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下套子

    胡珂好像记得起了什么,转身站起来走到床头柜。拿着一个盒子过来给我:“是我先买的,后来李靖知道了之后,也买了一块。”

    牙齿形状的玉。

    我琢磨着戴到哪里呢?戴在哪儿魔女都看见啊。

    胡珂说道:“我知道你为难,我不让你戴。你就放在你床头,好吗?”

    我点点头。

    抱着她跟她傻言傻语了一个多钟头,我才回了房。打电话给魔女,我以为她在监听。心存内疚说道:“魔女,我回来了。”

    她说道:“我正在看着你的博客,写的诗和文章都挺好。为什么没有照片呀?”

    听起来魔女今晚的心情挺不错,我说道:“放照片上去,显得形单影只。正打算放你的上去。对啊,我们没有合过影呐。回去了我们去照几张好看的照片呀。”

    魔女说道:“好啊。我们去照艺术照,婚纱照。都照了吧,要不以后大肚子了,可不好看了呢。”

    “你真打算……要这个孩子?”

    “你不想啊!”

    “不是,我怕累死你。”

    “不要紧的了,你回来后,我们商量结婚的事情。去见见你的父母,定日子……”

    我点点头:“那成啊。”

    魔女叫道:“这里你为什么加密码了啊?”

    “哪里?”

    “那个……那个你别看了……那个东西……”

    “不要!你偷藏了哪个女人!为什么不给我看!”她在电话那头嚷道。

    我说道:“里面是一个漂亮女子的照片,所以……我怕你看了……”

    “那我不看!”她直接挂了电话。

    我只好打了过去,响了好久她接了:“你欺负我!”

    “我怎么欺负你了?”我笑道。

    “你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就算了……你的空间我看一眼都不行,又不是要你删掉。”魔女伤心地说道。

    我说道:“你输入密码,林花夕拾的拼音。”

    她输入了:“啊!真的开了锁。怎么都是我的照片?全是我的照片?不是说一个……”

    “那个漂亮女子,就是你啊。”

    王瑾咯咯笑了起来,如银铃般悦耳。

    “这是什么?”

    我不解道:“什么是什么?”

    “流水落花心情不老。凉气氤氲,微雨淡烟在阴壑的空气里化作轻愁,闻听窗外淡雅的清风,感受岁月浓重的呼吸,我看见时间呼啸而去,只留一路风尘湮灭美丽的过去。携同所有悼念青春的落叶,倾听一种呼唤,飘落的花,一个杂糅的季节,喜悦与伤感同在,期望与失望相间,生机与衰亡粘连。就这样,站在人生舞台上,一个人,行于萋萋芊芊苍苍蓁蓁间,在旷野里独自牧放着悠远的笛声……罡风凛冽,我于是换一种欣赏的眼光品味浮光掠影里的苦涩。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拆开红笺小字倾听远方的歌,看炊烟袅袅,在孤独中遐想,问君能有几多愁……”

    “这是那时候你不理我,我晚上在电脑前敲打出来的文字……”

    魔女惊讶道:“写得很不错呢……你还放了我照片?”

    我拿着魔女一张在竹林取景的照片,放在这段文字的旁边,意蕴悠扬。写了还有很多,这些优美的文字与美女佳人凑在一块,绝了……

    “死样!看不出来你还懂得写这样的东西。”魔女嗔道。

    “那当然,我以前大学时,是文学社诗歌社的社长。参加了好多个社团。”

    “那你还写了什么?”

    我说道:“等我有时间了,把我们的故事写成文章,贴到新浪上。让更多人分享我们的幸福爱情故事……特别是激情戏,跟你的激情戏。你知道吗激情文学我写得特拿手!我就专门侧重写与美女总监的激情戏。”

    “好啊,你写也行。不许有别的女人的名字才行!对了小洛,你会画画,为什么不给我画啊?”

    “都没有时间呢。”

    “我不管。你在敷衍我……”

    “魔女。自从那次我的手受伤之后,画出来的画越来越难看了……”若不是手受过伤,现在我画魔女,一定栩栩如生。

    “你还会吉他?”魔女突然问道。

    我愣了半晌:“这……谁跟你说的?”

    “李靖。我瞪他一眼,他什么都跟我说了。”

    我说:“这小子……也太不道义了。怎么那么贪生怕死啊。”

    “可我没见过你的吉他呢?”

    提及了伤心事。牡丹走后,我就发誓再也不拿起吉他了……

    当年,追求牡丹是用漂亮的诗歌和吉他搞定的。牡丹走了以后,我发誓再也不拿起吉他,就真的没有摸过。手上弹吉他磨出的老茧也早就没有了。

    写诗歌,也很少。就是跟魔女冷战的那一个多月里,实在憋得慌,爬上博客写下了好多篇短文,抒发郁闷。

    “杨锐,我问你话呐。我没见过你吉他呢?”魔女又问道。

    我笑道:“呵呵,没兴趣了嘛……玩什么最终都会腻的。青春年少,现在成熟了,不喜欢那时候的玩意了。”

    魔女说:“你回来了,你给我弹唱几首歌啊。你一般唱那种歌啊?”

    我说:“水木年华的,大学时很喜欢。你想听欧美也成,加州旅馆吧。可我唱得不好听,不过吉他弹得还可以。那么多年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

    “我不管!你回来了,给我画画,给我弹吉他,给我唱歌,给我写诗。”魔女野蛮的说道。

    “好的老婆。”

    “谁允许你叫老婆了?单方面签结婚合同啊?那是无效的。我还没点头签字呢。”

    “对了……我还买不起钻戒,也没钱去承办你梦想中盛大华丽的婚宴啊。”从美丽的幻想中醒悟过来,现实还有这么多道沟沟坎坎。

    “没事的,回来了再谈。我想去买套新房子……以前逼着王华山给我买别墅,就是想知道他心里还有没有我。人家说,当一个男人口袋里只有一百块,舍得为这个女人花两百块钱,才是真的爱这个女人。莫贱人不就曾经偷了家里几万块钱全部家产给了他老婆吗?像那种,绝对是真爱。王华山有这么多钱,我只不过开口要一栋两千万的别墅,他都不愿意给……你怎么了?干嘛不出声啊?”

    我呵呵呵了几声。只不过两千万而已啊……我直接晕过去。

    “魔女……结婚的事情,能不能再考虑考虑。”

    “怎么了?你是不是不想娶我?”魔女突然紧张起来。

    我哪会不想娶呢?我是如此深爱着你。作家三毛曾说,世界上难有永恒的爱情,世上绝对存在永恒不灭的亲情,一旦爱情化解为亲情,那份根基,才不是建筑在沙土上了。只有结婚了,成家了,把你变成我的亲人。我和虚无缥缈的你的爱情,才是真实拥有。可是我们现在距离还是如此遥远……

    魔女问道:“你是不是……我说钱了你难受?”

    “是有这么一点。”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是有这么一点!你就别再考虑钱的事情了……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我们不分彼此,好么?好不好!——杨锐你给我一个回答!”她生气道。

    “你别发火……身怀六甲了还这样发火。而且,你还上,辐射可不好。”我急忙说道。

    “杨锐同志你别给我岔开话题!我问你话!好不好?”魔女严肃了起来。

    我点头道:“是。好的。”

    “我不可能再去堕胎,我怕影响以后。你回来了,我们去看看房子,找一套大房子。请几个保姆,接你父母过来。你妹妹呢?妹妹也接过来吧。找个最好的学校……”她在她自己美丽的憧憬中自言自语……

    我只是一味的笑着,心绪烦乱。

    “你怕我生了孩子,不漂亮么?”魔女问道。

    我说道:“怎么会呢?我心目中的魔女,美得无以伦比。跨越了生命的时空,永远具有鲜活的生命力。”

    “又油嘴滑舌……好了先这样。明早我还有个会议开,你回到家先休息。后天正式任命你为市场副总。”

    我原本打算要自己买房,买戒指,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再向魔女求婚。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把我的计划打得措手不及……

    躺在床上抽着烟,却丝毫未感觉到一丝舒服。烦躁不已且郁闷十足,我讨厌现实的差距。只能塞得进魔女柔情的画面,这是我能让自己能尽快平静下来唯一的方法。烟雾赖着,不走,亦如我的烦躁,挥之不去……

    一大早李靖就狂按门铃,把盒子给我郑重其事地说道:“一定要帮我送到子寒手中!”

    说完转身潇洒地走了,我叫道:“哎,起码也祝我一路顺风吧?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干嘛要祝你一路顺风?你肯定会一路顺风。就这样!老子今天是副总,赶着去践踏别人呐。”他对我阳光灿烂的摆摆手。

    胡珂收拾好了所有东西,过来也帮我收拾了。

    胡珂笑得很甜,我刷牙出来的时候。她轻轻抱住我:“昨晚我梦见你了……”

    “是吗?那我们是在做什么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