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第二十六章 试验

    第二天色刚刚亮,松音就到管事师兄那里去重新登记了一下修为,这次松音决定将修为控制在练气二层左右,据她所知,好像慕容凌云也是前几天才突破的练气二层,不知道他来登记了没有。

    管事处今天竟然是杜师姐在值班,看见松音来,杜师姐大老远就开始喊起来了:“松音,松音,快来。”

    松音叹了一口气,她生xing寡言,不大擅长于交际,遇上了这个活泼外向的师姐颇有几分无奈。但是师姐毕竟是师姐,修为摆在那里,而且这杜师姐在松音进门后的几年中,已经隐隐有由练气六层突破到了七层的架势了,修为精进了不少,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松音都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现在她招呼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师姐,今日我来重新登记一下修为。”松音站在杜师姐面前,一副乖巧的样子。

    “哎,师妹,可算来了一个人了,今天是我一个人值班,闷死我了,一个人都没有,还要在这里坐上一整天,明空师兄是故意的吧,明知道我坐不住,还把我安排在这里,这可怎么办啊!”杜师姐看到人就是一阵抱怨,大吐苦水。看到她这幅抓耳挠腮的猴样儿,松音也说不上什么话,只能微笑以对,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种太过活泼的人,上官雨婷比起她来还有所不及。

    “哦,测修为啊,那你应该是来登记练气二层的是吧。”杜师姐用神识一扫,就发现松音已经有了练气二层的修为了,拿出了一块新的玉牌,示意松音往里面灌注灵力。

    松音结果玉牌,已经有过一次经验的她,把灵力输入玉牌中,玉牌就像活了过来一般,粘附在松音手上,不停地吸附着松音体内的灵力,松音观察这这块玉牌,等到这块玉牌泛起了微微的清光后,就果断地掐断了体内灵力与玉牌之间的联系,装出一副有些神色疲劳的样子。

    杜师姐接过了玉牌,发现里面的灵力已经达到练气二层的底线后,就拿过松音递出的弟子玉牌,法决一掐,玉牌闪过一丝光芒,松音再次取回时,就发现在玉牌的右下角,原本的一个“壹”字,变成了“贰”,这就代表着松音在门中已经是一位练气二层的修士了。

    “多谢师姐。”松音接过玉牌。

    “哎,你前头还有一个慕容凌云好像是昨日还是什么时候,反正记不清了,也来了这里登记了修为,你们修炼得真是一个比一个快。”杜师姐感叹道。

    “师姐过誉了,师妹还要去灵药园,就不与师姐多聊了,赵师兄已经在等师妹了。”松音一方面不想再面对着这个令她没法招架的师姐,另一方面也想知道昨天赵师兄说的新灵株是什么,就赶忙告辞。

    杜师姐看着松音离开的背影,喃喃道:“真是的,陪我说会儿话都不行,哎呀,又要过一天无聊之极的生活了。”说完还摇了摇头。

    松音到了神系峰,进入到灵药园中。赵晨在木屋旁背对着她,似乎在调制什么东西,听到身后有了些许动静,也没有回头,道:“来了。”

    松音回答道:“是,师兄。”说完就静静地立在一旁,没有出声打扰到赵晨。

    过了一会儿,赵晨转过身来,手中拿着一瓶玉瓶,这玉瓶与松音平日里见到的装灵露的玉瓶没有什么两样,赵晨把手中的玉瓶递了过来,松音连忙接过,看着赵晨。

    “从今日起,你就去照顾蝶婴花,这瓶子里装的是蝶婴花的灵露。”说完就转过身去,忙别的去了。

    松音有些愣住了,这就没了?上前一步,问道:“师兄,玉简呢?”

    “玉简?没有玉简。”赵晨没有停下手下的活,继续调制灵露。

    “可……可是,没有玉简的话,我该怎么照料蝶婴花啊?”松音有些不解,从前她照顾灵株的时候,赵晨都会给她一个玉简,里面详细记述了照顾灵株的一些方法,可是为什么今天没有了,而且这蝶婴花可是三阶中品灵草,她要是一个不小心,给弄死了该怎么办。

    “没有为什么,所有的技巧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你要学着自己去学习,去发现,不能永远依赖别人的玉简,若是永远依赖于别人的玉简,那你就永远不会有进步。”说完,竟是不给松音反应的机会,手指法决一掐,就把松音送到了阵法中。

    松音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恍惚,人就出现在蝶婴花的阵法中了,浑身灵力一转,就把八成不适感给消除了。松音有些哭笑不得,赵晨师兄这招使得是在是……像个孩子。

    但是人已经在阵法里,而且赵晨也摆明了不会给松音玉简,松音现在只好自食其力,开动脑筋,努力把蝶婴花给照料好了,眼前的一片蝶婴花被分为了三个部分,松音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这里的蝶婴花已经成熟的被划在了一块,即将成熟的也被划在了一块,最后一块就是那些还未成熟的。

    松音开始回想着蝶婴花的一些描述,在典籍上有记载,这蝶婴花乃是三阶中品灵植,喜阳,根系庞大,茎干笔直,有白点置于其上,每一株的蝶婴花只有三片叶片,叶片呈蝴蝶状,,随风摆动之时,就像是蝴蝶在围绕着蝶婴花翩翩飞舞般,但是蝶婴花最重要的地方确是花瓣中的蝶婴子,蝶婴花未盛开的时候,花瓣闭合,是见不到里面的蝶婴子的,但是当蝶婴子发育成熟之后,花瓣就会自动盛开,里面的蝶婴子也会出现在人面眼前。蝶婴子就像是凡人肚中的胎儿,微微蜷缩在花瓣之中,看似惹人怜爱,但蝶婴子却是解毒良药。尤其是解一些阴xing的瘴气,和尸毒。

    回想完毕的松音开始琢磨着该怎么把这些蝶婴花给侍奉好了,看着手中的灵露,决定还是先拿一株做实验,看看水和灵露的比例大概是多少,也好有个数。松音打了一壶水,轻轻地拿开瓶塞,可是当瓶塞一打开的时候,一股精纯的火系灵力就从瓶口处喷涌而出,吓得松音赶紧又把瓶子给塞住。

    松音有些惊讶地看先这个玉瓶,刚刚打开瓶塞,里面居然不是传统的那种灵露,传统的灵力一般都含有木系灵力,有着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味儿,可是这瓶灵露居然是有火系灵力,这样浇灌下去,肯定会伤到灵植的根系的。松音皱着眉头,想着解决的办法。

    松音将水壶中的水引了出来,停留在半空中,再打开瓶塞,倒出了一滴火系灵露,将灵露融到了水中,水火不相容,没多久,一整壶的水已经被这滴火系灵露给消耗完了,可见灵露中的火灵气霸道。难道是水不够多?松音加大了水的分量,还是一滴灵露,可是结果还是这样。

    这下子,算是难住了松音,松音发现就算是倒了半壶水下去,都会被灵力中的火系灵力给消耗完,若是水太多,相溶在一起的灵露水灵力又不够,根本不够灵植的生长,松音左右为难,原来要把一种灵植的摸透,不仅仅是要靠典籍上的解释,更多的是实际的cao作。这下子,松音总算是明白了刚刚赵晨所说的“若是永远依赖于别人的玉简,那你就永远不会有进步”是什么意思了。看来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

    现在想不出怎么配置灵露和水的比例,那就先把这个放一放,松音决定先把那些已经成熟了的蝶婴子给摘下来。一般的灵草摘下来后都要保存在玉盒中,才能防止灵植的灵力太快流失。所以在水壶旁早就准备了好几个玉盒了。松音读过相关的典籍,对于摘取蝶婴子,要用神识控制灵力,将灵力化为一道利刃,轻轻地割断联系着蝶婴子与花朵的丝线,但是却又不能伤到蝶婴子。

    好在现在松音时练气三层的修为,神识较之于从前壮大了不少,对于摘取还算是轻松。可是,摘取到后面的时候,松音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已经成熟的蝶婴花都有一个特点,因为蝶婴花喜阳,所以整株蝶婴花照理来说经过火系灵露浇灌后,应该整株都充满了火系灵力才对啊。可是,松音发现,在这些成熟了的蝶婴花中,除了蝶婴子拥有大量的火系灵力之外,剩余的部分,几乎丝毫都没有火系灵力。

    这个认知,引起了松音的不解。这些蝶婴花既已成熟,说明已经浇灌过灵露了,可是为什么就只有蝶婴子会有火系灵力呢,除了那洁白如玉的花瓣因为包裹着蝶婴子而沾染上的一点火系灵力外,其他的部分一点火系灵力都没有。松音的脑海中闪过了什么,松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抓住了,马上就可以知道为什么这灵露难以配成了,可是越是焦急,越是想不出那个环节出错了。

    松音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脑海尽量平静下来,一遍又一遍地思索着整个过程。突然,灵光一闪,心里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看着手中的灵露,难道这灵露不是与水相溶么?

    松音身形一闪,来到了那片即将成熟的蝶婴花丛里,这些马上要成熟的蝶婴花,小小的花苞紧紧地包裹着里面的蝶婴子,松音带来了一丝风的气息,吹动了蝶婴花的叶片,蝴蝶状的叶片轻轻飘动,好像是几只绿色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好不美丽。

    松音打开瓶塞,从里面倾倒出一滴灵液,用灵力包裹住,防止里面的灵气逸散开来,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灵液向一株马上就要成熟的蝶婴花飘去,慢慢地将灵液滴在了花瓣尖端处,那滴灵液马上就顺着花瓣间的缝隙向里面透去,而此刻的蝶婴花几乎是立即闪现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接着,那原本闭合的花瓣,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慢慢地舒展开了,一瓣又一瓣的舒张开,里面的蝶婴子已经隐约可见了没过多久,一株成熟的蝶婴花就呈现在松音面前了。

    松音的嘴角微微上抿,果然是这样,蝶婴花根本就不需要配置什么灵露水,而是将这火系灵露直接滴到花苞处,这火系灵力太过猛烈根系部位根本无法承受,这有这用来炼制解毒丹,用满火系灵力的蝶婴子才能承受将灵露直接滴到上面,而不至于伤到药xing。

    这下子,就知道怎么照料蝶婴花了。赵晨师兄把灵露直接交给自己,看来有误导自己的嫌疑啊!松音微微眯起了双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