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一零 千鹤秘境(四)

    闷热潮湿的空气中,灌木林叶上有不少的水珠,飞舞的蚊虫在树叶顶上盘旋来回,潮湿的土地中不时钻出一些毒物,在地面上爬来爬去,空气中的窒息感让松音有些紧张。这是她进入沼泽的第二天,但是距离她第一天入沼泽的地方还不足五十里,原因不是别的,这里有一只妖兽即将进阶。

    若是一般的妖兽松音也不会在意,偏偏这次进阶的是一只二阶顶峰的巨蜥,这只巨蜥身长约两丈,巨大的头颅,强健而有力的四肢,长而灵活的尾巴,都显示着它力量的强大,松音不敢直面它,只能期待它赶快进阶完成,然后离开这个区域。在这个关口,她可不敢有什么移动,在进阶的时候,巨蜥会对周围的一切都施以强大的监控,一丝一毫都逃不过它的掌握,只要松音敢动上一动,巨蜥肯定会冲过来和松音来拼个你死我活。

    趴在树枝上已经一天的巨蜥终于有了点动静。松音在它的斜侧方将近半里的距离,刚开始的时候松音还没注意到巨蜥就趴在树上,只觉得这个区域的气氛不同寻常,十分小心地放出神识来探测,然后才惊讶地发现居然有一只即将要进阶的巨蜥就趴在离她不远的树上。

    这一等就是一天,好在这巨蜥的进阶已经进到尾声了,只见那巨蜥的周身灵气波动十分不稳,四肢紧紧地抓在枝干上,瞬间留下了几个深深的爪印,尾巴也开始烦躁地摇来摇去。一阵土黄色的异芒闪过,那巨蜥的身上的皮就仿佛像是一块干涸了数月的黄土地一般,起了一片片刺手的鳞片,很快那巨蜥像蛇类蜕皮一般慢慢扭动身躯,慢慢地向前爬去。“噗”的一声,旧皮从头顶上破了一块小小的洞,巨蜥用力朝那块破洞处顶去,那破洞原本是二阶巨蜥的皮,其坚硬程度自然是不凡,但是在这巨蜥的用力冲撞之下越裂越大。

    很快,头部已经挣扎出来了,露出了一块属于三阶巨蜥的新皮,接下来就简单多了随着它的破皮而出,剩下的部分很快也就蜕变成功了。看着已经变成了绿色的巨蜥,松音总觉得全身毛孔一竖,巨蜥红色的舌头吞吐着,活动了一下四肢,在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就顺着树爬走了。一股说不出的恶心感在松音的喉咙里绕了几绕,最后还是消散了,对于巨蜥蛇类这些物种,松音简直是避之而不及,好在这只巨蜥已经走了,松音将近一天没有动过的身躯终于可以活动了。

    确认了一下周围,没有危险的东西在,松音走到了刚刚巨蜥趴的那棵树下,看着半挂在树枝上的黄色鳞片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鳞片衣外表看上去有点像是蛇的蛇皮,泥土黄中带着几分的苍白,甚至还有不少刚刚巨蜥换皮时留下的粘液,黏嗒嗒地覆在内部。松音颇有些嫌弃地捻起它的一角,仔细观察。发现这鳞皮衣的质地还不错,硬度也超出她的想象之外,用手轻轻搓了一下,才发现这鳞皮衣不想外表看上去的那么粗粝,反而是十分柔软细致,只是最上面一层有些翘起的鳞皮摸上去有些刺手,若是把这鳞皮衣好好利用,也不失为一件好的防御法衣。

    赶紧丢进储物袋里,松音决定往沼泽的更深处去探一探,这里只是外围而已,不大可能有什么好东西,为了土灵柱,松音怎么着也要去冒冒险才行。

    不知何时,秘境里开始下起了淅沥小雨,雨水打在树叶上发出滴答的声响,地上原本就潮湿的泥土此刻已经变得完全泥泞了,只要往上踏一步,就会溅得鞋面满是泥水。没办法,松音只能停下了脚步,往周围望去,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藏身躲雨的地方。好在这千鹤秘境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月,沼泽里也不乏一些失去了生命气息的大树,那些大树在失去了生命后经过长年累月的风吹雨打,或者是一些虫蚁的啃噬,形成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树洞。

    松音轻轻一跃,跃上了一颗已经枯萎许久的大树,那棵大树极大,需要三五个成人才能围抱,虽说失去了生命,但是依旧挺立,在主枝干和分支处有一个黑黝黝的大树洞,大约可以容纳下一人的大小。虽说树洞有些被淋湿,树皮也有些潮湿滑手,但是好歹也是个容身之处。松音透过枝叶间的缝隙看了看天色,天边的阴霾范围越来越大,看来短时间内这雨是不会停了。

    拿出购买的阵旗,阵旗上用朱砂画的符文神秘莫测,将灵力输入,与五行一一对应的五只小旗也闪起了光芒,再将五只小阵旗cha在树洞周围,一阵波纹荡起,一股诡异的迷雾渐渐弥漫开来,过了一会儿,雾气又渐渐散去,却是一片正常,似乎刚刚的阵旗与松音的身影都消失不见了。

    这正是这次购买的阵旗的独特之处,出了警示作用外,还多了一个隐藏的作用,而且这个隐藏不仅仅是针对眼睛的,修为不够的修士就算用神识扫过去都不能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功能多了,价格自然也就上去了,当初购买的时候,这套阵旗只剩下两套了,松音也顾不上什么价格,赶紧订了下来。

    看到阵旗开始生效了,松音就开始布置一下这树洞,丢出一个火系灵力的小光点,高温将树洞烘烤得温暖而不失干燥,雨水的潮气顿时消退,而且在里面栖息的一些虫蚁也被火光所惧,赶紧逃出了树洞。松音弯腰钻进了树洞,在树洞里铺下了一层薄薄的棉絮,柔软的棉絮垫在干硬的树洞里,顿时舒适了不少。松音轻轻拢住双手轻轻哈了一口气,白色的烟雾飘起。先是服用了一颗辟谷丹,等到腹中的饥饿感消失之后才并拢了双腿,双手抱住双腿,轻轻趴在腿上,看着阵法外的灰色天际。

    到了晚上,雨开始变大,如同冰雹一般打在枝叶树干上,发出“唰唰”响声,天地间除了雨声,一时之间竟是什么声都没有。松音轻轻闭上了双眼,聆听着四周雨打枝头的清脆响声,竟是平白生出了一些寂寞,或许是一个姿势固定久了,松音想换一个姿势,但是却发现不妙,她似乎动不了了。

    心急之下的她急忙呼唤小龟,但是小龟仿佛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点声响也没有,松音大骇,还以为是着了什么道,赶紧运行体内的灵力,却发现体内的灵力仿佛是石沉大海一点回响都没有,眼皮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地覆盖住,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了这个力道,就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眼前一片黑暗,但是松音还是在想着办法去解决目前这个情况。突然,一道亮光好像是天地间的第一道霞光般引人注目,松音几乎是立刻就将注意力投放到这道亮光中。刚开始这一道亮光只是静静地停伫在松音的面前,松音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般,那一道光束像是一幅画卷一般慢慢打开,几个画面猛地闪过眼前。松音只觉得一阵尖锐的痛苦直bi脑海,不由得尖叫了一声。

    惊喘一声,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阴暗低沉的树洞,松音的呼吸有些重,有些困难地转动了一下脑袋,发现自己居然保持着刚刚的动作,冰凉清澈的味道传入鼻中,松音稍稍活动了一下身子,才发现自己原来是睡着了。可是刚刚看到的东西又怎么解释呢?皱着眉,刚刚飞逝而过的几个画面实在是令她印象深刻,仿佛是真的一般,那种真实感令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她在跑,很用力地逃跑,仿佛是后面有什么猛兽在追逐,带着几分的痛苦,双目中流下了两行泪水;她的衣裳上满是血迹,袖口的衣裳破碎得不成样子,甚至露出了一截雪白的小臂,小臂上的白骨隐约可见;她与无数人在厮杀,法决飞舞剑气凛然,一举一动之间都能引出巨大的威力,铁叶索在飞舞间溅洒出无数的鲜血;还有一个人,她似乎很熟悉,但是那个人一手执剑,剑眉星目中没有她所熟悉的微笑,只有一片冷然,另一只手在她的胸口上狠狠地一击。

    松音的呼吸声很重,她摸了摸胸口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一击的巨大冲劲,让胸口隐隐生疼,呼吸都些不畅。怎么会见到这种画面呢,松音的额头上竟然出了点冷汗,对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有些不解,先不说那些画面的出现,就连那静止不动的状态都显得很不寻常,但是她昨天明明检查过周围了,而且如果有异样,阵法肯定会对她进行警戒的,偏偏一切正常还发生了这种事情。放心不下的松音再次检查了一下阵旗,还是没有问题,难道不是阵法的问题,而是这里环境的问题?又或者说这附近有什么特殊的灵植,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陷入环境?还是说真的只是做噩梦了,但是又怎么会做那种噩梦呢,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神魂俱惊,什么梦不好做,偏偏要做那种梦,仿佛在预示着什么,里面每一个细节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无比真实。

    或许是她压抑的呼吸声吵醒了小龟,小龟在她的手指旁用力地甩了甩尾巴,嘟囔道:“怎么了,这是,还早呢……”

    松音看着阵旗外的世界,下雨过后的沼泽地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这是千万年来土地中的腐朽气息,无数埋藏在这片土地中的无数尸骨的凄厉呐喊,偶尔还能听见一旁枝叶中小生物的淅淅作响,雨水打湿了地面,浑浊的水坑中倒映出还有些灰色的天空。阵旗有净化空气的作用,松音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外面新晴的景色,过了许久才回到道:“没什么,做梦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