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三零八 事情的变故

    两人回到了瑶池后,就听到了一个消息,兰唯晨的眉头紧紧皱起,似乎是十分不耐烦。那特地守在传送阵旁的那个修士,看着兰唯晨脸色一变,顿时开始幸灾乐祸起来,完全无视了站在兰唯晨身边的松音。

    松音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从此刻的气氛中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再加上这两人刚刚提到了什么“嫡孙”之类的话,松音也不难猜测出他们想要说的是什么话。不外乎于就是兰唯丰那点事情,上次她离开瑶池的时候,兰唯丰似乎在醴泉殿中闹起了什么事情,只不过因为走得匆忙,没能知晓事情的结果罢了。兰唯晨在回到瑶池后收敛了全身的气息,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一个元婴期的修士,而那两个弟子也没去在意修为,语气越发放肆。

    “我说,二公子,哦不,三公子,你当了这么多年的二公子了,此番回来成了二公子,不知心里有什么想法?”一个身着黄衫的男子长相颇为俊秀,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不怀好意,而且她也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松音,只不过一身金丹后期的修为,在瑶池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也没有多在意。

    兰唯晨脸色难看,却不屑于与他们说话,拉着松音准备离开,可是那两人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他走,直接伸手拦了下来。这下子,兰唯晨才算是真正变了脸色,讥笑道:“怎么,兰唯丰只有这么点本事么,有本事让他自己来,让你两个来算什么,我根本就不屑!”

    那两个弟子顿时就怒了,在他们看来,兰唯丰这个嫡枝嫡孙已经能够重新修炼了,回到金丹期只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已,你兰唯晨现在只不过是即将过期的花而已,开不了多久就要凋谢,居然还敢如此霸道,简直就是不给兰唯丰面子。

    其中一个眼看着就要动手,但是那个穿黄衫的人则是没有那么冲动,拉住了另外一个穿青衫的,轻瞥了一眼松音,唇边则是弯起了一道不怀好意的笑,道:“三公子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难道是怕在美人面前丢面子么?呵呵,别这样啊,我们好歹还是同宗,听说衡戊掌门已经询问大公子的病情了,想必大公子很快就能恢复到金丹期了。”

    兰唯晨眼底隐隐有风暴凝聚,只可惜这两人并不能看到,瞥了一眼这两人,只是对这两人感到好笑,被人当枪使了还不知道,实在是可悲。且不说这两人的修为,若是前些天还没什么好说的,都是金丹期,可是他现在已经是元婴期的长老了,无论从身份修为上都没有什么可比之处,那个在背后的人肯定也想不到他这么快结婴了。

    见到兰唯晨不说话,那青衫男子顿时开始幸灾乐祸了,道:“三公子呀,我们也不是想对你怎么样,毕竟你还有个还神期的爹,我们只不过是分支的分支罢了,我们今天来只是想和你说,三公子,大公子说了,他说他从前在你们两个身上失去的,都会一一讨回的,哈哈哈哈!”

    “找死!”兰唯晨低低说了一声,却带了无限的阴森之感,拢在袖子中的手微微一动,眼看着就要发出攻击,松音眼睛一扫,立刻就伸出手握住了兰唯晨的手。

    松音的手温热中带着一丝柔软,却让兰唯晨顿时清醒了过来,这里可是瑶池,瑶池戒律森严,绝对不允许弟子内斗,就算他现在是元婴期的修士也不能随便对弟子出手。逐渐平息下怒气,兰唯晨将松音往自己身后扯了扯,看着这两个十分嚣张的人,全身气势放出,元婴期修士特有的威压顿时就朝着那两个弟子压去,看着那两个弟子你不可置信的眼神,兰唯晨满意地笑了,就算你有了重新修炼的机会那又如何,他们两兄弟已经是元婴期的修士,没有人能够撼动他们的地位。

    那两个修士全身冷汗淋漓,豆大的汗珠顿时就出现在额头上,元婴期修士特有的威压,他们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心下只觉得一片冰凉,兰唯晨居然结婴了!

    为什么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如果早知道烂尾车已经是元婴期的修士,那么打死他们都不敢在长老面前放肆啊,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一般来说,门内一些重要人物一旦在修为上有了突破,很快就会传到门中,但是兰唯晨结婴没声没息的,他们也没有见面就窥探修为的爱好,自然是不明白他修为上的进步。

    兰唯晨冷哼一声,拉着松音大摇大摆地从他们面前离开,他们连忙推开一丈远,让兰唯晨走过去,松音沾了个光,看着刚刚还气焰嚣张的两个顿时萎靡了,感觉有些好笑。

    但是兰唯晨想得却比松音多,他已经回到了门中,结婴的消息也隐瞒不了多久,到时候兰氏里肯定有事一阵风波,他倒是无所谓,只是松音……通常来说,这代表的是兰氏内部权力的博弈,松音孤身一人,很容易就会被人惦记上,再加上她还未结婴,更是麻烦,不由得叹了一声。

    松音听到了兰唯晨叹气的声音,有些奇怪:“师兄这是怎么额,好端端叹气做什么?”

    看着松音有些奇怪的眼神,兰唯晨不由得苦笑一声,突然伸手摸了摸松音披散在背后的长发,道:“哎,你什么时候才会结婴呀?”

    松音又不是什么蠢笨之人,刚刚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自然是知道最近兰氏不平静,自己与师兄长期走这么近,肯定是落在了一些有心人眼里,看来自己最近还是要小心一些,好在自己也要为结婴做准备了,在最近这段时间内是不会出现在大家面前了。

    “师兄放心,我知道你担心些什么,我已经在为结婴做准备了,所以……在最近一段时间内,恐怕是不会出现你们面前了。”松音相信兰唯晨会明白她的意思。

    若然,兰唯晨朝她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发,松音有些不自在,脑袋微微朝着旁边偏了偏,但是还是没能躲开。

    一道银色的传音符从西北方飞来,兰唯晨伸手接住,砸看完后脸色有些凝重,重新取出了一张传音符回话,对着松音道:“兰氏最近不平静,你自己要小心一些,缺了什么一定要与我说,我都会帮你的。”

    松音点了点头,对于师兄,她从来都是相信的,小龟却是挖挖鼻孔,对于兰唯晨的这点小心思看在眼里,但是却不去点破,既然松音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那么它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免得到时候松音的心乱了,对于结婴反倒是不好,就让她先这样僵持着,对谁都好。

    松音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兰唯晨给了她一套新的阵旗,这套阵旗乃是长门有名的阵旗,改编自上古大阵,威力绝伦,尤其是在防御力这方面,用在洞府是再好不过了。松音将灵力输入阵旗中,十二支阵旗在空中显出了一个特殊的阵法,不同的光芒集结在松音的头顶,一阵辉光过后,一切归于平静,洞府里十分平静,但是松音却可以感受到一股强大额力量将整个洞府给保护了起来,不由得十分满意。

    神识已经淬炼得差不多了,应对结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现在就差对丹田内五道灵柱的控制了。在那洞穴中的时候,那五道灵柱是最先被抽出体外的,在这之前,松音从来都不知道这灵柱除了显形与隐形外,居然还能这般移动,现在既然知道了,肯定要做上一番实验才行。

    松音用自己的血与小龟的血在周围绘制了聚灵阵与净化阵,感受着大量精纯而又充沛的灵力从四面八方从周围涌过来,静下心来,感受着五道灵柱在丹田内的微微震动。双手呈拈花状在丹田处放好,神识慢慢化作一片状,轻轻地覆盖上了土灵柱,在包裹上了土灵柱后,并没有任何不适,而土灵柱也表现得十分安分,松音稍稍用了一点力气,想要移动土灵柱,没想到土灵柱居然十分坚固,一点都没有移动,松音又加了几分力气,到了五分力气,那土灵柱也不过是稍稍动了动,小龟突然开口让松音把力气增加到八分。

    松音照做,用上了八分的力气,之间土灵柱突然动了动,移动了一丝,却也让松音足够惊喜的了,用这八分力气可以让土灵柱在丹田慢慢移动,虽然说速度十分慢,但是也是个好兆头。只不过好景不长,不到两刻钟的时间,松音的灵力就损耗了大半,神识也消耗了不少,只能作罢,开始恢复。

    日复一日,松音每天都在练习着灵柱,每天都有一点的进步,似乎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走去。但是有一天,松音正在练习,突然阵法传来了一丝异动,松音迅速放开土灵柱,并且在最快的时间内调息好体内的灵力,睁开了眼睛,走出了阵法。

    小龟很担心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松音摇了摇头,通过控制阵法,单手在空中一抹,就出现了一面水镜,将洞府外的情况全都显现了出来。只见一道灵符凭空出现在半空中,正在慢慢前进,而且那灵符的颜色乃是奇特的土黄色,与外面的夜色几乎融到了一起,很容易就会忽视过去。但是松音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淡淡是一道灵符不会发出这么大的动静的,肯定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果然,没过多久,一阵轻微的波澜突然出现在松音的洞府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