秦亦书狠狠的瞪了两眼才收住。

    “已经什么?”秋妈妈觉得有些诧异,问了出来。

    “哦,没什么。”秦妈妈说,然后赶紧转移话题,“诶哟,皓宸怎么感觉瘦了?看这小胳膊腿都细了一圈了。”

    有吗?秋小包子被奶奶拎起来,架着咯吱窝上看下看,怎么看还是圆圆滚滚的一团,当然,其实他是真的瘦了的。

    说到这里,秦亦书看了一眼秋依弦,两人不说话。

    坐在车里,实在没有什么聊的,秦国中就问了秦亦书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秦亦书把和宇靖曦见面后的谈话跟他说了,说道宇靖曦也有兴趣在上城做生意,两个人倒是有合作的空间。

    而这边,秋妈妈则是拉着秋依弦问:“你们已经怎么了?难道——你们已经领证了?”

    “这个……”秋依弦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只能当着秦家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其实,在你们答应我和亦书结婚以后,我们就去领证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不跟我和你爸说!”秋妈妈顿时怒了。

    “这不是怕你们不答应嘛!”秋依弦立即帮秦亦书说话,“反正都决定要举行婚礼了,所以就早一点去领证,名正言顺一些。”

    秋妈妈心里还是不爽,毕竟,这俩小辈,瞒她瞒得这么紧。

    可是,一想到秦亦书飞身过去救秋依弦的那一幕,秋妈妈顿时没脾气了。

    诶,有些时候,有些人就是这样的。会讨厌一个人,但是更会把他拿出来衡量一下,最后得出一个比较中庸的评价。

    有什么办法,尽管秦亦书这里不好那里也有不是,可是,他是真的喜欢她们女儿的。

    看着秦亦书和她即使在车里也依然十指相握的手,秋妈妈叹了口气。

    儿孙自有儿孙福,她这个做外婆的,以后,可以颐享天年咯!

    折腾了好几天,回到家的时候,秋依弦真的有一种很疲倦的感觉。躺下去了以后,觉得全身都困顿不已。虽然前天在宇家,沈澜晓很费力的照顾他们,毕竟那是别人家,肯定不会过得多舒服。

    而昨天,就更别说了,在火车上,能睡得爽吗?

    随便逗了逗秋小包子,看着他沉沉入睡,秋依弦轻声问:“你真的打算去蜜月?”

    “去啊,为什么不去?还有,咱的婚纱照呀,也可以照的美美的!”秦亦书笑着看她,“婚纱我想过了,我们要拍几套下来!中式的,西式的,还得准备一些特别的,让皓宸也跟咱们一起去照!你母亲说得对,人生就这么一次结婚,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而且,我眼看着都三十六了,好不容易才摆脱光棍,难道不应该大肆庆祝一下?”

    秋依弦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个老光棍在兴高采烈的思考着怎么摆脱光棍的名头,顿时很无语。

    “然后,你是说你媳妇儿和皓宸被上次绑架她和一川的那女人的姐姐绑架了。你单枪匹马的去救她。在救了她之后,那个女人见势不妙又朝秋依弦开枪。你帮她挡了这一枪,幸亏你穿了防弹衣,不然被射穿的就是你了,对吧?”

    在凌家,凌慕枫和秦亦书坐在吧台上,手里一人拿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在浅酌。

    在他们身边,同样坐着两只听得津津有味的凌一川和凌一诺。

    秦亦书点点头,神气活现的说:“得亏我有真知灼见啊!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我一个人进去的时候,至少有五把枪,指着我的脑袋!等到警察把歹徒制服下以后,那个女人居然躲过了检查,掏出手枪,朝依弦发出那一颗子弹!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子弹射出的那一瞬间,千钧一发之际,我将依弦扭了过来,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子弹!依弦那一瞬间,还以为我死了,摇着我的肩膀不断的喊,‘亦书你醒醒,亦书你醒醒!’我醒来以后,她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立即就答应跟我结婚了!”

    秦亦书说完觉得有些口渴,摇晃了酒杯,喝了一大口酒。凌一川和凌一诺两只听得一愣一愣的,半天才说:“坏蜀黍干爹,怎么不继续说书了?”

    说书!秦亦书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凌慕枫微笑着看着儿子女儿,真犀利,不愧是我的孩子!

    “你还说呢!要是下次再骗我,我就罚你跪搓衣板!”秋依弦和叶知秋从厨房里转出来,手里端着切好的西瓜,还有冰镇的椰汁西米露。听到秦亦书又在别人跟前吹嘘自己的“战绩”,秋依弦忍不住出来吐糟了。

    “就是,亦书,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就算是真的,也像是假的一样!”叶知秋也笑,她把西瓜放下,还没招呼,两只小的就欢呼着跑了过去:“嗷嗷,西瓜西瓜,我最喜欢吃西瓜了!”

    秦亦书被这一家人连番奚落,顿时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他讪笑着说:“是的嘛,要是当时没有我挡着那颗子弹,依弦现在说不定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好了,慕枫,亦书,过来吃点西瓜,解渴。”叶知秋笑着招呼。

    “是是是。你好伟大,谢谢你救了我!”秋依弦也笑,虽然刚刚忍不住刺了他,不过,她确实是从心里感激,他能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赶到了自己身边。

    “看你那不情不愿的模样。”秦亦书放下酒杯,和凌慕枫一起走过来。

    “那你想要怎么样?”秋依弦故意笑着问他。

    “唔,你说呢!”秦亦书故意装马虎眼。

    秋依弦于是走过去,将一片西瓜递给她,然后,一左一右,在秦亦书的脸上亲了亲:“谢谢老公!”

    她刚刚亲完,就听到身边的凌慕枫“咳咳”了两声。秋依弦好像才记起来,这里不是自己家,顿时有点囧。

    一回头,就看到旁边的两个小家伙,用西瓜挡住自己的小脸。童音,一左一右的响起:

    “诶呀诶呀,漂亮阿姨亲了坏蜀黍干爹!”凌一川拿着被他咬了一大口的西瓜遮住小脸。

    “哥哥怎么办,爸爸说看大人亲亲眼睛会坏掉!一诺不要眼睛坏掉!”凌一诺放下西瓜,那小手将自己的视线遮住。

    秋依弦脸色更红,刚要说些什么,凌一诺才一句话,却让旁边看好戏的凌慕枫也有要掀桌的冲动:“瞎扯!我经常偷看爸爸亲妈妈!爸爸总是在我们睡觉了以后偷偷躲在被子里亲妈妈!可是看了那么多次我的眼睛也没坏掉。”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