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九百三十五章杀手的尊严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事,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安全的。美国那边派来的人马上就到了,有了他们的保护,我就不会出事了。”

    说完后,我走过去抱住丹丹低声说:“对不起,老婆,这些天让你担心了。”

    丹丹的头靠在我的胸口,低声说:“嗯,你知不知道?第一次看到报纸上的消息的时候,我昏倒在公司……这些天……有时候,我都不想活了。”

    我心里一阵感动,抱着她的双臂不自觉地紧了紧。

    丹丹忽然说:“你说美国那边派人来,来的是……是她吗,是你说的那个林岚么?”

    我点了点:“是她。”

    我心里忽然一动:“丹丹,我带你一起去美国吧!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们就可以一起回来了!”

    我可不敢在离开丹丹了,刚才听她说差点不想活了,我只要想一下,就已经吓得心惊肉跳了。我必须把丹丹控制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才行。

    看丹丹还在犹豫,我马上又说:“就是去那里呆一段事情,公司那边请假就行了,等事情一结束我们马上就回来。”

    我捧起丹丹的脸,在她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说:“我们不能再分开了,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么?”

    丹丹脸上终于绽放出笑容,娇羞地点了点头。

    我给林岚打了个电话,把我现在的位置告诉了她,搂着丹丹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这一路把我累坏了,精神那么紧张,总是担惊受怕,刚一躺下,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谁?”我瞬间从床上跳起来,丹丹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应该是林岚他们到了。

    门外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客房服务,请开门。”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我没有错,这应该是那个越南人的声音。

    他说话的腔调有点怪,一听就能听出是外国人在说中国话的。他显然没打算隐瞒什么,说话声中带着一丝得意和戏谑的腔调。

    我苦笑了一下,大声说:“等一下。”

    丹丹皱眉,“杨洛,是你叫的客房服务么?”

    我勉强笑了笑:“嗯,不是,是美国那边的人到了,这是我们约定好的暗号。”

    我低头在丹丹额头上亲了一下:“等着我,我一会就回来。”

    丹丹没有怀疑,皱了皱眉头,然后小声地说了一句:“你自己小心点。”

    我走到门口,想了一下,又走回去,帮丹丹把被子拉了拉紧,柔声说:“老婆,天冷,别着凉。”我看着丹丹,心里说不出地难过。

    妈的,难道老子就这么完了吗?

    我怕自己的情绪上控制不住会让丹丹怀疑,赶紧转身走向了门口。

    轻轻打开门,越南人就站在门外,脸上冷冷笑着:“我们又见面了。”

    他的目光像两根针,跟丛林里的眼镜蛇一样。

    不知道什么原因,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里反倒镇定了。我淡淡一笑,小声道:“帮个忙,别在这里动手,我们换个地方好么?我不想打扰我妻子休息。”

    那家伙似乎对我表现出的镇定有点惊讶,稍稍犹豫了一下,冷冷道:“好。”

    我心里松了口气,走出去轻轻把门带上。

    我一马当先走在前面,越南人就这么在身后跟着我。

    他根本不担心我逃跑,到了这个时候,我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甚至连害怕的想法也没有。

    我们走到出酒店,来到外面的一片树林。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树林里潮湿冰冷的空气,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青草的芳香。

    我慢慢转身,忽然笑了:“就在这里吧,这里环境不错。”

    越南人看向我的目光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我笑了笑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这里是靖边的烈士陵园,没想到我会死在这里,那我不是也成了烈士了?哈哈……”

    他忽然咧着嘴笑了:“你这上人很有趣。”

    我也笑了笑。

    “我杀过很多人,但像你这么有意思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苦笑:“你这是在赞美我吗?”

    他摇摇头。

    我心里忽然一动:“能再回答我两个问题么?”

    他皱着眉问:“什么?”

    我长长叹了口气,沉声说:“看来今晚我是死定了,能不能让我死得明白一点?”

    他想了想,冷冷道:“我从来没回答过别人问题,不过你很有意思你例外。”

    我目光直直地盯着他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越南人犹豫了一下说:“看看你外套的领子就知道了。”

    我脱下外套,在领子上仔细搜索了一下,果然从左边衣领的内侧摸出一个只有半个纽扣那么大的金属薄片。

    我了然地点了点头:“明白了,微型追踪器,在飞机上的时候你拍了一下,这东西应该是那个时候装的。”我捏着手里的追踪器,然后抬头问:“最后一个问题,能告诉我是谁要杀我?”我苦笑了笑:“等到了阴曹地府阎罗王问起的时候,我也好回答啊。”

    越南人摇了摇头,冷冰冰地说:“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我们都是单线联系的,而且从不打听雇主的情况。”

    我叹了口气,忽然又听他说道:“但是今晚来找你,却是我个人的主意。”

    “什么意思?”

    越南人一步步朝我逼近,目光中已经透露出杀气,冷冷道:“我们有个规矩,收完钱后只出手一次,无论失败或是成功,都绝不会再出手。但是你让我失手了,我的信誉遭到了损害,我只有杀了你才能找回我的尊严。”

    我听得一愣,然后大笑起来,笑声中似乎带着一种神经质的意味。我指着他的脸笑道:“你,竟然是为了找回面子而杀我?”

    越南人的脸阴沉着吼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冷笑了一声:“你们这些杀手不是为了钱杀人的么?”

    越南人摇了摇头:“钱没了可以再挣,可要是没了尊严,根本没法在这行里立足。”

    “哈哈哈哈……”我就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的目光中现出一丝愤怒:“其实我不该和你说这些话的,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很有趣,才跟你说了这么多。”

    我摇了摇头:“抱歉,我真的感觉很好笑,一个冷血杀手,居然和我讨论起了尊严?”

    越南人冷冷地说道:“你的话已经够多了。”

    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坦然道:“不错,你可以动手了。”我忽然自嘲地笑了笑:“动手的时候麻烦你轻一点,我有点怕疼。”

    越南人笑了笑,从口袋里取出一根很细的针,针尖在清冷的月色下闪动着寒芒。

    “这根针是用毒液淬炼过的,扎在身上一点都不疼。三分钟后,你的全身都会被麻痹,什么也感觉不到,连说话都说不了。你挣扎地越厉害,毒性发作的也就越快。之后你心脏会停止跳动,肺部会停止呼吸,直到最后你会因为窒息而死,这是一种安乐死,不会有任何痛苦。这种针十分昂贵,我从来不舍得用,不过对你例外,我要让你享受到特别的优待。”越南人说得轻描淡写,眼睛里却已经现出一丝奇异的光芒。他一步步地朝我逼过来,我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那家伙突然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我感觉腿上微微一疼,随即就是一阵酸麻。我低头一看,那根闪亮的针已经插进了我的大腿里,只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越南人朝后退了一步,冷笑着看着我,就像是在欣赏一场表演,从生到死的表演。

    我瞪着他摇摇头,哈哈大笑了几声,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那家伙看我倒下去,慢慢走到我的面前,蹲在地上认真观察我,他得意地欣赏着我脸上扭曲的表情,跟角上翘,勾出了一丝玩味的表情。

    我瞪圆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脸上的肌肉已经开始僵硬了,嘴巴一张一合地翕动着,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是喉咙里只能发出“喀喀”声音,一个字清晰的字都说不出来。

    越南人得意地笑着,凑到我身边低声道:“你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感觉了么?你真的很幸运,能成为第一个死在我这种武器下的人,这件东西我本来是准备给那些大客户用的。”

    我的嘴唇颤动着,声音比刚才更加细微,更加含糊不清。

    越南人皱了皱眉,身体又凑过来一点,冷笑道:“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感觉舌头已经麻木了?咽喉的肌肉也不受控制了吧?放心吧,那种感觉很快就会过去,等慢慢传遍你的全身,你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我不甘心地瞪着他,嘴唇依然坚强地蠕动着。那家伙咧开嘴笑了,露出满口森白的牙齿:“你想说什么?说清楚一点。你这个人实在太有趣,我真想听听你临死前,还会说些什么有意思的事?”他的沙哑的声音有些低沉,透着一丝得意,还有点恶毒,就像毒蛇咝咝的吐信的声音。

    我忽然瞪大眼睛,拼着最后一口气大吼一声:“去死吧!”

    我的左手猛然抬起,一下子拔出腿上的毒针,像闪电一样朝他身上刺去。那家伙大吃一惊,双手立刻在地上一撑,身体像条鱼一样向后反弹了出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