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二五 回家

    世事迁移,松音离开那个小山村已有十几年之久,很多东西都已经记不清了,好了好些时间才找到了村口的位置。这村口处的槐树还是绿荫盎然,遮蔽着一方土地,村中的人少了许多,松音隐约记得,从前这村里的人数应该是比现在的人数要多得多,看来有不少人都搬离了这里,就是不知道自家是什么情况。

    寻了个安静的地方从飞剑上下来,,眼前的一切实在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原本赶紧整洁的门口此刻已经堆满了落叶,记忆中门口有好几垛的草料,可是此刻也都消失不见了,从外面看上去就像是好几年都没有人住的破房子了,神识一扫,里面的积灰足足有厚厚的一层,看样子是许久有人入住了。

    推开那破旧的大门,一阵灰尘飘了下来,松音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有进屋看了几眼,发现里面的东西被收拾得有条不紊,一些老旧的东西并没有带走,看来爹娘是自己搬的家,并没有什么贼人入侵的迹象,就是不知道爹和娘搬到了哪里住。松音往身上贴了一张隐身符,朝村长家中走去,在村长家中,有一本记册,里面记录了几年来村中人员的变动,如果爹娘真是搬走了,那么在记册中肯定会说搬到哪里去。

    松音没有惊动任何人就查找到了那本记册中的内容,合上了记册,走出了村长家,最后看了一眼村口的老槐树,御剑凌空飞去,往县城方向飞去。

    记册上说,爹和娘在她去了大衍门后的第二年就从村里搬了出来,所以那栋老屋才久未见人烟,应该是搬到了县城东边里的一个小院中,离家的时候姐姐们还未出嫁,就是不知道这么久了,会不会有变动。

    县城东边有好几条巷子,每条巷子里都有不少人家,此刻正是正中午,不少人家都出来闲话家常,而且飘着一片饭菜香,住在这片区域的人家,家中的男人都是在外做工的,所以她们都是做好了饭菜等着男人回家吃饭。

    松音轻飘飘地站在房顶的檐角上,足尖轻点,看了几眼,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亲,难道爹娘不住在这里么、松音暗自猜测道。但是又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准备用神识悄悄地探知一遍,刚准备动手,眼角猛地扫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女子身形苗条,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小袄,头上cha着几只精致的银簪,三十岁上下的年纪,手中还挎着一个小篮子,正朝着巷口走来。

    松音有些迟疑地盯着她看,没有着急出手,那女子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巷子,看到众多娘子都在外边儿闲话,便笑吟吟地朝她们打了个招呼,而那群正在闲话的女人看到女子后也很是热情。

    “哟,刘家大姐,回来看你娘啊。”

    “刘家大姐,你可真孝顺,听说你弟弟最近可用功了。”

    “可不是,那刘家五郎小小年纪便是个秀才了,能不用功么。”

    顿时间,这群人的话题就转移到了那女子的身上,那女子则是掩嘴一笑,也不胆怯,开口回道:“瞧你们说的,可把我美的,我那弟弟自然是用功才能考得上秀才,行了,我进去了啊。”说完便进了靠近巷口的一处民宅。

    “哎,看看人家的孩子,女儿们孝顺不说,时常回来看看爹娘,儿子还是个秀才,真是好命啊!”

    “得了,别泛酸了,那五郎是个多好的孩子呀,就是还未娶亲,就是不知道谁家女儿这么好命。”

    ……

    松音在上面听了片刻,愈发肯定自己的想法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刚刚那个女子应该是自己的大姐,而她们口中说的五郎,也就是自己的弟弟,看来爹和娘没有搬走,还在这里住着。只不过,现在人多嘴杂,松音不好现身进去,只能接着等候。

    没过多久,中午放工的时间就到了,看到自家男人回来了,很多女子都回家了。没多久,巷子里就空了,松音从檐角上跳了下来,身上还是穿着那件淡蓝色的披风,轻轻敲了敲门。

    大妮儿进去后听到的就是弟弟朗朗读书声,而母亲还在厨房里忙着,桌面上已经摆了两道菜了,而爹也在后院里整理东西,她高声道;“爹,娘,我来了。”

    王氏听到声音后,赶紧从厨房里出来,把手上的水渍擦干,看见大女儿手中还挎着一个篮子,就知道里面又是一些鸡汤,临近乡试,五郎最近是挑灯夜读,眼眶下的乌青让王氏是心疼不已,大妮儿就常常带点鸡汤给他补补,开口道:“你怎么又带鸡汤来了,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姑爷会不高兴的。”

    大妮儿嗔怪地看了一眼娘亲,道:“哪会,这鸡汤就是姑爷要我带来的,说是五郎读书辛苦,要好好补补。”

    见到女儿这么说,王氏也没有说些什么,把女儿迎了进去,朝着一旁的屋子喊了一声,随机就传出一个青年的回答声。

    一家几口刚刚坐下来,还没动筷子呢,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几个都有些疑惑,这都到饭点了,居然还有人找?这当真是少见,五郎拦下了要起身的父母,自己去开门。

    “去吧,看看谁来了。”大柱喝了一口小酒,这些年他们的日子过得不错,从村里搬了出来,不仅给娘子医好了病,还开了个杂货铺,也有个收入进项,几个女儿都嫁了出去,夫家也还算是不错,儿子又上进,他自然是心情舒畅,看上去都比同龄人显得年轻几岁。

    五郎应了一声,就去开门了。

    松音握紧了掌心,有些紧张,按理来说应该是很高兴才是,可是越到那个点才是越紧张。心里正胡思乱想着,门“吱呀”的一声,便开了,探出了一张年轻的面孔,十七八岁的少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但是当她微微抬起头,露出了精致的下巴,整张脸都隐约可见,五郎才有些醒悟过来,结结巴巴地道:“请问,你……你找谁?”

    找谁?松音有些回答不上来,难道要直接说自己是他姐姐么,但是又觉得说不出口,欲言又止地看着五郎,两人间尴尬气氛渐渐蔓延开来。

    屋内,大妮儿朝门口张望了一下,有些担心道:“外面这是谁来了,五郎怎么这么久了都还没进来,我出去看看。”说完便提起裙角,出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五郎,谁呀,这么久都不说话。”大妮儿的声音传了出来,松音有些震动,看着自己的姐姐那张面孔,与小时候比起来,张开了许多,但是还是能够看出些许轮廓的,看着她一脸困惑地看着自己,松音把自己的兜帽放了下来,露出了容颜。

    “呀!你!你!你是……”大妮儿有些愣住了,那张清丽的面孔一露出来,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些面熟,但是看着姑娘身上的衣服也知道是非富即贵,但是她就是不能从那张脸上挪开目光,这姑娘怎么越看越眼熟呢,那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似乎都带着一股亲近感,猛地,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而且是怎么止都止不住。

    “你……你是!”大妮儿颤悠悠地伸出手指,指着松音,就是说不出那句话。

    “大姐。”

    松音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站在一旁的大妮儿赶紧帮她接过去,搭在一旁的椅子上,一家五口人坐在一起,一时之间居然谁都没有说话。

    大柱和王氏是激动得泪光都要冒出来了,这么多年没有见到的女儿居然从仙门回来了,而且出落得这么美丽,他们这做父母的,实在是光荣得很;大妮儿则是紧张得不知道说些什么,对于这个妹妹,她和她的交流不多,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再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看到松音那身衣服,她莫名地有种卑微的感觉,仿佛这个妹妹是摸不得碰不着的;至于五郎则是红着一张脸,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松音离开的时候,他才五岁,能知道些什么,而且这么多年来家中也没有多提起松音,这个姐姐如此清丽婉约,当真是书中所说的明君之貌了。

    后来,还是松音先开了口,因为她有些无奈,如果她再不开口,家里的人估计都不会开口了:“爹,娘,这些年……过得还好么?”小龟已经在经脉里笑翻天了,说他们是一家人但是却又不是一家人。

    “好好,都好,我们都好!”王氏眼里噙着泪花,拉住松音的手,不住地抚摸,又想伸手去摸一摸松音的发髻,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

    松音捉住了她粗糙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微微一笑。而一旁的大柱则是抹了一把脸,高声道:“今天四妮儿回来了,咱们应该高兴才是,不能哭,哭了晦气,快把那水收回去,大妮儿,赶紧回去通知你的姐妹,说是四妮儿回来了,让她们都回来见见,快去。”

    “哎,我这就去。”大妮儿也是摸了一把眼泪,赶紧朝门口飞奔而去。

    松音想要伸手拦住她,却被王氏一把拉住搂在怀里,松音身体僵硬了一下,始终是软不下来,但是王氏这时候也不在意这东西,只是摸着松音的脸蛋,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泪水却是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后来,还是五郎开了口:“爹,娘,咱们还是让四姐先吃饭吧,大姐肯定没那么快,姐姐们回来肯定需要一点时间,你们也饿了,来,咱们先吃饭。”

    王氏这才如梦初醒,再次把眼中的泪水擦干,高兴道:“对,先吃饭吧,五郎,快,给你姐姐添双碗筷去。”

    松音没有拒绝他们,离家多年,家里的饭总是特别的香,特别的美,给父母夹了菜,也给五郎夹了菜,四个人便开始吃起了这久违重逢的一顿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