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三一七 剧毒

    松音感觉到一股冰寒到极致的寒凉感顿时就从伤口开始在全身乱窜,伤口已经变黑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毒素,居然如此厉害,让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几乎都抵挡不住。松音的长剑回到手中,撑着长剑勉强半跪起来,体内的灵力好像也受到了影响,开始变慢,松音大吃一惊,连忙运行起春风化雨诀进行治疗。

    可是往常无往而不利的春风化雨诀在这种奇怪的毒素作用下,居然也迟钝了起来,而且毒素蔓延得很快,不过一会儿,松音就发现身子已经麻了半边了,而那剧毒十分阴狠,松音可以感觉到一股十分尖锐的气息似乎在往自己的丹田路蹿,急忙将丹田里的冰灵珠召来,将通往丹田的通道给封印住,总算是暂时封印住了那毒素。

    眼角一瞥,见那极恶真人已经从半空中落下来了,正如闲庭漫步般朝着她走进,嘴角噙着一抹十分闲适的笑意,似乎对于松音的这种情况十分满意,而且刚刚那柄黑色的长枪也已经被收了起来,看上去十分无害。

    松音心眼一转,立刻装做一幅无力承受的模样,长剑微微倾斜,松音似乎是无力再支撑,长剑化作一道光影躲进了松音的储物袋里,而松音则是虚弱地瘫倒在地上,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衣服上,遮挡住了松音大半张脸。极恶真人果然没有什么动作,在走进了松音后,半蹲下来,看着松音在地上挣扎的模样,轻声道:“这万毒母的感觉如何,我专门用万人的尸毒提炼出来的,还在里面加了不少剧毒的东西,应该不是那么好受吧。真是可惜了,小小年纪便结婴成功,今天却要陨落在这里。”

    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松音控制着春风化雨诀在体内以一个十分缓慢的速度运行,绿光流转的地方,经脉皆被修复,而且毒素也得到了控制,但是如果想要将毒素完全驱逐干净,恐怕还需要一些时日。现在恐怕不是什么好的时机,而且这极恶真人坑你起来似乎并没有打算动手。

    小龟为松音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那毒素并没有进到丹田里,松了大大的一口气,而且春风化雨诀也在起着缓慢的作用,正在慢慢修复松音的身体,丹田里还蕴藏着大量的灵力,只不过没有显现出来而已。

    极恶真人在松音跟前站住了,低头看着松音残喘的模样,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当年的模样。与谭峰两败俱伤的情况下被一个修为绝顶高超的高阶修士给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在找到迷失地那个地方之前,他也是这般,四处躲藏,如丧家之犬一般。

    可是今天趴在他面前的是另外一个瑶池弟子,一个藏在脑海里许久的念头突然就冒出来了,一把抓住松音的手臂,恶狠狠道:“带我去寒天郡,找到谭峰,否则你的小命就要不保了!”说罢好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把松音往地上一扔,有往松音的身上丢了一根黑色的绳子,那绳子立刻就把松音紧紧束缚住。松音只觉得一股十分强劲的力道将自己束缚住,而且似乎还有这束缚灵力的作用,但是这绳子上传来的浓厚血腥味,让松音几乎站不住脚,几欲昏倒。

    见到松音这幅模样,极恶真人嘿嘿笑了两声,道:“这可是我用了三年时间炼制出来了,我用了三百六十六对童男童女,剥去了他们的筋骨,用他们的精血炼制出来的,对于你们这种道修是再好不过的了,若非在这地方没有什么好材料,我也不至于会用这么长的时间才弄好。”

    眼前顿时就闪过了那些被夺走孩子爹娘那伤心欲绝的脸,在极恶真人的嘴里却变成了轻飘飘的材料,松音反倒是冷静下来了,既然极恶真人还要靠着她找到谭峰,那么这段时间内是肯定不会动她的,那么就要看看是谁的动作快了!

    他们已经走了一天了,极恶真人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所以速度并不快,有时候甚至用步行,而不是灵力飞行,不过这对松音也是有不少好处的,为了让极恶真人更加相信她中毒已深,松音对身体动了一点的小手脚,让自己的唇色变成了一种十分不正常的紫红色,而且脸上愈加雪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看上去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这与极恶真人预想中的效果一样,再加上松音的丹田被封住,大部分的灵力都被隐藏起来了,极恶真人只发现松音身上为数不多的灵力,便没有多加检查,这几天松音都一直在驱动着春风化雨诀在化解毒素,每天化解一点,趁着停留的片刻,将毒素排到地下数尺的地方,那极恶真人不知道是自视甚高还是怎么的,根本就没有发现。

    一路走走停停,花了小半个月才到达寒天郡的边缘,碧涛崖距离这里已经不远了,而且这些天也遇到了不少修士,见松音衣着狼狈被捆起来,而极恶真人则是十分惬意,再看看修为,天呐,两个都是元婴期的修士,自然是没有人愿意去找死,都纷纷避开,就算避不开的也都十分有眼色。

    松音的毒素已经排的差不多了,现在差的就是身上的绳子,这绳子十分阴毒,但是却十分坚硬,松音用手摸了摸,只觉得一片阴寒,似乎可以听到无数冤魂凄厉的喊叫声,忍不住闭上眼睛,让心神放空灵。

    无论时间如何流逝,他们与碧涛崖之间的距离还是在不断地拉近,等到了碧涛崖山门百里外的时候,极恶真人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拽起松音就把她往飞剑上一丢,开始迅速地朝着碧涛崖前进。

    松音从高达百尺的地方被丢下来,摔得是鼻青脸肿,里子面子都丢了个干干净净,而守在山门处的弟子一惊,丝毫没有发现什么征兆,而且上前查看,发现这个瘫倒在地上的女子居然是一个修为高超的修士,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发了一道传音符。

    但是极恶真人此番重游旧地,可就没那么多的好心情了,至于松音的死活,他根本就不在意,在中了万毒母这么多,身体早就被破坏得差不多了,恐怕连元婴都被腐蚀了,就算侥幸不死,那也是个废物,所以他将绳子收回,任由那些弟子去通风报信。抬头仰望天空,寒天郡的天空总是雾蒙蒙的,带着无限的愁意。

    数十年前,他就是在这里落得个凄惨下场,如今他已经重新站在这里,势必要将这么些年受的苦全都还给谭峰。若是当初的极恶真人与谭峰结仇是因为金容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金容袖在他的心里已经什么都不算了,现在他为的是自己,没有人可以阻挡他!

    谭峰很快就被惊动了,外面惊天的魔气让他与兰唯初顿时一惊,而且也收到了紧急的传音符,说是一个魔修丢了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在山门,而且来时汹汹,很是不善。与兰唯初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惊讶,这里可是碧涛崖,有元婴期的修士坐镇,基本没有什么修士赶来捋虎须,如今却有一个元婴修士被丢在山门前,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也顾不上品尝瑶池带下来的好东西,与兰唯初一起出去。

    松音见身上的绳索被解开,不由得一喜,再加上小龟的帮助,最后一点毒素也被清楚干净,但是数天的剧毒在身体里盘旋,还是对身体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所以还需要春风化雨诀的温养才是。

    松音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希望极恶真人不会关注到自己,只要再过一会儿自己就能够恢复了,就差一点点了。可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带着些许的急切将松音抱了起来,将松音翻过来,用温暖的手指掀开散落在脸庞上的碎发,兰唯初脸上一片震怒,见到松音如一块碎步般被人丢在地上,兰唯初只觉得心里一股莫名的怒火猛地冒上来了,看着站在半空的极恶真人,脸色十分难看。

    摸了摸松音的脸颊,发现她的脸色十分苍白,而且气息也很微弱,神识进入松音的身体,却发现松音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肆虐过一般,经脉里受了不少的伤,但是他很快就发现了一种神秘的绿色物质在松音的经脉里游走,在游走过后,松音的经脉恢复如初,明白这是松音自己的机缘,这才有些放心。

    将她横抱起来,脚尖轻点,飞入了山门中。

    一旁的谭峰早就见到了极恶真人,见到昔日的故友,谭峰的脸色有些复杂,两人这般面对面站着,虽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但是谭峰却突然想起了数年前三人一同历险的情况,可是数十年的一场战斗让两人的情分彻底消磨干净。

    不用任何言语,谭峰也能从极恶真人的眼里看出慢慢的恶意与无限的仇恨,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站在各自的地方,眼神交汇,说明了一切。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还能再次见到你。”停滞了半天,谭峰嘶哑着声音说道。极恶真人周身满是黑色的魔气,里面充满了冲天的怨气,还有不少冤魂脸庞在魔气里隐现。

    “哼哼哼,你当然是不想再见到我,你可知道我这么些年来最想见到的人是谁么?”极恶真人扬唇一笑,在谭峰的眼里顿时又变成了百年前那个霸气肆意的魔修少年,一举一动中都带着潇洒之意。

    “我想了你这么多年,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