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第二十四章 坊市(四)

    俗话说的好,一回生两回熟。可是松音只觉得是无比的尴尬。

    “不是告诉过你,在路上一定要小心些么。”好听的声音响起,明明是淡然的语气,可是松音就是觉得这人的话里有一股子的笑意。

    没错,松音今天撞上的人和昨天撞上的人是同一个人,这在偌大的坊市中,两天之内能够撞到一个人两次,不可谓没有缘分。

    “对……对不住,我会小心的。”松音红着脸说完这句话,只觉得面上火辣辣的一阵。

    “无妨,今后小心些便可以了。”兰唯初看着小姑娘的脸红了,也没有太多苛责,安抚地朝她笑了笑。

    “是,多谢前辈教导,晚辈必定铭记于心。”这个人不用看都知道修为比松音高,所以恭敬些终究没有大错。

    兰唯初只是笑了笑,便离开了。只有松音盯着人家的背影瞧了半晌,才舍不得地拉回了视线,这位前辈长得真好看,比王师兄还要好看。

    这只是松音今天的一段巧遇而已,松音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很快,她就又把心神拖入到其他事情上面去了。到了夕阳将下的时候,松音才突然醒悟过来,该回去了,否则时间就要来不及了,松音连忙向坊市入口处跑去,还好时间还算来得及,当松音跑到坊市入口处的时候,师兄们也刚到,看到松音,明空朝松音点了点头,示意她到旁边等待。

    松音自然会意,旁边已经来了两个同门弟子了,三个人站在一起便开始小声地讨论着今天在坊市中的所见所闻,交换一些经验,倒是也增长了不少见识与经验。

    或许是昨天的经验,所以今天太阳还未下山,人就来齐了,明空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用神识一扫,发现人已经到齐后便驾驭着枣子舟回门中去了。

    回到精舍后,发现上官雨婷她们还没有回来,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又恍惚记起似乎师兄们说过要带她们回门中受罚,心里一急,就要去找师兄问问。但是出了房门,又把脚收了回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了,师兄们想必也早已回到洞府中修行去了,自己这般贸然前去,说不定还会打扰师兄的修行,而且天已经暗下来了,就算他们众人受罚,想必现在也不是时候去。这些念头在心里转了几圈,松音便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去葛师兄那里问问,到底他们要受什么罚,怎么说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妹,不去问一下情况有些说不过去,从前在家中,邻里有谁头疼脑热的大家也都会问上两句。

    回到房中,松音盘腿坐下,手握灵气珠,开始了修炼,灵气从珠子里顺着手腕流向全身,体内的灵气在不断的增加,灵力也在不断地增强,就连丹田中的五道灵光柱也在松音不断修行中壮大了几分,就算是那个“先天不良”的土灵力也凝实了不少。几个大周天后,松音可以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灵力在吸收了五六分后就流失在空气中了,但是她对这个现象目前来说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一切具体的问题还要等小龟醒过来后才能明晓。

    不过说起小龟,这家伙最近已经隐隐有醒来的征兆了,原本有些透明的龟壳现如今已经恢复了原来黑黝黝的颜色,甚至更加发亮,松音早已查阅过一些相关的典籍了,通常来说人们在修行的时候都有破而后立这一说法,其实这个说法在任何物种身上都行得通,按照典籍上的说法,小龟这应该是进阶了的标志,但是松音根本就不知道小龟是什么等阶的灵兽,自然也是无从判断。

    第二天一大早,松音就奔向了葛师兄那里。

    “师兄,你知道昨天早上回来的弟子们去了哪里么?”松音托双手靠在桌子上着下巴问道。

    “哦,你是说那些不懂规矩的弟子啊。”葛师兄回想了一会儿,便知道松音说的是谁了,但是他还是一派悠闲的样子,将身前的玉简归类摆放好,稍微发白的发色和长长的美髯,让他有了几分凡俗仙师的派头。

    “对,就是他们,他们回来后被带到哪里去了?我听明空师兄说,要把他们带回门里接受惩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松音焦急地问道,她有着太多的疑问了,这下子一股脑儿地全倒出来给葛师兄看。

    “莫急,待我好好说与你听。”这葛师兄到还真是有条不紊地将玉简放回架上,才拍了拍手,让松音坐在他面前。

    “我问你,你们师兄是否规定了时间让你们回来?”葛师兄道。

    “嗯,那天师兄要我们在夕阳将落之前到达坊市的门口,带我们一同回去。”松音老老实实地把那天的情况陈述了一遍。

    “这就对了,松音,你要切记,在师门中,一定要听从师门长辈的话,尤其是当你还弱小的时候。在修真界可不像凡俗,会和你说什么情面,只要你没有在规定的时间里到达,人家才不会管你怎么回到门中。”葛师兄说道这番话的时候,目光悠远,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见葛师兄良久不说话,松音试探地喊道:“葛师兄?你怎么了。”

    “哦,没事,人老了,总会想起一些年轻时候的事情。‘葛师兄似乎被惊醒了一般,回神道。

    见松音很是乖巧地没有继续问下去,葛师兄摸了摸松音的头,继续说道:“你要知道,夜间的坊市是很危险的,如果没有强大的修为,很容易就会成为他人的猎物,动弹不得。你那群同门的师兄妹就是不把师兄的话放在心上,一到了坊市就乐得不着边际,才会顾此失彼,赶不上回来的枣子舟。”

    他喝了一口茶,继续道:“想必他们定是在坊市闭市之前就被人盯上了,他们那点末微伎俩还不够别人看的呢,估计储物袋里的那点灵石已经被人搜刮干净了。”

    “啊,这么严重啊!”松音看到她们那个样子就知道她们遇到了恶徒,可是这么久以来辛辛苦苦做任务才赚来的灵石,一转眼间就没了,松音有些为他们储物袋中的灵石感到心疼。

    葛师兄一看到松音这幅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赏了她一个爆栗,笑道:“知足吧,还能捡回一条小命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还管那么几颗灵石做甚?若是他们当初听从了师兄的话,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地步,回到门中后还要接受惩罚,这才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松音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葛师兄,总觉得他这话中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还是问道:“那他们回来后会到哪里接受惩罚呢?”问了半天终于问到点子上了。

    “嘿嘿,在哪里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啊。”葛师兄有些阴险地笑了几声,看到松音不解的眼神,才为她解释道:“他们要被封去五感,丢入凌云峰上的摩天洞思过。”

    松音一声惊呼,入门这么久,摩天洞的名字她可是听过不止一次两次了,据说这摩天洞大衍门某位师祖修下来的洞府,灵气自然是不用说,坐落在两条中品灵脉的交汇处,灵气充足得很,若是能在里面修炼,必是事半功倍。但是这摩天洞怪就怪在里面漆黑一片,就连最为明亮的夜明珠在里面也照不出周身三寸地方,就算是修炼了夜视之法,也是效果不大,这位大衍门师祖是位苦修之人,对外界的物质要求不高,对于洞府的环境什么的也没有太大要求,更何况只是洞里漆黑了些,正因如此,那个地方也少有人去,师祖也乐得清闲。

    只是后来这位师祖没有突破进入元婴期,寿元耗尽,就坐化在这摩天洞中了,以后,这摩天洞就空了下来,再后来就成了新进弟子的惩罚之地。

    试想一下,新进弟子本就意志薄弱,再被封去五感,空旷的洞府中,听不到任何声音,也说不出话来,什么感觉都没有,仿佛就要终老一生般,在这一片黑漆漆的地方待上几天,非得吃好一顿苦头不可。

    但是祸福相依,若是这新进弟子撑了过去,磨练了意志,心境自会提高,修为也将更为巩固,但是若是撑不住,心境退步,产生心魔的也大有人在。所以松音才会听到摩天洞三个字的时候那么惊讶,她认为,就算是不听从师门长辈的命令,也不应该罚得如此重吧,这对于新进弟子而言是个很重的惩罚。上官雨婷她们一个个身上几乎都有伤,现在又被丢进了摩天洞,封去五感,这状态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葛师兄看着松音着急的脸色,就明了她在想什么。

    “松音啊,师兄明白告诉你吧,你还是别去看你的那些师兄妹们了。”葛师兄劝道。

    “为何,他们身上都有伤,我去看看他们,也并无违反礼数啊?”松音话中有些愤怒,同门的好友都变成这样了,为何师兄还不让她去看她们呢。

    “你去了耶没用,摩天洞外有人把守着,除非是掌门的手谕,否则任何人都进不去,再说了,就算你进去了,她们被封住了五感,你进去了她们也不知道啊,去了也是白去。”葛师兄反而没有因松音的愤怒而生气,在她看来,现在这些肯为朋友出头的人已经很少了,就是不知道她能坚持到几时。

    松音沉默了下来,先不说那掌门手谕她跟本就拿不到,就算拿到了,进去她们也不知道,一样是做白工。难道就要这样白白等下去吗,松音用力地咬了下唇。

    “你现在也并未什么事都不能做呀,新进弟子犯错顶多关个三五天也就出来了,你不如为她们准备些伤药,等她们出来时也好治疗。”葛师兄提醒道。

    对,可以去准备些伤药,等她们出来的时候就可以用到了。松音眼睛一亮,急忙向葛师兄道了别,希望明空师兄们还未出发。坊市里应该有很多的伤药才是。

    看着松音跑去的背影,葛师兄不禁笑骂道:“这丫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