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一百零九章 另有安排

    张氏的眼睛红红的,“妾身知道妾身做的不好,出了这样的事,老爷和妾身生气,妾身也不冤。”

    “可是那些话毕竟不是妾身说的……”

    张氏的声音越来越小。

    想想张氏的辛劳,又将欢哥养的那么好,姚宜闻一时心软,绷了几天的气势顿时泄下来。

    “跟你无关,”姚宜闻道,“我去了大哥那里,大哥不肯见我。”

    张氏瞪大了眼睛,“老爷,是想去劝大老爷?”

    姚宜闻点点头。

    张氏脸上露出心疼的表情,“大哥怎么不明白老爷的心思,老爷这是为了姚家着想。”

    这话说进了姚宜闻心里。

    “沈家要败了,大哥却还一无所知,我是想劝大哥,离沈家远一些,京城这种地方关系复杂,他应该早早回去泰兴。”

    这样免得被崔奕廷利用。

    崔奕廷输了,大哥说不定会被牵连。

    张氏端了杯茶给姚宜闻,“真的出了事,将来还不是要求老爷帮忙。”

    姚宜闻端起茶又放下,到时候他是帮还是不帮,帮觉得心里气愤难平,不帮他也不忍心。

    “将来等到大老爷求上来,老爷就不要痛痛快快答应,否则大老爷始终不知道老爷的辛苦……”

    张氏说的也有道理。

    等到那时候,他一定要将今天的事跟大哥好好说说,一个下人当着他的面将大门紧闭。大哥跟他置一时之气,能有什么用处?最后提起来是大哥丢脸。

    姚宜闻站起身,“我去看看父亲。”

    张氏道:“妾身换了衣服和老爷一起过去。”

    ……

    姚老太爷正和丘管家说话。“沈家买的那些东西已经有人要买了?”

    丘管家道:“虽说沈家是清陈货,可是货都是好的,京里的商贾很多,免不了就有看上的,眼见就到了年底,这些货也能搭着卖出去,京里几个绸缎庄都准备下手了。”

    姚老太爷冷笑一声。“商贾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一丁点的利益。”

    丘管家道:“我们要怎么出去说?”

    “何必这时候买沈家的货,等到沈家卖不出去还要降价。到时候再下手岂不是更好,”沈老太爷顿了顿,“我们从前和沈家有过亲,这是谁都知道的。所以才有人向你打听。你这样说他们也会相信。”

    沈家有这么大的动作,谁都想打听个消息出来,他们是从泰州来的,那些人会信他们的话,“沈家在边疆的粮食欠收,连盐引都不一定能办下来,这才着急要卖铺子,沈家这是要败了。墙倒众人推,这时候还要给沈家留颜面不成?”

    京里的商贾都不去买沈家的陈货才好。

    沈家不能将货换银钱又要盘铺子。姚老太爷能想到沈家的模样,定然会像热锅上的蚂蚁。

    丘管家应了一声退下去。

    等到姚宜闻过来,姚老太爷正准备写字。

    “你看看桌子上的文书,”姚老太爷拿着笔眼睛也不抬一下,“是姚宜州让人送来的。”

    姚宜闻伸手去拿书信,将里面的信函抽出来,才看了两行顿时脸色大变,“这是要过继婉宁的文书。”

    “嗯,”姚老太爷哼一声,“你就签了吧,签了送过去,你们还年轻,以后多生几个子女也就是了。”

    姚宜闻愣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

    “她都没将你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你还留着她做什么?现在有二房要她,你就给出去,依我看,百利而无一害。”

    姚宜闻摇头,“这不是儿戏,还要好好想想。”

    姚老太爷顿时将手里的笔扔在桌子上,“不行是什么意思?你还要去请她回来不成?我倒看看,你能不能豁出脸去请她。”

    张氏站在那里不说话。

    让父亲去请女儿回来,这样的事她还没听说过,老爷早晚要下定决心不认婉宁这个长女。

    姚老太爷翘起嘴角,“好,既然你不答应过继,就去跟二房说清楚,让二房将婉宁早些送回来,否则我就要动家法,我们不认婉宁,也没有过继的文书,看二房如何收场。”就算婉宁去了二房,名声已经受损,婉宁落得那个地步都是姚家二房之过,姚宜州这个族长也有过错。

    婉宁在京城是呆不下去,只能回去泰兴,到时候他自然会让人去泰兴说婉宁的不是,总之他不会让这个忤逆他的孙女落得什么好下场,连同二房在内,全都要受牵连。

    姚老太爷瞪圆了眼睛看姚宜闻,“怎么?走也不行,留也不行,你这个父亲怎么当的?”他就是要让老三只要听到婉宁的名字就坐立难安,当年他就是这样对付沈氏。

    姚宜闻果然脸色难看起来。

    从姚老太爷院子里出来,姚宜闻径直回到房里,张氏伺候姚宜闻换了衣服,柔声劝慰,“老爷别着急,慢慢来。”

    姚宜闻愣了半天看向张氏,“你说该怎么办?”

    如果她这时候在老太爷那里点把火,让父子两个因此大闹一场,她在从中调和,婉宁也不一定过继不成。

    可是过继了,婉宁还是在姚家,还要承继二房的财物,这样对她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结果。

    她要的是一劳永逸的法子。

    张氏柔声道,“要不然还是等一等,妾身再找人去说一说。”等到沈家和姚宜州都受了牵连,自然就没有人护着婉宁,崔奕廷的案子审不成,姚宜州和沈家会是什么结果想想就知道,那时候姚宜州恐怕都自身难保。

    到时候老太爷再站出来说话,姚宜州有错在身,要怎么反驳?

    婉宁或是落在她手里,或是被逐出姚家这才是正经的结果。

    张氏觉得自己想得再周全不过。

    婉宁就握在她手心里。

    ……

    一条黑影跳进院子里,紧接着后面的人也跟了过来,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向前走,都在屋檐下停住脚步。

    安静下来,隐隐约约能听到屋子里的鼾声。

    吴千投了崔奕廷,现在只有杀了吴千,才能永绝后患。

    主子交代下来的事不能再有闪失。

    几个人互相看看,前面的一个先推开了屋门。

    吴千没有锁门,倒让他们省了不少的事。

    一个,两个,三个都进了屋子,几个人顺着鼾声向床边摸去,不知是谁动了一下,紧接着传来火折子的声音。

    屋子里亮起一个火苗,然后是两个,三个。

    灯也被点起来。

    屋子顿时被照得通亮。

    几个穿着黑衣的人想要夺路逃出去,却一下子被踹在地上。

    奉命协助崔奕廷审案的锦衣卫曹佥事站起身,“连夜审问,审出结果就跟着我去抓人,不管是谁,只要牵扯进来,就别想逃脱。”

    ************************

    睡了,呼呼~(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