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掌家娘子

第二百七十二章 栽赃

    “奶奶。”童妈妈在门外喊了一声。

    婉宁将目光从崔奕廷脸上挪开,童妈妈也快步进了屋,“那边小少爷肚子不舒坦……东院闹起来,吵着要请郎中,小厨房里在查小少爷都吃了些什么。”

    还有什么,她送过去的点心。

    崔奕廷放下书要起身,婉宁摇摇头,“不劳二爷了,我过去瞧瞧。”

    眼看着婉宁步子很轻快,想必是早已经想到了对策,崔奕廷也就放下心来,接着看手里的公文。

    素云院子里闹得动静很大,素云抱着孝哥哭个不停,管事妈妈拿着药送过来,“先将药给小少爷吃了吧,这些药都是二爷、四爷小时候吃过的,小孩子难免会有个不舒坦。”

    尤妈妈道:“不知吃了什么东西,总要查个明白才是,晚饭是跟奶奶一起吃的,奶奶都没事,也没吃别的东西……”

    “只有二奶奶送过来的点心,也不知道……”

    尤妈妈话音刚落,翠绿色的帘子已经被掀开,婉宁走进来,“是我给孝哥的点心有问题?”

    这话尤妈妈就不敢说了,忙低头不再说话。

    婉宁走进内室,孝哥低着头窝在素云怀里,看样子很不舒服,小孩子是不会装病的。

    屋子里的矮桌上摆满了吃食,显然是因为孝哥病了,才被拿过来。

    “厨娘呢?”婉宁问过去。

    管事妈妈立即吩咐小丫鬟,“快去将厨娘叫过来。”

    素云抬起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孝哥很少生病。”

    说着话郎中已经过来,仔仔细细地给孝哥诊了脉又看了看恭桶里的秽物才道:“看样子是吃坏了东西,不过没什么大碍,吃些药明日就会好转。”

    素云松了口气,眼泪汪汪,“怎么会吃坏了东西。”

    小厨房的厨娘和下人被叫了过来,一个个从头到尾说着怎么给孝哥准备的吃食,厨娘是崔家的老人,从前素云在崔夫人身边伺候的时候。两个人就总是照面,可如今将小少爷吃坏了东西的事怪在她头上,她心里难免不忿,“府里这么多人都是吃一样的东西,虽然分了大小厨房,可这些吃食没什么分别。就是给小少爷加了顿饭食,那些点心是二奶奶交代办下来的,我们也不敢怠慢,炒酥用的面都是极好的……”心里不禁又是气愤又是委屈。

    孝哥躺在床上,童妈妈将药送来,素云要接。童妈妈却将药径直放在了婉宁手里,婉宁开始哄着孝哥吃药。

    开始孝哥还不肯吃。却尝了一口是甜的,也就一勺勺地喝下去。

    婉宁轻声道:“那些点心好不好吃?”

    孝哥点点头,“好吃。”

    “都吃了没有?”这次婉宁是问童妈妈。

    童妈妈道:“还剩下大半呢。”

    一只食盒装了九块点心,如今还剩下五块。

    婉宁道:“拿过来,我瞧瞧。”

    童妈妈就将食盒碰过来。

    婉宁看也不看,“掰半块给我。”

    童妈妈掰了半块点心放进婉宁的手里,婉宁将点心送到了嘴边。边咬边抬起眼睛看了素云一眼。

    素云不由地惊讶,她没想到姚氏会拿心来吃。

    半块点心被婉宁吃了下去。

    她怎么也没想过是这样的结果。她就算下药也不可能会撒在点心上。

    婉宁笑眯眯地看着孝哥,“这点心不太甜,我喜欢吃更甜的。”

    说着转头吩咐童妈妈,“厨房的送来的东西,你和落雨都去尝尝。”

    童妈妈应了一声。

    素云站在一旁眼看着童妈妈和落雨去吃东西,厨房的厨娘看不过眼,也主动拿了东西吃,接着是几个端盘的下人,不一会儿功夫桌子上的东西就都被吃光了。

    素云看着心惊。

    一转眼的功夫她将伺候她和孝哥饭食的下人都得罪了干净,这就是姚氏的手段,不声不响地拿心来吃,就等于维护了所有的下人。

    连二奶奶都替那些下人说话,那些人心里还能有多少委屈,只会将怒气都发在她身上。

    原本她是觉得姚氏年纪小,利用点心这件事浑水摸鱼,没想到换来这样的结果。

    素云忽然想起下人说起姚氏,在闺阁中就已经管家,因继母失德,自己筹备婚事,所以得了皇后娘娘喜欢。

    这样一个人,她怎么能小看,她怎么能用乡下妇人的手段来对付。

    婉宁拿了几个小孩子玩的物件儿给孝哥,“平日里在家中都玩些什么?”

    孝哥摆弄着手里的娃娃面具,“和爹爹丢沙包,有时候和爷爷学写字,还看娘编绳子。”

    两个人说话很轻,没有人主意。

    婉宁笑着道:“你看过皮影儿吗?我有一箱皮影,明儿拿来给你。”

    孝哥想了想,然后用手在空中比划,“是一个个小人儿……”

    婉宁颌首,“对,是一个个小人儿。”

    孝哥想起了什么,小声道:“我还想要羊拐,我才有两个。”

    “好,”婉宁点点头,“我将羊拐上了颜色给你拿过来玩。”小孩子都喜欢带颜色的东西。

    孝哥果然高兴起来。

    说了会儿话,孝哥肚子又疼起来,顿时用手捂住,婉宁低声道:“已经吃了药,一会儿就好了。”

    什么样的女人,能狠下心向自己的亲生骨肉下手。

    外面已经收拾的差不多,婉宁站起身走出去,看向素云,“厨房里的东西都已经瞧过了,是不是屋子里的东西也要翻看一遍?”

    素云手一抖,看向婉宁。“我还会害自己的孩儿不成?”

    婉宁抬起眼睛,“孝哥若是出了差错,所有一切都是我来安排的,我自然脱不开干系,你害的不是孝哥,你害的是我,我怎么会让旁人算计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你愿意做也没有人会拦着。只是不要用一个几岁的孩子,孩子是娘心尖的肉,疼都来不及,何必让他受苦。”

    素云眼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打开来,几个婆子走过去查看。

    素云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

    婉宁回到屋子里换了衣服,崔奕廷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婉宁一眼,婉宁眉眼舒展,显然是没有受气。

    婉宁去隔扇里换衣服,刚脱下褙子,就被人伸手接过去,转过头看到了崔奕廷。婉宁脸顿时红起来,“你过来做什么?”

    崔奕廷笑着道:“帮你换衣服。”

    哪有这种事。婉宁将崔奕廷推了出去。

    天已经黑下来,两个人靠在床头说话,屋子里没有了旁人,婉宁就将素云那边的事说了,“孝哥说,他有个爷爷。”

    崔奕廷眉头微蹙。

    婉宁道:“孝哥说的定然不是父亲。”在堂屋里孝哥见过崔实图,却满脸怯意一副见到陌生人的模样。可是提起这个爷爷,却说得顺理成章。

    孝哥嘴里的“爷爷”到底是谁?

    所以这件事跟他们想的一样。绝不是一个庶长子来认亲。

    崔奕廷忽然拉起婉宁的手,“我说句话你别害怕。”

    灯光映着崔奕廷的眼睛,婉宁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却不知为什么,心里并不紧张,就点了点头,“你说。”

    崔奕廷道:“我二婶在族里走动,仿佛要促成父亲认下这个庶子。”前世,父亲处处都听二叔的,那时候他就觉得父亲忌惮二叔,他们两父子吵架的时候,他就质问过父亲,是不是二叔手里有父亲的把柄。

    婉宁道:“你觉得你二叔手里握着父亲的把柄?”

    崔奕廷心中豁然一亮,终于有人能跟他想到一处。

    不是他有偏见,而是种种原因表明,父亲被二叔牵制着,以至于他将二叔送进了大牢,父亲依旧要小心翼翼。

    崔奕廷道:“我觉得是因为陆子明,陆子明死了之后,父亲才远离京城,开始我就怀疑,现在听你这样一说,就愈发觉得是我想的那般,只怕当年的事没有那么简单。”

    陆家是被谋反的端王所杀,崔家和陆子明交好不会有什么祸事临头,可是只要涉及到争储,有些事未必就能说得清楚。

    婉宁从崔奕廷的眼睛里仿佛能看到云层翻涌,她心里忽然一沉,“如果陆子明不是被端王杀的,而是死在皇上手中……”

    那么一切就都能解释通了,无论是谁藏起了陆子明,都罪不可赦。

    ……

    崔实荣家中,段氏在等一个重要的人。

    通政使司的高誊明面上跟崔实荣没有来往,其实两个人私交甚厚,崔实荣进了大牢之后,高誊明里暗里都让人照应着段氏和崔奕诚。

    段氏等了好久,管事才将高誊带进堂屋。

    见到高誊,段氏立即跪下去,“高大人,我们家老爷能不能活着出来,全靠您了。”

    高誊连忙道:“嫂夫人快快请起。”

    段氏这才擦着眼泪起身,下人立即端茶给高誊,高誊咳嗽一声,“外面查得紧,我不便久留,我们就长话短说……”

    段氏颌首。

    高誊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函递过去,“这是崔世兄的亲笔信,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拿到手,嫂夫人看一看。”

    段氏的手顿时颤抖起来,哆哆嗦嗦地将信打开,熟悉的字立即映入眼帘,段氏的眼泪毫无预警地落下。

    这是老爷的字,没想到这时候她还能见到老爷的字。

    信写得很潦草,大概的意思是,他在牢中还好,多亏了高誊上下活动,才能保住性命,想要救他出大牢,一切都要听高誊的安排。

    段氏几天来一直提在喉口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老爷这样说,证明她做的没错。

    这些日子她接二连三地做噩梦,生怕不该利用陆子明来牵扯崔实图。

    现在好了,只要老爷也这样说,她就什么都不怕,“明日我就去族里,让族里长辈出面,可是现在就怕姚氏会坏事,病了的人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来,让崔奕廷知晓,恐怕就会有变,崔奕廷会不会提前着手安排。”

    高誊道:“这个嫂夫人放心,我也是听到消息,那姚氏不过是虚张声势,那病根本就治不好,贺家也不过跟着做做样子罢了。”

    所以说,如今崔奕廷和姚氏还都是灯下黑,一柄钢刀架在脖子上还尚不自知。

    段氏嘴角浮起笑容来。

    ……

    皇帝做了个噩梦,先皇坐在龙椅上写字,他走过去低头看,却不料先皇抽出身边的宝剑,将尖剑送进了他的心脏,大声呵斥他,“大逆不道,图谋反叛……”

    皇帝顿时睁开了眼睛,大殿里静悄悄的,床上只有安睡的丽嫔。

    皇帝想要再躺下去,却嗓子一痒使劲地咳嗽起来。

    丽嫔被咳嗽声吵醒,忙起身来拍抚皇帝的后背。

    “没事,没事,”皇帝摇着手,“将曹安给朕叫过来。”

    宫人忙着收拾,不一会儿功夫,大殿被清理干净,丽嫔也被抬回去,曹安就跪在大殿上。

    皇帝抬抬手,曹安起身上前。

    皇帝道:“那件事怎么样了?”

    曹安摇了摇头,“都这么多年了,那陆子明就算当年侥幸活下来,如今也早该死了,天家早就坐稳了江山,那些事已经是过眼云烟,天家就放心吧!”

    这么多年了,他却永远也忘不了,忘不了先皇让通政司使陆子明写的继位诏书。

    只要那诏书一日找不到,他就不能安心。

    皇帝仰起头,闭上眼睛,“有半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曹安应了一声,慢慢地退了下去。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