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三一 黑衣修士的邀请

    一想到这些东西曾经在那阴冷潮湿的地方待过,松音就有些全身发寒,就连已经别在头上的那个银梳子也有点隔阂,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东西虽然是从地里挖出来的,但它终究还是一样不错的灵器。

    松音倒是对那个摊主所去过的地方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地方的妖物,居然能够让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这么久了还余毒未清,还真是有些门道,自己要是能够收集上一些,到了一些危急关头的时候,实在不行,拿出这些毒往对手身上一泼,说不定也能派上一点用场。

    而且那摊主的收获也是可想而知的,整个摊位都堆满了各种东西,虽说受伤未愈,但终究是一笔大赚的买卖,光光是想想今天他从自己这里换走的材料,松音就有些肉疼,甚至想找那修士问问话了,但是又有些担心那修士不肯说,只能在疑虑中和衣而睡,渐入甜梦乡。

    清晨,松音很早就起身了,街上的修士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而那个摊主也还在老地方摆摊,脸色却是好了许多,虽说还带着一点的青色,但是比起昨天来说状态要好上不少,许多身上的棉衣也不见了,看样子应该是昨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将剩下的余毒清干净了。松音站在摊前踌躇了一会儿,不知道要不要过去。

    那摊主看见松音在摊子前站了半天,一动也不动,就奇怪了,问道:“我说,道友,你这是怎么了,昨天不是挑到了不少好东西么,今天怎么就不动了。”

    见那摊主动了嘴,松音勉强一笑,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走进了她,笑道:“没什么,只是感叹这修行不易罢了。”

    “哎,做咱们这行的,管他什么呢,只管瞄准了路,使劲儿往前跑就是,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心思。”那摊主是个散修,平日里素行**,对于一些女修士才有的伤春感秋很是不屑。

    “不知道友的伤势如何了?”松音终究还是问了出来,想必已那摊主的心智,早就明白她话中的意思了。

    没在她的想象中,那摊主可能会和她打太极,转移话题,甚至会呵斥她一番,并不会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说出来,想到,那摊主的反应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摊主抹了一把脸,似乎肩膀上的伤口还隐隐作痛,道:“哎,那飞天谷还真不是什么人去的地方,道友若是有兴趣去的话,千万要小心那里面的黑毛僵,十分狠厉,毒xing又大,寻常的尸毒丹都不够用。”

    松音瞪大了眼睛,这修士是没心机还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把这种事情说了出来,他难道就不怕其他人也去了那飞天谷,寻到了东西与他抢生意么。

    这边松音还在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那边的修士目光放远,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口中喃喃道:“真是太恐怖了,我们好不容易才突破了外层那密密麻麻的绿毛僵,还没喘上一口气呢,又是一大群的黑毛僵扑上来了,但是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要是再往里,可就要交代这哪儿了。“说着说着就回过神,看见松音站在面前,脸色也开始有些严肃,道:”对了,道友,你若是想要去那飞天谷,记得去茶楼寻找一些人一同前去,这些天好些人都开始组成各自的队伍了,有了同行之人,必定会安全上不少。”

    松音一僵,原来……这事儿坊市中大部分人都知道了么,原来不是这个摊主没心眼,而是自己孤陋寡闻了,每天除了买东西就是回客栈休息,难怪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有些受到打击的松音原本挺拔的身躯也有些微微弯曲,有些丧气,但是还是朝茶楼走去。

    对于飞天谷的大名,早就在她初入修真界的时候就有所了解了,不过那时候她还是个修为低下的小修士,对于飞天谷的消息也只是当做八卦来听,她犹记得那时候好像也是一个茶楼,好几个散修坐在一起,似乎就是在谈论飞天谷的一些经历,经过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很多东西都有些记不清了,隐隐约约记得那些散修似乎是对飞天谷的毒僵尤为忌惮,似乎毒僵的毒很是有些门道,再加上今天这个摊主对于毒也是深有体会,松音不由得对这飞天谷有了更多的兴趣。

    茶楼距离这儿位置不远,只是隔了一条街,周边都是一些修真界的吃食,不过松音对这些不敢兴趣,直接进了这两层茶楼。茶楼里有散修有宗门修士,不过他们好像是在中间划下了一道楚汉河道,两个都分开坐,目不斜视,都只看着自己的朋友,不与对方有一丝的眼神交流。

    松音轻轻扫了一眼,在宗门修士那里没有发现什么熟人,也难怪,这地方属于魏国与齐国的交界处,属于一般的三不管地带,所以没有什么修仙门派会驻扎在这里,大衍门的云景山脉距离这里也有数百里的距离,大衍门的修士也不会大老远跑到这里,所以没有看见熟人是正常的。

    但是很明显,这里茶楼的气氛与她从前去过的完全不同,从前的茶楼要么全都是宗门弟子,要么全都是散修,很少会出现现在这样散修与宗门修士同坐一堂。而且看这里面的气氛,散修明显占上风,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刚刚争吵过,好几个宗门修士脸都涨的通红,要不是旁边的师兄弟的拉扯,那修士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而散修那边那得意洋洋的神色,不忽视都难。最后,两方僵持了片刻,宗门修士气呼呼地哗啦地一下几乎都走光了。而在宗门修士走了之后,散修那方也爆出了大笑声,松音不知所以,只能故作平静,坐到了一张空的桌椅上。邻桌靠近窗户,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修士,侧着身子独自喝着茶,竟然是昨天那个莫名其妙瞪她的那个男修士。

    在宗门修士走了之后,那群散修又开始继续他们的话题,内容也恰好是松音想听的,是一些关于这次飞天谷的事项,松音在一旁仔细地听着,生怕遗漏了什么。听了半晌,总算是听出些门道了。

    原来近期内,也不知道是哪一个修士起的头,联合几个修士一同进入飞天谷,原本只是想要找到一些特殊的灵植,没想到居然发现了一件上品灵器,这个消息一传出,立马是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上品灵器,这可是金丹期老祖才能够弄到的灵器,对于他们这群筑基期的修士而言,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而且这件上品灵器还不是在什么很深入的地带寻到的,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有价值的东西。这些东西几乎是立刻吸引了一众筑基期修士的目光,虽说上品灵器他们不能使用也保不住这东西,但是他们能够用这东西来卖钱呀,将卖掉的灵石平分一下,也是很丰厚的一笔。所以这段时间才这么多人对飞天谷趋之若鹜,若放做以往,怕是请大家去,大家都不愿意去,毕竟那里的毒僵确实厉害。

    松音听了之后,也有些意动,若是按照散修们所说,只要寻到三五个同伴一同进去,不说真的能够再次找到一件上品灵器,大赚一笔还是行的。况且松音现在也挺缺灵石的。从前还是练气期修士的时候,储物袋里的灵石还很丰厚,可是到了筑基期,随随便便的几样东西都要将近几百块下品灵石,东西一多,松音实在是负担不起,所以这无疑就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只是……这同伴该如何寻找呢?在这地方,她人生地不熟的,也没个认识的人,找起队伍来怕是没那么容易,就算是找到了,同行之人如何,也是一个问题。

    那黑衣修士瞥了松音一眼,见她还在发呆,不由得有一丝冷笑,这女修士的胆子倒是不小,抢了他这么多的东西,今天居然还有胆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一阵脚步声传来,将他冷凝的表情顿时收起。

    “哈哈哈,方兄,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粗犷的男声响起,一个壮汉从门口进来,看见黑衣修士坐在窗边,赶紧快步走来。

    “无妨,秦兄平日很是准时,今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才会如此。那黑衣修士迅速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容,放佛刚刚那个脸色冷凝盯着松音的那个人不是他。

    “嘿嘿,我就知道方兄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看来是你们几个想太多了。”秦源调侃地看了几眼跟在身后的人,脸上露出狭促的笑容。

    “大哥,瞧你说的,我……我……”跟咋秦源后面的秦兰看着黑衣修士俊逸的脸庞,脸蛋有些微红,但是她很快就将脸上的不自在掩埋起来了,和大哥打闹着,似乎真的是有些不好意面对黑衣修士。

    “好了,好了,秦兄,我们现在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准备就出发吧。”秦源摸了摸妹妹的发髻,对众人道。

    只不过那黑衣修士却没有动身,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问道:“等等,宋腾呢?怎么没见到他来?”

    秦源也是一愣:“宋腾?他不是说早就来找你了么,怎么,他还没有来么?”宋腾是他们这群人中唯一一个对灵植有着较深认识的人,一些少见的灵植他都能认出来,而且处理灵植的手法也算是可圈可点,所以一般他们前去飞天谷这一类的地方的时候都会叫上他。

    黑衣修士摇了摇头道:“我一直在这儿等着你们,没有见到宋腾前来。”

    众人都有些不解,那宋腾跑到哪里去了?

    为了让人员齐全,他们只好在这茶楼里等上一会儿,可惜左等右等,等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也没见到宋腾的影子,此刻大家心里都有气,早就约好了时间到这里来汇合,怎么时间都到了,又不见人影。

    其中一个身背长链的年轻修士,迟疑了一会儿,道:“难不成……这宋腾又跑到留衣巷去了?”

    众人脸色一黑,对于宋腾的小毛病也是头疼得很,但是都到了什么时候,居然还只顾着**作乐,这宋腾也太过分了一点。

    秦兰拉了拉哥哥的衣袖,问道:“难不成还要接着等下去么?”意思就是直接走别等宋腾了。

    秦源也思索了片刻,他也知道说现在再去留衣巷找人也是丢人现眼,索xing就把宋腾踢出去好了,反正宋腾的修为也不高,只是对灵植有了解才用得上他,多她一个不多,少他一个虽说会麻烦些,但也不是不可。

    刚准备说出发,黑衣修士就打断了他还未说出口的话:“秦兄,在下见到一个见过一面的朋友,她对灵植似乎也有些了解,不如我们邀请她同我们前去吧。”

    秦源思索了片刻,也算是卖个黑衣修士一个面子,就答应了。

    黑衣修士对他抱拳微笑,一个转身,就来到了松音这一桌。

    “道友,可愿与我们同去飞天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