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七百一十五章 我只想要你

    然后就是哒哒哒下楼的声音。

    坐在床上,看着那个大大的行李箱,心里五味杂陈。

    她已经不打算原谅我了,如果有打算原谅,那么她不会坚持这么久的,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当然,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不可能让她走,但现在已经是阻拦不了了,楼梯间里没有了她熟悉的脚步声。

    我没有帮她去提那个行李箱,而是转身下楼。

    楼下,她站在阴影里,静静的等待着。

    “你别走了,我走行吧?你上楼!”我轻轻的虚掩了楼下的防盗门,顿了顿。

    她看了看我没说话,仍旧在那里站着。

    “先上楼吧,别冻着。我去买吃的,回来再说!”我拉开了防盗门,意思是让她上楼。

    她想了想,大概也是因为我没有把她准备好的行李箱拿下来,反正不管怎样,她上去了。

    我买了一些吃的回到家里,她叠着腿坐在一旁,外套仍旧没脱,鞋子也没换,行李箱就放在一边。

    或许她自己尝试过,自己大概拿不动,所以在等我回来继续她的倔强。

    关上房门,将热食物放在茶几上,我坐在了妻的对面。

    “我给你倒杯水吧!”这让我想起了魔女曾经跟我在这里的对话的镜头,不过不同的是那是她给我倒的水。

    饮水机里的水好久都没动了,她一直不建议喝那样的水。

    暖瓶里的水都不热,也好几天了,所以,只好重新装水后打开一旁的烧水壶。冰箱里也什么饮料也没有,刚才在超市买的,居然没有买饮料……

    对于我的这一切,魔女始终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在那静静的坐着,目光集中在一旁的什么地方。

    “我们谈谈吧!”我掏出烟,吸了一口后。

    “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良久,她才平静的说。

    “你别这样!”我弹了下烟灰。“不管有什么事,都说出来,这样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你说呢?”

    “我们除了离婚还能有什么可谈!”

    “你这样有意思么?!”我叹了口气。“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说……”

    “行了!”妻打断了我的话。“我已经死心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没要求你什么东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还想怎么样?”

    “我什么也不想要,我只想要你!”我大叫道。

    她哭了。

    “你别这么犟好不好?你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我好好去鑫皇帮你行吗?”

    “不用你管!”她冷冷的抹去眼泪。

    “不用我管?那你要谁管?这个时候谁能帮你??”此时,恐怕能让她听进去的只有这些理智的分析了。

    她啜泣着,不做声。

    我掐灭烟蒂。“还有,你的意思是真的离婚是吧?那我告诉你,我不同意!”

    “离婚证都拿了你凭什么不同意?我都这样了,你还想要怎样?你也太欺负人了吧?!”她的啜泣开始变得嚎啕大哭。

    我伸手向她想要帮她擦掉眼泪,她用力的打掉我伸过去的手,自己去擦。

    水开了,我泡了杯绿茶在茶几上放到魔女的一边。

    “喝点水吧,今天你都没怎么喝水!”为了打破沉默,我开口。

    “你别假惺惺的在这恶心我!”妻抢过话头。

    “好,我恶心你行了吧!”

    “你要是个男人,你就痛快点!这么黏黏糊糊的算什么啊?”她有些激动。

    “我说了我不同意!~”

    她被我呛了回去:“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之所以还回来这里是因为我住惯了这儿,而且我也不喜欢听我父母的唠叨声。”

    沉默。

    墙上的石英钟独自发出声响,玻璃杯里面的绿茶静静的悬浮着,偶尔会飘起或者沉下。

    “杨天你说你这样有意思么?这么耗着干什么?”魔女在长时间的沉默后换了一种相对平静的语气。

    “我没跟你耗!”我辨白着。

    “你问问你自己,你脑子里还有这个家么?”

    “我怎么没有?”

    “还怎么没有?你现在心里想的都是什么?你还有什么你还有?天天除了苏夏就是苏夏!你还有什么?我还在你心里么?你问问你自己!”

    “行了,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什么叫过去的事儿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算是第一次听你承认,你瞒了我这么久了,连一个正面的回答也没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她的激动再次升级。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没找她了。你别上升高度!”

    “行了吧!别拿那些乱七八糟的词儿来修饰你了,还上升高度,我上升什么高度了?我说的不对么?”不用看她,也猜得出她的表情了。“行了,你也不用承认了,反正现在我也不打算追究了,我们没有将来。”

    “没有么?你发火做什么,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说?”

    “是,你是没冲我发火!不就是正好赶上苏夏的事了?是你不对在先,要换作平常你不发火!?你觉得有可能么?这么长时间了,我不了解你?我工作忙,是你的借口?”

    “反正我没怨你!”魔女的话是对的,如果没有苏夏的这件事在先,那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会对她产生多大的抱怨,打一架是肯定的,至于大小就很难说了,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低着头的,代表着自己默认。

    “你怨不怨的你自己知道,我不跟你计较了,对于苏夏我也不追究了,我现在成全你,你想怎样都可以,我要求不高,你远远的滚了就行了!”她又旧话重提。

    “我说你能不能不说这个?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不同意了么?”

    “杨天,你可真是个……”妻不知道想用什么词汇来表达她心中目前的那种怒火。

    “我是什么都无所谓,你好好的就行了。”

    “你少来吧!现在假惺惺的说这些你不觉得恶心么?是不是苏夏不要你了?你现在又回过头来巴结我?我告诉你,不可能了!”魔女重新叠起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你瞎琢磨什么呢?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对她的这番话我有些不服气。“你觉得你自己很大能耐是不是?就鑫皇现在的情况,你怎么做下去?你们家族全都闹开了,公司也全都开始散了,一旦有个万一,有我在起码都帮得了你一写。”

    “你……”她对我的态度显然很不满,但一时又找不到话,被搪塞沙发上。

    “行了,我现在跟你说什么也多余,你自己看着办吧!”半晌,她又恢复了平静,只不过多了一份超脱的无奈。“你也别打算我跟你过下去,我在你心里早就没位置了,我很清楚,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做个了结,你自己考虑吧!我是一定会住在这里的!要么你走,要么我走!”

    说完,她离开了沙发走进卧室,只留下我还有那杯一直都没有动的绿茶独自在茶几上。

    刚点上的烟还没抽完,卧室的门又重新打开了,她站在门口。

    恨恨的瞪着我。

    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可又没开口。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同意!”良久,她才开口,但言语中和表情上完全没有给我留面子的样子。

    “为什么?”我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回到烟头上。

    “你是觉得这个时候跟我离婚别人会说你……落井下石是吧?”她带着轻蔑的笑,似乎终于看穿一切的样子。

    “什么叫落井下石?你这词用的也太不靠谱儿了吧?”

    “不是么?你老婆公司出事,这个时候你离婚别人不会说你怎样,但你不离婚别人还会夸你是个好人不是么?”

    “你是想说我正好找到台阶了吧?”懂了,所以轻笑了下。

    “就是!你可谓名利双收啊,又娶媳妇儿又过年的,是吧?”她向来是辞不达意。

    “我说你都是什么思维逻辑?~跟我生活了这么多年你就用这么几个词儿来概括你当初的选择么?还又娶媳妇儿又过年?”实在话说,她这种态度我也是头一次见,不知道这气到底该怎么生。“我不想跟你吵架,对于你的想法我只能说对了一半,现在你这种状态我也不想跟你说了,你先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我掐灭了烟,起身离开客厅。

    卫生间里,我站在大大的镜子前面。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自己怎么会走到这样一条绝路上来了?

    真希望这是一场梦。

    我想问问镜子里的自己:你后悔么?

    可那有什么用呢?

    自欺欺人而已。

    客厅里魔女收拾的那个大大的行李箱,还在沙发的旁边。

    我将它挪到了主卧室,重新把她的衣服拿出来,该挂的挂起来,该叠的叠起来放回到原先的衣橱里。

    阳台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整理了下,最起码跟烦乱的心情比起来这样看着还舒服点吧。

    心情不好的时候整理下家里,也不失为是一种很好的释怀,手里有东西忙活着,总比呆呆的坐在那里胡思乱想要强的多。

    当然,在这期间,我也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她大概又是一夜未睡,我不理解她的这种坚强到底是真是假,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印象中和现实中她都是很少去做一些违背她习惯的事情的……

    一大清早,魔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夹了一支烟。

    她不怎么会抽,充其量也是点着了放在手里而已。苏夏会,子寒会,比苏夏和子寒狂傲冷酷的她,却不会。

    “我的箱子呢?”我刚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她的话叫住了我。“给我拿出来!~”

    索性脸也不洗了,我折回卧室拿了东西后,又坐到她的对面。

    “我问你箱子呢!”她提高了声音。

    “你不用找箱子了,不就是还要走么?”点了支烟,我准备说出我的决定。“你也不用走了,至于为什么昨晚我已经告诉你了,相信你也能明白。你不想跟我在一起,我理解,但你还是在这里吧,最起码这个房子是你选的,所有的东西也是你挑的,住着也方便,我走就是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