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五十章 耍酒疯

    李御史怎么会知道漕粮的下落。

    朱应年吞咽一口,这是怎么回事?他想要站起身,却脚下拌蒜。

    朱管事忙上前,“老爷,老爷您慢点,您别急。”

    不急,不急,不急,他不急。

    不过是两船的漕粮,不过是装了满满一庄子的粮食,不过是陷害沈家不成却被李御史握在手里。

    不过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是,折在别人手里罢了。

    朱应年想着眼睛发直,头一下子歪了过去,醉得不省人事。

    姚宜春仍旧在原地晃,两条腿弯着如同两根面条,前后左右,前后左右地走着,边走边笑,觉得自己比得月楼的舞娘还喜庆,然后惟妙惟肖地学着舞娘的样子,掐着手指,媚眼如波,“我兄弟醉了,我兄弟醉了,哈哈哈,快,我们接着喝。”说完又去下人怀里抢酒坛子。

    朱管事愣在那里。

    这两位老爷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是心急如焚,他们还在插诨打科。

    这件事可怎么办?

    “老爷,老爷。”朱管事大声喊,却喊不过疯癫的姚宜春。

    姚宜春拿起筷子开始在碗上敲击。

    有些尚未喝醉的宾客互相望着,那些也喝的醉醺醺的人见到姚宜春的模样,也跟着唱起来。

    乱哄哄的场面,推杯换盏,就是没有人在意他说的事,朱管事去拉姚宜春,“姚老爷。姚老爷……”

    姚宜春喝大发了,红彤彤的脸看着朱管事。“给老爷……倒酒……来……”

    “闭嘴……”

    朱管事终于忍无可忍,张嘴向姚宜春大吼。“我让你闭嘴……”趁着姚宜春呆愣在那里,一把将姚宜春手里的酒杯抢过来扔在地上。

    “啪嚓……”酒杯碎了一地。

    整个姚家终于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脸色煞白的朱管事。

    姚宜春呆愣着,好像这次终于明白过来。

    大家都望着姚宜春。

    这是出事了?

    真的出事了。

    姚宜春站在那里,一张嘴,忽然咯咯咯地笑起来,怎么也停不住似得。

    “咯咯咯,咯咯咯……”笑得天昏地暗,手舞足蹈。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大手,狠狠地甩在他脸上。

    “啪,”地一声,姚宜春顿时头晕目眩整个人站不住摔在地上。

    姚老太爷穿着蓝色的直缀站在院子里,身上仿佛还带着淡淡的墨香,如同隐居的贤士,文气中又带着十足的威严,院子里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

    姚老太爷板着脸,“成什么样子。来人,将六老爷和朱老爷抬下去醒酒,天色不早了,宴席都散了吧!”

    朱管事差点跌坐在地上。救星来了,救星来了。

    ……

    寿氏趁着外面摆宴席,偷偷地从屋子里走出来。站在院子里寿氏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太太,”段妈妈进了小院。“太太,七小姐回来了。”

    婉宁竟然这时候回来了。这丫头真是胆大的很。

    寿氏冷哼一声,“我去瞧瞧她要做什么。”

    寿氏带着人出了院子一直往婉宁绣楼里走去,刚过了月亮门,就在翠竹夹道上婉宁正和落英在说话。

    寿氏立即道:“这是谁?七小姐今天怎么舍得回来。”

    婉宁抬起眼睛来,脸上是淡淡的笑容,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六叔在家里摆宴席,我也过来看看热闹。”

    看热闹。

    她也知道热闹。

    比起死气沉沉的二房,三房现在就是热闹。

    寿氏不禁笑一声,整个人的脊背都挺直了,她就是要让婉宁知道,虽然她在二老太太面前吃了亏,但是早晚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地将损失拿回来,别以为使了小小的手段就能将她压住。

    婉宁想要抬头还早着呢。

    沈家出了事,婉宁哭都来不及,寿氏想到这里刚要高兴,却连忙将笑容收起来。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她觉得压上婉宁一头,后面准有一件事等着她。

    这次她可要小心别再被这丫头算计,谁知道这丫头心里在想些什么。

    寿氏向周围看看,“二老太太也来了?”

    “没有……”婉宁道,“二祖母在家里歇着,不能过来。”

    二老太太没来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这下子寿氏痛快地笑出来,转脸正好瞧见管事带着丫鬟搬宾客送来的礼物,寿氏眼尖看到了熟悉的糕点盒子。

    正好有件好事她要告诉婉宁。

    寿氏看向段妈妈,“将泰兴楼的点心拿来。”

    段妈妈立即明白过来,六太太这是想要七小姐知道,姚家的米粮不卖给沈家了,要卖给泰兴楼,沈家苦苦收粮却收不到,都是因为沈家没有好好求六太太。

    知道粮食是死的,人是活的,沈家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寿氏道:“婉宁,你可知你舅舅在泰兴有没有收到米粮?”

    婉宁摇摇头,“不知道。”

    段妈妈将点心盒子捧来,打开盒子寿氏颇有些得意,“婉宁,你看看这点心做的好不好?你可知道泰兴县来了不少收粮的商贾,今年这样的情形,恐怕你舅舅家很难收到好粮食。”

    她说这些话,就是要让婉宁知道,将来沈家出了差错,很快就会被别的商贾顶替。

    婉宁仔细地端详着那些点心,焦无应做的很仔细,这猫爪棉花糖比她在沈家做的又漂亮许多,厨娘手艺真是好,上面还撒了桂花霜,现代的东西来到古代改头换面一番,好像更精致了,“做得好。”

    眼看着婉宁眉眼舒展着。仿佛想要伸手拿起来好好看看。

    没心没肺的东西,竟然看到点心还高兴。天塌下来都不知道。

    寿氏不禁心中冷笑,婉宁根本不知道沈家已经出了事。沈四老爷说不定很快要锒铛入狱,紧接着四太太和昆哥就要变成孤儿寡母,沈家败落,谁还会护着一个被休逐女子留下的孩子。

    寿氏豁然将点心盒子合上,“婉宁,这家泰兴楼也在收米,现在这个年景,收米的商贾多,可是买米的大户却不多。从前我将米粮留给沈家,也是看在沈家从前是姚家的姻亲,谁知道你们不但不领情还处处针对我,你自从到了泰兴……”

    寿氏的声音离婉宁越来越远,婉宁忽然想吃那些糖,她想知道撒了糖霜和桂花霜的猫爪棉花糖是什么味道,她最爱吃糖,如今身上的荷包又多了一个用处,就是放各种糖块。

    晚上可以让人去泰兴楼拿一份过来。

    “婉宁……”

    寿氏皱起眉头。火气顿时上涨,婉宁的模样好像根本没有将她的听进去。

    “婉宁,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到?”

    婉宁这才抬起头,“六婶。你家要家里的粮食卖去泰兴楼?你可知道泰兴楼是谁开的吗?东家是什么底细,你可别因此吃了亏,将来后悔都来不及。”

    泰兴楼是谁开的?东家是谁?寿氏听了就想笑。别以为姚家只有靠着沈家才能做生意,“你放心。我早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

    “卖了可就不能后悔了。”婉宁淡淡地道。

    后悔,后悔个头。这么好的事,这样大快人心的事她怎么会后悔,她就是喜欢泰兴楼,就是喜欢这个将所有东西都做得精致的商贾,只要她伸手帮帮忙,泰兴楼的东家必然感谢她,将来她还怕没有买卖来做。

    寿氏出了气正要摔袖子离开,转脸就听到有人道:“朱太太,奴婢去禀告一声……”

    下人的话还没说完,寿氏就看到朱太太提着裙子跑了过来。

    朱太太平日里总是打扮的细致,穿着妆花褙子,朱颜粉面地笑脸迎人,可如今却脸色蜡黄,眼窝青紫声像是受了多大的惊吓。

    寿氏不知不觉地开口,“你这是……怎么了?”

    朱太太睁大眼睛,顾不得别的,“我家老爷呢?我家老爷在哪里?”

    寿氏看向段妈妈,这是闹得哪一出,“朱老爷还在和我们老爷喝酒啊!”

    还喝酒,都什么时候了还喝酒。

    “李御史……李御史……”

    “什么?”寿氏没听明白,什么李御史。

    “李御史,将粮食扣了……”朱太太说到这里突然看到旁边的婉宁,顿时好像是噎住了般,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你……你怎么在这里……”朱太太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伸出手指着婉宁。

    “这是我家,”婉宁淡淡地提醒朱太太,“朱太太知道漕粮的事?”

    朱太太跟见了鬼一样。

    刚才她只提了粮食,姚七小姐怎么知道是漕粮,她是怎么知道的,还有谁知道?李御史……李御史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朱太太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这太让她惊奇了,她几乎控制不住狂跳的心脏。

    谁能帮帮她,现在可怎么办才好,朱太太忽然想起来,姚老太爷,姚老太爷是远近闻名的人物,这时候一定能想到好法子。

    “老太爷……老太爷在哪里……”

    “我们老爷,你们老太爷都在那里……”

    朱太太差点没晕过去,连婉宁都知道漕粮,整件事不是败露了吗?

    朱太太正慌张着,前院的下人来禀告,“朱太太、六太太,前面宴席散了,老太爷让人将朱老爷和六老爷安顿好,现在正在喂醒酒汤呢。”

    还是姚老太爷有法子,朱太太感激地要哭出来,“快……带我去见老太爷,我有话要跟老太爷说。”

    **************************************

    晚上有加更。

    感谢lunarjoe打赏的和氏璧和粉红票、感谢sunflower889同学的平安符,感谢感谢葉美君、我錯惹、starmyj、凌七杀、曾韵几位同学的粉红票。(未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