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漂亮女上司

第九十五章 阴谋?机会?

    一行人进去了,子寒拉了我一下,我看了看身上的这套拍广告拍得脏兮兮的衣服,假如进去后恰巧苏夏也在,那不是丢死人了?我把墨镜戴上了,帽子也戴上了。就是苏夏看见也认不出我来。

    那晚我来的时候是凌晨,餐厅已经打烊,宁静的雍容华贵。现在正值黄金时间,偌大餐厅里几乎座无虚席,幸好,领队已经打过电话预约了。我们进去就在预约的位置上坐下了,与此同时,预约时点好的菜也跟着上了,我狼吞虎咽了起来。子寒温柔的帮我打饭,帮我舀汤。

    豪华宽阔的餐厅灯光渐渐暗了下来,彩灯慢慢的亮了起来,射灯把舞台上也照亮了,舞台上一个女子柔柔曼曼上台,唱了一首徐千雅的‘彩云之南’。嘹亮高亢的歌声激荡听众的神经,目瞪口呆的观众傻乎乎的望着美丽的女子,心情激动犹如落入仙境之中。

    一首歌唱完,台下用餐的听众傻了半分钟才一齐爆出热烈的掌声。女子用美丽的声音嗲嗲说道:“这首歌曲,送给一位姓邢的大帅哥。”

    我身旁的子寒也禁不住赞扬道:“这女的声音好优美动听。”

    是了!是了!那个女的就是苏夏了!!!

    她一袭裙,款款往我们这边走来,我连忙把墨镜挂好,帽子压低,低着头狂吃饭。子寒看出了我的紧张:“她是不是开红色奔驰那女子?”

    我点点头。

    在这儿用餐的客人很多人都和她打招呼:“老板娘好!”

    苏夏走到我身后,坐在我们身后那一桌上,和我只隔了一个身位,这一桌的人,西装革履着装不凡,非富即贵。苏夏嗲嗲的对着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邢大哥~~~,你说~~~,我唱得~~~好不好听啊~~~~?”

    “好好好!哈哈哈哈……没想到‘翡翠宫殿’的老板娘,才绝啊!”姓邢的中年男人一边笑一边举起酒杯敬苏夏。

    我坐在苏夏身后,微微一侧身子,。

    “那么……邢大哥,还想不想要听了啊?”

    “要!要啊!”

    ,让我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那种感觉,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中,用力往下吞还卡得越来越疼。

    我们桌上一个见多识广的人小声说道:“那个男人,就是我们湖平市的副市长、公安局长邢达,女的,是这儿的老板娘!”

    此话一出,桌上的所有人都兴致勃勃起来,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翡翠宫殿’老板娘的八卦。

    我则斜靠着,偷听偷看着他们的对话,苏夏巧妙的运用着自己的身体语言,右手端着酒杯回敬邢达,

    “放心!老板娘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找我!‘翡翠宫殿’的事,就是我的事。这样,满意了吧?”邢达坚决说道,膝盖还不停的摩擦着苏夏的大腿。

    柔和的音乐响起来,客人们纷纷上舞台跳舞,邢达向苏夏抛了个眼色:“好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

    苏夏心领神会,跟着邢达缓缓起身。

    我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驱使心中的郁闷,苏夏刚走出了几步,突然猛回头过来看着我,我慌张着端起碗遮住脸吃了起来。苏夏定定看我几秒后,我戴着墨镜和帽子,可能她看不出来我是谁,转头跟着邢达到舞台上跳起了舞。

    我想过千种万种与她若是能再次相逢的场景,偏偏不会想到会这样再次见到她,心里的那一层相思的波浪成了苦涩的海浪涟漪泛开来。

    芸芸众生,谁会是谁永远的谁,不过谁是谁的匆匆过客而已。我是个寂寞的人,总是会用心的记住自己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于是与她们分别后,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每一个在我生命中出现的人,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一遍一遍数自己的寂寞。

    过了好些日子,这些日子里,虹姐也经常约我吃饭,我总是找一些奇奇怪怪的借口拒绝了。阿信说得对,我和虹姐、苏夏这些人,有很大区别的,我们身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就像两株开在不同花盆里的花,由于土质和营养的不同,注定要成为两类人,无论把谁移植过去,都不会旺盛地成长。

    再说,如果你爱的人不爱你,你一定要坚决地分离,毕竟,离开好过懦弱的纠缠。我曾努力过,我现在也不是认输,可我实在看不得她走上那些有钱人车上的样子。我每天都要找事情给自己忙得筋疲力尽,宁愿不见她,不想她,慢慢的让她在我脑中模糊掉。就当自己从没喜爱过她。

    如果,能和自己爱的人心心相印,有没有人愿意放弃物质的诱惑?

    如果,能和自己爱的人携手到老,有没有人愿意忽略金钱的存在?

    女人的答案是:不能。

    所以我也不想去做无谓的挣扎了,人生,顺其自然吧。我这种单相思的感情,可以用来去匆匆形容。仔细回想,生活中不乏这样轻易就沦陷在感情中的痴男怨女,甚至有意无意给自己的痴心加上几分悲**彩。似乎用尽一生之力去爱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取代那个人在自己心目中留下的位置。实际上,只需我们再长大一点,再成熟一些,终于会发现,那些过去只不过是自己生命中一朵小小的浪花,当时泛起涟漪,事后总会平息。就这样不见了虹姐许多天后,我也没了之前的疯狂思念,脑袋也没那么多紊乱了。

    虹姐约了我几次,见我无动于衷后,渐渐的,我见那个金融部的经理来接她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周六,虹姐发了个短信给我:‘你好吗’。

    ‘嗯,你呢?’我回到。

    ‘谢谢你帮了子寒那么多,我想请你吃饭,我知道你一定会拒绝,你是不是又讨厌我了?不管你来不来,我都会做好饭在家等你。’她给了我这条令我柔肠百转的信息,。我那颗坚决了好多天的心,动摇了起来。

    我考虑了好几遍,算了,还是去参加另一个有意义的活动比较好。这几个月,每个月我都会从工资拿出两三百块钱来捐给贫困儿童助学基金会,就是今早,基金会一个负责人打电话来告诉我,让我今天去参加一个贫困小学的捐助仪式。

    上了基金会包的车,我去了那个偏远的穷困小学参加了捐助仪式,我以为就是那么一些捐助的好人和一些基金会的人去而已,谁知去的人还真不少,有很多有钱人都是开轿车去的。

    那些捐钱多的,上那个贫困小学的旗台去讲几句话,我们这些捐少的,就负责拿着书本,笔记本,钢笔圆珠笔,衣服,盆等学习用具生活用具发给小孩子们。看着这些面黄肌瘦大山里的孩子自觉排队领到一支笔一个盆后兴高采烈的模样,我觉得我真的比他们不止幸福了一百倍。

    有一个小女孩,长得特别可爱,水灵灵的大眼睛,梳着两条羊角辫,脸圆圆的,稚气的抬头看着我,我把东西发给她后,忍不住蹲下来在她脸边亲了一下,看着她那带着一丝恐惧的模样,我笑了,摸了摸她的头。

    苏夏女神,在我毫无知觉的瞬间出现在我眼前,我直起腰时愣了一下,想不到她也来参加这个捐助仪式。银灰色长外套飘逸梦幻,妆容发行也是同样精致优雅,站在我跟前宛如仙女驾临。我先对她笑了:“无缘对面不相逢,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看我们真的是,缘未了情未尽。”

    苏夏走到我旁边,从箱子里拿出东西帮忙发给小朋友们,一边发一边幽幽对我说道:“我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被人家甩,而且甩得那么窝囊那么不可理喻。”

    “苏夏,我哪有甩你的本事,你知道,我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

    “杨锐!我有要你对我承诺过什么吗?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可有可无!?”苏夏突然生气问道。

    “你别那么大声……吓着小朋友们了。”

    “你走的时候!难道你心里就一点也不眷恋吗?难道你就那么无情,心里就一点也不难过吗!?”她恶狠狠看着我,眼里尽是怨愤,带着爱的怨愤。“难道你现在见到我,你一点也不高兴吗!?”

    “离别与重逢,是人生不停上演的戏,习惯了,也就不再悲怆。”

    她欲开口要说什么,一个女孩子突然蹦到我面前:“哥!!!~~~”

    我转过头来,兴奋的喊了起来:“陈悦!你怎么在这!?”

    我的大妹,陈悦!

    “哥,真的是你!”陈悦抱着我,眼泪不禁流下:“大年初三后就没见过你了!我好想你!”

    “陈悦,怎么你在这儿!?”

    陈悦是学校里学生会的,学校安排参加了这个活动。早知道陈悦学校所在的市和湖平市并不是很远,三个钟头的车程,可我就连这个时间都没能挤出来去看她。

    “陈悦,为什么以前我打电话回家,妈妈总是抢着说话,这段时间我打电话回家,问妈妈在干什么,他老是支支吾吾的!?”有一段时间没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我心里一直紧张着母亲是不是出事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