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二百二十七章 胜算

    崔实图不禁惊讶,“怎么会在顺天府大牢。”

    周端裕将姚家的事说了。

    听到姚家出了事,崔映容也赶过来和崔夫人说话。

    从头到尾听了一遍,崔夫人也觉得心惊肉跳,“这么说被劫走的是姚家三太太?”

    崔映容点点头。

    是姚三太太还好些,顶多是丢了脸面,如果是未出阁的姚七小姐会怎么样?就算他们装聋作哑地依旧将姚七小姐娶回来,将来也会被人笑话。

    崔映容道:“被抓的不止是邓俊堂,还有他身边的几个随从,那些箱子若是邓俊堂嫁祸给奕廷的,定然能从这些人身上找出纰漏。”

    这是扯了姚三太太的虎皮做大旗,打着这个名号,好好将邓俊堂查一查。

    崔映容看看左右,低声道:“我听老爷说,只要将消息捂住一日,汪家那边就会乱起来。”

    这种劫人马车的事,汪成礼当然不会大张旗鼓的去做,知道的人就是身边的小厮,如今一起被抓了起来。

    汪家不知道来龙去脉,说不定就会乱成一团。

    崔夫人道:“顺天府那边就不会有人知道?”

    崔映容摇摇头,“想必老爷会安排。”

    书房那边,周端裕已经在笑,“本来就跟贼人混在一起,又在雪地里滚了一圈,衣服扯的乱七八糟,在贼匪里混过一日也并非难事,顺天府里有不少的案子积压。先要做文书,询问姚家下人,轮到看犯人至少也到后天早晨。”

    ……

    消息传到张家,张戚程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青。

    幕僚进进出出好几次,张家的下人也四处打听消息。

    这件事定然有蹊跷,京郊是有贼匪不假,那些贼匪也而不过是抢抢小商小贩。怎么敢闹出大动静来,若是见到有钱有势的人家就去抢夺财物,早就被朝廷的人剿杀了。

    张戚程想到这里一掌拍在矮桌上。

    他早就让人盯着崔家,崔家如果有这样的动静他应该早就察觉了,不可能是崔家,至于那个姚婉宁。她也不会有那个胆子去找什么贼匪。

    张戚程觉得自己身下被点了一把火,烧得油锅滚滚,他的那颗心就在里面煎熬。

    “公爵爷,”韩武进了屋,“汪同源和太太来了,要见您和夫人。”

    汪同源这时候来做什么。

    张戚程皱起眉头。让下人将汪同源请进屋。

    汪同源见到张戚程张嘴就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汪同源如同见鬼了般。脸色难看的吓人,张戚程心里不禁一沉,一根紧紧绷起的绳子顿时断了。

    两个人到了内室里,汪同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我家礼哥恐怕是被人害了。”

    张戚程诧异地睁大眼睛,“汪兄怎么会这样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汪同源一双眼睛血红,“我家礼哥昨天一夜未归。我让家人四处寻找,结果……在西市找到了礼哥的马。”

    “卖马的小贩说。那马是今天一早从货郎手里买来的,”说到这里汪同源几乎哽咽,不知所措地颤抖着嘴唇,“我们礼哥和身边的小厮都不见了踪影。”

    一个人怎么会在京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戚程道:“成礼平日里总去的地方有没有找过?京里还有没有要好的亲友,都要去问问,说不得是去了哪里将马丢了。”

    汪同源道:“早就找了,昨天已经找了一遍,今天一早又各家去敲门,都说没有见到,会不会是崔奕廷……”

    汪同源想了一整夜,想来想去如果礼哥被人害了,那个人只能是崔奕廷。

    他们正要将通倭的罪名扣在崔奕廷头上,该不会是被崔奕廷知道了,所以先下手为强。

    汪同源越想越害怕,他就这一个嫡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他的日子要怎么过。

    张戚程摇了摇头,“汪兄您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兄弟,谁有这样的胆子敢这样做。”

    “崔奕廷不敢?”汪同源看着张戚程,“他连自己的叔叔都送去大牢,杀了南直隶那么多官员,他可是个混不吝,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他后悔,后悔不该在崔奕廷身上打主意,只要想想崔奕廷的手段,万一礼哥真的在他手里……汪同源打了个冷战。

    如果是崔奕廷,一定是抓住了他们的把柄才敢这样做。

    再怎么样没有朝廷的文书,私自抓人都是犯了忌讳,更何况是汪皇后的娘家人。

    张戚程安抚汪同源,“汪兄稍安勿躁,我再让人仔细打听打听,这是京城天子脚下,就算是崔奕廷也不敢胡来。”

    汪同源却已经焦躁地听不进话,“我要进宫,我要去求皇后娘娘。”

    “万万不可,”张戚程脸色难看,“没有证据难不成你去求皇后娘娘惩戒崔家?”

    汪同源愣在那里。

    ……

    汪太太拉着张夫人哭个不停,“这可怎么办?如果礼哥有个闪失,我也不可能活了。”

    汪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掉在张夫人身上。

    张夫人身上的衣服被抓捏的满是皱褶,汪太太还不肯松手,“夫人陪着我去宫里见皇后娘娘吧!我的礼哥,我的礼哥啊……”

    张夫人被哭的心力交瘁,劝也劝了,说也说了,汪太太却好像黏在了张夫人身上,“我们老爷就是听了公爵爷的话,才敢跟着御史一起写奏折,现在奏折还没有送上去,家里就出了这样的大事,公爵爷和夫人可不能不管。”

    张夫人皱起眉头,还没有怎么样。汪家已经将所有罪责推在公爵爷头上,如果真的让崔奕廷握住把柄,汪家怎么能靠得住。

    汪太太闹了一阵子才走,张夫人换了衣服才去书房里见张戚程。

    没想到刚有个风吹草动,汪家就已经乱起来,张戚程已经没有了主意,旁边的幕僚七嘴八舌也争论成一团。

    “邓七爷来了没有?”张戚程问过去。

    张家下人摇摇头,“去请了,下人还没回来。”

    话音刚落。张家下人过来禀告,“邓七爷也是一夜未归,邓家下人也在找呢。”

    一下子两个人都不见了。

    张戚程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扩散开来。

    崔奕廷动手了。

    既然抓了汪成礼和邓俊堂就一定握住了重要的证据,下一步就会让御史弹劾他,他完完全全落入了崔奕廷的圈套。

    张戚程额头青筋浮动。

    “公爵爷,要不然让人去夏大学士那里问一问。”

    问问朝堂上是不是已经有了动静。

    崔奕廷做事。他已经见识过了,不声不响就会给人一个措手不及,就算现在去找夏大学士恐怕也已经来不及。

    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手里的东西都清理干净,让崔奕廷不能找到把柄,这样他也可以脱身。

    张戚程将韩武留下来。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张戚程转过头注视着韩武,然后抬起手轻轻地动了动。

    韩武立即明白过来。公爵爷的意思是要将和邓家来往的下人都处理干净,免得邓家将所有事推在公爵爷身上。

    韩武点了点头带着人去了小庄子。

    好不容易培植起来的人,要一下子都杀了,那是壮士断腕的决心,希望牺牲这些人,能挡住崔奕廷,张戚程握紧拳头。做大事的人就要懂得取舍。

    这样明日见到崔奕廷,他才会觉得还握着几分的胜算。

    ……

    裴明诏很晚才回到家中。

    裴太夫人看到儿子。立即吩咐下人,“快准备些饭菜来。”

    裴明诏道:“母亲不用麻烦,儿子已经在衙门里吃了。”

    裴太夫人点点头,遣退了下人,“这些日子怎么这样晚。”自从姚七小姐被赐婚给了崔奕廷之后,儿子在家中就愈发不爱说话。

    “都是衙门里的事。”

    裴明诏不愿意多提朝廷,裴太夫人心里不禁一阵黯然,自从老侯爷走了之后,凡事儿子都和她商量,现在他们母子两个之间仿佛起了层隔阂……

    裴太夫人试探着道:“听说崔奕廷送了几十箱从海上来的东西去姚家,人人都知道去福建凶险,却没想到会这样厉害,朝廷的文书才下来,崔奕廷就要得个通倭的罪名。”

    裴明诏抬起头来,“母亲的意思是,福建的事不是我们能管的,最好不要扯上半点的关系。”

    裴太夫人张嘴想要再说。

    裴明诏站起身,“福建的邓嗣昌才是通倭的那个,什么海盗,什么招安,都是邓嗣昌一手的安排。”

    光看那汪成礼和邓俊堂竟然利用贼匪要劫姚七小姐的马车,如果不是姚七小姐早就发觉,姚家岂会这样风平浪静。

    “那样的人到底还有什么忌惮的,如果因为这样就要向邓家低头,因为怕丢了爵位就是处处向那些人逢迎,儿子情愿不做这个永安侯,”裴明诏沉着脸,眼睛中如同有层层浪花在翻滚,“如果因此丢了爵位,母亲不要难受,儿子将来自然会给长辈请罪。”

    裴太夫人的手有些颤抖,“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儿子现在后悔没有一早做决定去福建,那样就能像崔奕廷一样跪在皇上面前请皇上赐婚……”

    裴太夫人站起身,满脸失望的神情,“你真是被迷了心窍。”

    裴明诏望着裴太夫人,“母亲,您说的对,我真是被迷了心窍,这辈子也许永远都不会释怀了。”

    看到儿子伤心的目光,裴太夫人的声音比平日里都要低了些,“诏儿,京里还有不少的闺秀,像姚七小姐那样性子直率,聪明伶俐的也有,母亲帮你好好物色一个,姚七小姐你就不要再想了,不说别的,如今皇上已经赐婚,总是你们两个没有这个缘分。”

    裴明诏微微笑了笑,笑容就像风中枝头上的花苞,摇曳着几分的艳丽,却被风一吹豁然掉落了。

    那扬起的微笑顿时变成了萧索。

    裴太夫人还想再说话,裴明诏已经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裴太夫人愣在那里,她从来没见过儿子这样的神情。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