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危机

    外面没有人回应,马车继续向前走着,比之前走的更快。

    整个车厢都跟着颠簸起来。

    不对,这不是京城里的路,从大伯家回到父亲家里,这段距离走的都是平坦的大路,不可能会这样难走。

    婉宁上前一步抢在童妈妈前面撩开了车厢的帘子。

    没有熟悉的街景,这是京郊。

    京郊。

    赶车的也不是姚家下人。

    这是怎么回事。

    童妈妈和落雨脸色顿时变了,童妈妈大喊起来,“你们是谁?停车,快停车……”

    “太太,老爷让我们定要将太太接回家,太太怎么说也没用,不要为难小的们,太太要顾及家里的名声,名声要紧啊。”

    奇奇怪怪的一句话传来,童妈妈不知是怎么回事。

    婉宁却明白过来,说这话是给外面的行人听,免得引起别人注意,这样的话说出来,就算喊破了喉咙,别人只会以为是家事。

    婉宁刚刚站起身,车厢外顿时传来“咚咚咚”地撞击声。

    这是在警告,警告她不要乱动。

    童妈妈立即要去撩开车厢的帘子,却被婉宁一把抓住。

    已经到了京郊,来往的人不多就算进来个人将她们杀了,也是易如反掌。

    ……

    崔奕廷径直去了刑部,还没进衙门,陈宝匆匆赶过来,“二爷,那边不太对劲,”说着顿了顿。“我们在姚大人府前等着的人回来说,姚七小姐没有回家。”

    姚婉宁没有回家?

    从姚宜州那里出来没有回到姚家。

    崔奕廷皱起眉头,“沈家的几个铺子去看了没有?”

    陈宝摇摇头。“已经让人去看了,我是先跟二爷说一声……”二爷再三嘱咐要在姚家、沈家门前仔细照应,本来回姚家的姚七小姐却不见了,他立即出了一身的汗。

    崔奕廷转身从刑部门口走出来,边走边吩咐,“去沈家店铺都去看看,我沿路去找。坐着马车走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不见了踪影。”

    除非,除非是有人故意要避开他的眼线。

    “要不要去跟姚家说一声?”

    姚宜闻?姚宜闻知道了会怎么样?帮不上忙。说不定还惹出一大堆的麻烦,姚宜州身边的人不多,沈家活计虽然不少,但是人多嘴杂。这样算下来没有一个能靠得住。

    不知道姚婉宁在姚家是怎么生活的。身边连个帮忙的人也没有。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间,越少人知道越好,姚婉宁毕竟是个女子。

    ……

    “怎么样?”

    张戚程听下属来禀告。

    “都安排好了,幸好姚家那边没有准备,加上里应外合事情办的也简单。”

    张戚程点了点头,“关键是要让崔奕廷也上当。”

    要杀姚婉宁未免太过大费周章,他动了那么多人,算计的可不单单是一个小丫头而已。崔奕廷这些日子一直在京里查案,身边都是锦衣卫。加之崔奕廷平日里行事缜密,没有错漏之处,他便无从下手。

    现在皇上力排众议重用崔奕廷,南直隶的官员十之七八都将被刑部传唤,他们这些年辛辛苦苦搭建的楼阁眼见就要垮下一节,现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除掉崔奕廷,刑部、大理寺剩下的那些人也就能定了崔实荣等人的罪名不可能再深究下去。

    动手就要动的干净利落,还不能让皇上察觉。

    他就想到了姚七小姐。

    崔奕廷在泰兴遇到姚七小姐,又将姚七小姐送到京城,姚家二房、沈家都在漕粮上立下大功,这些日子又和崔奕廷来往密切,姚七小姐进宫将泰兴的事全盘托出,崔奕廷也在南书房抱着户部的账本等着皇上传唤。

    哪有这样巧合的事,就将两个人连在一起。

    姚七小姐十三岁,崔奕廷十六岁,这样的年纪……

    有句话说得好,孤男寡女,花前月下,他就不信这两个人之间没有藏私。

    崔奕廷去姚家和姚宜州说话,说不定只是做个由头。

    要找一个人的弱点,首先要看他在意什么。

    最坏的情况是白费心思杀了一个姚七小姐了事,最好的情形却是将崔奕廷也引过去,两个人一起杀了,将来传开了也是姚七小姐约了崔奕廷出城私会,算计姚七小姐的人将崔奕廷一起算计了。

    这件事他会一股脑算在寿家身上,姚七小姐将自己的六叔和寿远堂一起送去了衙门,寿家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合情合理。

    “姚家五老爷来了。”

    下人过来禀告。

    张戚程点点头,“快让人进来。”

    姚宜之带着礼物来拜见张戚程。

    张戚程立即问起姚老太爷,“病怎么样了?可有好转?”

    姚宜之道:“吃了爵爷送来的药,已经好了,让我定要谢谢爵爷。”

    等到屋子里的下人都退出去。

    张戚程看向姚宜之,“明年的会试可准备好了?”

    姚宜之温润如玉般的脸上一闪笑容,“准备好了。”

    “这就好,”张戚程道:“最近事不少,家里那边要多留意,别再添了乱子。”看着姚宜之,张戚程就觉得心里通亮,当年若是姚宜之能一举考上进士,他就会将瑜珺嫁过去,有了进士的身份,就算是个庶子也不碍事,谁知道姚宜之偏偏落了第,他这才看上了姚宜闻。

    人算不如天算,真是一步之差。

    ……

    从张家出来,小厮立即迎上来,“五老爷我们去哪里?”

    姚宜之看了看天,“去沈家。”

    姚宜之径直去了沈家。将手里的鱼鳞册递给沈敬元,“这是边关那些土地的鱼鳞册,四哥先看看。若是看得上,我就将余家人领过来,你们再商谈。”

    说完又让小厮将准备好的书拿过来放在沈敬元面前,“四哥要的这些书我都找齐了。”

    没想到会这样快,沈敬元一阵欣喜,“我在外面都买不到的书。”

    说着打开一看,不是印好的书。是手抄的本子。

    姚宜之笑道:“国子监的书不准外带,抄倒是无碍。”

    沈敬元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才好,抬起头看到姚宜之脸上一闪而过的愁容。“怎么了?可是家里有什么事。”

    提起姚家,沈敬元就不愿意说下去,半晌才道:“婉宁回去家里,我还担心……”

    姚宜之想了想还是没深说。“毕竟是父女。从前有些隔阂,将来会好的,家里长辈那边我也劝着……总归是一家人。”

    沈敬元差点冷哼出声,碍着姚宜之没有说话,却不想再说姚家,“今天留着吃饭吧,我让人准备饭菜。”

    姚宜之有些犹豫,却还是答应下来。

    两个人刚刚坐下。就有下人来道:“姚大老爷那边让人来问,七小姐有没有来这边。”

    沈敬元一怔。没听说婉宁过来,“去问问太太,看看婉宁有没有在内院里。”

    如果婉宁来了,总是要跟他说一声,想到这里沈敬元看向姚宜之。

    姚宜之表情僵在脸上,“婉宁没回家吗?”

    沈家宅院里立即忙乱起来。

    ……

    出城有几条路,崔奕廷下了马,望着被车轮压出来的印子。

    “要怎么找啊?”陈宝带着人跟过来。

    “看压出来的车轮印子有多深。”车厢里只是几个女眷,不会很重,跟带着家资出京的马车不同。

    崔奕廷仔细地看过去,手心里攥了一把的冷汗。

    第一次,重新面对这里之后第一次让他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朝局,他心里早有准备,无论在他身边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着急,这次却不是他,而是手无寸铁的女眷。

    崔奕廷脸上仿佛蒙了一层冰霜。

    想起前世,为了换取一时的太平,新皇登基之后,将所谓的“罪官”家眷送给瓦剌的情形。

    就是这些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那是什么?”崔奕廷忽然发现,车辙印旁是一块碎银子,紧接着不远处又有铜钱一枚一枚地散落着。

    “都向一个方向去找。”

    骑马追出去,很快就没有了铜钱或是银子。

    一个小姐不过去趟大伯家里,不会带多少银钱。

    崔奕廷正准备分路,从旁边那条路上过来几个人。

    “这两边都没有,快……往那边去……”

    崔奕廷转过头看到了几个家人打扮的人,其中一个见到崔奕廷不禁一愣,“这是,崔大人,我……我是贺大年啊……跟着崔大人一起进京的,我们家小姐不见了……我还让人去请崔大人,没想到……崔大人已经……在这里。”

    崔奕廷皱起眉头,“家里已经都知道了?”

    贺大年摇摇头,“不知道,是我们……先发现的,我们平日里护卫小姐的人没有回来。”遇到这种情形,他们要立即通禀家里,然后带着人来找。

    贺大年眼睛通红,“崔大人,这可怎么办啊?”

    姚七小姐自己在身边安排了护卫却都没能防住。

    ……

    童妈妈挡在婉宁身前,落雨也咬住嘴唇想要用胳膊将婉宁护住。

    婉宁算着贺大年几个能发现她的时间。

    这个时候应该会过来找了。

    能不能看到她扔的东西她不知道,贺大年一定会去求助崔奕廷。

    能拖延时间,对她来说最有利。

    车停下来,外面的人却没有动手来抓她,是在等什么人?

    *********************************

    明天就翻身,这样的章节不太好写,但是写过去就好了。(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