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零四 武器的完成

    这块区域并不大,松音很快就查看完了,没有发现寻箐鼠的踪迹。当然了,也不排除那群寻箐鼠正在地下呼呼大睡,松音没能找到它们的这个可能xing。寻找寻箐鼠是要靠运气的,要是真找不到,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所以松音很果断地放弃了这个区域,开始向下一个区域赶去。

    几天下来,松音马不停蹄地在各个可能有寻箐鼠出现的地区搜寻着,到第五个地方为止,一共找到了两次寻箐鼠。因为第一次找到寻箐鼠的时候,已经付出了大半的铃音草,所以当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寻找到寻箐鼠的时候,松音的铃音草就告罄了。不过这次还不用松音用神识扫描,那群小家伙已经在那块地火蔓延的地区活动开了。松音把小龟放下去,让小龟去和鼠qun交流,自己则是在不远处的地方观察着。不过这次松音学乖了,没有让小龟就这么直接爬过去,而是在它的身上包了一层雪蚕丝布料,把四肢小爪子靠近地面的腹部包了个严严实实,丝毫不会被地火的灼热所伤到,为了固定,还用布料的四角在小龟的脖子上打了个结,看上去就像是一只重伤未愈的乌龟。

    因为这块区域的温度没有达到让松音无法忍受额地步,所以松音没有戴上纱帽,上次只是惊鸿一瞥,这次可算是能好好看看这个从上古就存在的古老族群。

    那群寻箐鼠刚刚发现小龟的时候,还躁动了一下,颇有些慌张,四处攒动,全都挤成了一团,土黄土黄的背脊上全都是肥肉。也不知道小龟使了什么招数,没过多久,那鼠群就渐渐平静了下来,而且还时不时吱吱叫了两声,想必正在交流的过程中。一会儿过后,松音就在识海中听到小龟的声音,要她把铃音草丢过来。

    松音打开储物袋,将剩下的玉盒全都拿了出来,里面还剩下小一半的铃音草,这次应该就会全部用掉了。用灵力控制着玉盒。玉盒依次落到地上,小龟打开了其中一个玉盒,取出一株铃音草,一只寻箐鼠还很人xing化地深深地嗅了一口空气中散发的味道,大大的鼻头动了动接着整个鼠群都亢奋起来了,好几只寻箐鼠跑到一旁,开始刨地,大片的硬实泥土被翻开,不多久,一个小小的布料就露了出来,把布料拖了出来,还能看到淡青色的箐子有些漏了出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得到铃音草的寻箐鼠很快就搬空了玉盒,然后就消失在了这片地域。松音也从远处走来,把小龟抱起来,查看它的爪子,发现没有问题后,就把它丢到肩膀上,开始把箐子放到玉盒中,最后看了一眼这个红色弥漫的天空,松音就准备回去了。

    这次出来寻找箐子还算是比较成功,找到的箐子数量也很多,据小龟说,把这些粉末和一些辅助的材料炼制成丹药后,只需三五天服用上一颗就行了,丹药里的特殊灵力会渐渐在几天时间内淬炼肌体,不用再像从前服用幽兰草那么麻烦了,还要每天服用,外加花上两个时辰来练体。

    这次去的地方,距离云景山脉有些距离,松音看过地图,大概的方位在魏国的西南方向,如果想要以最快的脚程回到大衍门的话,要穿过一座大型的凡人城市。小龟的建议是可以去从凡人的城市穿过,他们回到大衍门后,不仅要尽快把丹药炼制出来,而且还要对上次取得的铁叶刀进行稍微的淬炼,这些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况且松音上次炼丹还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肯定要练练手。

    那座凡人城市是一座魏国境内的大城,来往众人贩夫走卒,达官贵人,比比皆是,所以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这座城很是发达。

    曲阳城,便是这座城的名字,三个大篆刻在城门口上,还有不少士兵在城墙上巡视,红底黑字的旗帜上印着一个“魏”。寅时三刻,正是人来人往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群在城门处进进出出。有的人身着丝绸,而有的人则是衣不蔽体,有的人轻车简行,有的人宝马高俊。松音盯着这进进出出的行人,只觉得恍如隔世。

    随着人流走进了这座城,进城的很多都是挑着担子的农夫,担子上有的是满满的柴火,有的则是一些青菜。还有很多从外地赶路而来的行人,他们行路匆匆,掏出两文钱,交给驻守在城门口的守卫。

    松音被拦了下来。

    “哎,哎,说你呢,两文钱。”

    松音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守卫,又看了看周围的行人,似乎都有掏出两文钱丢进一旁的大木箱子中,这才意识到这座城是要交进城费的。可是她摸了摸身上,似乎没有两文钱,正有些为难,那守卫又开始嚷嚷开了:“快点,大爷我忙得很,没钱就不要进城。”不知怎么的,看到松音的这一身打扮,嘴里也开始有些不干不净:“嘿嘿,美人儿,你要是没钱进城那也没有关系,你给大爷我摸一摸你的小手,大爷我呀,哈哈哈……”

    松音冷冷瞥了一眼那守卫,拿出了一块下品灵石,手中稍微使劲儿,灵石就朝那守卫脑袋旁飞去。

    那守卫话音还未落,满脸的嬉笑之意,就感觉到一股强劲的风力朝自己吹来,眼前只看到白光一闪,一块东西就牢牢地钉在了脑袋旁的青石城墙上。那守卫顿时没了声响,一旁的同伴赶紧将长枪对准松音,另一个人看向城墙,似乎想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砸来。

    一看,可是不得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白玉就这么硬生生地嵌入了坚硬的城墙,,更奇妙的是,那白玉还一点未碎,。松音也不管现在还被长枪指着脸,甩下一句话:“管好你的嘴巴!”说罢直接甩袖走人,进了城,很快,就消失在街上的人群中。

    那几名守卫这才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个眉头深皱,对着那个还一脸煞白的守卫骂道:“管好你的嘴巴,这里可是城门口,不是你的刑司,不是谁都是可以随便调笑的,当心小命没了都不知道。”一边还想把那块玉石给扣下来,可惜这看上去小巧玲珑的玉石,仿佛是黏在了城墙上一般,怎么扣都弄不下来,还来还是借了一柄小刀,才将它扣了下来。

    经历了刚刚的事情,松音再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个干干净净,原本还想着在这曲阳城里好好逛上一逛,现在则是完全没了这个心情,准备快点赶路回大衍门了。

    虽说想要尽快回到大衍门,但是这里毕竟是凡俗,松音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运起风行诀赶路,所以只能老老实实靠双腿走路。一路上也看到了这曲阳城的不少风景。或许这两天是有庙会,街上的人摩肩擦踵,两旁既有正规的商铺,也有不少小摊贩在街边摆上一些小饰物,一些好不容易才出门一趟的妙龄女子,都围着纱帽,站在摊边讨论着什么。松音微微一笑,想起了小时候与姐姐们一起去集市时的场景。除却人物不同,似乎又回到了从前。

    松音看着曲阳城里热闹的景象,一时之间也忘记了刚刚进城时的不愉快,时不时闻到食物的香气,竟也是勾起了她沉睡已久的馋虫。偏偏小龟也在肩头探着小脑袋,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在路过食物摊子的时候,小龟吵着一定要吃点东西,松音也正有此意。奈何储物袋里没有准备铜板,只有灵石,无奈之下,松音只能四处张望,又走了一段路程才看到当铺。

    进了当铺,拿出一块下品灵石丢给掌柜的,掌柜的原来看到松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独自一人进来,连正眼都没有给她一个,但是当松音丢给他一块灵石后,掌柜的细细观看,顿时郑重了不少。

    从外观上看,这灵石还真是颇为好看,ru白色的灵石,坚硬的质地,如卵石般的大小,正是现下城中达官贵人喜欢的吊坠大小。这掌柜的看松音人小,给出了一个颇低的价格,若是一个普通凡人,肯定会开始讲价,可惜松音又不少这一个灵石,直接死当,也没有什么提价,拿起十数两银子就准备丢进储物袋中。又想了想,拿出一锭银子,让掌柜的换成碎银。

    重新回到了食物摊子前,发现这个摊子上大多数买的都是一些糕饼,热腾腾的食物香气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特殊的味道,很是勾人。松音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糕点,小时候是没闲钱吃,到了门派也没这个机会吃,所以不用小龟催促,松音也开始大购买。摊子上各色的糕点摆了不下数十种,看的松音是眼花缭乱,这个想买,那个也想买。

    “我要那个,玫瑰莲蓉糕,唔,来……来五份。”

    “我还要那个,那个,红色的那个,对,就是赤豆糕。”

    “这个,那个,还有那边的,我都要,都来两份。”

    “打糕?好吃么?那就来一份枣泥打糕。”

    “这边的绿豆酥,还有那边的椰浆面煎酥也要。“

    ……

    在这家做短工的伙计心想,从前虽说生意也不错,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下子买这么多的呀,还是个姑娘。这边的伙计在为松音拿起她要的各色糕点,另一个伙计则是忙着为松音的糕点包上油纸,包的速度甚至还没松音买的速度快,再加上被后面蒸笼的热气烘烤着,整个人几乎是大汗淋漓,时不时用脖子上挂着的棉布擦擦脸上的汗水。

    等到松音买完,心满意足了,那伙计才算是勉强赶上她的速度,将所有的糕点都包好了,叠放在一起,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堆了这么高。

    那老板也有些汗颜了,松音买了这么多的东西,也不见后面跟着家丁或者其他人,这一个小姑娘要怎么把这么多糕点带回去啊?没想到松音只用两根手指头轻轻一钩,那重达数十斤的糕点就这么被提了起来。

    松音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东西丢进储物袋中,就准备开始赶路了,她买糕点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现在已经快到下午了,她必须在明天晚上之前赶回门中。接下来的一路上,松音目不斜视,没有去关注庙会上的其他东西,出了曲阳,走上了官道。

    走了官道,才发现,或许是因为城中庙会的原因,很多人都从村落中向庙会赶去,所以松音的风行诀根本施展不开,速度也快不到哪里去,没办法,只能给自己贴上一张隐身符,在一个时辰内,隐去自己的身形,只希望在这一个时辰内可以走出这官道的范围。

    一连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松音总算回到了云景山脉的附近的区域,看了看天幕,明亮的星星已经被挂上了天幕,她没有迟疑,继续赶路,终于在月上中天之前回到了洞府。

    回到洞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沐浴清洁,在外数天,为了节省时间,松音几乎是没有清洁的时间,现在有了时间,终于可以好好地洗个澡,放松放松了。小龟也没有闲着,趁着这个机会给松音说了一些淬炼铁叶刀的一些要点。

    松音终究没有等到第二天,洗完澡直接去了丹方,借了一个小鼎。准备队铁叶刀进行淬炼。虽说铁叶刀做出来是要成为武器的,但是归根究底,还是属于特殊的灵植范围内,所以松音借了一个炼丹的小鼎,否则还要前去百炼峰,平添几分麻烦。

    箱子里的铁叶刀是已经经过松音仔细筛选的了。先将丹鼎预热,等到火候差不多了就将几箱的铁叶刀都倒了进去。银光闪闪的铁叶刀在丹鼎的顶部静静地躺着,丹鼎的温度还在持续上升。过了半夜,丹室内的温度已经很高了,就连松音都有些受不住,满脸都是汗水,没办法,只能把雪蚕丝的纱帽与衣服拿出来穿上。对着小龟抱怨道:“怎么会这样啊,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会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

    听了松音的问题,小龟也不敢保证说百分百的确定没有出问题,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想要让这些铁叶刀出现反应,除非丹鼎里的温度能够达到它生长时的温度,这些铁叶刀实在火山附近生长的,想必需要的温度更高,我们还还是再等等吧。”

    终于,一直沉寂在丹鼎底部的铁叶刀出现了些许动静。一片薄薄的铁叶刀开始出现了一点动静,仿佛是在火山爆发的前奏一般,一片,两片,三片都开始有了动静,到了最后全部的铁叶刀仿佛是约定好了一般,腾空旋转,数百片铁叶刀开始在丹鼎中旋转起来,带着股凌厉的冲劲儿。

    渐渐地,每一片的铁叶刀边缘开始慢慢软化,温度的上升已经超过了当初在火山时的温度,这铁叶刀就算是再水米不进,此刻此刻也要慢慢低下它的头颅。边缘微微卷曲,原本就细长的铁叶刀此刻更是尖锐,但是那微微的弧度又带着一丝的优雅,一片还看不出什么,但是数量一多,就可以感受到铁叶刀那凌厉的优雅姿态。

    松音松了一口气,这就算是初步的淬炼了,从这时候开始铁叶刀才算是脱离了灵植的范畴,开始朝灵器挺进。松音拾起一片铁叶刀,不敢让手指接触到那锋利的边缘,上次只是还未成熟的就能割伤她的手指,这次经过淬炼的铁叶刀威力更是远胜于从前,松音也没有拿自己做实验的嗜好,也不用做实验,光光从它的边缘区不时闪过的流光就可以看出,这要是按照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制作成武器,对筑基期的修士都能造成十分巨大的伤害,现在就差自己的修为提升了,只要修为提升,对于武器的控制就能更上一层楼。

    在丹方耗费了一晚上的松音回了洞府,将上次切割好的丝线拿了出来。数百条的丝线被切割成同样的长度,柔软中带着软滑,松音将它们的一段全都系到了一起。好在小时候和姐姐们学过如何打络子,对于这些步骤,只是有些生疏,练习了一会儿也就回想起来了。

    这可是一个大工程,将这数百条细如发丝的丝线打成一个络子,足足花了松音两天的时间,弄到最后,松音的眼睛都有些酸胀了,揉了揉酸胀的眼球,松音伸了一个懒腰,原本有些凌乱的丝线此刻已经被整整齐齐地纠缠到了一起,原本丝线上好像是污渍的东西在打成络子后,居然还出现了一种浅灰色的渐变色,低调中也不失美丽。

    剩下的就是将这些铁叶刀一个一个地串到这丝线上。为了保险起见,松音将小麒麟兽找了出来,这细长的铁叶刀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溅上不少的血花。

    神系峰的山顶面朝东方,每日都可以看到朝霞万丈升起,映照着山上的岩石,将万物都染上了生命的气息。仙鹤将头从翅膀中探出,似乎也在观赏着这初升朝阳的万里火光。

    突然,一阵细碎的金属撞击声传来,仙鹤敏感地动了动长长的脖子,似乎在辨别声音从哪里传来。又是一阵清脆的轻铃响传来,仙鹤直接站起了身子,舒展了一下身躯,几声鹤鸣揭开了这神系峰上新的一天。

    松音满意地看着手中新制作完成的武器。无数细长的铁叶刀被挂上了丝线,微微弯曲的边缘相互碰撞,带出了一种金属特有的清脆响声,两丈多的丝线上满是银光,松音抓住丝线的一段,轻轻挥舞,清脆的铃声组成了一道动听的乐曲,在这春日中平添几分俏皮。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