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一百零七章 明白真相

    婉宁和乔贵家的说了几句话,“一会儿人进去的时候,你不要惊慌,只要顾着世子爷,若是发现有什么不对头,我就让人退出来。”

    乔贵家的点点头,“在庄子这几天世子爷还没有见过外人。”既然小姐说行,就肯定能行得通。

    忙乎了这么久,今天就要看看到底有没有成效。

    乔贵家的端了饭食进屋,赵琦正拿着手里的书皱着眉头看上面的字,父亲早就给他请了个先生,学了《千字文》,《增广贤文》,现在这两本书拿在手里,就让他想起那些时候的日子,学读书、写字,有时候还跟着父亲去学骑射,他虽然还拉不动弓,父亲却早就教了他拉弓的姿势。

    赵琦翻着书本,突然发现里面有小小的字做注解。

    他的视线立即被那些字吸引。

    字写的不算好,一看就是出自小孩子之手,大约是像他这般年纪的孩子,那些字写的规整,注上的内容很多,密密麻麻地排在那里,能看出写这些的孩子是多么的认真。

    这两本书已经有了些年头,不知道这些字是谁写的。

    门帘被人掀开,赵琦抬起头,目光落在乔贵家的身上,没有发觉窗子被人掀开了一条缝隙。

    婉宁顺着窗子看到了赵琦。

    听到脚步声,赵琦的手自然而然地放在椅子把手上,整个人身体前倾,这是一个标准的要逃跑的动作。

    可见赵琦还满是惊恐和害怕。如果这时候见了内侍,定然会缩在乔贵家的身后。

    这样一来,内侍会像外面人一样以为赵琦的病没有半点的好转。

    其实做出保护自己的动作。已经是脑子清醒的表现。

    婉宁将窗子放下,旁边的赵茹茵不敢说话,和婉宁一起走出院子才道:“婉宁,我弟弟的病怎么样?可好转了?”

    婉宁点点头,赵茹茵顿时惊喜,“那现在能不能见外人。”

    婉宁道:“恐怕是不行。”

    不能见外人,可总不能将内侍挡回去。

    ……

    张瑜贞不时地去看沙漏。只要想到内侍要去忠义侯府看赵琦,她就心跳加快手脚冰凉。

    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消息传回来。

    这几天忠义侯府那边仿佛没有了动静,她不由地等得心慌。赵琦的病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好转,听说在泰兴姚七小姐治好了李御史的太太,她还真怕姚七小姐真的有什么神技,后来让人去打听。赵琦根本没有要搬回忠义侯府的意思。

    也就是说赵琦的病没有好。

    否则忠义侯夫人怎么舍得将亲生骨肉扔在庄子上。

    老爷上下活动着。将赵琦的事让圣上知晓,圣上这才吩咐内侍去忠义候府。

    听说了这个消息,张瑜贞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一定要让内侍看到赵琦惊恐的模样,像一个被打折了腿的落水狗,夹着尾巴东躲西藏,哪里有半点勋贵的模样,怎么能将爵位传给了他。

    快些,快些。再快些。

    张瑜贞双手合十。

    快让她心想事成,只要赵琦的事被人知道。姚婉宁那丫头也会被人嘲笑,免得忠义侯夫人时时刻刻将姚婉宁的好处挂在嘴边。

    ……

    雨越下越大,赵夫人聚精会神地听婉宁说话,突然打了个响雷,赵夫人吓得浑身一抖,这样的天气内侍还会不会来?

    她希望内侍不要来,哪怕明日来也好,能拖一日是一日。

    正想着丫鬟跑进来,“夫人,内侍来了。”

    赵夫人“忽”地一下站起身。

    “母亲别急,”赵茹茵忙站起身走过去,“我陪着母亲一起过去。”

    赵夫人点了点头。

    赵夫人在出了院子,在二门上接了内侍。

    脸色微黑,长得高高瘦瘦的贺太监迎过来很客气地向赵夫人行礼,“夫人。”

    赵夫人觉得这个贺太监脸熟,仔细看了看就想起来,这位贺公公在侯爷打了胜仗之后来府里送过赏赐。

    转眼的功夫,如今家里已经没有了侯爷,贺公公脸上的神情从那时候的一脸喜气变成了如今的怜悯。

    怎么一切变得这样快,都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公公,”赵夫人道,“委屈公公到这里来。”

    “夫人是折煞了咱家,世子爷可好些了?今日咱家是奉命探病,”说着顿了顿,“夫人之前交代要一并请过来的人,咱家也带了过来。”

    内侍话音一落,就有小内侍快步跑出去,再过来时身边已经多了个人。

    这人穿着甲胄,一瘸一拐地向赵夫人走过来。

    赵夫人看着这人不禁眼睛一红,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夫人,”贺公公低声道,“我们还是先过去看世子爷吧!”

    赵夫人颌首,“那就劳烦公公移步。”

    贺公公带着身边的小内侍走在赵夫人身后,大家一起向内院里走去。

    ……

    婉宁听着屋子里乔贵家的声音。

    “世子爷,奴婢这故事就要讲完了。”

    赵琦抬起头,他没想到这么快故事就到了结尾,不知怎么的,他总觉的乔贵家的并没有讲完。

    “还有。”赵琦吞咽了一口。

    乔贵家的摇摇头很快却又点点头,“往后的故事不好讲,奴婢知道的也不多。”

    外面打起了响雷,赵琦紧紧地攥起了手指。

    “然后呢?”

    他想知道后面的事,不是所有故事都在圆满的时候结束,小时候母亲和父亲跟他讲的那些皆大欢喜都是骗人的。

    “打雷了,”乔贵家的忙将手炉压在赵琦手里。“现在不说了,怪吓人的。”

    吓人?为什么会吓人?

    赵琦没来由地打了个哆嗦,风雨的声音就像有人在惨叫。他想躲起来却不知道去哪里躲藏,如果父亲知道了一定会笑话他。

    父亲不喜欢胆小的孩子。

    为什么在时候他会想起父亲,父亲在哪里?

    “世子爷,奴婢说的那个从小不聪明的孩子,那个说什么也要去军营上战场的孩子,其实是世子爷认识的啊。”

    “世子爷好好想想,那个人是谁。”

    好好想想。赵琦摇着头。可是眼前已经浮现起一个模糊的身影。

    是谁,到底是谁?

    “世子爷,这个将军又上了战场。然后……”乔贵家看着赵琦大大的眼睛,赵琦已经知道结果,目光中都是悲恸和凝重。

    就像七小姐说的,世子爷都知道。只是不肯相信。

    “世子爷……”乔贵家的有些不忍。可是这时候她要咬紧牙关,“那位将军在战场上阵亡了。”

    阵亡了。

    雨滴淅淅沥沥地落下来,落在地上,撞击出水花,将所有一切都变得那样的潮湿。

    阵亡了,乔贵家的不知不觉就掉下眼泪来,她本不认识忠义侯,为了给世子爷讲故事。她将忠义侯从小到大的发生的事不但听了一遍而且记得清清楚楚。

    这样一个人。

    一心想着要为国征战的人,小时候勤练武艺长大之后驰骋沙场。这样好的人,怎么就战死了。

    这么快她就讲完了忠义侯的一生,她多想这个故事不要这样结局,多想还能接着讲下去。

    “战死了?真的是战死了吗?”赵琦将脸埋在大腿上,“他没有变成坏人吗?”没有变成让人厌恶的坏人吗?没有成为叛贼让人诛杀,还是那个……高高大大的将军。

    “没有,没有,”乔贵家的道。

    风吹开了窗子,赵琦不禁打了哆嗦,乔贵家的忙端了火盆上来。

    暖暖的火盆放在屋子里中央,赵琦觉得整个屋子好像暖和起来。

    赵琦的腿在发抖,他明明害怕,却能将“死”这个字,那么冷静地说出来。

    “世子爷,您知道阵亡那是怎么回事吗?”

    乔贵家的道。

    赵琦摇了摇头,而后却又点了点头。

    “世子爷,奴婢也不知道,可是有人知道,世子爷想不想听?”

    赵琦头上已经沁出了汗,他虽然害怕,可是他从心底里想知道,他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

    脚步声传来,有人撩开了帘子。

    乔贵家的坐在赵琦身边,赵琦整个身子都缩过来。

    穿着甲胄的人进了屋。

    赵夫人不由地紧张,转头看向婉宁。

    屋子里没有传来赵琦的尖叫声,从前只要见到陌生人赵琦都会大喊大叫。

    外面的内侍看向屋子里,赵夫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世子爷明明是受了惊吓,却为什么要听忠义侯在战场上的事。

    内侍有些不明白,他正要转头询问赵夫人。

    屋子里已经传出了声音,“本来说粮草三日内抵达,我们整整等了十天却没有见到粮草的影子,没有粮草也不见援军,又被团团围住,将军说战死沙场就是今日了。”

    说到这里,那人微微吸了吸鼻子,“将军让我带人突围送信,临走之前将军将军营里剩下的粮食给了我们,让我们吃了好有力气,我不肯,将军说,他不会走,粮食留给他也是浪费……我们能早些将消息送出去,说不定他们还有救。”

    “将军说征战了一辈子,不眼馋这些军粮,就是想吃一碗家里做的面条,放许多辣椒,吃的满头大汗,可惜他儿子一直不敢吃,将军说,若是有一天,我能回去,看到他儿子,就跟他儿子说,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将来若是遇到这样的事,不要伤心,不要难过,也不要惧怕。”

    那人话音刚落,就有下人端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还有火红的辣椒。

    赵琦仿佛看到父亲坐在那里,夹起面条,将辣椒放在嘴里,他在一旁看得咧嘴,父亲夹起辣椒送到他跟前,他立即捂着嘴躲开。

    父亲喜欢吃面条,喜欢吃红红的辣椒。

    这个人说的是父亲。

    那将军是父亲。

    父亲阵亡了。

    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他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赵琦的眼泪顿时涌出来。

    ******************************

    今天出去了回来有点晚,看到了md12同学打赏了那么多,还有同学也打赏了和氏璧,教主承诺明天一定加更。(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