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来了

    进宫的宫牌提前三天送下来,进宫的日子都写得清清楚楚,接下来就是宫里的嬷嬷出来教规矩。

    张氏早早就起床张罗着收拾院子,又在后院见了内侍,收了宫牌之后,让人毕恭毕敬地呈上了银子。

    内侍笑着恭贺,“家里的小姐才十二岁,就能被召进宫,太太好福气。”

    张氏满脸笑容却握紧了手帕,轻声道:“承您吉言。”

    真是她的福气,人还没有进宫却将她折腾成这个模样,又是向内侍弯腰又是赔笑,又是去老太爷那里劝说老太爷,还要将辛辛苦苦给欢哥准备出来的院子重新布置给婉宁。

    她忙的觉睡不好,吃没有胃口,面无血色,就算是父亲做寿,她也没有辛苦成这个模样。

    她真是又恨又累,只盼着这几天早些过去,婉宁好像要将不在京里这四年,一股脑地还给她,让她尝到度日如年的滋味。

    张氏礼数周到地将内侍送出家门。

    内侍还不住地嘱咐,“太太千万要记得入宫的时辰,切莫耽搁了。”

    张氏回到屋子里,坐在椅子上。

    孙妈妈忙上前道:“这么说教规矩的嬷嬷明天就要来了。”

    张氏点点头。

    “这可怎么得了,”孙妈妈擦着汗,“院子都还没收拾出来了,老爷要将七小姐的衣服都准备好,奴婢让人去大老爷院子里拿,结果……七小姐说。没什么衣服。”

    哪家的小姐不是几大箱笼的衣服。

    尤其是住在那么大的屋子里,没有东西让人看着寒酸。

    那些嬷嬷要在家里住上两日,万一看出些什么。岂不是让太太脸上难看。

    又不能去买成衣铺现做好的衣服。

    张氏抬起眼睛看孙妈妈,“婉宁没有衣服?”

    孙妈妈颌首,“奴婢去看了,真的没有,冬天的小袄和褙子只准备了两套,什么都没有。童妈妈说,七小姐不知道京城哪家的针线好。也不会选料子,还没让人去做呢。”童妈妈那个老东西,见到她还直说。不着急,不着急,冷还早着呢。

    冷还早着呢,可是这边等不及啊。当时她就想向童妈妈那含笑的脸上打一巴掌。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要陪着小心,让童妈妈帮着一起服侍好那位七小姐。

    张氏想着婉宁的话。

    不知道哪家的针线好,也不会选料子。

    好像是料到会有今天,都给她准备着,好让她去张罗,张氏顿时觉得胸口一片**,做下去不行。不做下去更不行。

    怪不得寿氏会怕婉宁,婉宁这个丫头真是会折腾人。沈氏如果有婉宁一半的手段,也不会被姚家休弃,早知道她就让寿氏在族中下手,将婉宁弄死,也免了今天的麻烦。

    “将家里的衣料拿出来,多请几个针线好的,快去给七小姐做衣衫,总不能没有进宫穿的衣服。”

    张氏几乎是咬着牙将话说出来。

    孙妈妈吞咽一口,“还有头面呢,那边也是什么都没有,好像只有沈氏那时候置办的几件,早已经不时兴了。”

    怎么能让婉宁不体面,张氏看向孙妈妈,“上账房去支钱,找个好的首饰师傅……”

    孙妈妈低声道:“哪里来得及呢。”

    好首饰要打好一阵子,现在要的这样急……

    张氏觉得要喘不过气来,外面的风呼呼的吹,将她的心都吹乱了,“将我的首饰拿出来,挑几件给她。”

    孙妈妈没底气地应了一声。

    为了应付这件事,太太可是下了本钱,看着太太蜡黄的脸色,她都不知道劝什么好。

    “快去收拾吧!”

    孙妈妈忙弯腰低头下去。

    整个姚家都为七小姐忙碌着,谁能想得到,会这样将七小姐接回来。

    ……

    沈四太太服侍沈敬元吃了一小碗的梗米粥,吩咐下人将桌子端下去才道:“明明不会喝酒,却还跟人抢着喝,也不知道老爷心里怎么想的。”

    沈敬元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抬起头来,发现妻子正盯着他看,只好将那天的情形说了,“姚宜之说起婉宁落水的事,我就想起我们听到消息时的情形。”

    那时候他想好了,姚家若是待婉宁不好,他就想方设法将婉宁接出来。

    如果不是婉宁能给李大太太看病,说不定最后帮他的还真的是姚宜之。

    他这才和姚宜之多说了几句。

    一起说话才知道,姚宜之居然知晓沈家去边关送米的辛苦,还说将来有了盐引的消息还会让人告诉他。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提起婉宁。

    “老爷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吧?”沈四太太有些担忧。

    沈敬元摇摇头,“应该没有,好像是提了从泰兴到京城的路上遇到了冒充贼匪的那些人,多亏了婉宁当机立断,才让船队顺顺利利地脱困,因此崔大人对我们家也是多有照拂。”

    在灯下沈敬元的脸色有些赧然,“以后我不出去喝酒也就是了。”

    他是和姚宜之太亲近了些,可是事后想想,也没有什么不对。

    婉宁让她私底下提醒老爷,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沈四太太道:“老爷心里有分寸,到底还是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沈敬元想了想抬起头,“姚宜之跟我提了一笔生意,他认识的一个朋友,家里从前也在边关屯田,现在家里人手不足不想再走盐引的生意,就要卖手里的田地,姚宜之要将人介绍给我,我们家屯田不够,如果有垦好的田,那是再好不过。”

    沈四太太听得这话不禁讶然,“老爷要买那些田?要不要和婉宁商量商量?”

    沈敬元道:“哪有那么快。就是让人打听打听,不能随随便便就谈好一笔生意,这个我还是知晓的。就算是要买我也要亲自去边关看看那些田地,问问每年能出多少粮食,这可不是小事。”

    沈四太太松口气,老爷做事还算周全。

    “我又不是毛头小子,不会轻易就信别人的话。”

    沈四太太颌首,“妾身是觉得,有些事还是大家一起商议……要不然老爷问问婉宁……””

    婉宁是个孩子。

    压在她身上的担子也太多了。再说去边关这种事本来就不是女孩子能做的,说了又能怎么样,还是要因地制宜。

    姚家的事就已经够婉宁操心了。他怎么能将沈家的担子也压在婉宁肩膀上,论起来他还是担忧婉宁多一些,沈敬元摇摇头,“我会找大哥、二哥商量。”

    沈敬元喝了口茶接着道:“婉宁那边你多操操心。婉宁马上就要回姚家了。也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形,总是在别人眼皮底下,稍稍一个疏忽就会着了别人的圈套。”

    张氏早产的事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婉宁说没事,进宫之前姚家都会好好照应,”沈四太太亲手剪了灯花,“真让人担心的是后面……不过大老爷那边已经准备好,如果有事大老爷会找上门。”

    沈敬元皱起眉头,“婉宁为什么非要回去。”

    沈四太太道:“婉宁要怎么做。必然有她的道理,再说。在外面也确然是名不正言不顺,再怎么样也少不了这一趟。”

    沈敬元看着跳动的灯火,现在他只期望婉宁在姚家能一切顺利。

    ……

    一大早姚家就来了马车要将婉宁接回家。

    结果是姚宜州先拦了一道。

    姚宜闻只好去书房里和姚宜州说话。

    姚宜州坐下来,“如果你不愿意,还可以签文书,将婉宁过继给我们二房,”不等姚宜闻接口,姚宜州又道,“你不想过继也行,就要拿出一个父亲的样子,别再慢待婉宁,也别轻易说出什么去家庵、逐出家门的话。”

    这件事上姚宜闻毕竟理亏,低头答应,“大哥说的对,这件事是我太轻率。”

    “你要记在心里,有婉宁这样的女儿是你的福气,”姚宜州道,“你不好好待她,将来后悔都来不及,今天我将话放在这里……有件事你要应了,我才答应你将婉宁接走。”

    没想到大哥还有这样的话,姚宜闻不禁一怔,“大哥要我应什么?”

    “不准让张家插手婉宁的婚事,虽说婚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冲着三叔父要将婉宁配给寿家的傻子这件事,我就不得不提醒你,长女是你的脸面,不能将她随随便便婚配。”

    “将婉宁配给寿家的傻子?”姚宜闻惊讶地道。

    姚宜州沉下眼睛,“你以为我是乱说的?泰兴谁不知道这件事?”

    听着姚宜州说起寿远堂的事,姚宜闻不禁耳朵微红,“婉宁……我会寻一门好亲事。”

    ……

    张氏在家里等消息,马车去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回来。

    孙妈妈抿起嘴,接个女儿比娶媳妇还要难,老爷为人也太软弱了些。

    外面的管事进了门。

    张氏立即问过去,“怎么样,可是来了?”

    管事忙道:“不是,是宫里的嬷嬷来了,在门口等着呢。”

    张氏不禁攥起了帕子,婉宁是故意拖延时间,要她脸面上难看。

    现在她又要迎宫里的嬷嬷,还要让人再三去请婉宁,张氏皱起眉头,看向孙妈妈,“跟我去将宫里的嬷嬷请进来。”

    ***********************************

    婉宁回家就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铺垫什么的是必要的,不可能随随便便写显得太突兀,不过前期铺垫好了,下面情节就好走了。(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