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二二四 寒天郡

    他们到达的第一个地点是寒天郡,松音有了那块玉符的保护,在阵法中虽说待了三天,但是却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所以总体上来说,还算是十分顺利。传送阵的出口在一处谷地中,她一踏出阵法的范围就感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异样。

    周围一阵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漫天的雪花从空中飘落,还夹杂着不少的冰晶,遍地的雪白几乎有些晃眼,在这片冰寒彻骨的谷底中,似乎任何生物都找不到踪迹。

    松音只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裙,长及拖地的裙摆只是在雪地中站了一会儿,就被覆盖上了一层白雪。她周身黄光一闪,一层薄薄的防护罩就在周身亮起,将所有的冰寒与雪花全都阻挡在了外面。

    “这是哪儿?”松音从未见过冰寒之气如此旺盛的地方,有些疑惑,这阵法的出口如此隐蔽,想必应该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兰唯初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罗盘般的东西,上面刻满了神秘的符文,弯弯曲曲地斜刻着,而且上面的指针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正在四处乱窜,终于在一块小红点上停了下来。

    “这里是寒天郡。”兰唯初很肯定,虽然说他没来过,可是在星盘上的显示是不会出错的,而且……在寒天郡,似乎有一个秘境,而且等级不低,刚好适合松音历练,他瞥了一眼正在伸手接住雪花的松音,在心里默默地为她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

    “啊!”松音一呆,手中的雪花受到了体温的催化而化成了水流,从她的指缝中滑走,寒天郡的名字她不是没听过,但是也仅仅限于听说而已,从前在坊市的茶楼中,她听不少的修士说过,说是寒天郡位于玄色大陆的边远地区,虽说郡落的范围不大,可是独居一偶,极为有名的除了这里的寒天秘境外,这寒天郡本身就是一个话题,这里的修士修行方式十分神秘,再加上这里的凡人界和修士都极为排外,很少会有外来势力驻扎在这里。

    据说,在寒天郡中,出现冰灵根的几率都比其他郡落高出许多,当然了,这只是一个说法,具体是什么情况,松音没有实地考察过,所以也不甚了解。

    “在寒天郡中有我瑶池的分支,我们即刻启程启程。”兰唯初拿出玉简,比对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确定了一下方向,边带着松音朝着东北方飞去。松音站在兰氏赐予的长剑上,只不过她在这柄长剑的剑柄上雕刻了一个小小的遮光纹,所以这件法器原本很是显眼的剑身在遮光纹的作用下,几乎是全都被收敛住了,就连兰唯初都没能看出来什么门道来,原本耀眼的剑芒被遮去,露出了原本古朴细长的剑身。

    寒天郡居然也有瑶池的分支?松音歪着脑袋,跟在兰唯初的后面,感受着这一路的寒意,扑面而来的风雪朝着面庞直接袭来,他们身处万里高空中,在阴霾的天际中,云层十分厚实,带着一丝灰黑的云朵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起,这里的气候十分寒冷,偶尔还能从一两片云朵的缝隙中看见下面万里的冰原。

    前方丢来一块玉简,松音赶紧接着,兰唯初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这里面是所有瑶池分支的资料,你留着吧,或许有用。”

    松音谢过后,就在飞剑上开始寻找在寒天郡里的分支。

    碧涛崖。这名字听起来不像是一个在寒天郡中该有的名字,这么春暖花开的名字,应该是在天风郡**现才是。不过这里面似乎还有不少对于碧涛崖的介绍,接着往下看,有些吃惊!在碧涛崖中居然由一位元婴期的真人坐镇,就是因为这一位元婴期的真人,所以碧涛崖在整个寒天郡中都是首屈一指的地位。

    或许真的是郡落间实力不同的原因,在天霜郡魏国中,三足鼎立的三个门派中金丹期的修士便算是顶天了,在临近的几国中,她还没有在明面上听说哪个门派有元婴期的修士,但是暗地里是怎么样的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就是有了这元婴期真人的原因,在寒天郡中,敢和碧涛崖叫板的不多,兰唯初或许是真的没有来过这寒天郡,就算是有了玉简地图,居然也是迷路了。

    松音从天际上落下来,有些无语地看着兰唯初,这师兄最初给她的印象,全部都颠覆了,什么深沉,什么淡定,在迷路面前什么都不算。而她则是在祈求,希望能够在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前能够找到正确的路,因为他的迷路,从下午的阳光挥洒到现在的天昏地暗,而且远处隐隐还有暴风雪隐动,似乎是有风暴要形成了。

    或许是她的祈祷起作用了,在天色完全暗下来之时,兰唯初脸色露出了一丝喜色,一直关注他的松音也是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是找到路了。行了一整晚的路后,他们到了碧涛崖的山门前。

    在山门前有数个脸色冷凝的练气大圆满修士在把守着大门,而且当松音从飞剑上下来的时候,看着碧涛崖的山门,不由得感叹一句,这碧涛崖的名字还真是名副其实。这碧涛崖乃是依山而建,山门高耸,门派几乎全都影没在了阴霾的云朵中,只能在云朵漂浮之际从一些缝隙中依稀看见一些景色。而且远处涛声阵阵,她的神识延伸出去,随着她进入金丹期,她已经能够探查到将近数百里外的东西了,很快就发现了在碧涛崖后的大海,在后山全数是笔直光滑的悬崖,如镜面一般光滑的悬崖上,还长了不少的杂草,底下的阵阵海涛在拍打着悬崖,卷**点水花,砸在石头上激起一阵波浪。

    那些练气大圆满的弟子见到松音与兰唯初在靠近山门,脸色一变,几乎就要伸手相拦了,但是在他旁边的一个修士神识一扫,发现这两个修士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看样子是高阶修士,赶紧拦住了他,自己则是向前走了一步,挡在了松音与兰唯初的面前,颇为恭敬道:“不知两位前辈来我碧涛崖有何要事,晚辈可以代为通报。”这话说得极为漂亮,即把松音他们拦了下来,也挑不出什么错处。

    兰唯初在这碧涛崖中还真有熟人,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只是衣袖一甩,从袖袍中激射出一张银色的传音符,那传音符直接越过了众人,朝着这碧涛崖后山的一处小石洞飞去。

    众人既惊又怒,没想到这修士居然如此放肆,虽说你修为比他们高上不少,可是这可是碧涛崖的山门,他们碧涛崖的威名在寒天郡中都算是鼎鼎有名,这修士是被这风雪冲昏了脑子么,竟敢在老虎连上拔胡子。

    “前辈!你这是何意,此乃碧涛崖,前辈这是要与我碧涛崖为敌么?”那打头的弟子有些恼怒,这修士直接无视他们发出了一张符箓,这符箓要是有什么问题,对碧涛崖做出了什么危害,掌门肯定要降罪的。

    见到几人都将灵器拿出来了,暗道不妙的松音只觉得头疼不已,这兰唯初是没和人打过交道还是怎么着,怎么……这么直接,他们离开了瑶池来到下界,便不能再像在瑶池那般自在,小龟也在摇头晃脑,对于兰唯初的行为不予评价。

    兰唯初只是淡淡地扫过那几个修士,对于这几个练气大圆满的修士,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怕的,不说反抗,就算那几个修士全都一拥而上也未必能破的了他的护体真气。但是他也有些疑惑,自己只不过是给老友发了一张传音符而已,这几人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么。

    眼看着场上的气氛越来越僵硬,松音勉强扯出一道笑容,往前走了两步,温声道:“诸位不必如此紧张,我们前来只不过是寻找故友而已,我的师……师兄刚刚只不过是发了一张传音符,且放宽心,我们没有恶意。”她的声音极为温柔,似乎真的没有带着恶意,但是面对金丹期修士的威压,那几个修士又怎么能平静下来,手心几乎都要出汗了,没有收回灵器反而是握得更紧了。被兰唯初那冰凉凉的眼神一扫,背后更是一阵发凉。

    松音见她的话没有什么效果,就知道恐怕是背后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师兄有些生气了,但是救兵总是来得很及时。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远处传来,一道流光从碧涛崖上飞下来,一路疾行,不过数息的时间流光便停了下来,显出了身形。

    “大长老!”那几个弟子看见了流光中那人的容颜更是惶恐,赶紧就是一个施礼,此刻也顾不上什么攻击了,久未露面的大长老今天居然出来了,还真是大事,难道是门派出了什么事情么!这几个弟子的额头都开始冒出冷汗。

    但是那元婴期的真人只是好脾气地摆了摆手,示意那几个弟子下去,那些弟子看了松音一眼,还欲说什么,但是那元婴期的真人轻咳了一声,他们也就没动作了,乖乖地退了下去。

    那修士转身看向松音与她背后的兰唯初,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收敛了。松音觉得奇怪,不是说来访友么,怎么把人家的大长老也招出来了,而且这大长老面容还十分年轻,乌发顺滑,随意地披散在背后,此刻被冷风一吹,被掀起了一阵弧度,身上的白袍倒是系得十分整齐。只不过脸上没有一丝神色,猜不出到底在想些什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