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七百零六章 你自己回来?

    车子慢慢的游荡在路上,刻意的自己没有快开。隐隐的,自己有些害怕去到那里。路程并不是很远,很快也就到了。天气热的缘故,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大门锁着,是从外面上的锁。

    记忆中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这是别墅啊,关门都是里面上锁,为何是外头上锁的?这种情况实属意外。下车,犹豫了很久我按下了王霸天的手机。

    无法接通。

    可能家里出什么事了,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兆。

    从电话里翻出魔女姑父的电话。

    “你在哪儿?”没什么礼貌了,我径直发问。

    “你在哪儿?”一股火药味儿。

    “我来找王华,这边怎么锁着门儿啊?”没敢接她的招儿,心虚。所以,降低了声音。

    “你还好意思来啊?”经过了好半天的沉寂,突然间有些刺耳的声音从话筒传出。

    “出什么事儿了?”话说出去后,有些后悔,这等于是自己打自己耳光。“我是说家里出什么事儿了?电话都打不通。”

    “你还好意思问呢?都是你害的!”冯永降低了声音,大概是什么人在他旁边不方便。“我们公司,你过来吧。”

    随即,他挂断了电话。

    开车返回这个城市。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路上的车辆比较多,或许是由于自己心里老琢磨着事情,所以注意力不是那么集中,不小心闯红灯了。

    这年头交警叔叔厉害啊,被拦下来罚款了。

    到达鑫皇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到了鑫皇某个办公室,不见到冯永,却见到子寒就站在窗户边上,王华在一旁的角落里坐着。

    推门的声音使子寒猛地一回头。

    上下打量了我有那么七八遍。

    “我那伟大的陈总啊!”子寒阴阳怪气儿的叫了一声。“你可真行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怎么接这个话茬,所以没做声,静静的矗立在门边上。

    子寒颠儿颠儿过来围着我转了一圈。

    “你就空着手儿来啊?!”子寒把手职业性的插在外衣口袋里,拿出一副失望加挖苦的神情。

    她平时就这样,如果我没什么,她也什么都不会说我,很顺从。一旦我出了什么错,她也就喜欢挖苦我,嘴巴挺厉害。

    “那你想吃点什么?”我也意识到是该拿点东西堵堵她的嘴巴,虽然基本没什么用。

    “你不知道现在都到饭点儿了?你老婆一天都没吃饭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问问,天天就跟那个什么苏夏鬼混,我早就说人家不是正经人,别看整天人模狗样儿的跟真的似的,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她的嘴跟机关炮似的不停的嘚啵。

    “子寒!”王华在一旁似乎也听不下去了,呵斥了她一声。

    “王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他?!”

    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近找了个位子坐下,习惯性的掏出火机在手上把玩儿着。

    “这不许抽烟!”还是子寒。

    “我没抽,玩儿打火机呢!”我解释着,顺便看了看子寒那张漂亮但有些狰狞的面容。

    “我都懒得说你了!”子寒白了我一眼。

    子寒看出来了啊?我心想。

    “我说陈总啊!”子寒换了副口气,有些认真。“你说你……我就搞不明白你,你说那个苏夏就那么好?你想学人家都是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你倒好……”说到这儿子寒卡了壳儿,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番论述有些不大着调。

    我想笑,但也不好意思笑,要不然能惹来更大的麻烦。

    “王总除了不上班有点忙挤不出多少时间,哪点儿比人家差啊?苏夏是什么呢?和我一样,都是那个出来的。我不配你,她也不配,为什么你就不喜欢王总?非要跟那个女人厮混到一起!?”

    “子寒,别说了!你们都回去吧!”王华说道。

    原本的训斥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三个人都坐在凳子上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我站起身,走到王华的旁边。

    她的手机就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我拿起来看了看。

    处在飞行模式上,怪不得打不通。

    “先去吃饭吧!”放回手机,我坐到王华旁边。

    魔女没有理我,转回头望向窗外,从窗玻璃的镜像里,我看到魔女眼睛红红的并开始啜泣。

    看的出,她今天没有惯例的打扮,甚至头发都有些散乱,或许是昨夜根本就没有睡觉。

    “杨天来了?”伴着推门的声音,魔女姑父走了进来。

    “啊!姑父。”一时间我还没有从那种尴尬和思绪中调整过来。

    姑父和子寒出去了,也许,他们是在有意的为我和魔女提供一个空间和机会吧,我这么理解。

    真到了两个人面对的时候,自己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按理说,自己应该认错,可她的性格,让这个过程变得艰难和复杂。

    现在似乎所有的结果都栓在我的嘴巴上……

    长时间以来,在很重的压力下,自己在冥冥中一直想着婚姻的事情,却又考虑到我和王华爱情的未来而迟迟的没有给自己一个最终的决定,担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所以自己就跟自己这么耗着,耗到哪个女人都对我完全失望。

    可如果不离,自己不敢想象我们之间那么大的裂痕,那么大的压力,将来怎么跟王华过下去,这也是个问题。尽管用魔女的话说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但魔女已经在我的心里面扎了根,想忘掉是根本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面前的问题,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就像是一个机会,带刺儿的机会。

    要和好,我就要重新开始追求王华,过程坎坷,成功与否暂且不知。如果成功后,我还是需要过那个压力无限大的日子,就像几座大山压在我的身上,令我动弹不得。

    放弃了,那么结果是经过一番吵吵闹闹和一番稀里哗啦的大吵,最后各自寻找各自的轨道。想想都让我起鸡皮疙瘩……逼着我忘记王华,丢掉所有关于她的东西,也包括记忆和幻想,然后过一个人的日子。

    毫不隐瞒的说,我更倾向于前者,压力多么的不可理喻可我还是离不开她。没有她我已经是具行尸走肉,也真因此,从魔女姑父和子寒出去这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我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除了抽烟外,连腿都没有挪动。

    或许,王华在等我说什么道歉或者认错的话,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一声不吭,她的心理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看着墙上的钟。

    推门的声音,是冯永。

    当然还有子寒。

    子寒一个箭步从冯永的身后窜到离我不远的面前,一脸的怒气以至于让我不用面对就能感受到。

    刚要张嘴的子寒让魔女制止了。

    “杨天,先去吃饭吧。”魔女姑父一脸的微笑,尽管那有些勉强的真诚。

    “哦。”我答应着,这算是给了我和魔女两人一个台阶。

    我从凳子上站起身的时候,魔女并没有动,只是从旁边桌子上拿过她的手机看看时间,也许她所关心的是她的事业了吧。

    余光里,冯永朝子寒努努嘴,是魔女坐的那个方位。

    很明显,她让子寒去劝动魔女跟我们一起下楼吃饭。自己有些逃离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心态。

    电梯旁。

    我静静的注视着那微弱闪动着的数字,闪闪停停。

    冯永站在一边,似乎想说什么,又似乎是没找到合适的说辞,比欲言又止还来得难受。

    “我知道一个地方,在河边,那里的鱼做的还不错。”终于,姑父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得出眼睛比刚才亮了些。

    “随便吧,吃什么都行。我请你们吧!”有些无奈的结果话茬,顺便在脸上随便堆积了一个笑容。

    “不用,我请吧,咱们好好喝点儿!”魔女姑父感觉这个话题似乎比较能够继续,所以声音上也大了些,但能听得出真诚。

    我继续了那个无法命名的笑容,不必要在这里做接受和拒绝的言辞,自己也不习惯这样。

    大家走向我的车子。

    “我来开吧?!”冯永商量的口气。

    我没拒绝。

    我坐到副驾驶那边,望着窗外。

    鑫皇的停车场就在楼前,诸多的法桐将停车场和步行道间隔开来,低低的指引灯幽幽的亮着,为驾驶者和步行者区分着道路。

    快要过晚饭的时间了,步行道上,人们总也来来回回的在溜达着,偶尔有几个调皮的孩子滑着旱冰鞋从面前嬉笑着穿过。

    冯永并没有上车,而是围着车转了几圈,似乎是在寻找他所中意的某处。

    许久之后,冯永才打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来。

    “啧,这车就是白色的好看,前面也有辆,是个银灰的,不如这个白的好看,尾灯真漂亮!”冯永的话似乎是在有意的讨好我,不过采用了间接地方式。

    “你要喜欢,就开两天吧。”我还是报以那个笑容,顺手递给他钥匙。

    “你舍得啊?你舍得我就不客气啦?!”冯永笑着的表情。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你就开我玩笑吧姑父。你看你的车子是哪个级别的,我无语了……”

    “哈哈哈,开惯了轿车,挺喜欢越野的。”兴奋地表情出现在他脸上。

    发动了车子,冯永熟练的在法桐圈出的道路上拐着,直到出了鑫皇的大门。

    车子行进在新建成的沿河路上,天已经全黑了,城市建造者们用灯光和绿色将这里打造的的确是很漂亮,但也许是因为自己心理的缘故,总也感觉比不上单独和魔女开车时城市的风景。

    我和冯永基本上是一路无话,当然,原因在于我对冯永答白的些许应付,这让冯永多多少少的有些不好下台,所以在车上就这么沉默着。

    cd里,还是自己原来听的那些音乐,倒也不是音响效果有多好,只不过两个人的沉默使得杨坤的那首《月亮可以代表我的心》更加的深邃和沉静,也更加能让自己感受音乐中所传递出来的那种复杂的心绪和忧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