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三百三十一章 想念

    周围的人慢慢地围上来,人群中有人发号施令,所有人都停下脚步,一袭海棠色官服,跨于马上,脸上带着几分倨傲的神情,握着一支长枪,颇有大将之风的人是崔奕廷。

    崔奕廷此次带人平叛定然会凯旋而归,年纪轻轻立下这样的军功,从此之后不会被人轻视,就算皇权更替,也不会隐没,大周史上必然会留下他的名讳。

    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如今就落在崔奕廷头上。

    而他、张家包括端王、庆王在内都会成为崔奕廷功劳簿上的锦上添花。

    谁愿意做旁人的垫脚石。

    可是现在他却无从选择。

    崔奕廷不会放过他,他也没有了脱逃的法子。

    张传凌握住的手轻轻地颤抖。

    他不曾想崔奕廷会出现在这里,他一直以为就算崔奕廷带兵来了蓟县,也会直追端王。

    崔奕廷策马向前。

    张传凌已经退无可退。

    这样对视,张传凌觉得自己越来越矮小,崔奕廷眯着眼睛看他,仿佛要将他方才在心中翻滚的那些思量都生生地扯拽出来。

    他想要捉住姚氏,想要威胁崔奕廷,想要将姚氏握在手心里,那些种种如今都变成崔奕廷那双眼睛中的狠厉和睥睨。

    张传凌整颗心忽然紧缩在一起,还没有来得及思量崔奕廷到底会怎么做,眼前一黑有一样东西被扔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他脚下。

    张传凌惊讶地低下头。

    地上是个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整个人看起来支离破碎,蜷缩在地上虚弱地喘息。半晌身体才动了动,转过脸来。

    张传凌看到那人的面孔。错愕了片刻,立即睁大了眼睛。

    这是……

    姚宜之。

    那个丰神俊朗的姚宜之,竟然被折磨成这般模样,他离京之前才见过姚宜之,那时候姚宜之还教他定要将姚氏握在手心里。

    虽然知晓局面有变,却因为端王和庆王,尚且运筹帷幄。

    转眼之间,就一败涂地。

    方才追赶姚氏的意气飞扬,完全变成了如今的恐惧,他不怕死。看到姚宜之却开始害怕落入崔奕廷手中。

    一杆枪伸过来,张传凌眼见着那枪头刺进他的身体,他想要闪躲却又无能为力,剧烈地疼痛立即传来,他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整个人豁然被挑起来。

    张传凌瞪大了眼睛。

    周围是欢呼的声音,张传凌看到了崔奕廷那冰冷的目光。这一刻张传凌明白过来,崔奕廷定然不会让他痛快地死去,会让他受尽折磨,只因为他一心想要捉住姚氏。

    他想的没错,崔奕廷十分在意姚氏。

    可是他又算错了,姚氏没有那么好对付,更何况还有一个在她身边的崔奕廷。

    张传凌挣扎着。却无论怎么用力。长枪已经慢慢地穿过他的身体,崔奕廷脸上忽然带了淡淡的笑意。“你想要用我的内眷来要挟。”

    眼底的笑容一瞬间又变成了杀机,愤恨的情绪在其中汹涌的翻滚,崔奕廷扬起脸挑衅地看着他。

    周围立即传来一阵耻笑声。

    “她不止是我崔奕廷的内眷,更是姚婉宁。”

    张传凌只觉得身上的力道忽然一松,整个人顿时跌了出去,胸口如同裂开一只碗大的洞,血从中喷涌而出。

    人刚刚落下,耳边传来马蹄声响,一只马蹄重重地落在他的身上,一匹马过后,另一匹马立即跟上。

    他整个身体被踏的高高抬起又落下,滚烫的血争先恐后地从口鼻涌将出来……

    ……

    崔奕廷转过头向州河上看去,船已经渐渐行远,船工的歌声依旧时隐时现。

    人生重来一次,睁开眼睛那一刻他就发誓,他要改变前世种种,虽然南直隶早已经贪墨成风,闽浙豪族树大根深难以撼动,他却从来不曾退缩。

    即便站在父亲面前被骂竖子。

    即便与崔氏族人为敌。

    只要想想前世他站在灰烬中,心如刀绞的情形,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他阻止乱世的战火,只为了在国家大治,盛世繁华中与她牵手走过一生。

    到底要说多少的谎言,才能换得如今的结果。

    成亲那日他拉着她的手,她不知他已经许下诺言,今生今世与她生死相伴。

    如今,他已知足。

    下属来禀告,“叛军已经进了蓟县城。”

    崔奕廷点点头,“不用着急,我们就在城外驻扎,等他们开门来降。”

    蓟县城里没有半粒粮食,如同一只笼子,端王已经自己将自己关了进去。

    ……

    庆王、端王谋反,朝廷派出征讨大军,庆王那些貌似虎狼之师,却节节退败,端王自刎的消息传来,整个京城顿时一片欢欣。

    皇上和皇后、大皇子也从陪都回到京中,婉宁进宫觐见皇后娘娘。

    崔奕廷立下大功,整个崔家都受了封赏,婉宁看着一品诰命夫人的礼服,衣服看着华贵,说到底,这都是崔奕廷换来的。

    提起嘉宁长公主,皇后面色阴沉,“没想到她那么狠毒的心肠,就要害大皇子,多亏事先有了准备,否则……今时今日备受煎熬的就是本宫。”

    嘉宁长公主被关进了西华门,从前端王住过的地方。

    庆王受了重伤,端王已死,谋反案就到了尾声,京城的大街上重新张灯结彩,嘻嘻闹闹的街市也恢复了从前。

    婉宁从宫中出来一路坐车回到崔家,给崔夫人请了安,回到房里就觉得有些不对。

    外面虽然下着小雨,屋子里却多添了一丝暖意似的。

    婉宁撩开内室的帘子。

    随着清脆的琉璃撞击声,她看到了软榻上躺着的人,他穿着宽松的青色长袍,墨黑的长发散落下来,手擎着头,微微侧着脸,面上是慵懒又迷离的神情,榻边是一只打开的盒子,他将里面的青黛握在手里。

    看到她过来,就抬起清亮的眼睛,俊朗的面庞让人挪不开眼睛。

    那只青黛是她让何英给崔奕廷的,是让他早归家。

    辰辰午后闲无事,且向张生学画眉。

    离别这么久,她也尝到了倚栏思人的滋味。

    崔奕廷笑意深深,未等她走上前,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婉宁抬起头刚想要说话,他的唇却落下来。

    她本想要主动一回,却没想到就这样被他搅乱了,好在来日方长,在他身边耳听目染,早晚也会精通此道。

    ****************************

    我在想,后面的情节是都些番外呢,还是再来几章正文,要交代的情节也不多喽。(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