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怎么会

    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离开了她?!

    不,不可能的,他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离开她!

    不只是她,就连秋爸爸和秋妈妈,也完全呆住了!

    秋妈妈怀里还抱着秋小包子,可是,刚刚那一声剧烈的枪响,差点让她抱不住怀里的孩子。她呆呆的看着秦亦书把自己和女儿的位置调换了,呆呆的看着那一枪打中秦亦书的后背,呆呆的看着他倒在秋依弦的怀里……

    曾经她有多恨秦亦书,此时,就有多希望,他别出事!

    无论再怎么恨,她也似乎知道——秦亦书,是唯一一个,肯为她女儿,付出生命的男人。

    眼见着幸福,就在眼前,他怎么能……

    同样感到惊吓的,还有来参与救援的他的朋友们,沈澜晓已经“啊”的一声,投入丈夫的怀抱,而冷浩天,则是抱着风林雪,似乎害怕她也受到伤害。

    真的是太意外太意外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亦书,亦书你起来啊!亦书!”秋依弦摇晃着他的身体,想要让他回应,可是,却得不到他任何的回应。

    她有点生气,又有点着急,摇着秦亦书的身体,拼命的召唤:“亦书,你起来啊!亦书,你要是不醒来,我明天立即嫁给别人!我还要皓宸叫别人爸爸!我会马上忘了你,我会听我母亲的话,再也不跟你扯上一点关系!你醒来,你醒来啊!”

    空旷的厂房里,明明有很多人,但是,却只有她一个人,因为关了一整夜,没怎么喝水,而显得略有些沙哑的音调,像是用玻璃片刮过毛毯一样,有一种沙哑后的尖锐错觉。

    “亦书,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你!你总是在不应该继续的时候要求继续,不应该放弃的时候放弃。你自私你自以为是,你总是觉得全世界都是围着你转的!你求我的时候那么卑微,但是你离去的时候又那么潇洒!你起来啊!你骂我啊!你跟我吵架啊!你为什么不动,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起来啊!”

    她声音凄厉,表情更是有些狰狞。

    只是,这略显狰狞的表情,却让人看着——那么的悲伤。

    “秦亦书你这个混蛋,你给我起来,你给我快点起来!”

    “诶哟诶哟!你别叫,我骨头都快散架了。”就在这个时候,秦亦书真的起来了,他龇牙咧嘴的从秋依弦的怀里探出脑袋来,好像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秋依弦也呆了,原本溢出来的泪水,被生生挂在了眼角。她似乎不可置信的看着秦亦书从她身上挣扎着动了动。就算眼前是一句僵尸,她也认了!

    “亦书!亦书?你还活着?你……”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你希望你老公死掉啊!”秦亦书有点疼,他还锤了锤他的后背,随着他身体的动作,那颗子弹,“当”的一声,坠落在地上!

    秋依弦愣了愣,随即立即开始扒秦亦书的衣服。秦亦书明显没有回过神来,他有些扭捏的说:“依弦,这不好吧?这还有这么多旁观者,你爸妈还在呢,咱要不回去再脱?”

    但是秋依弦却不管不顾,一把扯开秦亦书的衣服一看:我靠,里面真的有防弹衣!

    秋依弦又哭又笑。

    其实,秦亦书敢单枪匹马的赴会,肯定有所准备。比如说——防弹衣神马的。

    废话,这帮子人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天知道他们会做些什么。自己不准备好一点就来,这不叫逞英雄,这叫送死!

    秦亦书做好了全身的防备,这才大摇大摆的过来。不过还别说,他身上是穿了防弹衣,可是,如果人家照着他脑门开枪呢?

    他照样得被人打得死死的,就算风林雪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他!

    秦亦书刚刚是被打了一枪,那枪是没穿透他的防弹衣,可是,毕竟射击的距离太短,枪的威力很大,他在中枪的那一瞬间,有些晕眩,所以稍稍的晕了过去,并不是有意拖延的。

    可是,看在秋依弦的眼里,那就是十恶不赦了!

    混蛋,亏她刚刚以为秦亦书死了,还哭的那么凄凉,叫的那么惨!这个混蛋,万死都不能赎其罪!

    想到这里,她狠狠的朝秦亦书的脚面剁了上去,脚后跟还旋了两下!然后,秋依弦穿的,虽然不是很高的高跟,可那也是高跟鞋……

    秦亦书“哎呦”一声,抱着脚疼的打转。秋依弦尤不解气,朝他肩膀狠狠一推。这一下秦亦书没站稳,倒退两步,幸好身后有那个铁栅栏,倒是没摔着,可是也很狼狈。

    而秋依弦,则从鼻尖“哼”了一声,脸上的泪痕尤未拭干,转身,骄傲的拉着父母的胳膊:“我们走!”

    沈澜晓摇摇头:“你啊你啊,我应该说你什么才好?真是自作自受!”

    她叹气一声,随即挽着老公的手腕,走到了门口。

    冷浩天也看了看他,摇摇头:“兄弟,你这把玩的,是不是有点儿过了?我也帮不了你。”

    刚刚这家伙装的太像那么回事了,就连给他穿上防弹衣的他们这群知情人,也给吓个够呛。

    风林雪也看了他一眼,随即说:“嗯,我去给依弦和皓宸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有没有事。”

    然后,这里,只留下他一个人。

    冷风,吹过空旷的工厂,几片落叶飘零。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刚刚那一下他真的晕过去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相信他?

    不幸中的万幸是,秋依弦和秋小包子风林雪已经检查过,没有太大的问题。秋爸爸和秋妈妈因为担心,还把他们送到医院,就是害怕昨天给他们投喂的食物里会有不好的东西。

    一番检查了以后,没有一点问题,身体状况良好,所有人,才都放下了心。

    原本他们一家人是住酒店的,结果发生了这档子事,连酒店也不敢住了。

    恰好宇家是有警察派车来的,秋依弦和沈澜晓,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而且,冷家住的,离这里太远。

    综上所述,最后是热情好客的沈澜晓,邀请他们一大家子的人过去休息。

    “秋叔叔,秋阿姨,进来吧。”沈澜晓拿出几双客人用的妥协,热情的招呼着。

    “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秋妈妈又几分歉意,抱着秋小包子进门,看了看周围。

    这里环境和冷家、秦家都不一样。秦家是那种老式的建筑,仿古的模式,看起来就有着几分庄严肃穆。而冷家,则是格调干净利落,显然是因为主人比较爽快的缘故。

    而这里,被布置的很温暖。明快的色泽,流畅的线条,还有角落里摆放的清新的花束,无一不在告诉着外人,这里的女主人,一定是个性格开朗,热爱生活的人。

    只不过,这里的唯一感觉就是——一尘不染。

    沙发干净整洁,桌子擦得亮可照人。所有的地方都井井有条,却又干干净净,就连空气里,除了花香和果香,其他的气味都没有,无端就给人一种过滤之后的洁净感觉。

    自然,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某人有洁癖。这家伙被单一天一换,桌子椅子天天要擦,房子要天天打扫……

    “怎么是麻烦呢?”沈澜晓笑,“我还记得,我高中的时候,妈妈要加晚班,我经常跑到你们家混饭吃。如果不是你们养我啊,我现在早就不知道在哪个角落了。”

    她容貌看起来有些媚艳,眼角上挑。只是,多年的平和淡然积累下来,她身上“媚艳”的“艳”,已经几乎洗掉了。留下来的,这是明媚的媚,是一种很舒服的美感。

    “请坐啊。”她热情的让着,然后又给他们倒了水。

    宇靖曦坐不住,在进门以后,随便的寒暄了两句,就起身回房了:“我还有点事先去书房了,你好好招呼他们啊。”

    他坐不住了,有洁癖的他,因为秋依弦的绑架事件,昨晚到今天都没睡好,精神很差。而且,浑身上下都脏死了,他想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然浑身难受的很。

    喝着水,在干净舒适的环境里,人的精神也得到了极大的放松。

    因为沈澜晓和他们是旧识,所以聊天的时候,也不自觉的会带上潭城的口音。聊到童年的事情,再聊到这些年的发展,还有各自遇到的趣事,一下子就天快黑了。

    午餐是在外面随便吃的,晚餐肯定就得好好做。秋依弦自告奋勇和她一起去做饭做菜,其他的几人,都留在客厅休息。

    “你昨天的事情吓死我了。”沈澜晓一面在淘米做饭,一面吐了吐舌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就会招惹到那些亡命之徒?”

    秋依弦努努嘴:“还不是因为他的花-心?这个家伙啊,身边的女人,少说也有这个数。”

    她伸出五根手指。

    “五个?也还好吧。”沈澜晓不由得想起宇靖曦过去,貌似在她之前,也有过几个女伴哦?

    “五个?连个零头都不算!”秋依弦摇摇头,“他身边的秘书啊,助理啊神马的,算起来少说有五十个!而且,还不算是那种一夜的露水姻缘!估计,这个混蛋,不算千人斩也算是百人斩了!”

    “啊?不会吧?这不是跟靖曦的一个朋友一样吗?那家伙外号——百人斩。不过后来被我的一个闺蜜收服了。”沈澜晓同情的看了一眼秋依弦,“难怪听闻这么多年你都跟他闹,确实是有点太夸张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