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三百零八章 羞辱

    蒋静瑜想要支撑着起身去拦着,双腿稍稍用力便是撕裂般的疼痛,额头上立即布满了冷汗,再也挪动不得,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的东西仿佛都已经搬空了,才有下人将门紧紧地关上。

    周围顿时暗下来。

    “四小姐,”董妈妈忙上前去看蒋静瑜的伤口,边哭边道,“老太太怎么这样狠心,将小姐打成这样。”

    蒋静瑜想着那些医书,“我的书……”

    董妈妈擦擦眼泪,“老太太说,医者仁心,小姐没有这样的心性,看医书不但不能救人,还要害人。”

    “我们小姐何曾害过旁人,那都是崔家下人做的事,与我们小姐何干。”

    “要不是崔四爷要退亲,哪里会有这一遭,就算是小姐不对,那也是因为老太太不听小姐的意思非要将小姐许给什么谭举人。”

    恨意在蒋静瑜的心中愈来愈重。

    董妈妈拿出药粉来轻手轻脚地上药,“都是那姚氏,自从见到姚氏,老太太对小姐就大不如从前,我记得老爷、太太没了的时候,就是小姐哄着老太太开心,老太太生病都是小姐在旁边伺候,难不成这些情意老太太都不记得了吗?”

    蒋静瑜咬紧了牙,“我和姚氏……势不两立,早晚有一日……我要将她碎尸万段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可如今该怎么做?”董妈妈哭道,“老太太连屋子都不肯让小姐出了,方才老太太还说,要和二老爷商量,将小姐送回族里的清志堂。”

    蒋静瑜打了个冷战。清志堂,名字好听。其实是族里女子修行的地方。

    外祖母要将她送去那里。

    她不能回去族里,她不能落得这样的下场。

    董妈妈默默地掉了一会儿眼泪,“若不然,奴婢想办法回蒋家求求四老爷、四太太,就将小姐接回蒋家吧!”

    不,她不能走,她要等翻身的机会,一定会有她的机会。

    ……

    谭家查出了几个家人,一场风波看似不声不响地过去了。

    第二天谭家人却来造访,来的是谭老爷、太太和谭家三爷、谭大小姐。

    崔实图面色阴沉狠狠地看了一眼崔奕征就去迎着谭老爷说话。崔夫人和谭太太去花厅里坐,婉宁陪着说了几句话,就带着谭大小姐去看园子里的荷花。

    谭大小姐看向婉宁,“上次在寺里还要谢谢崔二奶奶。”

    婉宁摇摇头,“原本就是我们家的不是。”

    到底怪不怪崔家,她已经想得很明白,和外面人串通的是自家下人。也多亏了这件事,哥哥才推掉了蒋家的婚事,也算给了贺家交代。

    免得贺家说谭家忘恩负义。

    谭大小姐将这些话说了清楚,“与其我和哥哥都因为亲事陷进去,倒不如清楚一个是一个。”

    谭大小姐不止是性子温婉,还能体谅旁人。

    如果崔奕征真的错过了这桩婚事,将来定要后悔。

    裴明慧也不是不好。只是那种爽利的性格。长期和崔奕征相处难免会有嫌隙,这是她这个旁观者的眼光。

    谭大小姐说完微微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好思量的,我父兄会再给我物色桩好亲事。”出了这件事,她倒是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没有怨崔家,倒是很感激崔二奶奶。

    ……

    崔奕征进了书房,才知道谭家是来退亲的。

    谭老爷皱着眉头,崔奕征只缩在椅子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谭老爷突然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崔奕征,却不提他,只是道:“之前听说崔二爷顽劣,谁知道他会做出震惊朝堂的事来,将先皇几次没有做成的清丈土地都推行下去,要知道如今土地、税制已经成了大周朝最大的祸患,满朝文武那么多的官员个个都做睁眼瞎,任着贪官污吏霸道横行。”

    “只有崔二爷,”谭老爷伸出拇指,“真是大气魄,是我看走了眼,还以为崔二爷不会有什么好前程,当年崔二爷和陈家退亲,我还暗自松口气,多亏我没有将小女定给崔二爷。”

    崔实图的脸豁然一紧。

    谭老爷虽然没有责骂崔奕征,却比责骂更让人难堪,而且一句句都像是说在了他心里,他何尝不是将逆子、竖子这些骂奕廷的话挂在嘴边,让他最得意的孩子,一把拉起来,亲近心血教的孩子恰恰是奕征。

    谭老爷“看走了眼”这话仿佛是对他说的。

    谭老爷道:“还不如被崔二爷退了亲,陈老将军家的小姐可是早早就嫁人了。”

    崔实图听着谭老爷挤兑的话,却不能插嘴。

    拖到现在才说要退亲的是崔奕征,差点害得谭小姐失了名声的也是崔奕征,他有什么立场去辩解。

    他的嘴早就被封上了。

    谭老爷看向崔实图,“以前听说好学问的人不定能做大事,从今往后我是真的信了,学问没用,倒是要看能不能做些为国为民的大事,否则锦绣文章都是空谈。”

    同样是退亲。

    陈老将军登门的时候带来了崔奕廷写的那些“怨妇词”,当着他的面还哈哈大笑,让他不要责骂奕廷,崔实图还记得那天的情形,陈老将军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小子有种,好好教养,将来必定光宗耀祖。”

    谭家来退婚,说得还是奕廷的好处。

    崔奕征垂着头,早已经无颜面对。

    谭老爷甩甩袖子,“婚事就此作罢,娶嫁两不相干,免得弄出贻笑大方的事。”

    不等崔实图说话,谭老爷已经起身快步走出了门。

    屋子里一时安静,崔实图看着崔奕征,怒其不争的情绪在眼睛里翻滚,他以为他教出了一个好儿子,却让他丢尽了颜面。

    从不想要成亲到被谭家退亲。出了这么多事,崔奕征连句像样的话都没说过。如同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而他就是拉扯那根线的人。

    不知道他该起崔奕征还是气自己手里的这根线。

    ……

    婉宁见到脸色难看的崔实图,想要压制心里的欢喜却无济于事。

    公公因为招安王卢江的事,只要听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暴跳如雷,责怪崔奕廷为官冒失。

    被谭家退婚不是好事。

    却也该让公公知道,到底是谁闹成了如今的局面。

    她替崔奕廷高兴。

    该让崔家所有人看清楚,崔家能有今天,都是因为崔奕廷。

    崔奕廷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在炕上做针线的婉宁。

    灯光照着她的侧脸。圆润的耳垂白皙得仿佛透亮般。

    婉宁抬起头看到崔奕廷嘴边含着一缕微笑站在门口。

    “怎么不进来?”婉宁起身要去给崔奕廷换衣服,刚走过去就被崔奕廷揽着腰身搂进怀里。

    “吏部让我推举去福建的人选,我谁也没有选。”

    婉宁觉得有些诧异,上次说到福建的人选,崔奕廷眼睛里明明已经有了结果,现在为何又不肯选。

    崔奕廷低下头,一种雨过天晴般清新的香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二爷就算是推选人。也不会走寻常的路子。”婉宁转念就想了明白,虽说崔奕廷在福建做了大事,可凭他一句话,也不见得就能定下福建的人选。

    崔奕廷想做什么必然会想方设法做成,既然已经想要插手去福建的人选,必然就会做得妥妥当当。

    说着话,婉宁打了个哈欠。

    崔奕廷晚上没有回来吃饭。她就准备去问厨房做碗面条来。手却被崔奕廷牵住,“你歇着。我去吩咐。”

    “我也不累,歇着做什么,”婉宁笑道,“在家中没出门,又去书房里偷了半日懒,不过是出去吩咐几句,又不是亲手做面条。”

    听了这话,崔奕廷才放开了手。

    不多时候厨房端了热腾腾的面条上来,崔奕廷坐在矮桌旁拿起了筷子,长长的面条被他卷在筷子上,一圈圈在灯光下十分诱人,不知怎么的婉宁忽然觉得有些饿。

    “厨娘这碗面条煮得好吃,”崔奕廷端起碗夹着面条送到婉宁嘴边,“你尝尝。”

    婉宁摇摇头,她今晚胃口不好,确实吃的不多,谁知道看到这面条却有了食欲,她总不能跟崔奕廷去抢一碗面吃。

    可是她却无论怎么躲,崔奕廷就是哄着,“你尝尝,尝尝看。”

    这样下去定然会被人看到,她可不想被笑话,只好张嘴咬了一口,谁知崔奕廷却喂上了瘾,接二连三地劝她吃,一来二去一碗面下去,两个人都没有吃饱。

    婉宁只好吩咐厨娘再去煮一碗来。

    两个人抱着圆滚滚的肚子上了床,躺下来婉宁就觉得好笑,她从来没有这样好食欲,难不成东西真要分着吃才觉得香?

    “贺御医给端王诊了病,我听说端王病得不重……”

    崔奕廷轻声道,“太后娘娘出面,要给端王爷治病,端王即便是获罪,也是先帝的骨血,之前的谋反又多是因为万太妃……”

    婉宁抬起头,“所以皇上答应了?”

    贺继中给端王治病,这病应该治得好,还是治不好?

    对贺家来说,这是个烫手山芋。

    婉宁想着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才睁开眼睛,院子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婉宁起身喊了一声落雨,落雨快步进门。

    “二爷呢?”婉宁问过去。

    落雨急忙低下头,“早晨出去了,刚从外面回来。”

    回来了如何不见人影?婉宁向外看去。

    落雨颇有几分不自在,“二爷去换衣服了。”

    ***************************(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