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一四 千鹤秘境(八)

    丹田中的五道灵柱正在各司其职,除了土灵柱有一丝的虚弱外,其余四道光柱无一不是厚实凝练,土灵柱自成形的那日起,就没怎么起到什么作用,因为松音没有土灵根的缘故,这土灵柱还是小龟的功劳。现如今困扰了松音数年的问题马上就要解决了,不知为何,松音总觉得有些别捏。

    在别人眼中,五灵根的人巴不得变成四灵根,但是她的举动似乎与众人背道而驰,硬生生将四灵根变成五灵根,虽说在外人看来,她还是四灵根,但是私底下总是有些别捏。

    在小龟的不停催促下,松音去睡了一觉,将精力与灵力都恢复到一个巅峰状态。外面的风雪没有停,似乎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漫天的雪花被狂风卷起,猛地打在树枝上,树枝上原本累积的雪被这么一撞击,都唰唰落下。

    松音坐在阵旗中,感受着周围因为风雪而变得有些狂躁的灵力,在这么一片躁动中,慢慢沉下心来,耳边传来狂风的厉啸声,丹田内一片宁静,先将五道灵柱以灵力为引,慢慢引导它们来到丹田的正中位置,,移动的速度很慢,但是松音却不敢一丝的急躁,这可是她最为重要的五道灵柱,出了丁点儿差错都会出现大问题。

    等到那五道光柱都移到丹田中央后,松音吞下了那颗从人脸怪物那里得到的土系灵物,东西一下肚,松音不敢怠慢,赶紧控制着灵物,那灵物先是在五道光柱周围绕了几圈,接着就仿佛是收到了什么召唤一般,朝土灵柱靠了过去,但是并没有马上进行融合,而是在边上磨磨蹭蹭了许久,松音看的是心惊肉跳,它不急松音自己都急了,但是又不可能用手直接将灵物按到土灵柱上去,只能看着丹田内的变化瞎着急了。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那土系灵物才算是安分了,在灵珠里面的灵气默默地被抽取出来,一丝一丝土黄色灵力被虚弱的土灵柱所吸收,而原本有些黯淡的土灵柱也因这特殊的灵气开始一点一滴地厚实起来。那灵珠看起来不大,但是里面的灵气倒是有不少,足足过了三个时辰,里面的灵气才被完全吸收,剩下一个透明的空壳,现在的土灵柱从外表上看起来与周围的四道灵珠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土灵柱看起来有些光晕吞吐不定,似乎随时都会逸散开来。

    松音不敢迟疑,赶紧催动灵力,那透明的空壳化作了一滩流水,慢慢地将土灵柱包裹起来,冻膏一般的形状却是意外地密和,将土灵柱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了,一丝灵气都没有逸散开来。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松音动手了,等到三天过后,这空壳化作的流水就会自然凝固,起到巩固的作用,从今往后,这土灵柱就与其他灵柱没有一丝差距。

    在这三天中,松音不敢放松,盯着土灵柱仔细观察。不过她还是分出了一丝的心神关注外界。山洞外呼啸的风声可以模拟出外界的风雪有多大,这片区域并不是雪原的深处,照理来说是不应该会有持续多天的暴风雪的,可是外面的风雪还在继续。不过没有人来打扰,她也乐得清静。

    不过,这种清静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松音隐隐约约听到了女子的呼喊声,还是两个,不过被风雪所阻,并不能挺清楚她们说的是什么。刚开始的时候松音也没有在意,还以为是哪个路过的修士发出的声音,但是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大,松音就有些不淡定了,这两个女子看样子是朝她的这个方位赶来,就是不知是敌是友。在松音心里,还不不希望有修士过来打搅的,她虽未必怕,但是终归是麻烦,而且她体内的土灵柱还差一点火候。

    当麻烦要来的时候,无论你怎么阻挡,都是没有用的,尤其是当这个麻烦还和你有点小渊源的时候,尤为狗血。

    松音就是在这么一个情况下遇见茜雪的。想当初在泪痕山,茜雪与郑天等人合伙阴了她一把,把她独自一个人留给了巨霜狼,从那时候起,松音就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肯定会报一箭之仇,别人对她不义,她也没有必要为别人着想。但是这个念头却是被搁置了很久,一来茜雪与郑天乃是别派之人,遇上的机会太小,二来,同门的孙然已经陨落,埋尸在泪痕山,李鑫也是没什么机会见到,最后,她这些年忙着修炼都来不及了,这件事情若不是有人故意提醒的话,她是想不起来的。

    但是被抛弃的这个仇依旧在那里,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不见,所以随着这次巧遇茜雪,又重新冒了出来。虽然说整治不了剩下的两个人,但是好歹还有一个人在眼前转悠着。所以当茜雪与她的同门师妹杨雪闯进了松音临时挖出来的山洞时,松音只觉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刚刚逃进山洞的茜雪与杨雪一时之间还没有发现身处阵法的松音,赶紧拍打着掉落在身上的雪花,为了躲避那场飓风,她们一连赶了上百里的路,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藏身之处,警惕心自然是下降了不少。

    茜雪与杨雪身上水蓝色的衣裳此刻已经被吹得凌乱无比,一些雪花都夹在衣裳的缝隙中,好在这水蓝色的衣裳还有一些功效,轻轻一抖,那些夹杂的雪花便掉落了下去,衣裳顿时就恢复了整洁。而她们原本优美的发髻也早就被风雪吹得失去了原来的美丽,沾染了不少湿意。杨雪浑然不觉在这么一个小空间中居然还有一个阵法存在,还在整理着自己,但是茜雪经过这么多年的修炼,况且练气十二层的修为也不是空的,或许在刚刚进入山洞的时候没有察觉到,静下心来放出神识好好扫描了一遍,自然是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按住了杨雪还在整理的手,茜雪警觉地朝四周看了一圈,娇声道:“不只是哪位道友在此,惊扰了道友,当真是抱歉。”

    杨雪一愣,她的修为不比茜雪,只有十层,自然是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听到茜雪这么一说,立刻也是满脸的警觉,亏她刚刚还想将衣服脱下散下发髻,这藏在暗处的若是个男子,那她的名声岂不全毁了,想到这里,杨雪原本就雪白的小脸蛋顿时变成了惨白,还紧紧地抓着襟口。

    松音早在她们进来的一瞬间就站了起来,站在阵法的中央,看着这许久未见的“师姐”。看到茜雪进来了这么久才意识到有人在这个山洞,不由得嗤笑一声,看来茜雪师姐真是“进步”不少。听到茜雪的质问,她也不甘示弱答道:“哼,这山洞明明是我的,我还未追究你们擅自闯入我的山洞呢。”

    清澈的女声在不大的山洞中传出来,但是因为阵法的缘故,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这女子的声音,不能准确判断确切的位置,但是听到是女声后,杨雪的神色却是放松了下来,幸好是女子……但是,听这女子话中的意思,仿佛是有些不悦,这又令她有些担心。

    茜雪一愣,但是她是个聪明的女子,这在洞中的修士修为还不知怎样,而来脾xing也不知如何,她在情况未明的时候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绝。

    微微一笑,宛若春花绽放般甜美,对着山洞深处的空气一拱手,道:“这位道友,我姐妹二人并非存心侵扰,只是躲避风雪这才进了这洞中,还望道友行个方便,让我姐妹二人休息片刻,我们就离去,绝不打扰道友。”说完静静等着那个不知名的修士回答。

    松音没有立刻回答她,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松音有些不知所措了,虽说当初十分恼怒茜雪他们丢下自己跑了,信誓旦旦说是要报仇,可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当初的满腔怒火早已平息了,剩下的只是不满,现在她们自己送上门来,自己倒不知道有什么具体办法可以报当初的仇了,要了茜雪的命也不大可能,她现在也是十二层的修士,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十层的修士做帮手,自己不一定能占到便宜。而且她只想给茜雪一个教训而已,并没有说真想要她的命,不管当初他们带自己进泪痕山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总的来说一路上也教会了松音许多,更是救了她不少次,若不是他们,当初松音在泪痕山肯定会多吃上不少的苦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常有的事情。

    茜雪见那神秘修士不说话了,还以为这修士将她的话听了进去,赶紧与师妹往嘴里丢了丹药开始恢复起灵力,更是在心里暗自祈祷那妖兽千万不要追到这个地方来,她们已经跑了这么远了,这妖兽若是再继续追了过来,那就真的不好办了。

    有这么一句俗语,叫做好的不来坏的来,这番茜雪在努力恢复着灵力,松音在想着该给茜雪什么教训,那番茜雪口中的妖兽还真的赶来了,而且还夹杂着漫天的风雪与威势。在山洞的几人还未察觉到危险的到来。

    山洞内一片寂静,就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但是几丈之远的洞外,已经刮起了一股不寻常的风暴,带着几分妖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