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一零三 武器的制作

    “武器呀,你刚刚不是说要把那些铁叶刀利用起来么,正愁没有材料么,我知道用什么做了。”

    “当真?”松音一喜,这么好的材料,她不想浪费,现在听小龟这么一说,心下也是欢喜的。

    “你等等啊,我记得……在这儿,拿出来了。”

    经过小龟的翻箱倒柜,终于把它所说的那个“材料”拿了出来。松音看着眼前的这一团缠成一团的不知名丝线,只觉得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这不是她去泪痕山之前在购买法衣的时候买的东西么。这么久了连它的作用都不知道,泪痕山的时候也没有派上用场,松音也渐渐将它抛到脑后了。

    小龟把它扒拉出来,似乎想用自己的爪子将这缠成一团的丝线分好,但是没有成功。松音疑惑地看着小龟,这丝线当初买到的时候,老板说可以将灵力输入,用作防御,这怎么又和她要的材料扯上边了?

    小龟挑起一根细细的透明丝线,拿出来也有些时候了,这团丝线好像没有被所处的环境所影响,还是冰凉冰凉的。对这丝线的质地更是满意了,开始解释道:“这其实并不是用作防御的材料,应该是导灵的材料。”

    “导灵?”松音口中重复着这个词,想想又觉得不对,问道:“可是导灵的材料不是一般只有导灵玉么?怎么这丝线也有导灵作用?”

    小龟道:“你也说了是一般,其实导灵玉只不过是以一种最广为人知的材料罢了,世间上导灵的材料远不止导灵玉,有可能会是看上去普通而又平凡的一个碗,一双筷子,甚至是一块石头,天道有常,这些东西我们本就不可能完全掌握,只能在发现它们时加以利用。”

    松音若有所思,看来把导灵的材料直接划为导灵玉,是她太教条了,被典籍上的框框条条给限制住了。

    看到松音懂了,小龟满意了,接着道:“后来我想起了这东西的作用,如果把这东西和铁叶刀一起制成你的武器,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听了小龟的办法,松音只觉得眼前的迷雾顿时迎刃而解,她摸了摸小龟的脑袋,又给了它一颗麒麟丹,顿时小龟那个美得啊,眼睛都只剩下一条缝儿了。

    但是她要先找到成熟的铁叶刀才是,按照小龟的方法,这铁叶刀生存的地方,必定是火灵力最为旺盛之地,还必须历经阳光的曝晒方可成熟。松音环顾四周,火灵力最为旺盛的地方就是那火山口了,但是那也旺盛得太过了吧,时不时喷涌出的火山熔岩会将周围的一切毁灭,更别提这铁叶刀了,虽说它的硬度非凡,但是也抵不过这在地底沸腾万载的熔浆吧。所以松音需要寻找的地方就是河床的另一侧,哪里被一块巨岩所阻挡,视线看不见巨岩后是什么东西。

    穿越过河床,走在时间的轴线上,想象着万年前这里还是碧水悠悠,依依青草,奔腾的水流翻滚着,可是一切都抵挡不住时光的冲刷,转过那块巨石,眼前的一片银光闪过,松音不由得闭上了双眼来抵挡这刺眼的强光。

    再睁开眼,呆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大片大片的银光挂在枝头,黑炭一般的树干歪歪扭扭地站立在这一片天地之间,那细小的叶片不像普通叶片那样呈绿色,仿佛是一柄柄锐利的飞刀垂挂在枝头。

    没想到,成熟了的铁叶刀竟是银色的,看上去与普通刀刃没什么两样,就这么挂在枝头,颇带几分喜感。松音粗粗估算过去,这一片的铁叶刀林起码有上百年未曾有人来过了,否则这么多铁叶刀,不可能这么密密麻麻地挂在枝头,早就被人取走了。

    松音不敢太过靠近这片铁叶刀林,甚至不怎么敢站在树下,生怕某个铁叶刀就这么掉下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未成熟的铁叶刀就能把她的手指划出一道血痕,这成熟的铁叶刀有什么威力,松音还真估算不出来。只能远远地看着,对于怎么把铁叶刀弄下来,倒成了一个麻烦。

    有站在远处观察了一会儿,松音发现者铁叶刀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就会掉下几片叶子,在这之后,又会有一段时间里没有丝毫动静,但是掉下来这些叶子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她的需求,看来只能另想他法。松音捡起一口脚边烫手的石块,等到铁叶刀林变得安静的时候,一个巧劲,石块砸中了枝干,“噗”的一声,石块被砸的粉碎,铁叶刀的枝干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白痕,但是大片的铁叶刀却是掉落了下来,哗啦哗啦一阵响声过后,又恢复了平静,没过多久,又是几片铁叶刀掉落下来。

    松音微微一笑,看来自己的想法没有错。等到铁叶刀林恢复平静的时候,开了几道防御符箓顶在头顶上,自己也放出了好几道薄薄的护体真气,冲向刚刚被她用石块打击的铁叶刀树下,伸手一抓,那些掉落下来的大片铁叶刀就被收入了储物袋,收拾完毕后,又马上冲出了林子。

    看着储物袋中数量不少的铁叶刀,松音又故技重施,再次捡起一块石头向另一棵树砸去。

    就这么周而复始,到了傍晚的时候,松音已经收集了好几大箱子的铁叶刀叶片了,估摸着数量差不多了,就离开了这片区域。一离开火山脚下,几乎马上可以感受到温度的骤降,夜晚清凉的气息弥漫在周围,脱下了纱帽与衣服,松音准备找一个地方过夜,顺便来处理一下今天的收获。

    找了一个山洞,丢进一个小光点,照亮了整个山洞,一些畏光的小毒物全都褪去,松音又撒下了一大把去虫蚁蛇蝎的药粉,一个小小的风系法术丢进去,一些积年的灰尘就被轻扫一空。铺下一块赶紧的布料,松音先恢复了一下因为赶路而耗费的灵力,到了月上中天就清醒了过来。储物袋里放着四个装满铁叶刀的大箱子,松音先是将其中一个箱子里取了出来,数量众多的铁叶刀分量不轻,松音这么多年的练体这就显示出作用了,她抱起箱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落在地上乒乓作响。先是把一些损坏的或者是已经干枯的分拣出来,把完好无损的放回箱子中,一个晚上足够她把所有的铁叶刀都处理好。

    又趁着还有些时间小睡了一会儿,等到天际染上了红光,她就收拾了东西,准备往下一个地点赶去。下一个地点的环境与地火沟有些相似,松音估计着应该也没有寻箐鼠,但是也不能这么判断,还是需要亲自去看一看的。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赶到了,却发现那地方居然已经有人在哪里了。松音看到不远处火光闪动,就知道有人在那里,还时不时听到他们喝酒唱歌的声音,似乎不是修士。松音有些迟疑,但还是神识悄悄探了过去,发现有七八个男子坐在火堆旁,手边还放着好几把大刀,面前还有好几坛酒坛子,外加数十斤的酱牛肉,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大口吃肉,高声谈论着什么。

    看来是凡人,松音没有出声,对他们谈话的内容也不感兴趣,只能在不远处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稍作休息。许久未见到凡人了,自从来到门派中,见到的几乎全都是修士,就算在坊市中,修为最低的也是练气一层的弟子,入门八年,凡人的世界,似乎离她十分遥远了。再加上这些天她要去的地方全都是凡人很难涉足的地方,所以,这还是八年来,她第一次见到凡人,不过这些男人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人,一旁的大刀上还有些许未干涸的血迹,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儿也很浓重。就算她不想听他们在谈论着什么,但是从风中飘来的讯息也够她猜测出那几个男人的身份,应该是几个大盗,似乎刚刚被官府通缉,与官兵打了一架,逃到了这里。

    松音并不想惊动他们,天色也渐渐暗了下去,她修为渐深,夜视之法也有所涉猎,就算在黑暗中,她也能看清一切。就不准备生火了。小龟还在睡,松音也没有去打扰它,把那团丝线取了出来,这一团丝线上有些许地方仿佛是被灰尘染上了一般,灰扑扑的,怎么擦都擦不掉。细丝软滑,松音有些头疼,这么一大团,要分解明天估计都分解不完。但为了自己的武器,也只好慢慢来了,松音抽取出线头,手指轻摸,抽出了约两丈长的距离,指尖风灵力一转,化作了锋利的风刃,快速一划,那丝线就断了。但是松音还是可以感觉得到这丝线的韧度,一根丝线的韧度就如此之大,刚刚她用风灵力割断的时候,受到的阻力可不小。

    细丝一直被抽取出来,每隔两丈,松音就将其割断,与上一根被割下来的放在一起。那丝线倒也奇特,被割下来后,一根一根直挺挺的,不见弯曲,也省的松音到时候还要再去整理。夜已经过了一半,那几个男人的谈话声也小了,渐渐地,也都睡去,只余下一点的火光照亮周围。松音的手边已经堆放了一把的丝线,她手中的那团,随着时间过去,也越来越小。

    到了第二天天亮,那几个男人都醒了过来,骂骂咧咧地高声骂了几句官府,再骂了几句这地方环境恶劣,说他睡了一晚上,就出了一晚上的汗。就提着大刀离了这地方,松音手头上的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原本缠绕成一团的丝线,现在只剩下拳头大小,,松音快速地抽丝剥茧,将一段段的丝线裁剪下来。终于,她呼出了一口气,终于完了。

    被分出来的丝线光滑如蚕丝,细软轻柔,摸上去还带着股凉意。松音将它收入储物袋中,准备开始查看这地区是否有寻箐鼠的存在。小龟也醒了过来,话语中还带了几分朦胧的睡意,从经脉里出来,趴在她的肩头,小脑袋转来转去,似乎也在查看周围的环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