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七百一十七章 终于有一次

    我的意见消除了,但老板和老板娘对财务经理叶胜萍开始有成见了,认为她会“告状”,挑弄是非。

    我从大通离职后,看到一篇国内三十位知名企业家拜会李嘉诚的文章,李嘉诚的一翻话令我印象颇深更证明了当时自己的反思及时:我们公司一向是以西方的经营模式来管理的。我作为公司的领导,对同事和经营的方针都会掺入一点我们中国人的人情味。当你看到员工对你的企业有贡献,同时对公司忠心并盼望在公司长期服务的,而你也感到他的品格正直,那么你就要留意他,要令到他觉得前途有保障。在信任员工的同时,亦必须有一个制衡制度。如果单凭个人的意愿,觉得某个人不错,就随便任用,最后出了问题,不止害了自己、企业,还害了这个人,如果你早有一个制衡制度,就不会出这个大毛病。

    老板娘对我有成见是我在员工会议上将她同学的事扯到她身上,还有往来会计张涛被炒,我也曾在管理层开会说过:“不管有什么关系,违法乱纪或态度不正者都照样处理,张涛就是例子。”老板娘认为又是针对她,她对我已经有成见了。

    终于有一次,我把老板娘得罪了,弄得老板与我发生较大冲突,导致我第一次提出从臻河辞职。

    那是一次开会,有时老板娘也会参加会议,老板娘在会议上要求必须提供一份编制好的制度给她,我认为一是觉得没必要,老板娘也属总经办,文控中心在分发时,只分发给总经办一份,没分发两份给总经办,老板娘想看随时可以到我那去拿,如果多分发一份,文件数量太多了;二是我有点看不惯她当时颐指气使的那种派头。就对老板娘说:“制度给你一份就不必了,你想要到我那拿就行了。”

    当时我直接拒绝老板娘,我感觉老板娘当时脸就有点挂不住了,第二天,臻总找来李卫,指责我对老板娘态度不好,必须改变这种性格和这种态度。

    马副总的事、老板娘的事,我感觉这段时间老板怎么老指责他,这一次与老板在办公室争执得很厉害,臻总要求我要做下去,必须改变性格,我则是“我平时说话就是这样说,要我改,我宁愿不做”,当时非常僵,我一气之下说:“这样的话,我觉得我干不下去了,我觉得我现在怎么做都不对。”

    臻总说:“不管你干不干,我的改革也会坚持下去,在你进来后,也有一个顾问公司的顾问应聘这个职位,他也非常不错,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他也很关注我们公司。”

    我一心一意对你,别的企业对我暗送秋波我一直不理睬,你居然还藏着个二奶准备扶正,那你就请你的顾问来干吧,老子不干了!我对此非常生气。

    我当下就写了辞职书,说我还是回去lij搞好销售算了,我只想搞销售。老板看到辞职书,让我考虑三天,我请了三天假,思前想后:臻总的个性要强,我的个性也要强,他老要我改性格,改说话语气,这岂是说改就能改的?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有大冲突,与其将来拍着桌子翻脸,不如趁早离开,好好干lij就行。

    做出离开臻河的决定,我非常不舍非常痛苦,毕竟付出这么多,现在产值不断往上走,销售也弄得好,前景一片光明,既能保证销售上去,工厂的货源又搞得出来。而另一边是自己和臻总的性格相似,如果长期这样闹矛盾,终有一天会反目成仇,与其将来成仇不如现在撤了去做销售,而且现在公司好转,臻总却准备后备人员随时接替自己,我感觉一次又一次被这种不信任伤害,那三天我的思维在不停地打架,最终还是决定离开臻河。

    三天后,臻能河问我想清楚了没有,我回答:想清楚了,从臻河辞职。

    臻总一开始以为我是一时说气话,没想到考虑了三天,我仍然下定决心要走,他反倒冷静下来了,反而劝慰我,希望我留下来,臻总肯定我优点多过缺点,只是有些年青人气盛的小毛病,这些改与不改都无所谓,随着年龄增长会慢慢转变的。我就奇怪,怎么王总有时变化这么快?前几天说必须要改,现在说无所谓,前几天的原则,今天马上就可以推翻。不过,既然老板不要求自己这些小毛病必须改,那就算了。

    臻总说:“以后不要再提辞职了,我们将来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都是董事会的成员。”

    我听后也比较感动:“好吧,以后我不再轻易提出辞职了。”

    从那一次后,老板娘慢慢淡出公司管理,后来一次臻总说,老板娘也不懂审计,她到时乱审,有问题没审出没问题倒审出问题,到时闹出误会或矛盾不好,到时招一个审计员就行了。

    之后老板娘基本上就是发发经理们的工资,工厂内部的事也不管了。

    我后来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有些人说:以前老板只管技术,马副总经常要向老板娘汇报,很多事基本就是听老板娘的,如果我没这么强硬,就会变成第二个马副总。

    老板娘淡出管理层后,我与老板娘没有再发生冲突。

    ……

    又是开会,好不容易在工厂捱到下班,散会后又拨通了子寒的手机。

    “小洛……”很久之后,子寒才接起电话。

    “做饭了么?”我想她应该回家了这个时候。

    “在做啊!”估计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还没做好的话,你别做了,我从餐厅这边捎点回去。”一边说我一边走向工厂的餐厅。

    “哦……其实也快做好了!”子寒才找到感觉的样子。“你要过来啊?”

    “你想吃什么?!”餐厅的饭还是可以的。

    “随便吧,那我不做了!”

    “那你等着吃现成的吧!”

    到她家的时候,她正将自己舒服的蜷缩在沙发上抱着一本书看电视,

    她绝对是属于那种会享受的女孩子,除非逼到份儿上,要不然才不会把那些所谓的忧伤哀愁挂到脸上,也得益于她的这种无所谓的性格,一切都很淡,世界上发生的太多事情,她都不放进心里。她说过,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最好与她无关。

    “看看带的什么好吃的!”她招呼也没打,直接奔着我手中的午餐。

    “估计都是你喜欢吃的!”把东西递给她。

    子寒在茶几上将那些袋子一个个的提溜出来,在找她想要的好吃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一样,不管是出门打酱油还是参加宴会都要精描细抹,而在家里则永远不施粉黛的随意。

    头发就那么随意的找了个卡子固定在头顶,衣服也是随便找那么一件永远不会穿着出门但有非常舒服的料子的,脚底则吸啦着一双呆着卡通图案的粉红色拖鞋,除了眼神还是一样的外,其他的基本都找不到离开家后的女人的影子。

    “早就下班了?”我坐在沙发上。

    “恩!”子寒头也不抬,两个指尖夹着一个虾就往嘴里放。

    “王总呢?电话打不通!”子寒说。

    “在公司吧!”我说。

    “你们没事儿了吧?”子寒一边嚼着,一边扭头琢磨我的话。

    “谈不上有事没事!”还是那个回答,除了这个,我实在找不到更合适的回答了。

    大概子寒对我的这个回答不是很满意,因为里面没有她想要的信息和结果,但又一时找不到接下去的话。

    “小洛,我求你件事行么?!”子寒放下筷子抬头看着我。

    “什么事儿?!”

    “你能不能别跟王总别扭了?我看她这段时间都不正常了!”

    “我没跟她别扭啊!”我心虚道。

    “那你干嘛跑外面住?她现在正是需要别人陪的时候。”

    “虽然离婚了,可我压根没同意离婚的事儿!可是当时王霸天逼着……”我顿了顿,感觉还是直接说出结果来更省事儿一些。

    “这个我知道,但……”后面的话,子寒没说出来。

    “所以,我说没答应真的离婚。”

    “虽然不想离吧,但是你们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子寒,有些话我很想对王华说,但她对我的那种排斥让我实在说不出来,我知道连续的这几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甚至我都感觉她的性格又变回了原来没结婚前的样子,这些都无所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但她根本就不接受!”

    “我觉得有很多话你都没有说出来,我这么说你别不高兴,王总给人的印象是高傲冷漠,可是你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更加的高傲冷漠的,所以更多事情是王总都在猜测你的心思,这几天她给了我不少短信,我认为她心底里还是期望你能对她放下架子说点什么,哪怕是安慰几句也好。你不同意离婚只是个结果,但女人更注重的则是过程,你说呢?!”

    “也许吧!”我在咀嚼着子寒对妻心理的剖析。

    “王总毛病也挺多的,尤其爱干净,她的东西很少让人碰。尤其是……那个方面,要不我给你短信看看吧?”子寒要表达的意思大概是因为男女有别而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掏出手机给我看。

    我接过子寒的手机,收件箱里基本都是魔女的短信,大概有几十条之多。

    我找到了子寒所要说的那条短信,很长。

    ‘……我接受不了他跟别的女人上床这个事实,一想到他曾经进入过别的女人的身体,我就想恶心,想吐,他现在碰我任何地方我都觉得受不了,看见他我都想把他弄到马桶冲下去的感觉……’

    “小洛,我想这些你可能没有注意到,王总也不会跟你说的,我告诉你的目的是让你知道,如果你有什么话要对她说的话,也许能帮你点什么忙!”子寒打断了我的思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