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修真武侠 > 慢慢奔仙路

第六章 练体续事

    夜里松音睡的很沉,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觉得在她的梦里,她到了一个满是星光的世界。无数五彩斑斓的小光点聚集到她的身边,她有些好奇地碰了碰,却发现那些小光点直接通过指尖进入了她的身体,这让她有些害怕,但是过了一会儿,却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她也就渐渐放下心来。她在这个世界里走了好远好远,可是连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不断有光点进入她的身体,时间一久,她也就习惯了。不知不觉中,她就迷失在这片美丽的星光海洋中了。

    松音突然睁开了双眼,眼前还仿佛可以看到五彩的光点在闪烁,可再一看,屋内黑暗一片,根本就没有什么光电,她有些疑惑地坐起身子,试图用手在虚空中抓着什么,却什么也没抓到。

    这一动不要紧,动了她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全身上下都轻松无比,昨晚那种连三魂七魄都觉得疲倦的感觉消失不见了,除了四肢还有一些酸痛之感,可是除了这些,就再也没有其他问题了,这令她感到很新奇。

    下了床,走了两圈,才发现确实是没什么问题了,昨晚的她已经做好了今天会全身剧痛的准备了,可是……可是现在的身体状况,是在是令她感到惊喜。随即另一个问题又浮出了水面:是只有我这样呢,还是大家都会这样,为了小心谨慎一些,松音决定一会儿练体的时候多观察观察别人,再做判断。

    什么味道,松音抽了抽小巧的鼻子,有些奇怪,怎么房间里会有一股酸臭的气味呢?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颊有些红晕,好在是天还未亮,也没有人看见,昨晚回来太累了,就顾不上洗澡了,经过一晚上难怪会有味道。

    松音以前虽身在农家,可是对于个人的洁净问题还是很重视的。她看了看天色,依旧还是未亮,便走出了房间,转过精舍,在精舍背后有一溜房子,这就是大衍门为每位弟子准备的澡堂。松音随便挑了一间进去。按照小册子上的提示,只需在墙上轻敲三下。

    试着在木墙上敲了三下,空荡荡的声音回响在小房子里,松音观察了一下,还是没能找到出水口,正失望着,低头一看,却吓了一跳。原来不知何时,木桶里的水已经八分满了,松音好奇地四处摸了摸,还是没找到水从哪里来的,只好作罢,脱了衣服放在一旁,泡进了冰凉的水里,呼出一口气,开始清洗。

    洗到一半才发现水下有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用手摸了摸,摸到的只有自己的肌肤,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身上有许多地方都有很多黑色的污垢,隐隐发出一种恶臭来,松音赶紧清洗,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洗干净。

    回到房里的松音越想越不对劲。怎么会这样呢,她只是太累了而已,况且昨天除了跑圈也没做什么了呀,那这些黑色的污垢是怎么来的,她平时在家里也做家务活,尤其是过年的时候,要打扫好几件房间,也是累的不成样,也是可没出现这些东西啊。脑袋越想越乱,索xing重新倒回床上,闭目眼神,应对着今天要继续的的练体。因为头发也才半干,也就没有扎起来。

    松音不知道的是,其实这就是最初步的洗髓。她昨天经历了剧烈的运动,身体里的力气消耗一空,整个身体都是空荡荡的,而小龟又聚起了大量精纯的灵气,灵气在松音的体内流转,用最轻柔的方式对松音的身体进行了初步的洗髓,才会有那些黑色的污垢出现。

    一般而言,能出现洗髓效果的只有在进阶的时候,例如炼气十二层大圆满进阶筑基期的时候,就会进行洗髓,排出身体的杂质,让筑基期的修士寿命得以延长。不过修真之人本来就要讲机缘一说,松音这个踩了狗屎运的家伙能在练体的时候就进行最初步的洗髓,也是一种莫大的机缘。

    在床上躺了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破空声,听着声音依稀像前两天明空与明云御剑的声音。松音赶紧起来,就怕那个秦师姐来了,一路小跑到门外。结果出去后看到的情形让她大吃一惊。

    外面只不过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而且大部分是男孩子,女孩子除了松音外就没有一个了,而且那些男孩子们一个个都是目光呆滞,头发也是乱糟糟的,走路的姿势很不协调,身上的衣服像是腌过的的咸菜,皱巴巴的,身上的味道更是不用说,一看就知道是听到破空声后赶出来的弟子。松音有些怕昨天那个师姐,冷冰冰的,都不让他们休息,今天更是发现了自己与众人的不同,头埋得低低的,不敢抬头看一眼,就怕被发现自己的不同之处。

    “嘻嘻,你们干嘛这幅样子啊,我又不是秦师姐,不会那么严格的啦。”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并不是想象中那个师姐的,松音悄悄抬起头望了她一眼,就发现今天来的人身上穿的是白色的道袍,与秦师姐和明空明云的青色道袍不一样。天还未亮,松音也未进行修炼,未得夜视之法,只能看出身形娇小,并不能看见脸长什么样。

    “好啦好啦,赶紧回去梳洗一下,你们身上的味道啊,足够熏死山上的蚊子的,快去快去!”这位师姐用手捏着鼻子,好像在赶着什么一样虫子一样,一副很嫌弃的口吻,不难想象出她现在肯定皱着眉头挥手赶人的样子。

    “小弟子们,回神啦。“一声大喊在耳边响起,众人不禁被吓了一跳,思绪也渐渐回笼,只是动作还是不大协调。松音松了一口气,借着天色灰暗,紫竹林里竹叶的遮蔽,装作动作不协调地回到了精舍,到了精舍才算松了一口气。

    看来只有自己才是练体完精神居然还不错,其他人都是萎靡不振的样子。前两年,松音也曾跟着阿爹上山打猎,大柱也教了她不少打猎的技巧还有动物的习xing,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松音还是懂的,在房间里绕了两圈,松音眼睛一亮,爬上了床铺,用力翻滚了几圈,把衣服弄得有些皱,头发也干的差不多了,并没有梳往常的双丫髻,而是随便扎了个辫子在后面。然后才走出了精舍。

    一出精舍,就看到上官雨婷准备出竹林。上官雨婷看到松音还是很高兴的,嘴角扯了一抹微笑,想要过来,可是却力不从心。没办法啊,除了松音,剩下的三十个孩子几乎每个人都是走路都走得很艰难。

    松音也朝她笑了笑,慢慢地走了过去,两个人一起相扶着走向空地。

    天色已亮,松音自是看清了今天这位师姐的样貌。十五六岁左右,娃娃脸,脸上有两个很深的酒窝,她又喜欢笑,所以在她的脸上几乎每时每刻都能看到酒窝。她让松音他们坐下,自己坐到了昨天秦师姐的位置上,看到大家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脸上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我姓杜,练气六层,你们叫我杜师姐便是,今天呢,就是我来监督你们进行练体了。不过呢,你们放心,我知道你们昨天一定很累,所以今天只练四个时辰,会有人把药送到精舍里去,你们就用剩下的时间来给自己上上药,否则……哈哈!”还未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否则,你们明天训练到一半就会没命了!”杜师姐脸色一变,一副阴森森的样子。

    可惜没人捧场,小弟子们早就被昨天的训练弄得怕极了,到今天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连坐在地上都很吃力,但是又不敢在师姐面前就这么躺下去。

    “真是的,你们一点都不好玩,这才练了一天就受不来了,想当初师姐我……快去训练,四个时辰后就回房上药!”也许是没人附和,杜师姐说到最后有些恶声恶气,挥手就把大家赶起来,继续跑圈去了。

    今天大家的状态更差,还没跑两圈,与其说跑,不如说是走得稍微快些,就有四五个人倒了下去,杜师姐和昨天秦师姐的做法一样,提起昏倒的弟子往紫竹林里一丢,再塞颗丹药,就放任他们昏迷了。在这四个时辰中,松音也假装昏迷了好几次,得到了同样的待遇。这位师姐看似不大,可手劲大着呢,往地上一丢,松音就觉得背后一疼,嗝到了石子,也许是这位杜师姐的修为不高,并没有察觉出松音今天与大家不同的状态来,总算让松音逃过了一劫。

    今天的四个时辰和昨天的近乎八个时辰相比,几乎是减少了一半,况且松音又接受了初步洗髓,她的身体素质已经比其他孩子高出一线了,但是连续不断地跑步还是让她累断了腿,总的来说,却比昨天的感觉要好的多,跑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当她在跑得时候,只觉得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好像是有了呼吸一般,凉凉的,虽说累,和其他人相比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但是松音还是在心里抱怨,从前她还在家中的时候,就只有过年的时候算是最忙的了,阿娘卧病在床,没有办法起来干一些活儿,阿爹也要上山去打猎,剩下的姐姐不是待嫁学习一些管家的基本事项,就是出去玩儿去了,只剩下最沉默也是最不起眼的松音来干活儿,五郎又是家里唯一的香火,干活儿的事情自然也到不了他的头上。所以松音每到过年的时候,几乎是天不亮就起床,开始干活,虽说年龄不大,但是能干的事情也很多,喂鸡择菜还要做一些简单的早饭,供家里的人吃。就算如此,一天至少也有五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但是到了这里一天居然要练体八个时辰,若不是小龟在,她肯定会大大吃不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